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坟

第一章:九座坟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7-01 15:48:26

我家后院有九座坟堆,埋着我娘和我八个哥哥。

我娘年轻的时候,在附近都是有名的美人,上门提亲的人把门槛都踏破了。

姥爷在我们那一片,是有名的看事先生。说我娘命硬,克夫克子,过了40岁才能改命。他这么一说,真就吓退了不少人。但还是有一些獐头鼠目之辈,并不死心。

隔壁村有个二流子叫刘富,经常来家门前转悠,被赶跑了好几次,后来听说是她上乡里把姥爷给举报了。

姥爷被带走的第二天早上,有早起的村民看见刘富偷偷摸摸的从我家院门钻出来。关于刘富和我娘的风言风语没传多远,隔壁村刘家传来了一个更惊悚的消息,刘富疯癫了。

据刘家人说,刘富回到家就神志不清,逢人就喊,桃枝儿是个妖精。

刘家人仗势欺人,贼喊捉贼地来找姥爷算账,结果我娘不知所踪。

他们不知道从哪找了一个老道给刘富看病,老道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刘家人没办法,又去乡里找关系吧姥爷给弄出来。

让村民没想到的是,姥爷听了我娘可能被刘富强的事,竟然没跟刘家人拼命,他只是神色严峻地说刘富自己作死,桃枝儿不怀孕,刘富还有得救,她要是怀了崽,刘家怕是要断子绝孙。

九个月之后,我娘果然挺着大肚子回来分娩。

当晚刘富猝死家中。

我娘生下一个死婴。

村里人谣传孩子是被我姥爷做成了索命鬼,这才要了刘富的命。

刘家人把我家围了个水泄不通,让姥爷把娘交出来抵命。

刘富他爹还算理智,她单独的跟姥爷在我家不知道谈了什么,出来之后,就黑着个脸,把刘家人都叫了回去。

自从那之后,我娘每隔一年都会挺着一个大肚子回来,每次都会生下一个死婴。

而刘家也会横死一人,奇怪的是刘家却没有来找姥爷的麻烦。

就这样,我家后院起了八座坟头。

第九年,我娘又回来了,只不过这次她不是单独回来的,她身后跟了个驼背白发老头。

这次生孩子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消无声息,据说我娘撕心裂肺的嚎了三天,连孩子都没生下来,就咽气了。

我娘下葬的那天,跟着我娘回来的驼背白发老头,突然贴着棺材盖上听了半晌,然后叫人把棺材撬开。

老头在众目睽睽之下,竟伸手在我娘尸身两股间摸索,然后拎出个浑身乌青站满献血的婴儿。

老头用柳条在婴儿身上抽了几下,婴儿哇哇的哭出了生。村里人吓得够呛,赶紧催促着吧我娘下葬了。

这个从死人腹中活下来的婴儿,就是我。

我娘去世之后,刘家也不在死人了,我家和老刘家的恩怨到这似乎就了结了。

因为我娘和八个死哥哥的关系,从小村里的人都像躲瘟神一样躲我。

我出生的那年,姥爷在九座坟旁建了一个偌大的石棺,并且给我下了一条铁令,哪怕是天上下刀子,我都要回来给我娘和哥哥守灵,这规矩一定就是十八年。

十八岁那年,我早早的从县里的高中请假回家,从县里到我家也就三个小时的车程,按理来说怎么着也来得及。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先是车坏在了半道上,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辆车。又遇到了山体滑坡,把唯一条进山的路给堵住了。

只能跟姥爷打电话说明情况,姥爷反常地大怒,跟我说哪怕是要爬也要爬回去,要是我今天不回去,不仅我家要倒霉,还回连累整个村子绝户。

先让我走回来,他这就叫车来接我,然后就挂断电话了,再打就无法接通了。

按理说,从村子到塌方的地方最多两个小时的车程,我已经走了整整两个小时,还是没有人来接。

再打电话还是无法接通,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一直到了晚上8点多的时候,我远远的看到了村口的牌楼,也没见姥爷的影子。

倒是村子很奇怪,静悄悄的路上连个人都没有,转念一想今天刚好是七月十五,村里人嫌不吉利大概早早的睡了。

“七十五,日头落,鬼门开,鬼魂出,活人避”

虽然是社会主义的好青年,但是难免心有戚戚,我一路小跑到了我家院门口。院门是从外面锁上的,姥爷不在家?

前后找了一趟,姥爷确实不在家,再一看都九点多了,心想几十里山路都赶了,还是祭拜一下我娘和八个哥哥吧。

祭拜的东西一直是由姥爷拿给我的,他放祭品的柜子从来都不让我碰,我小时候好奇偷了他钥匙打开过,里面无非就是香烛,黄纸,木剑之类,结果还被姥爷发现打了一顿。

反常的是,今天这个柜子没上锁。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咯噔一下,手上却顺势打开了柜门,看清楚后顿时头皮都要炸了,吓得我大喝一声,差点把照明的手机扔了,白毛汗噌噌长了一层。

柜子里竟然躺了个人!

后退了好几步,也没见那人有反应。我定睛一看,才发现娘的竟然是个纸人!

姥爷把个纸人塞柜子了干甚,还穿红戴绿的,这怕不是个新娘子?

刚想凑近看,身后就传来了咯吱一阵关门声。连忙转身,只见房门口站着一个人影。

“钟九,是你吗?”没等我开口问那人,她就先冲着我这边问道。

“纪晓灵?”听着声,我回了一声,三步并两步的上前。

果然就是纪晓灵,纪晓灵是我们同村纪疯子的女儿,因为她爹是疯子。她从小跟我一样,被村子里的人排斥。

可能是因为惺惺相惜,一来二去就成为了朋友。一直到初中之后,我去了寄宿制的学校之后,我们的见面就少了。

一年多不见,纪晓灵长得愈发的出落动人,特别那双灵动的眼睛仿佛能够勾人魂魄一般。

短暂的愣神之后,我惊讶的问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微微一笑跟我说“下午的时候我就来了,刚才在后院听到了这边有声响,想着应该是你来了,就过来看看。”

愈发的懵逼的问道“你在后院干嘛?今天鬼节你不在家好好待着跑这儿来干嘛。”

纪晓灵轻哼了一声道“要不是你姥爷来求我,你以为我愿意过来啊。整个村子,除了我还有谁愿意嫁给你啊。”

“啥玩意?嫁给我?”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会才注意到她身上穿的是和纸人身上一样的嫁衣。

纪晓灵噗嗤笑出声,说道“瞧你吓得,是假结婚。”

我问纪晓灵到底是咋回事,她就跟我解释。今天不仅是我娘的忌日,也是我十八岁的生日。当初那老头虽说把我从阎王手里抢了下来,但也导致了我命中有一道死劫。

姥爷就想到了冲喜化劫的办法。

但同村的黄花闺女哪个愿意嫁给我这个索命鬼。姥爷就想到了纪晓灵,说明了原委之后,纪晓灵为了帮我就答应了下来。

姥爷跟她再三保证,只是用一对纸人代替我们成亲,不会对她有任何的影响的。

虽然纪晓灵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我知道这个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刚想说什么。

纪晓灵就把我推到了衣柜旁,从柜子里面拿了一套大红色的嫁衣给我。让我赶紧换上,告诉我在磨叽就要误时辰了。

说着,她抱着柜中的一个纸人朝着后院走去,让我换完衣服把另一个纸人也搬到后院去。

尽管还是有些懵逼,但还是换上了衣服,扛着纸人走到了后院去。

此时,九座坟前都已经点起了奠烛和檀香,坟头的牌位上挂着红绫,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诡异。

Summer晴空 说:

时隔半年,新书上架,点击收藏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新书期间,求收藏,求推荐票,求钻石票~你们的支持,将是我的动力!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神医仙婿
  • [现代]隐龙赘婿
  • [现代]无敌从修仙归来开始
  • [现代]我的水瓶座女孩
  • [现代]医婿归来
  • [现代]真龙女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