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神婿

第二章:神秘玉佩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6-17 11:27:08

“什,什么事?”

沈坚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这两年的经历,早就让他对于很多事情都下意识地躲避,因为发生在他身上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嗯……这里不方便谈,您能跟我出去一下么?”

黄金城左右瞧了瞧,示意这里人多眼杂。

沈坚犹豫了片刻,觉得对方应该不像是什么坏人,便点了点头。

随即,他便跟着黄金城别墅庭院的观景山旁边。

“沈坚先生,你好,我是您父亲的专职律师,你父亲委托我将这份亿万基金赠与你,这是授权书。”

黄金城从他随身携带的商务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

“什么?”

沈坚一脸茫然。

“父亲?他不是死了吗?”

十五年前他被送往福利院,据院长说,他的亲生父母早就不在人世,怎么现在会转让给他基金?

“是的,沈先生,您父亲没有死,当初把您送往福利院也是无奈之举,而由于某些特殊原因,即使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与你相见。所以特地委托将这份基金交给你。”

沈坚接过文件看了一眼。

只见金额上,赫然有十余个零。

算下来……

是一百亿!

这么多钱?

沈坚心里一阵激动,以前,别人嫌他穷,嫌他没本事,看不起他,把他踩在脚底下,如今自己有钱,看谁还敢说他是窝囊废!

一想到这些,沈坚心中汹涌澎拜。

自己终于再也不用受人白眼了!

随即,他激动的有些发抖地在文件签了字。

可紧接着,黄金城又说道:“沈先生,这份基金现在归属于,但是我还是想替您的父亲提醒一下你,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这份基金的存在,您能理解么?”

“财不外露,是这个意思吧?”

沈坚问道。

这笔钱,可不少,整整上百亿呢!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关乎您和您父亲的身份以及安全,如果让人知道这份基金,他们很可能会威胁到您的人生安全,甚至让您的父亲也陷入四面楚歌的地步。”

沈坚的心情瞬间冷了半截。

这么说,他还是只能当个窝囊废?

唉!

废物就废物吧。

反正也已经习惯了。

至少现在不像曾经那样,真的一无是处。

接着黄金城又跟沈坚具体聊了下关于基金的事,然后郑重的把一个造型古朴的玉佩交给了他。

“这是您父亲让我在您签字后转交给您的,还请您收好。”

沈坚看着手里的玉佩。

虽然不明白这东西有什么特别之处,但还是点点头。

黄金城见事情顺利完成,便和沈坚往灵堂走,只不过两人刻意保持了些距离,装作完全不认识的样子。

然而,当沈坚回到小院时,却发现灵堂外围满了人,隐隐还有谩骂声从里面传来。

他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却发现竟然是魏璎落和魏江云。

“魏璎落,我可是看在你是我堂妹才允许你来祭拜爷爷的,但是要给爷爷守灵,还要戴孝这就过分了,你说说你有什么资格给爷爷披麻戴孝?”

“我是爷爷孙女,为什么不行!”

魏璎落气得面红耳赤。

爷爷生前自己没能赶回来见最后一面,她已经很是难过了,现在居然连守灵的资格都没有,更让她气氛不已。

“哈哈?你在搞笑吗?以前爷爷在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殷勤?这会儿就表现孝心了?我看你是想争取表现,然后好多分一点爷爷的家产吧!”

魏江云斜着眼睛,冷笑着。

虽然是堂哥,可他巴不得让魏璎落滚出魏家,这样爷爷留下的家产他就能多分一些。

更何况,现在爷爷死了。

估计奶奶也活不了多久。

到时候……

嘿嘿!

一想到以后能拿到一大笔家产,魏江云就在心里暗自得意。

“你,你胡说!”

魏璎落气得一阵语塞,眼睛也有些红,感觉都快哭出来了。

没错,她平时确实很少回魏家别墅,可根本不是她不想回来,而是公司很多出差或者现场勘测的工作全部落到了她的身上。

这种情况,魏璎落根本没有办法经常回来。

“我胡说?有没有这种想法你自己清楚!我告诉你,魏璎落,像你这种大逆不道的人,早就该滚出魏家了,也就只有爷爷上年纪才相信你那副花言巧语,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今天我就好好替魏家教训一下你这个有辱门风的人!”

魏江云说着竟然直接扬起了手,作势要打人。

与此同时,从人群中窜出一个身影。

“啪!”

耳光声异常响亮。

被打的不是魏璎落,而是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沈坚。

鲜红的手掌印醒目的浮现在他的脸上。

“魏江云,你凭什么打他!”

魏璎落怒道。

她并没有保护的意思,只是打狗还得看主人,沈坚可是她名义的老公,被当众掌掴,感觉自己脸都丢光了!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这个废物啊?被打都不知道叫一声,真是废物!”

魏江云脸上挂着不屑地笑容。

周围也响起一阵轻笑声。

沈坚怒目而视,心中怒火中烧。

“怎么?想还手?来啊?你动一下试试,只要你敢,魏家没人能饶过你!废物!垃圾!”

魏江云语气中极尽嘲讽挖苦之意。

沈坚的胸膛剧烈的起伏。

他很想动手,真的很想动手。

可沈坚知道如果那样的话,不仅魏家上下都会指责他,还会连累魏璎落。

搞不好,还真会被赶出去。

因为自己,魏璎落已经受尽了太多委屈,他又哪里忍心让魏璎落更惨呢?

“在你们爷爷灵堂前吵闹!大逆不道么!”

这时魏家老太太走了过来。

“奶奶!”

所有人都低头喊道。

魏老爷子去世,魏家老太太自然成为魏家最有话语权的人,只不过她平时都享受天伦之乐,从不过问世事。

“奶奶,魏璎落觊觎爷爷的遗产动机不纯,我正在教育她!”

魏江云一个健步上前,恶人先告状。

“我没有,奶奶!”

魏璎落急于辩解,这莫须有的罪名怎能扣在她头上。

魏老太太瞧了一眼,看到沈坚脸上的手掌印便大致明白了。

可她的目光在注意到沈坚脖子上挂的玉佩时,瞳孔不易察觉的收缩!

这是……

随即,魏老太抬起手:“不用说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清楚了,江云跟她和沈坚道歉!”

“什么?”

魏江云没有反应过来。

这怎么跟想的不一样啊?

周围其他的人也帮腔道:“奶奶,江云没错啊,为什么要道歉啊?”

“对啊,妈,这魏璎落在爸尸骨未寒之际就想着多家产,这种人才是大逆不道啊!”

他们想的也和魏江云差不多。

只要把魏璎落赶走,分到的家产自然会多一些。

而且魏老爷子那么疼爱魏璎落,鬼知道他会把什么好东西留个这丫头。

让她滚蛋,没准儿还能捞到更好的东西。

魏老太闻言眼珠一瞪。

“怎么!你觉得我已经老糊涂了,分不清是非了吗!”

众人见状立刻哑口无言。

连问都不问,直接让道歉。

这是摆明了要帮魏璎落啊!

他们哪敢在说什么。

“江云,怎么了?连奶奶的话也不听了吗!还不道歉!”

魏江云咬牙切齿。

要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魏璎落道歉。

这简直是一种羞辱。

可偏偏还没有办法。

“对不起!”

魏江云咬牙切齿地说道,同时狠狠地看了魏璎落一眼。

暗想:你等着,终有一天我会让你滚出魏家!

魏老太见状这才满意的点头,然后朗声说道。

“我告诉你们,这几天是我丈夫的头七,你们最好别惹事,不然别怪我不讲血脉之情!”

离开前,她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沈坚一眼。

在她离开后,众人也各自散去。

毕竟魏老太都出面了,谁还敢造次。

但他们同时也奇怪,没想到魏老太居然会来管这种事情。

而且,好像在帮魏璎落解围似得。

该不会真老糊涂了吧?

魏璎落幽幽地看了沈坚一眼也走开了。

“……”

望着那倩丽的背影。

沈坚无奈苦笑。

原来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么?帮了你,却连一句话也不说。

……

角落里,魏江云偷偷摸摸地拿着手机,怨毒地盯着沈坚。

“喂?事情搞砸了,本来马上就能把这臭丫头赶出魏家,没想到奶奶居然会站出来帮他们……没事,只要奶奶还活着,就有机会。不过,你确定爷爷真把那件东西留给魏璎落了?”

“……好吧!我还不信斗不过这么的女人!放心,到时候宝贝到我手上,肯定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说完,他便匆匆挂了电话。

……

傍晚,快到晚饭时间时,沈坚去餐厅的路上看到魏老太太,而老太太居然朝他招了招手,示意沈坚过去。

“奶奶,有什么事么?”

沈坚跟着魏老太太在没人注意地情况下走进了书房。

“沈坚,被人打脸想必不好受吧?”

一向寡言少语的魏老太这会儿却出奇的和蔼。

“嗯……没事儿,我已经习惯了。”

“你也是不容易啊。”魏老太感叹着,忽然她话锋一转,问道:“对了,你脖子上带的玉佩是哪儿来的?”

“啊?”

沈坚微微心紧了一下。

“这是我捡来的。”

他并不想骗魏老太,可是没有办法,之前黄金城可专门叮嘱过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么……看来你还真是我魏家的有缘人啊,不过这块玉佩,你以后还是最好收起来,别随便带着,明白么?”

沈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怎么这话跟黄金城跟自己说的差不多啊?

“行了,我叫你来也没什么事,不过随便问问,赶紧去吃饭吧。”

魏老太挥了挥手。

“哦,对了,要是以后魏江云还敢欺负你,你可以来告诉我,虽然我现在一把年纪了,但教训教训孙子,还是没问题的。”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有一个聚宝盆
  • [现代]都市第一狠人
  • [现代]都市至尊战神
  • [现代]龙帝奶爸
  • [现代]巅峰狂少
  • [现代]九幽战神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