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归来

第3章 害人精(求收藏)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7-05 21:59:00

客厅安静下来。

还是苏香兰率先打破诡异的氛围,当起老好人笑道:“这个先不急,等杨瑞的伤好了再说。杨瑞,这段时间你先好好养伤,现在医学发达,不怕治不好。”

“好的,妈。”杨瑞应道。

“妈,你给他时间,他也拿不出那么多的聘礼啊。”姜可卿撇嘴不屑道,“我看过他的包裹了,除了一堆装模作样的垃圾卡,一分钱都没有,吃住还得靠我们。”

苏香兰断定杨瑞拿不出房车,这才借口先给杨瑞养伤,反正能托就托吧,这会被姜可卿当面点出,难免有些尴尬,苏香兰只得笑笑,不知道说什么了。

“给你两个月养伤的时间,两个月后,我要看见聘礼,否则你们就去离婚。”姜春晖拍板道,在这个家他是说一不二的。

“你跟我进来。”姜可人拉了拉杨瑞的胳膊,转身走进卧室。

见杨瑞跟了进去,苏香兰叹息道:“春晖,不要太为难杨瑞了,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我可没有承认他这个女婿。”姜春晖冷声道。

“我也不承认。”姜可卿咬咬牙,“妈,到时候你可别心软,那小子要拿不出聘礼,必须让我姐跟他离婚。”

“你妈心软也没用,我说了算。早知道这样,我就让可人嫁给阮文超了,没这么多破事,希望阮文超不要嫌弃可人离过婚才好。”姜春晖说道。

“就是,阮文超多好,高大帅气,家里还有钱,如果姐嫁给他,我们两家就是强强联合,我也能跟着沾光呢。”姜可卿后悔极了,似乎结婚的不是姜可人而是她。

“唉,春晖,我倒是觉得杨瑞挺好的,女儿嫁人,对象不一定要多富有,关键还是人品,老爷子多精明的人,他挑选的女婿,人品我信得过。”苏香兰劝道。

“人品好有什么用?为柴米油盐苦死累活出门还要受人闲言碎语的时候,人品能用作反击的武器吗?我不管,反正我已经给那小子机会了,他要是拿不出聘礼就给我滚蛋。”姜春晖冷笑道。

苏香兰暗叹一声,干脆不再和丈夫争辩,起身去做饭了。

至于杨瑞承诺的聘礼,她是不抱希望,但也没觉得杨瑞浮夸,年轻人要面子正常。

而这时,姜春晖接了个电话。

坐在宝马车上的阮文超挂断电话后,心中怒气渐消,嗤笑道:“我还以为是哪路神仙,原来是只瘸了腿的癞蛤蟆,看我不玩死你。”

接着,他编辑了一条消息发在微信群里,最后发了条语音:“把消息给我扩散出去,两个小时内,我要那只瘸了腿的癞蛤蟆在莞城出名,另外,给姜春耀知会一声,我想他会知道怎么做。”

姜春耀是姜春晖的大哥,如今姜氏集团的董事长,在姜家宗族中也担任着族长的职务。

姜春晖胳膊肘往外拐的时候,恐怕也没想到阮文超会在背后摆他一道。

“你这么大的人了说话不经脑子的吗?到时候你拿不出聘礼怎么办?”卧室里,姜可人恨铁不成钢说道。

“我既然敢承诺,自然就拿得出,你不用担心。”杨瑞笑道。

“好,我承认你的自信,那么,我是说万一,万一你拿不出怎么办?你会答应离婚吗?”姜可人说道。

“会。”杨瑞点头。

他知道姜可人的心思,无非就是要找个正当的理由心安理得离婚。

他也知道,这场婚姻,姜可人既是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也是因为同情他,在给他机会。

可当姜可人抱有离婚的念头时,他还是不免感到些许苦涩。

姜可人如释重负,出门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说了句令杨瑞错愕的话。

“我从来都不喜欢做二次选择,穷没什么,即便你的腿一辈子好不了,我也可以养你。聘礼什么的我都可以不要,我相信爷爷的眼光,假如你想好好跟我过日子,就找个机会低头,跟爸坦白,不管他什么态度,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原来,她还是觉得自己吹牛?做人不务实?

杨瑞愕然之后,嘴角便是扬起一抹异样的笑意:“你不会有二次选择的机会。”

此刻的他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强大的自信。

他多年布局,更是以双腿粉碎性骨折为代价,所以,自信是他最不缺的一样东西。

收拾心情后,他主动去厨房帮忙。

“杨瑞,你会做饭?”苏香兰诧异道。

“妈,我应该能够给你惊喜的。”杨瑞一笑,扫了眼灶台上的食材,开始调制配料。

“哎呀,不用不用,你去看电视,大男人做什么饭,再说你伤还没好全,要多休息。”苏香兰忙道。

她以为杨瑞在这个家受委屈,想通过讨好她来获得大家的认可,并不相信杨瑞能做出什么好吃的菜来。

“没事的,医生说我现在在康复期,需要适当运动。”杨瑞笑道。

“那好吧。”苏香兰不再坚持,犹豫了下又道,“你爸那人就那样,脾气臭,你别放在心上。”

“我能理解。”杨瑞点头道。

姜家人老老少少的资料老早就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姜春晖可不只是脾气臭,更是眼高于顶,然而本事却没多少。

可以说整个姜家人都差不多一个类型,甚至年轻一辈中好逸恶劳的不少,可谓是蛇鼠一窝。

姜可人是个例外,算是继承了她妈妈苏香兰的善良务实。

当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端上桌,苏香兰高兴得合不拢嘴,赞赏道:“你们看,这些菜都是杨瑞做的,太厉害了,现在这个社会啊,能做得一手好菜的男人不多了,以后我们家可人有口福啦。”

“能做菜算什么本事?男人要能赚钱能在外面威风八面才有用。”姜春晖哼了一声,劈头盖脸一顿训斥。

“就是,会做菜的男人一般都是吃软饭的,以后我随便嫁个男人都比你强百倍。”姜可卿附和道。

两人说归说,那张嘴却是片刻不停,对着一桌子饭菜风卷残云。

姜可人也吃得津津有味,期间还说了句不错。

当这顿饭接近尾声,姜春晖的手机响起,就见他面色大变。

“大哥,凭什么调我们走?”姜春晖不甘道。

“凭什么?可人连订婚仪式都不举行,一声不响嫁给一个孤儿残废,外面风言风语都传遍了,你让我姜家的脸面往哪儿搁?我已经决定了,今天开始,你和可人去六象酒厂上班,我已经跟那边交代过了。”

“大哥……”

“不用再说了,别怪我没提醒你,酒厂是集团的战略产业,一旦经营不好倒闭了,那你们就是集团的罪人,以后就别想在集团谋个一官半职了。”

手机声音不小,这番话饭桌上的几人都听见了,顿时心头咯蹬一声。

早年六象酒厂的业绩还可以,但最近几年直线下滑,如今已是处于亏损状态,是姜氏集团中最不景气的产业。

姜可人和姜春晖被调去六象酒厂,等同于是被发配边疆。

而酒厂明明就是集团的边缘产业,董事会上老早就讨论过是否转出手酒厂的事,现在姜春耀冠冕堂皇说什么酒厂是集团的战略产业,摆明了就是想趁此机会把姜春晖一家从董事会踢出去,实在是厚颜无耻。

“看看,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电话被挂,姜春晖知道事情没有挽回的可能,一气之下把筷子砸在餐桌上,眼睛怒瞪着姜可人。

在集团总部上班,他每年都可以捞个百八十万油水,这下被调去那破酒厂,别说油水捞不着,连基本收入都要大打折扣,他怎能不窝火?

“爸,我不知道会这样,对不起。”姜可人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但她没有怪杨瑞,心中暗怒那帮亲戚太冷血无情。

“可人,既然他们把酒厂给你们,那你们就收下好了,不过得事先和他们说明,一旦酒厂做起来了,收益不计入集团,可以签一份酒厂独立合约。”杨瑞轻声提醒道。

“饭桌上轮不到你这个瘸子插嘴。”姜春晖冷冷说道。

“你不知道,那酒厂已经是濒临倒闭了,根本没有重新站起来的可能。”姜可人无奈摇头。

“事在人为。”杨瑞夹了口菜放进嘴里,轻声说道。

“快闭上你的狗嘴吧,还事在人为,靠你这个瘸子吗?”姜可卿也是生气极了,大手大脚花钱惯了,要是姜可人和姜春晖被调去酒厂,以后的日子她想想就昏天暗地。

杨瑞笑而不语。

“操,傻逼爱装逼,你把我们家害惨了知不知道!”姜可卿带着哭腔骂道。

“我给大伯打电话。”突然姜可人说了一句,便拿起手机,内容和杨瑞说的一模一样,让得姜春晖和姜可卿变了脸色。

“爸,你想想,这事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不如就按杨瑞说的做,实在不行我们把酒厂变现,自己出来做点小买卖,也好比到头来一分钱都拿不到就被踢出公司好。”姜可人破罐子破摔说道。

这话没有反驳的理由,姜春晖也只能接受,不过他心里头窝火得一笔,看向杨瑞的眼神愈发阴沉和厌恶。

“害人精!”姜春晖骂了一声,连饭也不吃了。

要不是他承诺过给杨瑞两个月时间,不想出尔反尔自己打自己的脸,他现在就让姜可人和杨瑞去离婚了。

“我也不吃了,看见这人就烦!”姜可卿也赌气扔下碗筷走了。

姜可人咬着嘴唇,眼泪水都快掉下来了,她没想到自己的一意孤行会害了这个家。

“放心吧,没事的,好好吃饭,我出去一趟。”杨瑞抽了张纸巾擦嘴,起身离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门赘婿
  • [现代]都市为婿
  • [现代]总裁老婆请饶命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女神的上门狂婿
  • [玄奇]麻衣神算子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