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天师

第二章:阴气过重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6-10 11:12:21

不想再跟顾云浪费口舌,慕希芸偏过头,发动了车子。

顶着烈日一路奔驰,车子停在了郊区一栋别墅的门口。

“你如果不想流落街头,最好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少给我在外面丢人现眼。”

慕希芸说完,一个帅气漂移,驶出了别墅院门。

吃了一嘴车尾气的顾云,苦涩一笑,转身走进了别墅。

里面当年的一切都没变。

顾云走到客厅的沙发前,抬脚盘腿而坐。

他准备修炼了。

“重生对我来说其实是机缘,在蓬莱我自创《道君术》,虽霸道无比,可距离羽化成仙却相差甚远,这一世我从头修炼,务必要把每个境界修得大圆满。”顾云心里盘算道。

默默运转心法,他调动气息,紧闭双眼,感应着天地间的道气。

待顾云睁开双眼,已经是傍晚六点,客厅里弥漫着一股恶臭。

他看了一眼身上的污垢,全是从体内排除出来的杂质,白T恤都变黑了。

站起身,他去浴室冲了一个澡回到客厅。

顾云捏了捏拳头,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力量,咧嘴一笑。

前世的经验和《道君术》这么强悍的功法,短短几小时就踏入了练气一重,成功入道,速度不可谓不快。

“窝囊废,跟个白痴似的傻乐什么呢,希芸回来没有?”

正当顾云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一道冰冷且厌恶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蓦然转身,映入顾云眼帘的是一个娇艳女人,二十四五岁的年龄,浑身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

司马允。

慕希芸关系最好的闺蜜。

自从顾云顶替了跟慕希芸的婚约后,这位好闺蜜没少表示抗议,明里暗里为慕希芸愤愤不平。

“没有。”

顾云言简意赅的回了一句,没有过多理会司马允,旁若无人的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当务之急需要稳固境界。

司马允自顾自坐到对面,微微眯眼,美眸之中流露出几分狐疑,而后轻哼一声,背过身去。

沉默了几分钟,司马允终于安耐不住,忽然喝道:“喂,窝囊废,你究竟要跟我装高冷到什么时候?”

司马允的语气透着不满,直勾勾盯着顾云,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

“在我面前装高冷,你觉得很有意思?你什么货色,需要我提醒你吗?”

身为慕希芸的闺蜜,她没少跟顾云接触。

清楚记得第一次见面时,顾云就偷摸摸对她表达过爱慕之意。

最过分的是,顾云这家伙还偷拍她洗浴,行为恶劣到了极点。

而如今,顾云偏偏一副对她爱答不理的高傲模样,让她极为不爽。

分明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非要强装清高孤傲,顾云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差到不能再差。

坐在对面的顾云眼也不睁,表情淡然。

“我是怎样的人,不用你来提醒!”

“我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至于你如何想,与我无关!”

好歹是一代道统大能,他懒得跟司马允争执太多。

“哼,装的倒像一回事!真替希芸悲哀,居然会有你这么一个无能未婚夫。”

司马允颇为不屑,哼了哼,再度背过头,甚至坐到了沙发的角落,尽可能跟顾云保持最远距离。

“啊……”

毫无预兆。

司马允忽然发出一阵痛苦的哼哼声。

顾云下意识看去,发现司马允脸色煞白,一手抓着胸前的衣服,纤纤玉手青筋暴起,仿佛在饱受剧烈的痛苦。

“你怎么了?”顾云皱了皱眉头。

“额……”

司马允眉宇暗沉,并没有说话,只是痛苦的摇了摇头。

顾云犹豫稍许,旋即中食双指并拢,口中振振有词,“鬼怪迷崇,欲请尔等为吾行事,现天眼开,速速现身。”

开启天眼后,他发现司马允胸口有一团乌黑色的气体。

气体翻腾,隐约勾勒出一个人形的模样。

“阴气居然这么重?”

散去天眼,顾云没有多想,赶忙走过去,将司马允平躺放倒在沙发上。

“窝囊废,你想干嘛?”

司马允吓坏了,突然老毛病发作,被折磨的软若无骨。

并且只有她跟顾云孤男寡女两个人,以后者的尿性,她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什么。

顾云自是不知道司马允的想法,纵身跃到沙发上,压住了司马允。

毕竟是希芸姐的闺蜜,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不能见死不救。

“混蛋,把我放开,你这么做是犯法的知道吗?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司马允真怕了,话音颤抖。

一滴滴香汗浸透了她耳鬓的秀发,几丝秀发贴在脸颊上,凭添些许妩媚。

听见她的话,顾云翻了翻白眼,这女人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吧?

“应该是气血虚浮的缘故,你体内阴气过重,倘若不及时清除,我敢保证,你活不到下月。”

“我……我跟希芸可是闺蜜,窝囊废,你这么做对得起她吗?”

慕希芸才不相信顾云的说辞,只觉得世界昏暗,自己清白要彻底毁了。

悲愤之余,使出吃奶的劲抬起手,朝着顾云扇去。

奈何她早被折磨的浑身无力,这一巴掌没有丝毫力道。

尚未落在顾云的脸上,她的纤细手腕就被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握住了。

“别乱动,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就把眼睛闭上,一会儿就好!”顾云没好气的说道。

听见他的话,慕希芸双眼喷火,把眼睛闭上?一会儿就好?

这窝囊废的意思难道是既然无法反抗,不如安静享受?

顾云没注意到自己话中的歧义。

容不得耽搁,他的手按在司马允胸口肉门穴的位置,轻轻开始推拿。

“窝囊废,放开……”

司马允悲愤不已,眼中隐隐涌动着晶莹的泪水。

想到自己的清白身子即将被毁,而且对方还是闺蜜名义上的未婚夫,她黯然神伤。

不过十几秒后,司马允发现顾云始终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并且自己胸口的绞痛也减轻了许多。

她能明显感觉到,随着顾云手掌的推拿,从胸口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息涌遍全身。

这窝囊废难道真是在给自己治病?

她心里还在思索疑惑,顾云又做了一件让她抓狂的事情。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的扶弟未婚妻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荣耀战神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