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归来多了个哑巴老婆

第1章 多了一个哑巴老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4-03 16:23:14

连州市,高级病房。

“最终,还是回到了地球。”

一个脸色有点苍白的年轻人躺在卧室床上,眼眸闪烁锐利的光芒,一字一字道:“我,秦洛回来报仇了。”

他叫秦洛,十年之前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

死后的秦洛奇缘巧合之下踏上一条修真之路。

凭借他惊人的毅力和顿悟,历经上万年修炼最后成为修真界万人敬仰的圣帝。

成为圣帝之后渡过最后一道天劫,方乃真正的永生,与天地同寿。

可,秦洛在渡过天劫最紧要关头,心魔产生。

瞬间,肉身受到数以万计的雷霆之击。

好在,最后关头,他自爆金丹,释放出金丹中小金人分身,逃离天劫。

“原来我心魔的产生是我当年被杀的执念。”秦洛喃喃自语。

紧接着,一股庞大炸裂般的记忆汹涌他的脑子。

原先主人记忆彻底和秦洛完全融合一体。

“这身子主人居然也叫秦洛,确实很巧合,放心去吧。我会善待你的家人。”

病房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气质优雅端庄一家就知道大家闺秀的女子。

她叫周佳婧,是原先主人的老婆,先天性哑巴。

周佳婧看见秦洛醒过来,露出喜悦的笑容,用手势比划,他的脑瘤手术开刀很成功。

“如果不是开刀动手术弥留之际,我还真的附身不到这男子身上,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咦....她的先天性哑巴居然是被人用元气造成的。”

现在的秦洛虽然修为大幅降低。

但是,修真底子还摆在那里。

比x光还要精密的目光直接看穿了周佳婧先天性哑巴造成的原因。

是谁这么狠毒用元气压迫了周佳婧的脑颅的三叉神经,导致她先天性说不话的,太恶毒了!

“如果我的修为恢复到金丹境界,一定可以灵符这怨毒的元气抽离出来,让周佳婧说话。”

秦洛心生惋惜和无奈。

不过他是心智坚定之人,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会让周佳婧重新说话。

周佳婧坐在床边上,目光深情看着秦洛,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伤心事情,眼眶泛红,随后,抱着秦洛无声哭泣。

秦洛用手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低声道:“出什么事了,佳婧?”

“周佳婧,做最后的告别吧,别卿卿我我了,指不定你离开后,这穷逼乐坏了,马上去找一个女人结婚呢,你别耽误人家。”

一个男子穿着阿玛尼衣服的男子一脸不耐烦的走进来催道。

“也不知道爸是不是吃错药了,居然会把钱给你救这个穷逼,这种人死了就死了。”

男子叫周元,是周佳婧同父异母的兄长。

“煞笔,看什么看,我们周家可不承认你这个开出租车的女婿,你真以为周佳婧有钱给你治病,是她跪在我家大门口一天一夜我爸才给钱治病的。”

周佳婧使劲用手挥动,示意周元不要再说下去了,刺激秦洛。

“哑巴,你叫我不要说,我偏说,这本来就是事实,行了,人你也见到了,和我们回周家。”周元说道,“秦洛,你和哑巴离婚了,彻底没关系,以后别来找她。”

秦洛总算明白了。

脑瘤开刀动手术没钱,周佳婧就回去家里跪着和她爸爸要钱,周爸爸给了钱,但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周佳婧离开秦洛。

两年前,周佳婧不管家人反对嫁给开出租车的秦洛。

哪怕周佳婧是哑巴,但下嫁给一个穷逼,这让名门之家的周家门面扫地。

周父也是一气之下,登报纸断绝和周佳婧的父女关系。

“佳婧管你们要了多少钱,我还就是。”秦洛一字一字道,这两年来周佳婧跟着他吃了很多苦,但不代表佳婧不开心幸福,因为他们用双手去编织属于他们的梦想。

只是,没想到秦洛有了脑瘤,这才有了佳婧去周家借钱的事。

“你还钱?拿你的破捷达还?”周元讥笑道,“你连一个房子都买不起,住在廉租房,还我们周家的钱?等到何年马月去。”

“多少钱。”秦洛大声问道。

周元呵呵一笑,为了让秦洛死心,道:“也不多,就五十万。”

“好,三天之内,我不把钱还给你们,我秦洛永不见周佳婧。”

秦洛一个字一个字道。

周佳婧目光怔怔看着秦洛。

她似乎第一次看到秦洛有如此魄力。

以前的秦洛,生性温和,不善于谈。

可,动过手术的秦洛似乎换了一个人。

“哈哈哈,好,好,这可是你说的。”周元放声大笑,对周佳婧说,“我们走吧,我倒要看看你看上去这个穷逼男人能有什么本事在三天之内有五十万。”

强行拉着周佳婧离开。

“佳婧,当年你偷偷的嫁给我,你连婚纱都没有穿,我们也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仪式,三天之后,我会用八抬大轿去周家,堂堂正正把你迎娶了,我,秦洛要告诉任何人,你是我的老婆,我配得上你。”

周佳婧潸然泪下。

她的嘴唇翕动。

仿佛再说,我从没有后悔嫁给你,哪怕是做了两年的老婆,我感到很开心。

“出门右转,就是脑科,看下脑。”

周元对于秦洛这种吹牛逼的话,一笑而过。

等两人走了。

秦洛刚才稍微激动的情绪也慢慢的恢复平静。

“李恒天,你绝对想不到我会再回地球吧。”

李恒天,就是当年制造车祸的幕后凶手。

而且,他还是一个修真门派的大弟子。

哪怕是练气阶段弟子,却也是碾压普通人的存在!

这是秦洛死后才知道的。

地球上的元气极度的匮乏,。

但不代表没有修真门派。

只不过,这些门派高手基本上隐藏不出,潜心在深山老林修炼。

一般的普通人很难接触到。

前世中秦洛乃是李恒天医药公司的研究员,他研究出一种可以抗癌的药物。

就是因为研制出这种药物,秦洛才惨遭毒手。

所有的科研成果全部被李恒天无耻霸占了。

秦洛拿出手机搜索李恒天个人资料。

身价上百亿。

手拥六家上市公司。

名气,威望,应有尽有。

被誉为神州最年轻的百亿首富。

“什么?当初老子的女朋友也被他上了,还成为了他老婆。”

一股滔天杀气从秦洛周身迸发而出。

整个病房温度急速下降。

宛似冰窟。

“对了,一定是这样。”秦洛的嘴角抽了几下,“我当年第一时间研制出药物的时候,先告诉那个女人,然后再上报李恒天的,奇怪的是,我当天晚上就被下毒手了,原来是那个女人告密”

秦洛身子骨爆发出一阵阵爆炒黄豆的声音。

“这一对狗男女,不杀你们我秦洛誓不为人。”

秦洛冷静下来。

现在,他有两个目标。

第一,提升修为,治好周佳婧哑巴病。

第二,干掉李恒天,以及他背后的那个大门派。这个需要很庞大的计划才步骤才行,而且他也不知道李恒天现在的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两个目标都是任重而道远。

但秦洛充满了自信和坚定。

“我近乎修炼到九重天大乘境界,大不了重头再来,而且,我的底子比任何人都要深厚,李恒天,我会摘了你的狗头。”

修真九重天,说的就是九个境界,炼气,天人,金丹,元婴,反虚,合道,渡劫,大乘,归神。

秦洛就是修炼到渡劫最后一关的时候产生心魔,才回到地球的。

他现在的修为降低是到天人境界,只要再进晋升一个境界来到金丹,就可以治好周佳婧的哑巴病了。

不过,现在,秦洛需要一笔钱。

五十万。

还是在三天之内赚到手的。

不,五十万太少了。

他需要两百万。

最少两百万。

他答应过周佳婧,那就一定堂堂正正抬着八台大桥去迎娶周佳婧。

秦洛办了出院手续。

十几分钟后,秦洛来到了古玩市场。

人声鼎沸。

这里有各式各样的贩卖者,贩卖古玩的,奇珍异宝的,符箓的,只要你能想到,这里都有。

三天的时间太短了。

所以,秦洛要走捷径。

他在一个摆地摊的算命老头那里花五十块买了三张灵符。

回到廉租房。

拉下窗帘。

把三张灵符放在桌子上。

秦洛开始做法。

“起。”

秦洛双手合十,开始念起术语。

瞬间,三张灵符冉冉升到半空中。

秦洛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给这三张灵符开光。

一股庞大纯正元气运转整个周身。

最后,经过十根手指端迸发出一道道肉眼都难以看见的元气,渗透到这虚空中灵符中。

在秦洛纯正元气的渗透下,这本是普通的三张灵符焕发一种淡淡的檀香。

令人闻了之后,心旷神怡。

其实,要不是时间赶不及的话。

秦洛完全可以炼制出一张真正的灵符。

只是一流的灵符得需要上品药材和材料。

一时间,他又上哪里找。

所以,只能先在市场上买三张普通灵符。

然后把本身元气渗透灵符,达到开光的目的。

灵符是注入天、地、人、神信息的载体,是天神的文字,传达天神的旨意,可招神劾鬼,降妖镇魔,治病除灾,借此号令鬼神,令天下万般疾苦得以解除,千重愿望得以达成。

符的种类与派别繁多,用途也各不相同,常见的有祈福用的平安符、开运符、镇宅符、护身符、求财符等。

现在,秦洛修为还没有达到可以开光遁地术,隐身术灵符,不过嘛,这简单的灵符还是可以开光的。

秦洛给三张灵符开关过后,有少许的倦态感。

他盘坐而下。

运转法诀。

一分钟之后,他的周身笼罩在一层层光晕之中。

宛似大日如来。

全身的倦态一扫而光。

取而代之一片祥和之光。

翌日。

古玩市场。

秦洛找了个角落,铺上席子。

席子上,就放了三张开光的灵符。

他摆摊的方式与周围的那些江湖算命格格不入。

人,越来越多。

只不过,来来往往的人,只是看了一眼秦洛就摇头走人。

偶有好事者上来问灵符怎么卖?秦洛就说两百万。

很快,古玩市场有个疯子买两百万一张灵符就传开了。

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

见过不要脸赚钱的,但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卖灵符的。

一些店铺的灵符给寺庙的高僧,要么就是道观的道士开过关,最多也就是一两千最高价了。

而秦洛,一个年轻人把灵符卖到两百万,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除了看热闹的大爷大妈之外,无人问津。

第一天,卖不出去。

第二天,秦洛写一行字。

开光灵符,价高者得之,心想事成!

有一大爷上来问:“小伙子,你这灵符给哪个高僧开过光?”

秦罗回答:“我。”

大爷惊愕:“.....”

很快,古玩市场再一次传开。

秦洛假冒高僧,道人给灵符开光,是大骗子。

第三天.

秦罗依旧是稳坐泰山。

好吧,他心里有点着急。

今天再卖不出灵符,过了晚上十二点就是第四天。

总不能仗着他有点道行,去干一些绑架勒索土豪的事情吧,

这,也太丢脸了。

对于他这种级别修真大佬而言,简直是一种侮辱!

中午。

烈日炎炎。

如果有眼尖者,可发觉,哪怕是烈日下的秦洛,再没有挡太阳伞,戴帽子的情况下,一滴汗珠都没有。

“婉容,你可是牛津毕业的高材生受过高等教育,不会真的去相信这种封建迷信吧。”

“你要是不想跟着来,可以离开,是我妈妈生病,不是你妈生病,你当然不着急。”

前方,走来一男一女,女神色有些清冷,肤白貌美,眉宇间有几分哀愁,脸上不耐烦的神色。

男的则是范思哲打扮,一看就是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手腕戴着价值不菲的名表。

“婉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用更科学的办法来治好伯母的病情。”叫马金书男子一脸歉意说道。

“更科学的办法?我们跑遍了世界上最出名的几个医院,见了世界上最出名的医生,查出什么结果了吗,没有!”文婉容呵呵一笑,“现在,我想用我自己的办法找一些土法子来治好我妈妈的双腿,我有问题吗、”

马金书知道文婉容最近情绪很不好,都是为了她妈妈的双腿才这样生气的,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之前你家里也请了风水大师,捉鬼大师,得道高僧,道士做法,但伯母的双腿依旧没有好转,这也许是命。“

“不,我不相信命,我相信只要我有诚意,金石为开,我一定可以找到治好妈妈的双腿。”文婉容大声坚定道。

“那好吧,我陪着你找。”马金书说。

生意上门了。

秦洛嘴角勾出一抹自信的微笑,吆喝起:“灵符,卖灵符,治病除灾,号令鬼神,令天下万般疾苦得以解除,千重愿望得以达成。”

文婉容一听,朝着声音寻望,很快发现角落的秦洛,不过看到秦洛的面容挺意外。

因为,太过年轻了。

一般都是上了年纪老人摆地摊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秦洛所散发那种淡然自若的气质令她不由自主走过去。

“你的灵符能治百病?”文婉容问道。

秦洛道:“对。”

文婉容道:“我妈妈两年前双腿还很利索,正常行走,但回了一趟老家做清明之后,她的双腿再也无法正常行走,麻烦先生给我妈妈看病。”

回家做清明之后双腿瘫痪?

医学机构都检查不出来。

那应该是中了鬼祟之气,也就是所谓的邪气。

只需要一张灵符就可以驱除邪气。

秦洛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好,你和我们走一趟。”马金书当然不相信秦洛会看病,这种就是封建迷信,但,考虑到婉容的情绪,他只能依着她的性子。

“两百万,我治好你妈妈的双腿。”秦洛说。

马金书:“.....”

两百万?

你怎么不去抢劫啊?

哪有人卖灵符到两百万的?

这人比自己还要年轻,分明就是一个骗子。

文婉容也是有点瞠目结舌。

开口价两百万?这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有真本事的人。

希望是后者吧。

文婉容:“好,你治好我妈妈的双腿,两百万我给你。如果你骗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一言为定。”

“婉容,你真请他看病啊?”马金书傻眼了,一向理智文婉容居然跟着疯起来。她还是那个家族公司果决,雷厉风行的董事长?

“你请的那些世界名医有哪个敢保证治好我妈妈的双腿吗?”文婉容回头问道。

马金书:“......”

这个真没有,谁敢打保证啊!

“先生,请。”文婉容道。

秦洛收拾席子。

跟着离开。

上了一辆迈巴赫。

车子行驶二十分钟这样,来到了一座建立在半山腰的豪宅。

一路上马金书对秦洛刨根问底,调出户口似的。

只不过,秦洛对他爱理不理。

这可把马金书气得不轻。

一个穷逼屌丝敢这么不给他脸色,要不是顾忌文婉容在车里,早就叫人活活打死秦洛了。

下车。

对于文婉容请秦洛回来看病的事情,文家上下那叫一个震惊。

主要是,秦洛太年轻了。

而且,看上去真的和一个刚毕业出来的大学生无疑。

你说请个什么得道高僧,知名道长,这没话说。

一个年轻人?

能有多大的能耐?

文家的人一个个眼神不善的盯着秦洛。

“爸,这就是我请来先生,来给妈妈看病。”文婉容上前对父亲文建国说道。

文建国一看就是那种久居上位的商业圈大佬,哪怕是不说话,也散发一种强大气场。

他凌厉的眼神扫了一眼秦洛,秦洛也是对视后者。

两人目光接触,文建国微微吃惊,此人表面看弱不禁风,但却有一股卓尔不凡的气态。

文建国是什么人,连州商业圈富有传奇色彩的商业巨鳄,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和各路的妖魔鬼怪打过交道,这看人的眼光自然是很准的。

最起码,秦洛是一个敢与他对视,不输气场的年轻人,这一点很难得。

“好。”文建国说道,挥手,叫管家把夫人推出来。

立即,管家推着坐在轮椅上一位女士出来。

这就是文婉容的母亲。

“我时间不多,那就开始了。”秦洛说道。

他真的时间不多。

等下还要去周家娶亲!

蹲下,挽起文夫人的裤腿子。

膝盖看上去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在别人肉眼看不见的膝盖处。

秦洛看到了两股游丝似的邪气在做祟。

之前那些所谓的得道高僧和道长估计都是骗财。

“先生,可有办法?”文婉容充满了忐忑和期望。

“小事一桩。”

秦洛拿出一张开光的镇压灵符。

“收。”

秦洛吐出真言。

灵符上的浩然之光渗透文夫人两边膝盖。

以一种碾压的方式驱除那两股邪气。

这两股邪气大惊,连忙从膝盖飞出来。

“夫人,这一张灵符,你压在枕头底下,睡上三十日,此后,你的余生一定会富态安康。”

秦洛把灵符递给文婉容。

“你可以走路了。”

文家人一个个震惊看秦洛?

就这么三两下可以了?

骗鬼呢?

“我,我真的可以走了?”文夫人也是充满质疑问道。

“当然,你现在就可以站起来,走上几分钟是没问题,你刚好,还是要多休息。”秦洛道。

文夫人双手抚摸膝盖。

好像有点热气。

有点知觉了。

她下意识的慢慢站了起来。

现场一片安静。

无数双眼睛露出骇然神色。

夫人真的可以站起来了。

文夫人更是惊喜交集,她双脚轻轻抬起,再放下,然后,真的可以走路了。

“妈。你真的可以走路了,太好了。”文婉容喜悦的泪水,上前紧紧抱着母亲。

文夫人也是脸色激动。

“太神奇了。”

“这人竟然有如此通天手段啊。”

“前所未见。”

“神乎。”

赞美之词,潮水般的涌过来。

秦洛看了一眼明显刻意压抑内心激动的文建国:“文先生,我现在可以提我的条件了....”

.....

周家。

大门敞开。

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子站在大门口。

她从早上站到下午。

没喝一口水。

没吃一粒饭。

她好像成为了望夫石。

她叫周佳婧。

一个小三生的女儿,

小三总是见不得光的。

母亲生下她后两年,就郁郁寡欢,吃下安眠药离开了。

她从两岁的时候就不会说话了,在周家,她成为人人讥笑,可以任意肆骂,欺负的小女孩。

“哑巴,你不会真觉得秦洛那个穷逼来迎娶你吧?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去抢五十万来还我们周家?”

“哥,你怎么可以这说哑巴呢,哑巴也是爸爸亲骨肉.....哦,野生的.....哑巴,你不会是想用这样的方式绝食吧?”

周元,周眉兄妹两人在笑话周佳婧。

“我们周家也算是本地名门望族,居然有这种哑巴,也算是倒霉啊。”

“也许,就是这哑巴让她妈妈羞愤自杀了。”

“哈哈哈,谁知道呢。”

“贱人生出的女儿也是贱,嫁什么人不好,嫁一个开出租车的,真是丢死人了。”

“也不知道伯父为什么要给钱救了哑巴的老公。”

周家一些堂兄堂妹也是听说秦洛要抬着八抬大轿来迎娶周佳婧的事情,一早上就过来等着看笑话。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爷爷是唐门强者
  • [现代]重瞳医神
  • [现代]地府带货人
  • [游戏]英雄联盟之登峰造极
  • [现代]不好了,姑爷摊牌了
  • [玄奇]风水师秘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