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有生死薄

第021章 邪术驭鬼索命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7-13 09:10:00

深夜,谌家别墅依然还亮着灯,今天晚上谌家人没有睡觉,只因为一个人的到来。

布基大师,他师父查卡大师可是一位狠人,在东南亚名气不小,是很多有权有势富人的座上宾。

这次本来谌丰源要请的是他师父,可查卡大师有事来不了,而他这个小徒弟正巧在江南这边处理点事情,所以就让他过来帮忙了。

这位布基大师虽然学艺不是太精,但处理这种普通事件还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没能请来查卡大师,但布基能来,谌丰源有些不太高兴,也不敢有什么意见。能请来就不错了,更何况现在他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别墅院子中,下人们都全部要求回避,就留下谌丰源夫妇和两个贴身的手下在场。

一张摆满了各种法器和符纸的法坛前的,正是布基。

他年纪不过二十多岁,长长的卷发遮挡住了半边脸,整个人透着一股子阴邪之气,特别是那双眼睛,阴冷中透着一股寒意,看人一眼都会让你觉得浑身不舒服。

这些人常年与阴邪之物打交道,身上自然沾染了不少邪气,能让活人舒服才怪。

“谌老板,一会儿我做法时,无论你们看到什么,请管好你们的嘴巴,不然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负责。”布基站在法坛前,一脸傲气的吩咐道。只是这声音,跟公鸭嗓似的,乍一听还以为是个太监在说话呢。

“好的,布基大师放心。”谌丰源一脸凝重严肃的点头道。

“嗯,东西拿来。”布基吩咐道。

谌丰源赶紧走上前,双手递上一张银行卡“大师,这里面是一百万,一点心意还请收下。”

如果是查卡大师亲自前来,至少得给五百万。至于布基嘛,顶多也就这个价了。

“呵呵,谌老板客气了。不过我说的是令公子的血。”收了钱,他态度也不再那么冰冷和傲气,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们干的可不就是这职业吗。

谌家总是顾客,当然不能做得太过了。

“哦,有劳了。”谌丰源赶紧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了一些红色液体,正是谌学青的血液。他之前吩咐过,所以白天就准备好的。

“退到一边吧,把路灯关了只留一颗就行。”布基接过小瓶子,又吩咐了一声。

一会儿做法驭鬼,太亮会对法事有影响,昏暗一些才合适。

手下人赶紧依言将所有灯关掉,只留了不远处的一颗路灯依旧亮着。一下子,明亮的别墅变成昏暗下来。

布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屏气凝神闭上了眼睛。

几人都紧张不已的注视着,也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就怕影响了法事。

几分钟之后,一直闭着眼睛没有动静的布基猛的睁开眼睛。开始捣鼓起桌上的东西,他将一些毒虫从一个瓶子里倒进了一个锰里面,然后又抓了几片不知名的树叶放嘴里咀嚼,嚼碎之后吐在锰中,倒上谌学青的鲜血,便开始拿起一根小杵开始在锰子里面舂起来。

那些毒虫很快就被捣碎,看起来恶心不已。

“呕……”谌丰源的老婆看到这一幕,有些受不了,反胃得想吐。用手赶紧捂着自己的嘴,但脸色是直不好。

“你没事吧,要不先回屋去,就别在这里了?”谌丰源赶紧小声关心说道。

“没事!”她摆了摆手,事关儿子的事情,她必需得在场盯着。

二人声音的说话声,引得布基猛的转过头,冷冷的瞪了他们一眼。吓得谌丰源赶紧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再发出声音了。

他这才转过头去,然后将捣碎的灰绿色恶心汁液用一根小棒子抹在了一个小布娃娃身上。那上面贴着一张黄布条,上面写着生辰八字和符纹,也不知道是谁的。

双手拿起布娃娃,然后嘴里快速念动着几人都听不懂的咒语。

很快,原本安静的院子刮起了大风,越来越猛,几人都被吹得快睁不开眼睛,用手挡在眼前。

几人心中都是惊讶,法术果然还是神奇,竟然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院子里的植物被吹得左右摇摆不定,树叶不停的摩擦发出阵阵让人心慌的簌簌声。

布其手指捏诀,将一颗蜡烛上的火焰一下扯了下来,竟然也不怕痛,两指夹着这火焰往布娃娃身上一抹。

原本红色的火焰,瞬间在那些灰绿色恶心汁液上燃烧起来。不过,不再已经变成了诡异的绿色火焰。

这火焰看着都让人觉得心底发寒,谌丰源老婆甚至都有些害怕得颤抖起来。

“嘎嘎嘎嘎……”

突然,院子里响起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分不清是男是女,但肯定不是活人发出来的。因为,这声音更像是那种特效做出来的效果,透着那种重低音加混响的感觉,很是渗人。

“鬼叫个屁,赶紧出来。”布基大呵一声,手指一弹。布娃娃身上的绿色火焰慢慢飞了起来,飘到离地一米多的空中摇摆起来,跟跳舞一样。

逐渐的,这火焰迅速变凝聚成了一道人形。光芒之中出现一道鬼影,看样子是个小孩子。只是那模样在绿火的照耀下显得太过恐怖,让众人不由心中一下紧张起来。

“呀……”谌丰源的老婆吓得惊呼出声,但她立马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脚下一软,便瘫坐下去。

谌丰源一把将其紧紧抱住,这才没摔倒。

不过能明显感觉得到,她在害怕,她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

布基又念了几句咒语,法诀一打。

“嘎嘎嘎嘎……”那鬼影再次发出一声怪叫,嗖一下飞射而去,眨眼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谌丰源几人,个个后背发凉,头皮发麻。这种事情以前都只听说而已,真亲眼看见还是相当震撼和恐惧的。

这些人,能驱鬼唤神,当真是恐怖,顿时也是畏惧不已。

曲家别墅,王隐坤累了一天,睡得正香。一阵阴风从窗户刮进来,窗帘飘动不已。

一道绿莹莹的鬼影,身上带着绿色火光慢慢飘进了房间。

它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发现目标。

舔了舔舌头,面目狰狞扑向床上的王隐坤。

“啊……”一声惨叫,王隐坤身上光芒一闪将其弹开。这道鬼影差点没被打散,知道碰上了厉害人物,转身就想从窗户逃走。

只是刚刚冲过去,窗外一只长着长指甲的惨白利爪一下卡住了它的脖子。这家伙拼命挣扎,却动弹不了分毫。

它被那只手给提着退了回来,梅英洁发现不对劲,便堵在了窗口。

“你、你放开我……”鬼影痛苦的怪叫起来,实则心里惊恐极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里怎么还有一只比自己更凶狠的厉鬼,而且还是怨气极大的那种。

这下撞枪口上了,小命堪忧啊。

“大姐对不起,这个人我让给你好了,求求你别杀我……”鬼影竟然打主意跟她商量起来,以为她也是来对付王隐坤呢的。

“怎么了英洁?”王隐坤此刻自然也醒了,看到眼前这一幕赶紧问道。

“坤哥,这只小鬼想来害您。”梅英洁赶紧解释起来。

这只鬼一看完犊子了,原来人家敢情认识啊,真是倒霉。

“大师饶命,我也是身不由己。是、是布基派我来害您的,跟我无关……”一下他就把背后之人给出卖了。

“布基是谁?”王隐坤皱着眉头问道,布基这个名字他可是没听过,不过应该不是本国人名。

“是、是一个叫谌丰源的人请来的法师。我也是被逼的,您、您放过我吧……”这鬼哭丧着脸哀求起来。

“他们在哪儿?”王隐坤怒问起来。

“谌家别墅!”这鬼哪敢隐瞒,保鬼命要紧啊。

王隐坤冲梅英洁点了下头,她殷红大口一张,直接将这鬼塞了进去,咀嚼起来,跟吃豆子似的,嘎蹦脆!

“坤哥,怎么办您说?”

“诛杀那叫布基的邪人就回来,谌家人先别动。”王隐坤想了想,然后才一脸杀意的说道。

“好的。”

“小心些,打不过就闪人。”王隐坤又嘱咐了一句。

“嗯!”点了下头,瞬间化为一股阴风从窗户飞了出去。

房间,又恢复了平静,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超级鉴宝王
  • [现代]我是大少爷
  • [现代]至尊战神奶爸
  • [悬疑]黄泉送葬
  • [现代]仙尊奶爸
  • [现代]我从海底来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