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佳婿

第一章 离婚!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7-15 09:09:34

“你这个废物!马上给我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丈母娘李兰桦把离婚协议书狠狠地甩到江诚的脸上,指着他鼻子谩骂。

正在杂物间收拾的江城停下来,眼神耷拉。

低头看着落在地上的协议书。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现在签字,我们苏家还能给你十万补偿费用,要是你死皮赖脸不答应的话,到时候一毛钱都没有,还得滚出我们苏家的家门!”

“十六年养一条狗,狗都懂得向主人摇摇尾巴讨好!你这个废物倒好,静瑶公司遭到经济危机帮不上忙也就算了,现在静瑶好不容易得到一笔资金投入,你非得跳出来当绊脚石?江诚,你就这么回报我们苏家的养育之恩?我算是看透了,你他妈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白眼狼!”

李兰桦越说越气愤!

十六年前,老爷子突然从外面领进来一个10岁的男孩让他们抚养,这也就罢了,可谁想三年前在老爷子病逝之前,居然还以遗产为要挟、力排众斥,要求她的宝贝女儿苏静瑶跟这个废物结婚!还说这个废物将来会是苏家的庇护神!

当年李兰桦十万个不愿意,可她面对着数百万的遗产,哪敢忤逆老爷子的话,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这桩婚姻。

李兰桦现在想想,她就觉得那会儿的老爷子脑袋估计坏掉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胡话?

狗屁的庇护神,一个整天只会吃了睡睡了吃,上学期间成绩倒数上班以后工资两千五,做事还笨手笨脚的废物,他要能是苏家庇护神的话,她就是观世音菩萨!

“妈,这婚姻是我跟静瑶两个人的事。要是静瑶跟我提离婚的话,我肯定会……”江诚垂着脑袋,语气颇为无奈。

“哟嚯,这话的意思是说我这点决定权都没有了?”李兰桦打断江诚的话,满面怒色。“你这个废物应该也清楚你跟静瑶的关系,虽然结婚了,但实际上的关系有名无实。”

“现在静瑶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薛公子,人家薛公子是海归精英,精通五国语言,又在名企当高管,家境富裕,关键人家现在还给静瑶投资了一大笔资金,你这个只知道吃我们家大米、一无是处的寄生虫拿什么跟人家比?!啊?”

“你真以为静瑶没打算跟你离婚吗?她只是碍于老爷子的遗嘱,不愿提出来而已!你识趣的,立刻给我签了离婚协议书,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薛公子?

江诚从丈母娘的骂声中提取到关键字眼。

这个薛公子名为薛川,是苏静瑶的大学校友,一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传言还曾逼过几个女孩子为他堕胎。当初在大学的时候,薛川就曾对苏静瑶展开过死缠烂打般的追求,只是苏静瑶那时并没有搭理他。最近他出国归来,又重新找上苏静瑶,死皮赖脸纠缠着不放。

但让江诚想不到的是,苏静瑶公司遭到资金断裂的事竟然被薛川得知了,并且薛川还向苏静瑶伸出援手?

江诚想到这儿,心情愈发沉重,他知道现在自己是苏静瑶的累赘,但他更清楚薛川所图谋的东西。

江诚不希望苏静瑶落入薛川这种人的魔爪当中,所以这几天来不管丈母娘怎么逼迫他,都不肯签下离婚协议书,现在他听到丈母娘这番话后,更不能同意了。

“妈,我不签。”江诚摇头道。他不知道薛川跟丈母娘之间达成什么协议,但他决不能让薛川得逞。

“你,你……你这白眼狼!”李兰桦简直要气昏了,她抓起旁边的垃圾桶砸向江诚,江城避之不及被砸中了脑袋。

然后她骂咧咧离开了。

江诚目送丈母娘离去,随后把垃圾桶摆回原地,又捡起地上的离婚协议书放在桌面上,重新打扫起杂物间。

当他在打扫到最里面的保险柜时,整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

江诚把扫帚放在一旁,弯腰蹲在保险柜面前。这是一个被淘汰的英国Ratner3保险柜,十几年前就被李兰桦扔到这里无人问津,某天江诚找到这个保险柜,并通过解密打开了保险柜,从此这个保险柜就成了他在苏家唯一的专属品。

江诚输入秘密打开保险柜,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一些书籍。

有语言全集学、经济学、古玩鉴定、医学、计算机理论、艺术鉴赏……五花八门,什么样的书都有。这些书籍若是被外界同行看到,他们肯定会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因为这些书籍基本上是每个行业最难最复杂的“神书”。

江诚轻轻抚摸着这些书籍,心情感慨,十几年来保险柜里的书换了一批又一批,各方面都天赋异禀的他也早已精通无数种技能与知识。

其实江诚不是外人看来什么都不懂的废物,相反他是个百年难遇的天才,记忆力超群,学习能力可以用恐怖一词来形容。只是因为某个原因,他不想高调,也不能高调。

外面突然响起车子的喇叭声。

江诚收回心神关上保险柜的门,走出杂物室。

他看到一个绝色女人从别墅门口缓步进来。

女人身材高挑、气质冷艳,拥有东方美人标准的鹅蛋脸,她就是被誉为江海市第一美人的苏静瑶,也就是江诚名义上的妻子。

在苏静瑶身后还跟着一个青年,他长相颇为英俊,眉宇间透着傲然,穿品牌休闲装梳着背头,江诚认得出他就是薛川。

江诚忍不住皱眉,他没想到薛川居然跑来他们家了,还是跟着苏静瑶一起过来的。

丈母娘也跟着走进来了,十分热情地招呼着薛川,又是递水又是削苹果,不知道的还以为薛川才是她正儿八经的女婿呢。

薛川也同样看到了江诚,但他眼眸里闪过一抹蔑视,内心嗤之以鼻,并没有把江诚放在眼里。

一个靠女人养着的废物,值得他去浪费时间和精力?

李兰桦看到站在杂物间门口的江诚,立马就骂道:“废物,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薛公子过来作客吗?赶紧滚去厨房做饭!”

江诚颇为无奈,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

“江诚!”苏静瑶在后面叫住了他。

江诚回过神来,一脸疑惑地看着苏静瑶。

苏静瑶那张清冷的脸蛋上攀起复杂之色,随后她仿佛下定决心,轻咬下嘴唇说道:“我有点事想找你谈谈。”

江诚听到这话,再看到苏静瑶旁边的薛川一脸得意,他心里咯噔一声,脑袋有些晕眩,迟迟愣了五秒钟后才点点头:“好。”

苏静瑶转身上楼,江诚抬着沉重脚步跟上去。

两人来到别墅的天台上,苏静瑶背对江诚,声音清淡道:“江诚,你应该知道我公司最近面临的危机吧?”

“知道。”江诚沉重点头,这些天来,苏静瑶可没少为了这事失眠。

“你也知道,这家公司是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投资创建的。发展整整五年了,从原来仅有二十多名员工发展现在一百六十多名员工,它汇集了我的心血和精力,也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不想看到它就这么毁在我的手上。”

江诚身体颤抖一下,嘴角浮现苦涩:“所以你答应了薛川跟他在一起?”

“不是,我没有和薛川在一起。”苏静瑶摇头,满脸歉意。“我已经跟薛川协商好了,他这几天会给公司投入一千万资金,帮公司度过危机,而公司会以5%的股份作为交易筹码。但这件事有一个前提……”

“我和你离婚?”江诚脸上忍不住多出自嘲。

“对不起。”苏静瑶道歉,这话也相当于默认了。

“你没必要跟我说对不起,妈说的没错,你们收养我这么多年,我要是不懂得感恩的话那就是个白眼狼!既然我们的离婚证能给你带来好处,我还是很乐意的!”江诚摇头说道。他并没有责怪苏静瑶,只是心情突然疲倦了。

江诚有些失魂落魄地走下楼往外走,丈母娘叱喝他要去哪儿,他回头说要去菜市场买点新鲜的食材,丈母娘这才没有不依不饶,继续招待着薛川。

走出别墅,途径小区时就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

“你们快看这个窝囊废,老婆都把男人带回家了,他居然还能忍气吞声,要不是属相里没有王八,我都怀疑他是属乌龟的呢!”

“他就是个废物,什么都不会!我是不知道苏家发的什么疯,居然招这种人为上门女婿?!”

“我听说好像苏静瑶要给他离婚了!哟哟哟,好可怜啊!看他这垂头丧气的模样,真像一条狗!”

……

听到这些侮辱性的话,江诚忍不住紧了紧拳头,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又自嘲地松开了十指,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外走。

江诚离开小区,徒步十分钟来到菜市场门口,就在他刚要抬脚走进去时,一辆加长版的林肯突然横到他面前。

江诚本来心情就烦躁,被这辆车这么一弄,怒火中烧,只是没等他开口呵斥,林肯的门打开,一张熟悉的苍老面孔映入江诚眼帘里。

“少爷。”林肯车里的老人看着江诚浑身上下的模样,顿时泪流满面。

“王伯,你,你怎么来了?”江诚吃惊问道,下意识地左顾右盼,察觉到周围的人偷来好奇目光后,他没有干愣在那里,而是低着脑袋钻进林肯车里。

王伯让司机把门关上,他激动地抓着江诚的双手,说道:“少爷,家族危机已经解除了,当年追杀您的那些杀手也都解决了。”

“真的吗?!”江诚的肩膀剧烈颤抖起来,眼眶跟着红润起来。

当年家族危机,家族为了保住正统血脉,他十岁的时候就被家族送到江海市,隐姓埋名!

他不知熬过多少次难眠的夜?不知经历过多少次寄人篱下、无家可归的痛苦?!

明明他们江家富可敌国、权力滔天,可身为家族唯一继承人的他,却被迫缩在这里吃着残羹冷饭受着冷眼嘲笑?!

他苦苦煎熬,从十岁那天等到现在,等了整整十六年!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空手套西瓜 说:

希望大家收藏投票,支持一下!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神医仙婿
  • [现代]隐龙赘婿
  • [现代]无敌从修仙归来开始
  • [现代]我真是一个好人
  • [现代]医婿归来
  • [现代]真龙女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