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战神夜无名

第一章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6-07 09:27:45

“界!界元帅!……”某人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模糊的脸颊逐渐看不清轮廓。

“老师!师父!……”

“夜、无、名!你给我醒来!”

呤呤呤!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

在恍惚中睁开眼,昏昏沉的脑袋中一片空白,眼前模糊的画面,头疼感伴随着恶心想吐的感觉袭来,手捂着嘴巴还是强忍住了,肚子抽了下,感觉到一阵剧痛。界的手摸索到了眼镜上,随后缓缓摘下。

咚咚咚!心跳异常剧烈!

此时世界都变得清晰了,眼前堆满书籍,抬起头来,发现自己是坐在一个满是人的小房子内,界愣了会。

四周坐满了人,放眼望去应该四十来个,其中大部分都穿着蓝白相间的运动服,透明的大玻璃窗外能看到阴沉的天气,还有被狂风吹动的树叶,伴随着沙沙声,窗户缝隙中吹来一丝寒风。

脑子在一点点清醒。

几乎不透气的房间中坐着那么多人,各种各样的气味扑鼻而来,难闻的调味料气味,书的气味,人体身上的气味,粉尘的气味,以及某种刺鼻的香水味……

“这是什么地方?我这是怎么了。”心想着。

随手拿了本书看了眼,心想着“高三模拟大全,这是什么?我的手?身体好不协调,脑子感觉也转不过来,有种窒息般的难受。我不是已经……”

忽然间界感觉到有人的目光,转过头,只见一名带着眼镜的长发女生,界看着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此时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中年男子,抱着本书走进来,站在讲台上,书往讲台上一拍,用食指顶了顶眼镜,用洪亮的声音说道:“你们体育老师说了,天气太冷,就不上体育课了,所以呢,就让我来给你们上一节有趣的英语课。”

“切……”突然嘘声一片。

此时的界正在凝聚精神,在观察着四周的一切,正在悄悄玩手机的男孩,正在写信的女孩,黑板上的内容,众人的面孔……加上各种关联。

“学生,老师……地球,学院,我还活着。”在内心中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还未来得及再多想什么。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门口站着一名身穿黑色裙子,带着眼镜的中年女性,她开口说道:“何云,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身旁的蘑菇头女孩,伸手推了推界:“小云!老班叫你了,发什么呆呢。”

界反应过来,刚站起来,忽然间一股乏力感涌上来,头晕目眩耳朵嗡嗡作响,视线开始变得白蒙蒙的,差点又一屁股坐下去;缓了缓,就这样走了出去,并没有多说什么。

跟着女教师走着,路过厕所时界停留了会。

“去吧,我在办公室等你。”听完,界刚想走进厕所,忽然感觉被谁拽了一下。

“哎!走错了,这是男厕所。”界听到后忽然愣了会,仿佛若无其事的走向女厕。

界急忙走进厕所,拧开水龙头,用冰冷的水洗脸,寒冷刺骨的水打在脸上,就连界都忍不住颤了颤,不过也应为冷水,界的头脑和视线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当界抬起头,看到镜子中自己的模样时,冷汗瞬间从额前浸了出来,汗水混着水珠,滴滴答答打落在陶瓷水盆中,愣了几秒。

“我?这是谁……”有些甜美的声音传来。

身高一米六左右,个子很矮长得有些胖乎乎的女孩,脸色很苍白,就连嘴唇也几乎没有血色;黑白色宽松运动服,黑色短发,双眼皮的大眼睛……这竟然就是现在的自己,难以置信!

界微微颤抖的手伸向镜子,眼神有些呆,脑子中一片空白。

过了会,才回过神来,尽管思绪还很乱。

“没死就是好事,先别想那么多了……”掏了掏口袋,校牌、手机、耳机、钱包、身份证、银行卡、钱、饭堂卡、纸巾、钥匙还有某家甜品店的会员卡。

“沛南市高级中学,高三一班,何云,十六岁,时间是上午……”界迅速的寻找有用的信息,记在脑子中。

“近视眼消失了,这就说明身体存在着一定变化……”

“算了,有这些基本信息就够了,应该不至于搞出什么麻烦事,从刚才进来到现在应该过了五分钟,久了会被怀疑,先去办公室,剩下有的是时间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界走进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只见办公室中只坐着那名女教师,正在喝着温水,查阅着什么东西。

“请进。”说完招了招手。

界走近她很礼貌的微微一鞠,并没有说什么,因为界清楚,即便被怀疑某些东西,不开口乱说些什么东西,才是当前最妥当的处理方式。

“你最近的学习成绩很不稳定啊,回去之后也要多温习,希望你能考出好成绩。”说着,拿着一张纸条签下名字,递了过来。

“回去后一定要好好休息,这是你的请假条。”

界拿着请假条又微微一鞠,看到女教师点点头之后,转身离开了。

走廊上,看着字条:“这字,好难看。”说完收入口袋中,本就想这么空手走去去,但转念一想,又回到教室中,拿起书包还有一些感兴趣的书本,这也许有些用……

“好重,书本居然多到放不完,怎么会那么多。”心想着。

走在偌大的学校中,界并没有迷路,走到停车棚前停下了脚步,掏出钥匙,一下就认出属于自己的那辆自行车。

“果然放空思维之后,还是有本人微弱的残留记忆,感觉告诉我离家还挺远,我就说肯定有辆自行车。可惜这种这种记忆用不了几天,就会完全消失。”界强大的意念和精神力下,何云弱小的那部分,在不断消失。

骑着骑自行车,凭借请假条离开了学校。

校门不远处,界终于叹了口气,坐在自行车上,低头捏了捏手。

“这到底是什么原理,我为什么还活着?那她呢,她去哪了,那叫做何云的人去哪了,平白无故的消失了?本以为什么风雨都经历过了,可这种事情仔细想想还真是可怕……记载中应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案例,就连记载死而复生的卷宗也很少,算了,再想下去也在徒劳。”心想着,身上莫名一阵发麻,心里也有点毛毛的感觉。

掏出口袋的一百多块钱,即使肚子还在时不时隐隐作痛,并没有什么胃口,但界还是决定去饱餐一顿。

……

界坐在一家普通的面馆中,点了一份十元的汤面,掏出手机盯着屏幕,发现并不熟系使用方法。

“虽然地球并不陌生,来过不少次,可是每次的间隔都比较长,最近一次好像是在五年前,看街道和发展方面变化挺大,也有可能是地区差异。”心想着,点的汤面做好了。

看着热腾腾的汤面,想要伸手去拿竹筒中的一次性筷,转念一想,拿了双消毒筷。

双手合十,闭上眼祈祷,似乎在感恩,这并不是界平时用餐前惯用的仪式,意义也许只有本人才知道了……

“没想到那么廉价也能填饱肚子,本以为这种身材要吃挺多,结果汤没喝完都饱了,不过挺咸的。”界心想着,看着窗外阴暗的天空,没打算走那么快。

“我,现在是普通人了么;这样的身体资质,魔力几乎是不可能了,就连练气这条路或许也行不通,十年?百年?不,千年也练不出什么花样来,抛开擅长不擅长来说,寿命也不允许。”思考着,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带着一丝遗憾与留恋,可更多的是放开。

“虽然很不喜欢被约束的感觉,但仅凭现在的能力,想要摆脱这些束缚,好像不现实,更何况还有警察的存在,要是我就这么消失了……想想就头疼。”拿上纸巾擦拭嘴巴。

“先到家里看看,总感觉残存的微弱记忆,要撑不住了。先不要想太多,要不然等会连家在哪都找不到。就这点钱,怕是要睡大街上。”界背起沉重的书包,骑着自行车寻找回家的路。

……

烟摊前,界走上前对着老板说道:“老板您好,请问买什么烟送人比较好,顺便说下我没什么钱。”看了眼玻璃柜中的香烟,尽管不少都知道,界还是装作一副什么也不懂的样子。

中年老板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眼界:“送人啊?芙蓉王就好,价格也不算贵,你要几包?”

……界买了两包烟,并在另外一家便利店买了打火机。

凭借着极其微弱的感觉找到了回家的路,是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离学校不算太远,只不过比较偏僻,住着的大多数是老年人。界并没有路途上抽烟,防止路上可能会遇到何云的熟人,或家里有人会被嗅到,在楼下锁上自行车,界又陷入了思考中。

“万一家里有人怎么办,父母应该是陪伴孩子最多的,我要是开口,或是一个表情会不会被察觉出什么来……”界再三思虑,发现并没有其他选择,还是走上了楼梯。

小心翼翼地插入钥匙,扭动,门被打开;屋子中有些黑,可在界眼中却看得清楚,这时界长舒一口气。

“原来是自己住。”顺手关上门,打开灯。

“我要是没记错,十六岁应该还不算成年人,那么早就独立了吗?想想也是有些不可思议。”脱下鞋放下书包,不自禁就撕开包装袋点了支烟。

虽然小区外面看着比较旧,可屋子中还是很整洁简约,看上去也很新、宽敞,家具也比较齐全,两房一厅有独立阳台,大约六十多平米,虽然有备用拖鞋,可找不到其他人居住过的痕迹。

“咳咳…果然这样的身体不习惯。”把烟丢到厕所里,走到房间中,感觉到抽烟带来的一股眩晕感。

空间比较宽,不过比较乱是真的,还有电脑,书柜和衣柜,墙上有几张卡通海报。

“这种条件按理来说,平时开销应该不算少,可为什么身上就这点钱。”此时一下就注意到了电脑桌上的一张照片。

界坐到电脑桌前,顺手打开电脑,掏出口袋中的眼镜这些东西放上,拿起相片,上面是一个长头发,身材苗条穿着裙子的清纯少女,看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界一下就想到了这是何云,尽管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翻到背面,发现拍摄时间是一年以前,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照片。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个人一年时间变成这样。”把照片放回原处,旁边放着不少落灰的化妆品。

界翻了翻柜子,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在最下面一层,有一个带锁的柜子,拿上钥,按照锁孔的大小,只试了两把钥匙就给打开了。

拉开抽屉,里面有一本从未用过的护照,下面放着七千多元现金,还有不少奖状、银质项链、耳环、手表、一些小玩物,以及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打开后发现是一本日记本。

尽管字迹有些让界头疼,但还是以惊人的阅读速度看完了其中内容,整理了下信息。按日记所述,得知何云是因为情感关系,上学期间还受到同学排挤和欺负,最后才独自转学到这里上学,还为此与家里面闹了很长一段时间;家庭条件虽然不错,可是父母都忙于工作,没时间管理她,亲生母亲在五年前去世,早期性格比较叛逆,家中还有个大三岁的哥哥,和小一岁的妹妹,都是同父异母没有血源关系。这都是一年前的内容。

看完之后翻到了扉页,果然上面写着几串数字,是防止遗忘的密码。

关上日记本,放回原处,关上抽屉。

看向电脑屏幕,界愣了下。

“啧,为什么自己住还有密码这种东西,这个的密码好像没写在那本子上。还好电脑不算陌生,有学过一点。”重启输入编程,一下就破掉了密码。

界用了几个小时查阅有必要的资料,了解许多地球上的信息,还登录了何云的社交软件,从各方面获取信息,甚至默默的盯着校友群,看他们用何种形式聊天,了解交流的形式。

“嘛麦皮,吔屎,小姐姐……真是搞不懂,这都是什么诡异的聊天词,还有审美观。”在一点点学习着。界很清楚,自己的语言能力绝对不存在问题,可交流上。

“好的,接下来是手机,这个应该才是当前最流行的吧。”对着手机研究了一下,打开了一个社交软件,发现有不少人都发来消息,其中何云的父母就在上午发来消息,表示已经知道生病的消息,嘱咐看医生多休息之类的,还有数千元红包。

上网查了下,立即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如此,现在流行这种方式,二维码,挺方便的。”

清算了一下,总共有差不多四万元的资金“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点钱还挺多的,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挥霍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吧。”

界把手机上备注的号码,挨个打了个遍,向他们述说自己生病的消息,虽然有不少说要前来探望,但都被界以想要好好休息为由拒绝了。通话都被录下了,界把录音翻出来,把每个人的声音听了几遍都给记住了。

看着没有多少电量的手机,已经是傍晚时分。

松了口气,点燃香烟,把床铺上的衣物往旁边一扒,一屁股坐在床上就躺下了:“好累,虽然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当个普通人也挺好的吧……这不就是曾今期待过的么。”

“当个普通人是不错,可是这幅身体感觉有些吃不消,感觉不到力量就算了,协调性也很差,那种说不出的感觉,真是让我感觉到窒息,必须得找个机会好好锻炼一番。”心想着。

感觉口干舌燥,坐起来掐灭香烟,扯出书包上的水瓶,拧开瓶盖刚想喝下去,可是嗅到了一股极其微弱的异味。

“药味?什么药要融到水里喝?这味好怪。”越想越不对劲,把鼻子凑近,越闻越是感觉不对劲,用小拇指沾了点舔了舔。

尝了几遍都感觉不出什么味,只好含了一小口在嘴中“有微弱灼烧的感,难不成真是毒?”

“要不找个医院检验一下,算了,我自己来。”急忙走到客厅,拿了一把水果刀还有一次性杯子,扎破手指把血液滴入杯子中,再倒入瓶子中的水,新鲜的血液遇到水的瞬间散开了,颜色在一点一点变黑,血液在水中分解,过了一会凝结成小血块,红细胞在崩解,血液的颜色在慢慢变黑。

看着这一幕,界陷入了沉思“这……”冷汗浸了出来。

“这只是孩子啊……该死!真是该死!!”抓紧拳头,差点要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想狠狠地捶向桌子,拳头举到半空中还是停下了。

忽然恍然大悟“何云死了我才来到她身上的,虽然不明白是何种原理,可逻辑上说得过去。我就说之前怎么老是腹痛,还有失明等类似中毒的症状。”

界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咳咳……”

“不管如何,都是何云救了我。这个心思歹毒的家伙我一定揪出来。”心想着。

界开口说道:“我以界……不!我以夜无名的名义向何云发誓,此仇必报。”此时脸上显得很冷静沉着,说完后不重不轻地捶了下桌子,也显得有些无奈,因为只有这点信息,还无从下手,就算是找到有嫌疑的家伙也远远不够,因为界站在它的角度试想了一下,如果自己以这种方式杀一个人失败了,那自己肯定会藏得很深很深。

界继续对毒性做了一系列简单的测试。

报案尽管是最简单的方式,但界认为这种时机报案,毫无疑问是在打草惊蛇,因为界用特殊方法查了,沛南和周边是否有投毒或毒杀案例,令人意外的是并没有未结的案件,还进入到了校方的监控系统,发现监控只布置在最基本的几个地方而已。

界并不是何云,不了解她最详细的人际关系,甚至大多数人连名字都叫不上,凶手也很有可能是个与何云完全没关联的家伙;就连这瓶水的水源是哪都不知道。

在界眼中这是命案,可在警方那里可就不一样了,尽管投毒性质已经足够恶劣,但与命案相比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尽管警察手段都比较高明,但最好的手段还是查出毒药种类,从这方面下手,但这也是注定没结果的,这不是界在高估凶手,不管是下毒方式还是时间地点,还有用毒上界也看出了可怕之处。况且那家伙一开始就是冲着杀人而来。

此毒近乎无色无味,正常人很难分辨出,致死却不会快速发作,药性也会随着时间挥发,恐怕再过几个小时毒性就会消失得差不多了,这就连精通药理的界,用地球上的药都很难配出这样的毒,这必然是场精心策划的谋杀。

为什么它会对何云下手,这是界怎么也想不通的。

瓶子被放到了冰箱强冻中保存,等待一个时机。

人言亦过 说:

都市篇没那么精彩,但也希望你们喜欢!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实]乡村神医:开局百草经
  • [现代]他是龙
  • [现代]赘婿小相师
  • [现代]开局和白富美离婚
  • [现实]镇国龙婿
  • [奇幻]麻衣邪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