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女婿

第一章 觉醒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6-24 09:24:45

“打死人了!医闹打死人了!陈凡脑袋被敲破了!”

诊所内,护士们惊恐大喊。

一个个手持木棍的大汉,追着打人,混乱一片。

这群职业医闹,堪比凶狠匪徒。

陈凡躺在地上,鲜血从头顶的伤口涌出,染湿头发,流进耳蜗,白大褂也跟着湿透。

他意识昏沉,眼皮重的要命,唯一能看到的光,是屋顶的灯,可灯摇晃的厉害,弄得他脑袋都要炸开。

“林医生,陈凡快没心跳了!”

“快送抢救室,准备生理盐水和电击器。”

“呼吸也弱了!”

“快给他打一剂强心针!”老丈人嘶声喊着,老泪纵横……

“小凡,撑住,你一定要撑住!”

老丈人紧紧握着陈凡的手。刚才陈凡护着他,才被开瓢。

护士手持注射器,对着灯光推出空气和浮沫,低头猛地把强心针扎了下去!

嘶……好疼!

陈凡倒抽凉气,意识昏沉。

如梦似幻间。

他竟然眼睁睁看着,一枚银针扎向额头!

银针活血?

陈凡脑中一闪奇怪的念头,

下一幕,耳畔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

“红花、桃仁、归尾、川芎……五碗水熬成一碗!”

这是,活“脑淤血”的药方?

一段一段奇怪的念头渗入脑中!

迷糊中,陈凡似乎看见了一排药柜,嗅到沁人的药香,还有那一对“刺眼”的对联!

但愿世间人无病,

何惜架上药生尘。

对联下,一袭背影,一位古装长衫的老者扇着蒲扇,静静地熬着药……

药香弥漫,老人端起药碗,转身一笑!

望着那张须发尽白的面庞,陈凡猛地一身冷汗!

那竟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陈凡猛然间睁开了眼!

周遭,各种仪器闪烁着荧光。

抢救室空无一人,他头上伤口已经包扎止血。

刚才,是梦,还是真实?

如果不是真的,为何自己脑中有那么多的中医知识?

陈凡拿起一枚银针,刺在手臂曲池和尺泽两个穴道上。

这两个穴道,直通脑脉,可以缓解他因伤口失血的头疼。

他缓缓扎针,手法极为娴熟,就如同扎过千百万次。

随着银针刺入,难忍的头疼也随之缓解。

“真的?都是真的?”

陈凡又惊又喜。

他脑中浩瀚的中医知识竟然都是真的?

“那个废物呢?一点用没有,只会吃白饭的废物点心。”

一道蛮横骂声响起。

不用看,陈凡就知道是自己的丈母娘。

因为鬼迷心窍,自己嫁给人家当赘婿,受尽屈辱。

“你个死废物,让你来诊所帮忙,你是眼瞎吗?看把你爸伤的?”

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穿金戴银,珠光宝气,本来长的不错,可却破口大骂,显得极为狰狞。

“行了,刚才也是混乱,小凡受伤最重,刚抢救过来。”

林羽老丈人打圆场。

他是诊所坐堂医生,刚才被医闹一顿挠,白大褂都撕扯烂了,脸上也有几道血痕。

不过,索性都是皮外伤。

这都得益于陈凡拼死保护。

要不是陈凡被开瓢,鲜血淋漓,吓退了医闹,估计老头子还要更惨。

“他有狗屁伤!”

丈母娘冷冷骂道。

陈凡伤口虽然缝合,可,仍旧是满身鲜血。

脸色也因为失血,颇为苍白。

不过,丈母娘并未怜悯,反而狠狠吐了一口痰,甩手走了。

“小凡,你先休息吧!”

老丈人也叹口气,摇头走了。

见此,陈凡低头不语,也不知在想什么。

“又没本事,逞什么能?”

一道冷冰冰声音响起。

哒哒哒!

高跟鞋撞击地面的清脆声响。

随着一阵香风,一双黑色鱼嘴高跟鞋来到林羽面前。

陈凡缓缓抬头,修长美腿包裹着肉色丝袜,无一丝赘肉,极为赏心悦目。

最终,他的目光停留在女子藏青色职业短裙前。

不用去看女子俏丽的容颜,陈凡就知道是自己的美娇妻林琳。

如花般的妻子,可却从来不让他碰。

虽然住一个屋,可,陈凡只能打地铺,连上床的资格都没有。

“没事了吧?衣服记得换了,这么一副尊荣,再把人家患者吓跑了。”

林琳冷冷道。

随手一甩,换洗衣服扔在病床上。

接着。

转身要走。

“等等!”

陈凡缓缓站起身,道:“高跟鞋谁送的?”

他语调冷冷,带着质问的口气。

以前,他性格窝囊,根本不敢问。

可现在,觉醒一部分记忆,让他气质为之一变,底气足了不少。

“你说什么?”

林琳转身,娇艳红唇,挂着轻蔑。

“我问你,鞋是谁送的?”

陈凡冷冷问。

这双鞋子,很昂贵,林琳很喜欢,下了好几次决心,都没有买。

可,今天却穿在脚上。

林家是开诊所的,林琳也是私立医院的高管,这种奢侈品鞋子虽然买得起,可,也不至于买吧?

“没人送我,就算有,你配知道吗?废物!”

林琳毫不客气,冷声道。

“我问你谁送的?”

陈凡低吼。

对男人来说,最不容忍的就是被绿。

“放肆!”

林琳抬手就抽了过去。

她轻车熟路,经常抽自己老公耳光。

可,这一次,陈凡却抬手制止,一把抓住手腕。

“别再想打我。”

陈凡冷冷道。

“你…”

林琳心头一惊,竟是有几分恐惧,“你放手!”

陈凡冷着脸,根本不放。

“你弄疼我了!”

林琳皱起眉。

陈凡这才放手。

叮铃铃!

突然,警报声响起。

林琳一惊,整理衣袖,忙出去。

这是医闹又来了。

出去之前,她冷冷道:“我知道你听到些风言风语,有些生气,可,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入赘的废物,摆设,作好自己该做的,不要干涉我的自由。”

说完,冷冷转身,根本不理会陈凡感受。

见此,陈凡不由苦笑,自己当时真是色迷心窍,还想着跟人家结婚,就可以睡女神。

现在看来,真是蠢笨。

“庸医,你们这群庸医,我告诉你,今天不把我女儿病治好,我要你们的命!”

一个黑大汉带着一群人,嚷嚷道。

其身后,一个小女孩脸色发黑,昏睡不醒。

“爸,小女孩什么病?”

林琳问道。

“一般伤风,肺部有些感染,我开了一些消炎药,还有疏导肺气的中药,仅此而已。”

老林头皱眉道。

“都是温和中冲的药,怎么会有事?”

林琳也皱眉。

“就是!这群人就是想要钱,职业医闹,我林某人行医三十年,这种人见的太多。”

老林头,还是有几分脾气的。

“你这老头,死不认账?兄弟们,砸!给我全砸烂!”

黑大汉冷冷喝道。

一群人拿起家伙,就要动手。

可,这时,陈凡站出来,道:“你个蠢货,不救女儿,砸东西?”

“你说什么?”

黑大汉怒道。

“我说,你女儿都要死了,你都不救,还砸东西泄愤?脑子没事吧?”

陈凡毫不客气。

“陈凡,你去屋里呆着。”

林琳冷冷命令。

自己老爹脾气已经够大,又来一位,这不是裹乱吗?

“让我回去?你能救活小女孩?”

陈凡反问。

“能!”

林琳蹲下身,给小女孩检查。

只要能救活小姑娘,医闹之事,自然平息。

可,她只是稍作检查,脸色就阴沉下来,愁容满面。

这小女孩,不好治!

小女孩真心不好治,脉搏极为虚弱,呼吸也时有时无,简直是危在旦夕。

“怎么样?能治吗?”

黑大汉吼道。

他也是担心女儿。

“放心,能治好。”

林琳冷冷一句。

她也算是有经验的儿科医生,不是外行。

“小李,准备电击器,生理盐水,还有强心针。”

林琳戴上手套,极为熟练的命令。

“小女孩气虚血亏,你用生理盐水就算了,还要电击?还要强心针?”

陈凡冷冷一句,道:“你这不是要她命吗?”

“陈凡,你最好闭嘴!”

林琳戴上口罩,冷冷道。

“这小子干嘛的?刚才就乱蹦,现在又叽叽歪歪?”

黑大汉怒道:“他是医生吗?”

“他?他是我们家的倒插门,穷鬼家儿子,学都上不起,怎么可能是医生?”

丈母娘冷冷一句。

“原来是他妈倒插门,呸!真他娘晦气。”

黑大汉骂道:“大男人有手有脚,吃软饭,也真是废物。”

“呵呵。”

陈凡冷笑,道:“我是废物,你们慢慢治。”

他觉醒记忆,心若菩提明镜,任你辱骂,都不动怒。

反正,一会儿,这群人会来求他。

“你他妈装什么逼?”

黑大汉怒道。

“行了,不用理他,他不过是一个无用废物。”

林琳一挥手,道:“进手术室。”

林家诊所极大,几乎算是一个小型医院,所以,有设备齐全的手术室。

一进手术室,护士就插上了各类仪器,检测小女孩生命体征。

“林医生,心跳没了!”

小护士大惊。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兵王无双
  • [现代]超级无敌兵王
  • [现代]都市剑仙
  • [现代]我家女帝你惹不起
  • [现代]史上最强小农民
  • [现代]真龙女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