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阔少

9.灵面人现身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2-27 09:04:28

“肖凡,你想吃什么?”金桂英环顾四周,指着一家湘菜馆道:“吃湘菜怎么样?”

“行啊,只要能吃饱,吃啥都行。”肖凡这人不挑食,好养活。

两人走进湘菜馆,点了几个菜。

肖凡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碧海金楼那顿虽然不错,但中途全吐光了,所以早就饥肠辘辘了。

饭菜一上来,因为跟金桂英也比较熟,不再那么客气,低头就胡吃海喝。

酒足饭饱,金桂英结了账,两人走出饭馆。

“肖凡,局里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你给我当心点,别再偷奸耍滑,如果有天我找到了强干案涉案证据,照样会把你抓进牢里。”

肖凡陪着笑,点头哈腰道:“好的金姑奶奶,小的一定遵纪守法,绝不触碰法律红线。。你也保重身体,工作别太操劳了,晚睡早起,多喝凉水多抽烟……这样才身体好。”

“你!”金桂英抬手想打。

肖凡怪笑着撒腿就跑。

他没走多远,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小哥,你手机忘拿了。”

原来是湘菜馆老板,他满头大汗的追了上来,递给肖凡一部手机。肖凡接过,低头一看,咋是粉红色的?而且自个儿手机也在兜里啊?对了,手机应该是金桂英的。

“谢了啊老板,改天再去你那吃饭!”肖凡道了声谢,掉头追金桂英去了。

另一头,金桂英按了两下车钥匙,幽暗的马路边,一辆老式现代伊兰特改装的警车闪了两下灯,她走到车门边,刚准备打开车门,却发现手机忘带了,本想转身,却突然一个异物凭空顶在了她后背上。

根据她多年的从警经验判断,背后那玩意儿——

是枪!

她不敢轻举妄动,语气平静道:“你是谁,想干什么?我可是警察,你别乱来,如果有事,我可以帮你。”

“嘿嘿!”一阵嘶哑晦涩的笑声响起,听得人头皮发麻:“我不管你是什么狗屁警察!你拿了我的东西,它不属于你,还给我!”

“什么东西?”金桂英道。

“一把匕首!”

听到这话,金桂英浑身汗毛倒立,身后那人身份呼之欲出——

鬼面人!

金桂英故作冷静道:“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自重,你现在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嘿嘿。”鬼面人阴鸷笑着,凑到金桂英耳垂旁,“你别自欺欺人了。你们这帮废物警察,不是在满世界找我吗?”

金桂英只感觉一阵恶臭袭来,整个人都了阵脚,惊呼道:“你……你别乱来!”

“啧啧,死到临头还嘴硬。你应该看过那些我的杰作了吧?放心,你马上也会变成他们那样,而且我敢保证,绝对会比那更完美!”鬼面人语气陶醉:“匕首在你身上吧?我摸摸看,你千万别动,小心擦枪走火啊。”说完,鬼面人空出一只手,在金桂英身上摸索起来。

“哟呵,屁股挺有弹性嘛!”鬼面人淫笑道,金桂英火辣的身材,让他平静了不知多久的心又再次躁动了起来。

他的手越来越过分,几乎快攀上金桂英沉甸挺拔的山峰上。

也就在此刻,一阵劲风从他耳后传来,鬼面人心里一动,反应极快的就地一滚。

“砰!”

半截砖头重重的砸在了伊兰特上,鬼面人稍微迟了一点,绝对是脑门开花的下场。

眼见逃出狼口,金桂英赶忙拉开了与鬼面人的距离,掏出身上配枪,却发现鬼面人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收起配枪,望向砖头飞来的地方,正是上气不接下气的肖凡。

两人还没来得及寒暄,肖凡焦急吼道:“当心!”

可是提醒晚了!

鬼面人从一旁窜了出来,势大力沉的撞在了金桂英身上。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两人就地滚做一团。金桂英口袋里的证物袋也恰巧掉了出来。

那把匕首果真不是凡物,就算在如此幽暗的环境中,刀身都泛着寒芒。

鬼面人伸手一掏,证物袋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随后不再缠斗,转身逃离战场。

妈的!

不能让这杂碎逃了!

肖凡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金桂英也咬咬牙跟了上来。

别看肖凡身子骨羸弱,仿佛弱不禁风一般,但他只是瘦。

其实他从小耕地放牛,山谷野沟到处撒欢,耐力还是很不错的。加上在号子里挨打过多,所以也造就了他皮实耐操的体格。

眼见鬼面人快溜了,他使出吃奶得劲追了上去,从身后一扑,两人又翻滚在了一起,直到撞上旁边停着的一辆小车才止住了势头。

“你跑你妈呢!”肖凡不管不顾,对着旁边的鬼面人就一阵拳打脚踢,嘴里还骂骂咧咧:“你以为老子真怕你啊?来啊,今晚干个不死不休!”

鬼面人躲躲闪闪,想要掏匕首,却发现又掉了,当看清阻扰他的人是肖凡以后,眼珠子唰就红了,咬牙切齿道:“又是你!妈的,当初就该一刀捅死你这狗东西!”

“来啊,捅我啊,现在不是有机会?!”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鬼面人都被打懵逼了,眼瞅着形势不对,匕首也不要了,赶忙挣脱肖凡,踉踉跄跄的逃命去了。

“呸!”肖凡吐了口唾沫,弯腰捡起了匕首。金桂英这时候才追了上来,看着鬼面人逃跑的背影,掏出配枪就是‘砰砰’两枪,这乌漆嘛黑的环境下,也不知道打中没有。

“我没吹牛吧?上次也是这么个情况,那孙子落荒而逃。”肖凡满脸沾沾自喜,递过去匕首道:“给你,东西收好了。你下次可千万小心,这匕首应该对鬼面人极其重要。”

金桂英点了点头,收下了匕首道:“你也小心点,我怕他会报复你。对了,谢谢你救我。”

肖凡摸了摸后脑勺,笑着道:“应该的应该的,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行,你保重!我还要回局里汇报这个情况。”金桂英留下这句话,钻进了伊兰特里,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肖凡百无聊赖,只能打道回府了。

睡觉前,他再次拿出一枚硬币,拼命地想要回想起阿甘比斯的宝藏。可不管他怎么试,都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感觉,只能稍稍锻炼了下身体,洗漱了一下就睡觉。

翌日,肖凡早早的就醒了过来。

他不能休息,必须上班,因为口袋里已经身无分文了。

当初他被学校开除,警局拘留的时候,肖父气的吐血,与肖凡断绝了父子关系,这半年来,内心十分愧疚的肖凡没敢打一个电话回家,只能默默承受一切苦果。他心里恨啊!恨不得把那个栽赃陷害他的畜生五马分尸,然后再用他的骨灰拌饭。

出狱这才几天,肖凡找以前宿舍那几个兄弟凑了点钱,买了一辆电动车准备送外卖,这没想到才送一天,电动车都不知道被群情激奋的学生们弄哪儿去了。

肖凡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此时微信叮咚一声,原来是早些天加的兼职群里有招工信息。

“招聘,海城大学搭建舞台,包吃中晚饭,工作十小时薪资一百五。”

海城大学?

看到这条信息肖凡下意识想拒绝,因为他昨晚对郑富海放了狠话,说什么有朝一日回海大,什么尸山血海的,反正尴尬的一批。

此时以工人的身份回海大,那不丢死人了?但他又转念一想,再不工作就得饿死了。而且自己埋头干活,不见得能碰上郑富海刘依依啊。

跟饿死比起来,面子啥的都是浮云,没办法,肖凡只能硬着头皮找工头报名了。

报名没多久,包工头的五菱面包开进了小区,肖凡挤了上去。逼仄的空间里,挤了差不多十五六号汉子,气味那个酸爽,甭提了。

包工头是个脸色黝黑的汉子,他一边开车一边说:“今天这活有点累,干不了的现在说,我让你走,别到时候半路跑了,那对不起,工资一分没有。懂了没?”

“懂了亮哥!”

“懂了就好。还有啊,那里可是海大,你们进去干活的时候注意点形象,别打个赤膊穿条裤衩,吓坏人小姑娘可不好了。”

“大学的妞多水灵啊,比家里的黄脸婆好看多了,真想搞床上试试啥感觉。”一汉子猥琐说着,引得大家突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

……

面包车顺利的进入海城大学,车里的糙汉子们看着来来往往白皙水嫩的妹子,眼睛都瞪直了。

“你们看那个,嘿,波儿真大。妈的,这还是学生吗?奶牛吧!”

“靠,看看这个,屁股都翘天上去了。”

“你们那几个都不得劲,过来看看这人,奶罩都没穿呢!身上才挂了几根布条啊。真是过瘾!”

听到这话,肖凡下意识的朝外望了眼,妈的,竟然是刘依依!

她打扮的十分清凉,弹力背心齐b热裤,身材前凸后翘,看起来确实十分性感。

肖凡下意识吞了口口水,记得有天晚上在学校法国梧桐下,刘依依亲自拽着他的手伸进了衣服里,那个柔软温热的触感,肖凡现在想起来都心肝儿颤。

那次,也是两人在一起最亲密的一次。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真是天选之子
  • [现实]赌石大亨
  • [社科]大漠战神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重生之最强人生
  • [现代]开局一个小乞丐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