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阴差老婆

第2章 娶冥妻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8-12-27 09:58:22

这十七年,我一直住在柳半仙家里。

他孤家寡人一个,和我一样没有亲人。

家里堆积许多纸扎的金童玉女和冥币,偶尔给一些人算命看风水,不是大富大贵那种,生活很清贫,其实他算命也不是很准,至少算我的命就不准。

说我二十四岁那年会结婚。

我长成这样,怎么会有人看得上自己?

除非对方是瞎的!

真不明白还有那么多人找他算。

他平时空闲时间就教我读书认字,养心修性。

种种花,扎扎纸人之类。

几乎很少让我一个人出门。

所以基本见不到几个活人。

更别提女孩子。

原来时间真能磨灭一个人的许多东西。

包括儿时的梦想。

却永远忘记不了报仇的事。

也许是怕我越来越自卑还是其他原因,每一个清明节扫墓或者出门,柳半仙都会让我戴上帽子戴上口罩和墨镜,把整张脸包得严严实实。

每年的清明节,我总会问柳半仙同一个问题。

究竟什么时候能给外婆报仇?

他总是唉声叹气的回答:“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戾气怎么还是那么重?”

那一刻,我有点恍然大悟。

难道柳半仙一直在骗人?

是为了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让我好好活下去?

可柳半仙斩钉截铁的说:“我从来不说假话。”

我开始有些迷茫。

那天扫完墓下山,途中经过一个三岔路口。

发现路边草丛有一个很新的黑色钱包,捡起来打开看到里面只有一撮头发和一个折叠成三角形的符咒,还有一张女人的一寸照。

长得五官端正,挺清新脱俗的。

和电视里的女明星一样。

这时候柳半仙扛着铁锹,从后面经过。

瞄了一眼我手上的东西。

似乎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再往前眯着眼睛凑过来仔细一看,脸色突然变得极其难看,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巴挤在一起,用面目狰狞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失态。

柳半仙盯着钱包,不停的在自言自语:“不对啊,不对啊…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冥婚?”

冥婚?

我听到这两个字,慌忙把钱包扔掉。

隐隐约约感到一种不安。

他指着地上的钱包解释,穷乡僻壤除了封建迷信,民俗也有很多,只是其中有个很恐怖的配冥婚民俗,但不是盗女尸、骗杀活人之类。

而是更阴毒诡异的一种配婚方式。

就是活人配冥婚,还是被强迫娶鬼新娘。

没错,是强迫!

按理说,冥婚的对象通常不能乱选。

活着的人尊重亡者,一般让过世的女人来挑。

有钱的会征询有意愿的男人,择好适合的八字,再用问米的方式询问女子意愿。

如果没钱,那就只有用阴招。

据说很损阴德。

不过人都死了,哪还在乎什么阴德?

怎么配?

让死去的女人自己挑选有缘人。

他们家人会把过死者的贴身物品,把钱财以及生辰八字扔到街上或远处,让死去的人自己挑选中意的配偶来实现冥婚的配对。

遇到不懂行的,自认倒霉。

可偏偏是我捡到这个东西。

还遇到了柳半仙,把他给气得脸都绿了。

让我捡起钱包,气冲冲的要找那家人算账。

既然能扔在这里,那肯定不会住得很远,于是柳半仙拿着那张一寸照见人就问,结果真有一个行色匆匆的老头认出来。

巧不巧,照片的女人正是他一个远房亲戚。

此时正是要赶去她家里的。

他问这闺女是不是欠我们的钱了?

柳半仙气不打一出来,说:“比欠钱还严重!”

老头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半仙见他说话客气,就把事情原委说一遍。

“哎呀……”老头听完,猛的一拍大腿,“丧事变喜事呀,前天我还有份去帮忙来着,今天接到电话说那闺女竟然又活过来了……”

还有这怪事?

再问下去,老头也是一知半解。

倒是勾起柳半仙强烈的兴趣。

于是一起结伴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

这一路走,一路听老头叨叨絮絮。

从他的话中听出一些大概,那女人名叫秦娜,给别人印象一直不是很好,小时候调皮得不行,像个男孩子一样到处惹祸。

后来越长越漂亮,又叛逆得令人发指。

常招惹一些男生来家里找她玩。

不过学习成绩不错,考上一所重点大学。

毕业后,基本没回几趟家。

前几天突然回家,像变了一个人。

连性格都变了,不爱说话,也不爱搭理人。

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有时候一天也不吃东西,家人还经常听到她一个人在里面自言自语,有天她妈妈端饭拍了半天门没动静。

踹门进去,发现秦娜睡在床上。

手脚冰冷,连呼吸都停了。

整理遗物的时候,看到她手机里的网贷催债信息,大家都觉得秦娜应该是负担不起这笔债才选择自杀的。

可奇怪的是,自杀也总留下点线索吧?

一没割脉。

二没吃药。

三没伤口。

不管怎么说,人都已经死透了。

家人十分疼爱秦娜,至于是她家里人的意思,还是请来的阴阳先生出的冥婚配对主意,这个老头就完全不清楚了。

赶到秦娜家里的时候,院子外面挤满了人。

里三层,外三层。

全都伸长着脖子往里屋张望。

想想看,一个人死而复生。

估计几百年都遇不上一次。

院子的大堂有几个人正在手忙脚乱的拆着灵堂,其中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道士,约摸五十来岁,板着一张脸站在正中央对着他们指手画脚的干活。

我看到里面的地上有一张空席子。

没有尸体。

看来这事是真的。

估计秦娜此时躲在房间吧。

和我们一起赶来的老头从人群里挤进去,在和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人交头接耳后,那中年人有些惶恐的抬起头在人群里四处张望一会。

又蹭蹭的跑到道士旁边说着什么话。

道士频频点头,然后在老头的带领下,客客气气的微笑着请我们进另外一间房子闭门协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柳半仙不好当场发飙。

就问他们:“这事怎么解决?”

秦娜爸爸的意思:“都是同行,再说人也活过来了,这事赔点精神损失费就算了吧。”

“你不懂阴阳五行,不知利弊不怪你。”柳半仙一下子毛了,和他说完,又转头和道士对峙:“你布下这种阴招,等于强行下聘礼,既然收了现在又想毁婚?知道什么下场吗,你应该知道的。”

道士被柳半仙喝斥,理亏在先。

不敢强硬,恼羞成怒的问:“那你想怎么样?”

柳半仙说:“大摆酒宴,奉天成婚。”

道士厉严正色的反问:“你知道不知道那秦娜现在是什么身份?又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活过来?以前还能让大人做主,现在就算是我们两个也得罪不起,你若是有本事,看一眼掐算一下便知。”

这就是让我们感到奇怪的地方。

按理说,秦娜死前,不管那个男人是贫穷富贵、疾病缠身还是权倾朝野,只要捡了下降头的钱包,就等于领了一张盖印的结婚证。

否则为什么叫强迫?

怪就怪自己手贱,捡了钱包。

现在听道士的意思,反而出尔反尔了。

难道就不怕报应?

道士朝秦父点点头,示意把秦娜请过来。

约摸几分钟后……

秦娜一脸疲倦的跟着她妈妈后面进来。

和钱包里看到的一寸大头照有些区别。

留了一头齐肩短发,搭配一张精致的五官。

近距离观赏,尤为惊艳。

怪不得读书时期,那么多男人冒死上门找她。

柳半仙只看了一眼,一脸震惊。

再重新掐算她的生辰八字。

掐算到一半,柳半仙突然频频后退几步,黄纸突然从他手中掉落,难以置信的指着秦娜脱口而出,“阴差?”

凤先生 说:

构思很久,延续上一本的写作风格和遗憾。

不会再让读者失望了,哪怕猝死也要写完。

有明确思路和大纲,放心收藏……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女神的超级赘婿
  • [现代]都市弃少
  • [现代]我的首席翻译官老婆
  • [现代]绝代狂兵
  • [现代]仙道霸主在都市
  • [现代]超级兵王归来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