苗疆道事

第二章 龙家岭第一密子王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4-06-08 21:00:27

山里面的孩子,打小就是从烂泥巴里面滚出来的,爬得山也过得水,我那个时候虽然年纪小,不过水性却是一流,一口气闷在水里面,可以憋好久都不用起来,整个龙家岭,没有一个能够比得过我的。

说起来好笑,我们偷了罗大屌他爹的猎枪跑出来,是琢磨着来打猎的,结果这边一搂火,三个小鬼头都尿了裤子,不得已,也就跑到旁边的小溪边,把衣服裤子一脱,甩在旁边的岩石上,就直接跳下了溪水里去。六月天燥热,钻了大半天山林子的我们一身是汗,也管不得许多,扑通、扑通都跳进了溪水里面去。这条溪水不宽,所以有点湍急,不过深不过半米,也难不倒我们这些天天在水潭子里泡着的山里娃。

因为刚才擦枪走火的事情,罗大屌跟我打了一架,泡到水里面还打了两回水仗,接着又好得跟亲兄弟一样了,他过来楼我的肩膀,说二蛋,你狗日的是不是看上那小狐狸,想要带回去做媳妇啊?

山里的老人肚子里都有一箩筐的故事,其中也不乏那纣王和妲己娘娘的传说,罗大屌刚才瞄准的时候也看到了那小狐狸的脸,也觉得像人,小女孩儿一样,回想起来止不住地后怕,我不理他这嬉笑,说我是为你好咧,打了小的,招来老的,这狐狸最记仇了,要是它们家里的老狐狸晓得你杀了自家的崽子,到时候你家就别想养鸡了,也别想安宁。

龙根子在旁边笑,他话不多,人老实又胆小,稍微洗了一会儿就上岸,把尿湿的裤子拿来洗,我懒,又贪玩,求他帮着洗一下,我再去水里面去耍一会儿。

我们那个时候穿的裤子都是自家做的土布,裆下面补了又补,又渗透着我刚才那一泡热尿,龙根子当然不肯,我数了数自己的家当,发现也没有啥可以交换的,于是就不管了,说放那里就是了,我先去潜两回,到时候再洗。罗大屌也有玩心,说好,我们两个一起比打密子,看谁打得久。

这所谓的“打密子”,其实就是把头沉到水里面去,看谁潜得久,我历来就是龙家岭的潜水冠军,哪里会怕他的挑战,于是大声说好,打就打,谁怕谁。

罗大屌让龙根子把我们的衣服、随身物品和他的猎枪看好,接着跟我齐声倒数三二一,然后就一起沉下了水里去。

两人一起沉水,我看到那家伙比我稍晚了一点,知道他是在耍巧,也不管,这点时间我也不怕他。我沉到溪水下面去的时候,那溪水往下游冲,人也跟着往下漂,下面是一个水潭子,我怕冲下去后罗大屌耍赖,于是把两只脚盘在一起,像庙里面的菩萨老爷,观音坐了莲台,然后用手去抓住那溪水里面的一块很大的岩石,把身子固定住。

在水憋过气的人应该晓得,这憋气分三个阶段,第一是下水的时候,胸口里有一股气,怎么着也能够坚持十多秒,然后气完了,就开始要憋,难受得紧,忍、忍、忍,忍到过了那个劲儿,就差不多又能舒坦好一会儿了。

我在水里面憋气的功夫从来没有输过,最是自信,所以在第二个阶段的时候也还是蛮轻松的,偶尔还会睁开眼睛来,去看罗大屌,瞧见他脸鼓鼓的,仿佛很难受。

看他难受,我的心里面就安慰了一点,一直鼓励自己坚持住,坚持住,过了那一个坎儿,我就赢了。

我给自己心里面数着数,那个时候的我上过一年级了,能够从一数到一百,不费劲儿,一点一点地数,就等着赢呢,结果乐极生悲,我一直抱着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承受不了我的重量,下面漂了起来,开始往下滑去。

这突然而来的变故让我有些惊慌,手往下面摸,想要抓到一个可以固定住自己的东西。没想到那岩石一起来,下面就好像有东西冒出来,我手掌上面就摸到了一块滑滑腻腻的东西,好像是烂泥,又好像是大鱼摆子。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我就感觉到那东西滑到了我的脖子上面去,尾巴拍了一下,我脖子上面有刺痛,半边身子如坠冰窟,于是使劲地挥了一下手,感觉不在了,心里面放松了一点,还想着继续蹲着呢,结果一看前方,罗大屌已经站起来了。

那家伙起来了,就代表我赢了,我陈二蛋龙家岭第一密子王的名号就还在,所以我也没有坚持,从水里面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结果不但没有得到小伙伴的欢呼,而且还看到罗大屌发疯一样地爬上岸去,而在岸上面,我还看到几个野猴子在草地上又蹦又跳,一边呲牙裂嘴,一边朝我这边丢石头。

麻栗山靠近外面的世界,山里面虽然有猴子,不过不多,我看到那几个红脸猴子也觉得新鲜,一时间就愣了神。

不过我看到罗大屌爬上岸,朝我大喊大叫的时候,才晓得我耳朵里面有水,什么都听不清楚,只是瞧见他疯狂地挥手,于是一甩脑袋,这才听到了他话语里的下半截:“……快上来,水里面有鬼啊!”

罗大屌的脸好诡异,像见到鬼一样,我还想笑,结果这个时候站在水里面的脚被什么东西猛得一拽,整个人就扑通一下,被拖到了水里面去。

我感觉一对脚踝被像铁钩子一样的东西死死勾着,然后把我猛地往下游拽,我几次栽到水里面,又几次地爬出来,结果每折腾一次,力气就少了几分。

那是我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记忆,整个世界都是黑乎乎的水,我奋力挣扎的唯一目的,就是想多呼一口空气。

不晓得翻腾了多久,我感觉拽在我脚踝处的那铁钩子突然就松开了,然后下意识地往岸边扑腾两下,接着就被几双温暖的手给硬拽上了河岸来。

当时我灌了太多的水,整个人的记忆都是模糊的,等清醒过来的时候,耳边充斥着龙根子嚎啕大哭的声音,像号丧一样。

那个时候的小孩不懂得什么叫做人工呼吸,醒过来的我一阵恶心,吐了两回,肠子都打结了,一打听才晓得罗大屌和龙根子把我拖到林子里后,大屌跑回村子里面去喊大人了,而我刚才之所以得救,是因为林子里面突然有几个野猴子帮忙,把水下面的鬼打走了。

我问那鬼长什么模样,龙根子吓到了,结结巴巴,说像黄鳝,又有好多毛,后来又好像是一个小孩子……

“那些野猴子呢?”我又问,他说跑了,我们上岸来之后,就跑到林子深处去了。

罗大屌没多久就回村子里,把大人叫了来,有他爹,也有我爹,还有村子里好几个管事的大人,以及邻村的猎户,乌泱乌泱一大堆。我们这一次出来,最主要的是受了我的怂恿,我爹本来都准备好了大柳条子的,结果看到我这脸色惨白的模样,心就软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黑着脸,朝着水里面骂了几句。反倒是罗大屌回家了后,被他爹吊在房梁上,用那根牛皮带抽了半宿。

在山里面,小孩子不能私自玩枪,这是犯了忌讳的。

这件事情算起来是我坑了罗大屌,所以他被他爹锁柴房里面挨饿的时候,我还去自家院子的鸡窝里摸了点鸡蛋,给他送了好几次。

本以为这事情差不多就结束了,毕竟是三个小屁孩子,那溪水里到底有没有水鬼,这个谁也说不得准,不过没想到我第三天脖子就痒了起来,一开始还直以为是蚊子叮的,结果越抓越痒,足足抓了一晚上,到了第四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半边的脖子都是血淋淋的,手上满是沾着鲜血的鱼鳞片。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看到大家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支援,暖暖话语暖人心,别无他法,唯有做得更好,放才能够 稍微心安。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超级兵王归来
  • [现代]庆贺吧,王婿的降临!
  • [现代]龙婿
  • [现代]我有一个聚宝盆
  • [现代]地球最后一条龙
  • [现代]都市巅峰高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