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阔少

1.扎心的表白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2-21 14:54:06

那年找人算命,先生一见肖凡就赞不绝口,说他是帝王星转世,命格尊崇,二十来岁会转运,从此黄袍加身,每日大鱼大肉,享尽荣华富贵……

时至今日,黄袍是加身了……

丫就是送外卖的!

至于大鱼大肉……

还特么单单满减!

……

夏日炎炎,海城大学门口人来人往,肖凡杵着一辆电动车,幸福的表情溢于言表,拨通电话,“依依吗?我还在老地方。”

刘依依态度冷淡,隐约还有几分厌恶:“我马上来。”

肖凡闲来无事,掏出手机刷起了头条,一行大红色置顶的标题吸引力他的眼球。

“天灾人祸,三天前纽约飞往海城失事飞机已打捞上岸!”

“顶级富豪阿甘比斯、享誉全球医学家科沃克尔、维密御用设计师威廉,等等五十二名乘客全部遇难!据可靠消息证实,该飞机本是飞往南海省参加商业交流活动,发生如此悲剧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南海商业交流活动?

啧啧,肖凡心里笑而不语,听号子里面的朋友说,海天盛筵也就这几天举行,该不会……哎哟,忽然脑壳有些疼,说来也巧,三天前肖凡送外卖正好路过飞机坠毁海域,好端端的被爆炸余波波及,人都昏迷了几个小时,醒来后脑袋里好像塞了很多东西,还时不时的头疼!

肖凡晃了晃脑袋,只见一个靓丽的身影朝着他款款走来。

刘依依穿着一条淡黄色雪纺连衣裙,脚踏碎钻凉拖,露出来的小腿白皙无暇!

加上一头栗色卷发,整个人显得又时尚又靓丽,引起周围不少男同胞的骚动。

“哇,是刘依依!”

“真的耶,财会系花刘依依!”

人群议论纷纷,突然有人话锋一转,“刘依依走向那个外卖小哥干嘛?”

“拿外卖吧,不然还能干嘛?”有人回道。

“不对!那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

“你还来找我干嘛?我们不是分手了?”刘依依横眉冷对,压低声音对着肖凡问道,眼角余光还四处打量,生怕过多的人注意到这边。

“只……只是想来看看你……”肖凡眼眶发红。

眼前的刘依依让他有些陌生,妩媚性感的打扮完全没有了一年前那个农村丫头的影子。

“呵!”刘依依轻蔑一笑:“你从来不照镜子吗?你看你现在哪里有点人样?以后别再来骚扰我!否则我报警!”说完潇洒转身。

“等……等等!”

肖凡慌慌忙忙的从外卖保温箱里掏出一束火红玫瑰,紧跑两步跟了上去:“依依,你不是喜欢玫瑰吗?我买了,以后我天天给你买……求你别离开我行吗?”

哗!

肖凡这个动作引起了轰然大笑!

一个衣冠不整,骨瘦嶙峋,浑身吊丝气息浓郁的几乎实质化的外卖小哥,竟然向财会系花求爱了!

“啧啧,我特么没看错吧……太劲爆了,不行,我得拍下来放学校论坛!题目就叫做系花与外卖小哥不得不说的秘密……”

“对对,别说,那外卖小哥还真有勇气啊!”

吃瓜群众议论纷纷,干啥的都有,还有好事者带头起哄:“答应他,答应他!”

“在一起,在一起!”

如潮水一般的起哄声并没有攻破刘依依内心坚如磐石的防线。

反而让她脸上嫌弃的表情变成惊愕,恼怒、紧接着疯狂!

“啪!”

刘依依一把拍掉肖凡手中的玫瑰,歇斯底里道:“你给我滚!臭吊丝!神经病吧!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怎……怎么会这样……”

肖凡失魂落魄的看着散落一地的玫瑰,宛如他碎成一块块的心房。

刘依依看着眼前这个臭吊丝,嘴角不由扬起一丝冷笑!

废物东西,你以为老娘还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没钱,没权,没长相,还背负犯罪嫌疑人的骂名,谁特么会跟你?老娘当初就是瞎了眼,不懂事,才上了你几个月当!

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刘依依正想一走了之,一阵狂暴的引擎声由远及近,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肖凡停在路边的外卖电动车,被一辆改装的极其拉风的野马轿跑撞的翻了几个跟斗,保温箱里面的外卖,汤水洒了一地。

野马轿跑的出场太过劲爆,嘈杂的现场都陷入了沉寂。

眼见装b达到了效果,野马停稳,车门打开,一个身影走了下来。

“谁敢动我杜宇飞的女人?”

杜宇飞身为海城足球校队的后卫,身材虽然不高,但极其结实魁梧,气势骇人宛如一头野兽!

本来他与几个兄弟正在更衣室享受白色粉末的快乐,没想到有人打电话过来说刘依依被人表白了。

自己都没上手的女人,别人还敢表白?听说还是个送外卖的吊丝,这还了得!竞争对手档次如此之低,他杜宇飞还要不要在海城混了?

他当即杀了过来!

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指向了呆立人群中央的肖凡。

那意思好像在说,跟我们吃瓜的没关系,就是那小子动你马子!

“你特么的找死!”

杜宇飞抬起一脚踹在肖凡腰眼,肖凡没有防备,整个人往前一倒,额头磕上花坛边,血立马流了出来。

杜宇飞还不放过他,小跑过来对着肖凡拳打脚踢,砂锅大的拳头招招到肉,可肖凡就是一声不吭,仿佛一个破布偶。

眼瞅着肖凡出气多进气少,刘依依这才不紧不慢的跑了过来,拉着杜宇飞往野马车跑,心里想着,臭吊丝,这回怕了吧?看你还敢不敢骚扰我!

“杜宇飞别打了,咱们赶紧走!”

“妈的小兔崽子,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干死你!”杜宇飞不时回头骂几句,可这时候发现他两被人墙围住了。

“都给老子滚!”杜宇飞宛如一头被激怒的公牛,对着人群怒喝道。

“人都被你打没气了,你还凶什么凶?我们就不让!表白还犯法了?我记得你也对刘依依表白过几次啊,怎么没人干你啊?”

“对啊,你杜宇飞凭什么这么吊?外卖小哥连示爱都不行?爱情本是自由的,你有什么资格打人!”

“就不让,有本事把我也打死,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

人们义愤填膺,杜宇飞还没吊到敢跟这么多人叫板的程度,正当他束手无策的时候,刘依依从背后站了出来,指着肖凡说:“你们确定要帮他?麻烦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他叫肖凡,是半年前被学校开除的学生!也是涉嫌强陈蒹葭的那个人!”

哗!

刘依依的话仿佛凛冽的寒风,本来还躁动无比的人群瞬间鸦雀无声。

“为,为什么?那不是我干的啊……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肖凡喃喃自语,仿佛听到了心被刀子扎穿的声音,而且,补刀的还是以前最亲近的人。

陈蒹葭是谁?

她可是海城大学公认的第一才女!

陈蒹葭出身贫寒,但从小品学兼优,待人和善,而且人也长得亭亭玉立,清秀明媚,宛如一朵出水芙蓉。

就如此佳人,却险些惨遭那个肖凡的玷污。

真是禽兽不如!

有人凑到肖凡身前,把他扶了起来,摘掉了他头上的摩托盔,虽然满脸血污,但还是有人一下就认了出来,惊呼道:“是他!真是那个禽兽!”

确认是那个人,所人眼珠子霎时就红了,疯狂的朝着肖凡挤了过来。

噗通!

肖凡再次被人扔在了地方,接下来的拳头,鞋底、吐沫、仿佛疾风骤雨一般!

“警察吗?对,刚才是我报的警,不好意思啊,我儿子不懂事,瞎几把动我手机,你们别来了。对,真的没事儿!”

“宇少为民除害,真是我辈楷模!”众人边打边客套。

“过奖过奖!我还有事先溜了,各位慢慢玩。对了,法不责众,人这么多,不小心把犯罪嫌疑人打死应该也没事吧?”杜宇飞拱拱手,善意的提醒了一句,然后拽着刘依依钻进了野马车里。

随着一阵引擎轰鸣,野马车留下一溜儿尾气!

车内,杜宇飞咸猪蹄顺势搭在了刘依依白嫩的大腿上。

刘依依皱眉,从包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挑起一支,点燃,姿态优雅的吞云吐雾起来。

杜宇飞见状,得寸进尺的咸猪手捏了两下,刘依依手中燃烧的香烟顺势摁在杜宇飞手背上。

“啊!”

杜宇飞疼的方向盘都差点握不住,车身摇晃了几下,好不容易把车子停稳,回头一巴掌掴在刘依依脸上,神色狰狞道:“曹尼玛的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你是什么东西心里没点数?”

刘依依眼眶通红,单手遮脸一言不发,打开车门下了车。

杜宇飞见状立马软了下来,满脸堆笑的追了上去,“别,依依我跟你闹着玩呢!对不起。今晚我做东,咱们好好乐呵乐呵。”

刘依依不做声,反而小跑了起来,两滴晶莹的泪花洒在空中。

后悔吗?

不!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刘依依过怕了苦日子,也不想回到农村。

她想在海城扎根。

她心中的王子可是脚踏红色祥云,手握数张黑卡的顶级富少!

很显然,肖凡这个臭要饭的不是。杜宇飞这个小老板的儿子也不是。

杜宇飞只是她往上爬的踏脚石,而可悲的是肖凡连当踏脚石的资格都没有。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真是天选之子
  • [现实]赌石大亨
  • [社科]大漠战神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重生之最强人生
  • [现代]开局一个小乞丐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