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牛女婿

第1章 上门女婿,毫无尊严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6-12 14:15:50

“少爷,恭喜你通过了考验,老板让我来接您回家的。”

陈阳漫不经心的走在街道上,半个小时前,一群西装革履的男子,开着豪车去到他老家,告诉他是省城陈氏集团的继承人,他父亲是赫赫有名广省首富。

五岁开始,他在养父陈老汉家的一切,都是亲生父母安排的,他的人生都在按他们的规划在走,包括参军入狱,甚至入赘结婚。

他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一切,即便他们真的很有钱,陈阳对此也十分不屑。参过军提过枪,杀过人坐过牢,对于这些早已看淡,所以让他们滚蛋了。

“陈阳,这个点了还没把饭菜做好?地板也没拖,悦溪他们准备下班了,你让他们吃什么?”

到家刚进厨房忙活,岳母就打麻将回来了。

“妈,我今天有点事耽误了。”

“你怎么就知道找理由?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难怪人人都说你窝囊。真是倒霉,有你这个女婿,让我在外边都抬不起头。”岳母张萍站在门口指着他骂道。

陈阳眼神一寒,默默洗菜不语。

半年前陈阳和林悦溪结婚,成为了林家的上门女婿。可名为夫妻,却没有半点夫妻之实,甚至连她的嘴都没亲过,双方只不过是互相利用。林家需要他这个上门女婿去夺家产,而他养父去世,需要赚钱送弟弟妹妹上学。

岳父岳母,整天对他横眉竖眼,指手画脚,上门女婿,毫无尊严。

晚上,林悦溪洗完澡在房间里涂着爽身乳,陈阳从外边推门而入,刚好看见她在自己白嫩的长腿上来回涂擦,一身黑色睡裙,很是惹眼撩人。

“谁让你进来的?不会敲门?!”林悦溪寒着脸站起来。

“我们是不是该离婚了?!”陈阳靠在墙上道。

“离婚?”她怔了下,冷哼道:“行啊陈阳,居然还主动提离婚,你这个窝囊废还算有点出息哈。”

“当初你嫁到林家,我拿五十万给你父亲治病,现在你爸去世了,想翻脸对吗?可你别忘了,当初协议上你根本没有提离婚的资格。”

“但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等我的事做成了,我会第一时间把你甩了!”

陈阳沉默不语,转身离开。

次日下午,忽然接到林悦溪的电话,有份重要文件落在家里了,让紧急送去公司给她。

前台带着陈阳来到林悦溪的办公室,见里面站着一群人,他不由停在门口。

“悦溪,放弃吧,最近几个月你都做黄几单生意了?这家公司在你手里一直亏损,你拿什么跟我争?”林宇得意道:“利用结婚来夺家产,你以为那么容易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暗中搞的鬼,林宇你别高兴太早,期限还没到呢,想把我们赶出林家,你还做不到!!”林悦溪小脸气得通红。

“呵呵,那我们走着瞧,听说和李富的合作你又搞黄了,爷爷得知这个消息,对你很失望啊,加油噢,好妹妹。”林宇冷笑两声,带人走了出来。

经过陈阳身边时,他愣了下,不屑的鄙夷道:“看什么?废物!”

陈阳皱着眉,看着他大摇大摆的离开。

“喂,谁让你来的?不知会给林总丢人吗?!”

周思雨是林悦溪的同事好闺蜜,正好有火没处发呢,看见陈阳很不爽,她一直把陈阳当成吃软饭的窝囊废。

“我让他送资料来的。”林悦溪摆摆手,没好气道:“还愣着干吗?”

陈阳走进去,把资料放在桌上,犹豫了下道:“怎么回事?需要帮忙吗?”

“呵,你个窝囊废能帮我们什么?”周思雨鄙夷的冷哼道:“真是可笑,你以为自己是谁?知道李富是谁吗?”

他暗叹口气,实在是觉得这段可笑的婚姻到头了,本想考虑要不要豁出去让陈氏集团帮忙,但见她们的态度,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也不想轻易和陈氏集团开这个口。

晚饭时,岳父林家荣的手机忽然响了,接听后他脸色大变,站起来道:

“老爷子又进医院了,这回估计撑不住了,咱们得赶紧去看看,否则说不定大哥一家又要搞出什么名堂呢。”

“那赶紧走啊,还等什么。”岳母张萍急忙站起来。

在争夺财产这件事上,陈阳这个上门女婿在林悦溪家有重要的影响,因为林家荣只有一个女儿,女儿总要外嫁的,在家产分割时要吃大亏,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招女婿入赘。

这个紧要关头,陈阳也得陪他们一家赶去医院。

林老爷子的手术室外,此时站满了林家人,他们赶到的时候,林宇一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林宇讥笑道:

“二叔、悦溪,爷爷在家病了几个月,也没见你们回去关心过几回,现在知道他老人家快不行了,为了那点家产来得倒是挺快。”

林悦溪不甘示弱的回击道:“我对爷爷的关心比你少?林宇,你们怎么想的大家心知肚明。”

没一会医生从手术室内走出来,摘下口罩凝重道:“不好意思,我们尽力了,老人家心脏衰竭,无能为力已经去了,这份遗嘱是他临走前,亲手让我转交给你们的。”

闻言,林家荣和林家强兄弟俩争先恐后的跑过去抢遗嘱,谁也不让谁,后面只能让管家来念遗嘱的内容。

而遗嘱大概的意思是,家产林宇和林悦溪两家各四十,剩下的二十留给其他亲属。

听完,林悦溪的父母总算松了口气。林宇一家则气得脸色铁青,尤其是林家强,更是激动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是长子,小宇是长孙,怎么能和他们平分?假的,遗嘱肯定是假的!”

“大少爷,确实是老爷子的笔迹,我不会看错的。”管家说道。

“大哥,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咱爸的遗嘱在这儿,你还想抵赖不成?”林家荣寒着脸道:“要不是你们步步相逼,我们也不会闹成这样。”

“咱俩都是亲儿子,悦溪也是林家的子孙,为何就不能平分?”

“废话,悦溪是女的,他已经结婚了,以后林家的财产还要给外人享用不成?”林家强反击道。

“大哥,悦溪是结婚了,可并没有嫁出去,陈阳是上门女婿,财产永远都是悦溪的,什么叫给外人?”张萍没好气道。

“你还有脸提陈阳?这个废物也配当林家的女婿?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是你随便找个人来搪塞咱爸!”他恨恨的瞪了一眼陈阳。

“没错,悦溪,你找老公也要个像样的吧?像陈阳这种一无是处的窝囊废,意图是不是太明显了些?”林宇冷笑道。

林悦溪咬了咬牙,怒道:“林宇,你凭什么说我?不管陈阳是怎么样,他是我老公不假,而你这些年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我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把话给我说清楚。”林宇指着她道。

“呵,大伯这些年给你擦了多少屁股?远的不说,上个月你对深城大学一名女学生干了什么,不会那么快就忘了吧?!”

“你放屁,敢他妈诬陷我,老子今儿就教你怎么当妹妹!”林宇被当众揭短,恼羞成怒,朝林悦溪冲了过去,扬起一只大手朝她脸上抽过去。

谁也没想到林宇会生那么大气,忽然会动手。林悦溪那一刻完全被吓傻了,不知所措的傻站在那,看着他的巴掌抽过来,闭上了双眼。

“她是我老婆,要打也轮不到你吧?”

巴掌没有落在自己脸上,林悦溪正疑惑的时候,忽然听见耳边传来一道声音,是陈阳。

她赶忙睁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见陈阳站在自己身边,牢牢抓住了林宇的手腕。

谁都没想到,关键时刻是陈阳站出来,都感到很意外,在他们眼里,这可是个没用的窝囊废啊。

林宇不屑的冷笑道:“你个废物也敢跟我作对了?真以为我把你当妹夫,不敢打你?”

“你还没那个资格!”

陈阳松开他,风轻云淡的回道。这一刻他似乎完全变了个人,尤其在林悦溪眼里,平日里他对自己言听计从,温顺得像条狗,何时见过他如此强势的一面?

‘他还是陈阳吗?’林悦溪在心里嘀咕。

“别争了,那么大的家业,也不是两句话就能分清楚的,眼下还是想如何处理好老爷子的后事吧,再闹下去让外人看笑话。”这时管家失望的摇头道。

他们安分了下来,毕竟谁也不想扣个不孝的罪名,尤其是这个节骨眼,不过林宇还是恨恨的瞪着陈阳。

商量了一下老爷子的后事,众人就各回各家了。

“陈阳,算你刚才表现得像个爷们,但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对你刮目相看,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上门女婿。”

刚到家,岳母张萍就阴阳怪气的说道,也不知是表扬还是警告。

陈阳不语,转身回房,但细心的林悦溪分明看到他离开时,那不屑的神情,让她十分不舒服,这家伙好像在嘲笑她们一家!

办完老爷子的后事,林家算是暂时平静了下来。

这天晚上,林悦溪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在客厅吃水果,这种画面陈阳是无法参与进去的,只能待在房间里看书。

门口忽然推开,林悦溪穿着一条短裙走了进来,双手环胸冷声道:“今天不是领你工资的日子吗?怎么今天不主动找我要了?吃软饭还想让我亲自送到你嘴边不成?真把自己当小白脸了?”

他皱了皱眉,漠然道:“就算我真当小白脸,这点钱你也包养不起我。”

“呵,自从提出离婚后,越来越有骨气了,行,有种以后就别问我要钱。”林悦溪心情本来就不好,所以对他说话不客气了些,却没想到他居然会顶嘴了,心里更是不忿。

陈阳笑而不语,她越加恼火,接着道:“明天我妈生日,给她买件像样的礼物,千万别那么寒酸,我不想跟着难堪。”

说完,他把两万现金扔到陈阳身上走了出去。

老爷子的后事刚办完,张萍的生日就到了,他们一家也不敢大办,以免被人留下口舌,所以只是邀请了左邻四舍,当晚在一家高档餐厅庆祝。

傍晚,陈阳带着礼物,和林悦溪来到了餐厅包厢,进去的时候,她的父母和一些朋友已经在里面聊了起来。

“悦溪来了,哟,姑爷也来了。”

“姑爷,今天穿得真帅啊,和悦溪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这些邻居朋友,并不知两人真实的婚姻状况,很客气的打招呼。

听到这话,张萍有些不舒服,笑得很不自然。

“各位阿姨叔叔好。”林悦溪礼貌的打招呼,然后走过去抱张萍,笑道:“妈,生日快乐,这是我的给你的礼物噢。”

张萍笑了笑,看得众人又连夸林悦溪这个女儿懂事。

陈阳也跟着上去,把准备好的礼物送上前,简单道:“妈,生日快乐。”

张萍对他的态度,截然相反,当即就板起了脸,道:“放那吧。”

“姑爷也是个孝顺的孩子啊,林太太,您命真是好呀,哪像我那女婿,上回我生日,一点表示都没有,就打了个电话,真是和您没法比。”

“对啊,林太太,赶紧打开礼物看看,姑爷送的什么礼物。”

众人又是一顿客气话,见大家都起哄好奇,张萍打开了礼盒,里面是一只精美的翡翠手镯。

“哇,好漂亮的手镯,看这成色真精致啊。”

“咦,这款手镯好眼熟啊,是不是那个什么国际大牌迪奥刚才的系列?”

有名微胖的妇女站起来,走上前打量那手镯,羡慕的问道。

“没错,是迪奥。”陈阳点点头。

“林太太,你可真是太幸福了,这款手镯两万三呢,我想要很久了却没舍得买,你姑爷对你可大方。”妇女说道。

现场众人,也纷纷表示羡慕。

坐在一边的林悦溪,嘴角露出笑意,总算干了件让人舒心的事。

然而,张萍似乎一点都不高兴,还瞪了一眼陈阳,大声道:“有什么大方的,两万多块的手镯,又不是花他的钱,他又怎么会心疼?”

“林---林太太,您这是什么意思?”右边一位中年男子疑惑道。

“陈阳是上门女婿,整天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哪来的收入,这钱还不是花我们家的嘛。”张萍没好气道。

闻言,众人便明白了,顿时看陈阳的眼光,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合着他花是林家的钱,在家里什么都不干?那不就是专吃软饭的上门女婿吗?

陈阳暗自抿了抿嘴唇,他在忍耐。告诉自己这种生活快要结束了,就别和她计较了。

“妈,说这些干什么。”

林悦溪见陈阳脸色有些难看,也觉得母亲说这些有些伤人,所以拉了拉他。

“还站着干什么?”张萍没好气的对陈阳道。

他一言不发走到林悦溪旁边坐下,惹得林悦溪暗暗摇头,有些失望。其实她反而想让陈阳有点态度,他太窝囊了,这也是最瞧不上他的地方。

人到齐,林家荣便让服务员开始上菜,各种丰富的山珍海味送上来,众人刚动筷子,包厢门忽然被推开,一名穿着白色西装的英俊男子,拿着鲜花走了进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重生之神级投资
  • [现代]百万赘婿
  • [现代]长生我已活了三千年已久
  • [现代]悲催村女重生记
  • [现代]我的卧底生涯
  • [现代]绝品女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