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碑

第3章:活人哭,死人笑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8-12-18 22:01:45

昨天晚上邪猫拜尸,老僵游街,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凶兆中的凶兆,所以周平就找了个借口,遣散村民,专门给我腾出空来降服这只白毛僵尸。

虽然村子里少了一点人气,但这样却正好让我施展身手。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就让周平把九只黑狗从车上搬下来,绕着被拆开的棺材房摆了一圈。那九只黑狗凶悍的很,在笼子里上蹿下跳,还抽冷子想要给周平来一口,气得周平拿着棍子探进笼子里乱打了一气,才算是消停下来。

我们办这些事的时候,周围已经聚集了四五只黑猫。这些黑猫真如我所料,全身漆黑,只有尾巴尖,耳朵尖,还有脚尖露出了一点白毛。

它们的目光很不友善,看到笼子里黑狗的时候,还呲牙咧嘴的低声咆哮,更有胆子大的邪猫跃跃欲试,想要挑衅笼子里的黑狗。

周平骂了一声,这群黑猫真他娘的成精了!等这件事了解之后,村子里谁也不许养猫!都给我养狗去!

现在天还没黑,所以我也没理会邪猫。而是自顾自的招呼周平从车上搬下来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个香炉,一面铜镜,还有一串招魂铃。

我对周平说,现在太平盛世,邪祟不生,这只白毛僵尸也没有以前那般厉害。昨天晚上僵尸游街,其实就是在邪猫的带领下寻找邪气。

一般来说,越是心术不正的人,身上邪气就越重,这种人往往是第一个被僵尸咬死的。一旦僵尸见了血,补了邪气,就会凶性大发,再也难以制服它了。

说到这的时候,我话锋一转,说,你们村子里谁最坏?

周平回答的很快,说,谁最坏?当然是于瘸子那个泼皮了!这王八蛋白天调戏上学的小女生,晚上喝多了就去刘寡妇家骂人,平日里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就连七十岁的老人都敢一个耳光抽过去!当真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

每个村子都有几个坏东西,于瘸子就是于家庄子里最坏的那个。这人要说大奸大恶也算不上,但不管走哪里去都会招人厌恨。

我一听还真有这么一种人,心中顿时乐了。于是我说,你代我去于瘸子家走一趟,去拿一件他随身的东西。衣服鞋子都可以。

这件事对周平来说小菜一碟,当下就匆匆离开,片刻之后就拎着两条脏兮兮的裤子回来了。

这两条裤子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上面散发着一股发霉的馊味。我让他把裤子扔在地上,又点燃了引魂香,放好捆尸索和镇邪符,就开始坐在桌子后面闭目养神。

引魂香一点燃,周围的邪猫顿时围了过来,惹的那些黑狗上蹿下跳,汪汪大叫。周平可能是听的心烦,起身就想喝止一下,不成想那些邪猫却在这个时候纷纷偃旗息鼓,缓缓后退。

我猛地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看桌子上的阴阳罗盘,今天这事,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以前我见过何中华抓僵尸,他就是用心术不正之人的贴身衣物作为引子,再横七竖八的布置了十五条捆尸索。

僵尸一般都是循着气息扑人,自然会被污秽衣物所吸引。这一扑过去就会被捆尸索缠住,到时候用镇尸符贴在僵尸头顶,就算是万事大吉。

可是今天我按照同样的步骤来抓白毛僵尸,怎么却不见了僵尸的踪影?难不成于瘸子并不是周平所说的那种心术不正的之人?

我看周围的邪猫们蠢蠢欲动,呲牙咧嘴的不怀好意,再朝黑暗中看去,影影绰绰的也不知道藏了什么东西。忽然间我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顿时急了,说,老周!放狗!

狗笼子上早就做了手脚,只要一拉绳子,笼子就能打开。听到我招呼,周平毫不犹豫的一扯绳子,那些黑狗见笼子打开,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黑狗和邪猫乃是天敌,见了面就会死掐。十只恶狗顿时跟几十只邪猫战成一团。我看出机会,手里拎着短棍,穿过混战的猫狗,朝外面扑去。

我去的地方是于瘸子的家,周平说了,于瘸子好吃懒做,村子里最破的房子就是他住的地方。只不过昨天晚上有僵尸游街,于瘸子才吓得不敢回家。

若是白毛僵尸没被引魂香吸引过来,定然去了于瘸子家。

于瘸子家很好认,低矮的围墙,土坯的房屋,里面黑乎乎的也没开灯。我靠近的时候还有两只黑猫从墙上窜下来想抓我的眼睛,却被我抡着短棍打的惨叫一声,落荒而逃。

我也没去追黑猫,而是踹开木栅栏,手电筒直接就照了进去。

这一照进去,我才发现于瘸子家的正屋房门大开,一个浑身白毛的男子正背对着我穿衣服。只不过他动作僵硬,上衣的褂子穿上了,却没办法穿上裤子,只好用锋利的指甲把裤腰开的很大,然后套在了腿上。

可能是感受到手电筒的光束,这个白毛男子转身朝后看了一眼,然后对我咧嘴一笑。

就是这一笑,吓得我几乎魂飞魄散,脑子里立刻想起了张无忍给我说的一件事。

张无忍说过,僵尸是人死之后留下的躯体,就算是诈尸了,那也只是循着阳气扑人。就算是尸王浑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没有智商的东西。

以后咱们店里接活,遇到尸王也不打紧,但千万别碰两种僵尸。

一种尸体叫鬼尸,乃是尸魂一体,是人死之后怨气不散,郁结在胸中导致尸体不腐。这种尸体亦尸亦鬼,最是难缠。若是没点本事,最好先收手,召集人手一起上。

另一种僵尸叫活尸,活尸这东西其实并不算多厉害,而且还轻易不出现,但若是遇见了,就说明世道乱了。圈子里有一句话说的好,叫:人脱衣,尸穿裤,活人哭,死人笑。

一旦发生这种事情,主大凶,残人命。道行不深的驱魔人都要绕着走。

眼前这只白毛僵尸不但船上了裤子,还他娘的对着我咧嘴一笑,不就是张无忍跟我说过的活尸吗?

一瞬间,我脑门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不是说我害怕活尸,而是一旦出现活尸,就意味着天下大乱,邪祟横生。

却说那只白毛活尸对我咧嘴一笑之后,就穿着裤子从屋里直接冲出。我想都没想,顺手把短棍插在腰间,却横起了捆尸索,直接封住屋门。

当时我还咬牙切齿的想,就算我妖魔横生,天下大乱,我也得先收拾了这东西才行。阴阳店铺的招牌在圈子里那是响当当的,可不能砸在我手里。

不成想这白毛活尸力大无穷,虽然被我的捆尸索给拦在了屋子里,却后退一步,直接撞开土坯房,给房子硬生生的开了个大洞。

我没料到白毛僵尸竟然还有这一手,劈手就扔出了一个玻璃瓶。瓶子砸在白毛僵尸的背后瞬间破裂,流淌出来的液体就像是硫酸泼在人身上一样,发出哧啦哧啦的声音。

瓶子里面装的是融尸水,是湘西赶尸匠的专用。这玩意儿是用化学物质配合尸王身体里提炼出来的尸液所制造,一旦遇到死而不腐的肉体,就会产生剧烈的化学反应。

融尸水的威力巨大,但副作用也不小,因为它只能融化尸体,却不能融化僵尸身上的煞气。

一旦那些煞气没有了尸体作为承载,就会漫无目的的四下扩散,清理起来很是麻烦。

那时候我打定了主意要抓住这只会笑的僵尸,就算不能活捉,起码也得打它个半身不遂。

谁成想那白毛僵尸虽然后背哧啦哧啦的冒着白烟,融化的尸液散发着恶心的腥臭味。可偏偏却脚步飞快,一纵一跃之间,就已经冲出了院墙,直接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正要追上去除了这祸害,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周平的一声惨叫。

白毛僵尸抓的到抓不到不要紧,但是周平可千万别有什么三长两短,于是我也顾不得去追白毛僵尸,而是火急火燎的朝周平的方向跑去。

一边跑还一边想,那些黑狗性格暴戾,凶猛无比,有它们在这,想来邪猫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可究竟还有什么让周平惨叫出声?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神级外卖狂人
  • [现代]亿万年醒来
  • [现代]00后地师
  • [现代]我有一方世界
  • [现代]我真不想努力了
  • [现代]修罗战神在都市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