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我,我真的无敌

第三章:比尔猜想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4-02 10:00:00

“这么简单的题,您想花多长时间?”江远反问一句。

杨凯一激灵,差点没给江远跪了。

“简单?好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有狂妄的资本!”刘喜冷哼一声,抬了抬老花镜检查江远写的答案。

越看,刘喜越是心惊。

怪事。

江远的解题思路好简单,但却能最快得出答案,关键答案还是正确的!

“这些题你做过?”

刘喜除了江远刚好做过黑板上的题这一解释,实在找不出他解题能力为什么会突飞猛进的原因。

“我第一次做,不信你问杨凯。”江远淡淡道。

“刘老师,他乱做你可劲罚。”杨凯幸灾乐祸道,“平时这货数学课老走神,他几斤几两我不知道?做得出就有鬼。”

“都注意!”

刘喜敲了敲黑板,不可否认道,“江远的解题思路不错,省下不少解题的时间,但我不建议你们死磕,难度很高,最好当做扩展训练来做。”

“...”

杨凯懵了。

底下的同学们也是面面相觑。

刘喜出了名“吝啬”,学生做的在好也不会夸一句,像是高三知名学霸王星辰,考试次次都是全校第一,经常被各大学科的老师挂在嘴边,却没被刘喜夸过一次。

私底下,仰慕王星辰的学生都说刘喜没气度,竟然去嫉妒一个学生的才能。

“刘老师,江远的数学成绩在班里谁都知道是吊车尾,混对一次,你就让我们学他,有失偏颇了吧。”

说话的人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宋轶。

“对。”

“我们不服。”

其他王星辰的仰慕者也纷纷抱不平。

江远得没得到柳寒的青睐,他们不在乎,但谁敢对王星辰不公,他们就不爽谁。

“我需要你们服吗?”

江远努努嘴问,“老师,我能回座了吗?”

“回。”刘喜点了点头。

杨凯咽了咽口水,心想我这兄弟什么时候变这么刚?公然怼最不好惹的脑残粉。

江远从讲台回座位的这段路,不知道有多少道富含杀气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SO。

拥有系统的人一点不虚。

“自己回去挑五张试卷,我会盯着你。”

杨凯缩了缩头溜回座位,接着只听刘喜敲黑板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江远的解题思路陌生?陌生就对了,他用大学才会涉及到的数学思维,和你们高中学到的解题方法相结合,难度不亚于高考的压轴题。

这题的难度需要我跟你们重申吗?”

宋轶不说话了。

其他拥护王星辰的学生也都相继无言。

压轴题堪称高三学生的噩梦,便是王星辰也最多解几个小题,难度可想而知。

“继续上课。”

刘喜咳嗽两声,心里也颇为讶异江远的大转变。

“你不是江远。”

杨凯惊恐道。

“对,我是你爸。”江远头也不抬道。

“你还是这么贱我就放心了,虽然你偷偷上了补习班。”杨凯身子凑了过去,“你在做啥?”

“做一个证明题。”江远随口道。

“哦,你什么时候对数学有了兴趣,无聊。”

杨凯典型学渣一枚,也没见他缺过钱,说起来江远真没问过他的家庭背景。

“铃铃铃。”

略显沉闷的教室因为下课铃有了躁动。

刘喜一盆冷水泼了过去,一群学生心拔凉拔凉:“先不着急,讲完这道题在下课。”

“喜闻乐见。”

杨凯叼着根笔道。

“老师。”

江远一站起来,所有人的目光立马汇聚在他身上,只听他浑不在意道,“我从不被拖堂。”

“哒。”

杨凯嘴巴微张,笔滚落到了地上。

其他学生尽管讨厌刘喜拖堂,心里骂了刘喜千万遍,但这也仅限于心里,刘喜这人可不是“善类”...

江远完了。

他多半要被刘喜狠狠训一顿。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刘喜看了江远几眼,点点头道:“你可以先下课。”

“哗。”

所有人骚动一片。

杨凯霍地站起:“老师,我也从不被拖堂。”

“下课之后你负责擦黑板和整理台面上的试卷。”刘喜不咸不淡道。

“尼玛,你是鸿星尔克的私生子对不对!”

杨凯脸都绿了。

“禁止模仿。”

江远贱兮兮一笑,走出座位却带出一张纸,在空中荡了荡,飘然落地。

五分钟后。

“下课。”

刘喜收起课本走下讲台,余光却见过道地上有一道大纸,皱眉道,“等等。”

“啊?”

众学生离开座位的动作一顿。

“我说了多少次,数学是神圣的,不容轻视,下次我在见到谁马虎没看到草稿纸掉地上,看我不修理你们。”

刘喜走去捡起地上的大纸,刚要放到杨凯的桌上,却见上边有自己熟悉的字眼,似乎并不是草稿纸那么简单。

“比尔猜想的证明?”

刘喜继续看下去,嘴里不免嘀咕,“比尔猜想至今没有谁证明出来过,一个学生能证明出什么花来。”

下一刻,刘喜眼睛瞪得溜圆,失声道:“证...证明出来了!?”

“老师,你是不是犯病了?”杨凯咧咧嘴道。

刘喜没心思跟杨凯计较,抓着其手腕道:“杨凯,这张纸掉在你附近,是谁的?”

“那不是江远的吗?”

杨凯心里嘀咕一声,嘴上却硬着头皮道:“咋了老师?”

“我不算账!”

刘喜还急了。

“不算账我就告诉你,大纸是江远在做证明题用的。”杨凯松了一口气。

“见到他,叫他下午来我办公室。”

刘喜捏着大纸匆匆离开,“不应该呀,我竟然会埋没江远这个鬼才。”

“宋轶,老师怎么了?”

有人问出了其他学生一样的疑惑,“什么是比尔猜想,高中三年,我都没见过拖拉机这么失态。”

“不可能...”

宋轶似笑非笑道,“比尔猜想至今没有人证明过,有人说证明出了比尔猜想,也可以证明费马大定理,数学大牛都做不到的事,成绩吊车尾的江远怎么可能做得到,一定是老师搞错了。”

“费马大定理?我去。”

有明白人闻言一惊。

“什么跟什么,讲白话行不?”

“费马大的难度比哥德巴赫猜想简单一点,但同样难倒了例如欧拉、费马,高斯等等一众数学家。

高斯你们别告诉我不知道,他是一个数学天才,一个人一生给出了二次互反律的六种证明,还给出了代数学基本定理的四种证明。

这样的天才都在费马大定理那碰墙了,你在想想比尔猜想的难度。”

“嘶。”

包括杨凯在内的众人吸了一口凉气,齐齐认为刘喜老眼昏花,搞错了。

...

“废物!”

另一间教室,叶枫一巴掌扇飞王力。

王力撞在桌上吃痛一声,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叶少,我是废物。”

“我叶枫从出生到现在没丢过脸!”叶枫两手按在桌边,一想到上课下课其他人看自己的怪异眼神,他就怒的想直接去撕碎江远。

可他不能。

堂堂北海叶家二少爷,亲自下场去对付一个穷学生,结果无论如何,传出去都是一场笑话。

“叶少,给我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

王力眼底闪过一抹怨毒。

都是江远,都是江远害得自己被叶枫扇巴掌,王力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仅此一次,失败了自己消失。”

叶枫双眼闪烁寒光。

话说回来。

江远吃完午饭,悠闲地睡了个午觉,下午上课却被杨凯告知刘喜找他。

“刘老师...黑我一老。”

江远一进办公室便见到了刘喜,但其后面围着一圈老师,江远认得几个,好像全是数学老师。

“他就是江远。”

刘喜盖上保温杯,语气充满了凝重。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的扶弟未婚妻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荣耀战神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