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华

第四章 叛逆卜宥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6-02 09:22:50

被动的洗完澡,然后侍女们开始给她更衣,衣料很柔软,和冰塔里不一样,冰塔里常年都是冬天,阴冷,潮湿,外面温度要高一些,所以穿了薄纱,挽了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想,原来我是长这个样子,母妃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

随着侍女出去,果然国王在外面等着,枷翼看着出来的小孩,心里有些惊讶,果然是像极了她母亲,这倾国倾城的脸蛋,将来必是绝代风华。

但是.......能不能成长到那时候暂且不说,在这修仙的世界,女人,不会脉术,不能找到一个靠山,长得再漂亮有什么用呢。压下这些想法,他对洛染道:“跟我来”。

然后直奔校场,长老们不会着急这半天,毕竟他们时间很长,可让他们等着,终归还是不好。

洛染被侍卫拖着看着一路的宫殿繁华,想着母妃,忽然觉得那背影也不够宽阔了,盯着那火焰的纹样,似乎能盯出一个洞来。

皇家校场的确很气派,在最高的台子上,支起了一个大亭子,里面有很多人,走近了,看到坐着几个,一位白须老者,一位魁梧中年人,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男子,还有一干众人,在下面站着,恭恭敬敬的样子。

枷翼走上前去,对几位长老说:“这个就是我最小的公主,六岁,她叫.......”

还没有说完,智炎长老忽然站起身,脉门光芒运转到最大,随即散去,一脸不可置信:“这是什么情况,这怎么可能”。

枷翼叹息一声,看来还是一样,“长老,如您所见,此子脉门未开,乃我皇族不幸,今日当着三位长老,千陌枷翼愿大义灭亲,此子不能存活于世,之前我一时糊涂,如今断不会了”。说罢脉门大开,就要绝杀洛染。

正在此时,空气震荡了一下,将脉门的光芒都挡了回去,“别着急,你这可算是犯了大错,就这么让你弥补可不行”。昊然长老伸手按了一下,如是说。

千陌长老忽然站起来“昊然你别欺人太甚,你”。

“好了,不用吵。”智炎长老沉思了一下,“这样,按规定,你可以将功补过,按我会会规,凡是皇族血脉不如平民的,都要处死,皇族没有脉门的,乃是奇耻大辱,将接受最严厉的惩罚,你们是火属性国家,就用泣血炮烙之刑吧,但你知情不报,功过不抵,要你多上交两年福利,以示惩戒。”

“是,千陌枷翼接受惩罚”。枷翼说道。然后转过来对侍卫命令:“把她送到刑罚场,准备行刑”。

“是。”侍卫走上前来抓住洛染的胳膊,准备架起来走。

洛染想过最坏的结果,但她没有想过是这种,不知道泣血炮烙是什么,但是肯定非常可怕,旁边侍卫见到洛染脸色白了,冷哼一声:“公主还不知道什么是泣血炮烙之刑吧,那可是要先将你全身的皮割下来,然后把你放在铁柱子上烤,哎哟,这刑罚还是第一次使用呢.........”

洛染脸色更白一分,她答应要回去见母妃,心里一横,将手里的那枚图纹拿出:“父王,你别杀我,母妃还等着我呢!”

枷翼见到那枚图纹的时候,皱了皱眉,随后想起,是当年为了哄颜妃高兴,送她的一枚,想起之前与颜妃在一处的日子,又有些不忍,但是看到智炎长老的脸色,当下不耐烦的摆摆手。

侍卫立刻将洛染拖了下去。

洛染将那枚图纹又放进衣里,心里叹息,她并不惧怕死亡,她只是想再见见母妃,只是........

“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应到结界动了,全面警戒,撞警钟!”枷翼忽然惊道,“守护者现在还没来报,要小心,能闯进结界而不被守护者发现的人,绝对不可小觑,你们守护皇宫,我去迎敌”。

“嗯?来者很多,其中一个脉术很强,发信给真会,让掌门派援兵过来。”智炎长老说。

“看来我们要一块对付了,保护管辖区域的国家,也是我们的职责嘛。”昊然不在乎的说。千陌长老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几个人都向结界赶过去,侍卫留下一个人带着洛染去刑罚场,其他人赶过去警戒。

通常流国是不会打高等级国的主意,因为毕竟有真会在后面扶持,不过既然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恐怕是有强大的后盾。

在皇宫的上空,枷翼和几位长老停下来,面色极为不好看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几个人刚刚动身还没有出皇宫,这个家伙就已经从结界那里过来跟他们面对面了,可见这速度多么惊人。后面的那群在他们眼里算是乌合之众,根本也没有放在眼里。

“卜宥!你这个叛逆,居然还有脸来这里。”智炎长老脸色非常不好看的说。

“哦?消息传的还挺快的”。这个叫卜宥的男子一挑眉道。

“长老,这人是谁?”枷翼问向智炎长老。

“此人乃我掌门亲传弟子,层次极高,乃是碎脉后期”。昊然长老凉凉的开口,“怕是我们只能尽量拖延了。”

“哼,叛逆,你居然一出真会就投靠了流国,难道把会规不放在眼里了么!”智炎长老愤怒的对卜宥吼道。

“哈哈,你们这群人,果然是真会的走狗,真会把我驱逐了,难道我还要等着你们追杀我不成,真是好笑。”卜宥大笑起来,一身黑衣在风中乱舞。

听说来人乃是碎脉后期,枷翼心里沉了沉,难怪可以轻易破掉自己的结界,随即他问向智炎长老,“长老,你们........”

智炎知道他要说什么,冷哼一声:“我们是处理各国事宜的长老,普遍都是碎脉中期,他乃是掌门座下二弟子,哼!”

枷翼冷汗直流:“是,这是自然的”。

昊然长老脸色也很难看:“卜宥,你为了偷学掌门准备传给大弟子的绝学,戕害同门,罪大恶极,如今又不思悔改,投靠流国,我啸恒大陆是容不得你了!”

卜宥哈哈大笑:“那老头,不肯把他那位置传给我,传给那个木头,那木头有什么好的,我就是要他看看,我卜宥,才是天纵英才!”

智炎长老心里一横,大喊:“开启皇宫阵法,速!”

其他几位长老一听,马上落下地面,各自按位置坐下来,准备开启阵法。

皇宫阵法,是古上留下来的,为确保皇族安全而设,每个皇族均有一个,一般来的外敌都能抵御,这也就是为什么流国作乱,却也动不了皇族根基的问题。

卜宥见此,凝练风为群剑,朝着长老们发过去,三大长老凝练护盾来挡,但护盾被震开,连护体之气都被伤到,昊然长老和千陌长老纷纷吐了一口血,脸色苍白起来。

智炎长老也被震退,下面的侍卫就更不用说了,护体之气根本护不住他们,不能说他们不厉害,只是对手太强。卜宥命令流国众人去皇宫抢东西,自己则和枷翼及长老几人对峙,虽然枷翼修为不够看,但是有三位长老,更有皇宫阵法坐镇,也不容小觑。

在警钟敲响以后,架着洛染的侍卫也很害怕,但是他有任务,要负责送洛染去行刑,但是所有人都躲起来了,哪有人来行刑,所以侍卫也带着洛染躲了起来。

洛染看看侍卫没有注意她,偷偷的转身就往外跑。

“哎,你不要命了”侍卫在后面叫她,完全已经忘记洛染是待行刑之人。

洛染充耳不闻,皇宫不安全,大家都躲起来了,我要把母妃救出来,这是最好的机会,洛染这样想着。就在这时皇宫忽然摇晃起来,各种爆炸声不绝于耳,洛染没有抬头看,两方看来是在交战了吧,洛染一边小心的躲着周围可能忽然倒塌的建筑物,一边飞快的跑着,冰塔虽然坚固不容易破掉,但谁知道会成什么样子。母妃.....

另一边,三位长老正在攻击卜宥,虽然单体都打不过,但可以联合阵法,整个皇宫都因为他们的打斗摇摇晃晃,土地疮痍,几番下来,三位长老都有些狼狈,而卜宥看起来仍然云淡风轻,毕竟皇宫阵法已经太久了,有些地方有破损,威力大不如从前。

卜宥一看流国众人都抢的差不多了,准备下令撤回,这时,天空忽然出现一道光线,慢慢的开成一个椭圆,“卜宥,看你这次往哪里逃”。一个苍老的声音说。

“是掌门和数位长老!”三人心中一喜,面对一个碎脉后期的强者,他们挺到现在非常不容易了,这时候援兵到来,无疑是非常欣喜的。

“孽徒,看我的擎天网!”真会掌门撒下了一片金网。

“不好,那是掌门擎苍的独门侠器,侠器榜上排名第四,不可正面冲突,回撤!”卜宥脸色一变,赶紧吩咐流国众人,迅速跑路,两手快速掐印,唤出风形成防御,抵挡擎天网,擎天网逐渐收紧,把他的防御都收进了一部分,卜宥脸色一白,吐出大口鲜血。

果然层次高于自己的强者还是抵挡不住,卜宥眉头拧紧,看着那椭圆里的掌门和几位太上长老,虽然碍于面子,不会同时出手捉拿自己,但是也不会就这样让自己再次跑掉,心下一凉,知道这次不拼不行了。

卜宥一咬舌尖,吐出一口血,双手掐诀,口里含糊不清念念有词,双手决印慢慢发出光芒,

“这是禁术!快阻止他!”掌门面色大变。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真只想安静修个仙
  • [现代]都市之战神之王
  • [现代]武帝归来
  • [现代]都市医武狂婿
  • [现代]超级弃少
  • [现代]神级狂徒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