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上仙王

第3章 债主上门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8-02 13:04:02

“你说什么?”陆铮大张着嘴,一脸的懵,感觉大脑都有些短路了。

白洛神竟然不是来退婚的,而是要和自己结婚?

这怎么可能?

剧本不对啊!

相比起来,陆铮更愿意相信是白洛神说错了。

不远处站着的美女秘书也惊呆了,同样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白洛神是谁?

整个蓉城上流社会当之无愧的女神!

追求她的人,能从人民医院排到蓉城大学去。

反观陆铮,不过是一个富二代罢了,如今更是变成了“负二代”!

毫不客气的说,哪怕陆宗明没死,陆家的公司还在,陆铮也配不上白洛神!

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没听错。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要你和我结婚!”白洛神声音平淡道,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陆铮这时候也冷静了下来,说道:“若是我没猜错,你所要的婚姻,恐怕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吧?”

“你很聪明!”表洛神点头,“这是一笔交易。我们只做有名无实的夫妻,为期三年。这三年内,你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只要不结婚即可,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作为交换,你母亲的手术费和后续的疗养费,都由我来负责,如何?”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陆铮不解道。

“无可奉告!”白洛神道,并没有向陆铮解释的打算。

“为什么选择我?”

“我们有婚约!”

“不好意思,我拒绝!”陆铮摇头。

若是在今天之前,白洛神提出这笔交易,他或许会同意。

但现在,他获得了先祖的传承。有先祖的记忆在,陆铮并不为医药费发愁,甚至,他都想亲自试试看,能否用记忆中的方法治好母亲的病。

见陆铮如此坚定的拒绝,白洛神不由露出一抹诧异。她并非是心血来潮贸然到这里的,在来之前做了充分的调查,对陆铮如今的处境也一清二楚。

继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皱起秀眉道:“你放心,我们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在这三年内,我不会和任何人交往……”

陆铮还是摇头。

他现在并非走投无路,没必要为了三十万禁锢自己三年的青春。

旁边,白洛神的美女秘书都已经看傻眼。

在蓉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求白洛神。即使和白洛神只做名义上的夫妻。只要白洛神招呼一声,恐怕有数不尽的人愿意站出来,而且一分钱不要。

陆铮竟然又拒绝了!

“你若是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便是。只要能做到,我会尽量满足你。”白洛神说道。

“我没什么条件,只是不想做这笔交易。白小姐还是去找其他人吧。”陆铮神色平静道。

虽然白洛神不是如他刚才想的那般来落井下石的,但陆家出事的时候,白家袖手旁观也是事实。陆铮心里多少有些芥蒂。

“陆铮,难道你忘了刚才在病房时,顾阿姨叮嘱你的话了吗?!”白洛神俏脸上突然露出笑容,盯着陆铮道。

“这……”

陆铮一怔,继而脸上露出苦笑。

他母亲刚才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但若没猜错的话,母亲应该也认为白洛神是来退婚的,这才叮嘱他答应白洛神的要求。

可母亲怎么可能想到,白洛神来这里压根就不是退婚,而是要和他结婚!

“我刚来医院的时候,刚好碰到陈医生带保安去了你妈病房。他当时的模样,可不像是要为你妈诊断。”白洛神缓缓说道,“若是我再晚来几分钟的话,你妈恐怕已经被赶出医院了。

而且,你目前的处境我一清二楚。你根本就拿不出手术费。难道你真想让你母亲继续耽搁下去?”

陆铮再次无言以对。

白洛神说的是事实。

如今既然知道白洛神不是来落井下石的,那白洛神可不仅是帮忙交了手术费那么简单。还相当于救了他母亲一次。以他母亲目前的状况,要真被粗暴的赶出医院,恐怕半条命都丢了。

这个情,陆铮必须得认。

“好吧,我答应了!”陆铮有些无奈道。

“你把需要的东西准备一下,领结婚证的时候,我会来接你!”白洛神冷冰冰道。

“还要领结婚证?”陆铮惊呼一声,却发现白洛神根本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已经转身离开。

陆铮一脸呆滞,继而便苦笑起来。

白洛神的美女秘书则是狠狠地瞪了陆铮一眼,这才转身去追白洛神。

能够和白洛神结婚,哪怕是名义上的夫妻,在她看来也是陆铮捡了天大的便宜。可这小子却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着实可恨!

“陆铮,刚才那美女是谁啊?好漂亮!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美女!”萧玉若来到陆铮跟前问道,目光却是一直盯着白洛神离开的背影。

刚才她就发现了陆铮,只可惜被白洛神的保镖拦住了,根本没法靠近,只能在远处看着白洛神和陆铮交谈。

“知道‘洛神’吗?”陆铮转头问道。

“当然知道啦。”萧玉若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在蓉城,几乎所有的高端商场都有“洛神”这个牌子的时装出售。里面随便拿出一套衣服,恐怕都抵得上一个普通收入家庭小半年的花销了。

她寝室的一个室友就曾收到过男友送的一件最新款“洛神”风衣,为此兴奋了好几个月,没少在她们这几个室友面前炫耀。

“她就是白洛神!”陆铮用下巴指了指白洛神离去的方向道。

“什么?她就是‘洛神’的创始人白洛神?”萧玉若忍不住惊呼起来,连忙追问,“陆铮,你竟然认识白洛神,这怎么可能?!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啊?她找你干什么?”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陆铮笑着摇了摇头道。

“你说吧,我相信。”

萧玉若小鸡啄米般点头,盯着陆铮,眼中仿佛有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

“她想嫁给我,被我拒绝了。不过,我这人心比较软,耐不住她再三劝说,也就勉强答应了。”陆铮想了想总结道。

“呸,不要脸!”

陆铮:“……”

果然,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女人那张……

……

一辆匀速行驶的象牙白劳斯莱斯上。

郑晓坐在副驾驶上,转头看向白洛神,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白洛神正在后座闭目养神,仿佛察觉到了郑晓的目光,平静道:“想说什么?”

郑晓终于将憋着的话吐了出来:“白总,您为什么要选择他?您是知道的,陆家的事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您这样做,不止是您,就连白家恐怕都要受到牵连。

只是一个挡箭牌而已,值得您这样做吗?”

陆宗明表面上是车祸意外去世,然而,实际上那场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陆宗明得罪了人,这才招来杀身之祸!

这一点,几乎渝城的上流社会都清楚。

白洛神手中关于陆家的资料,还是她经手调查的,虽然都是一些表面上的东西,但多少也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不止是陆宗明的死,就是陆氏集团倒闭的也太蹊跷了。

陆氏集团的资金链一直很健康,并不存在问题。即使没有了陆宗明,还有陆铮的母亲顾芸在,企业完全可以照常运转下去的。

但陆氏集团却在陆宗明死后的第二天,突然爆出了大量问题。从被爆出问题,到破产,再到落入别人手中,竟然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星期时间!

速度如此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有猫腻!

陆宗明可不是无名小卒,而是身家超过十亿的富豪,在渝城商界有着不小的名气。

能在一个星期内,便制造出陆宗明车祸身亡,并吞了陆家所有财产,却在渝城没有引起一丁点的波澜,这样的人又岂会简单得了?

郑晓只要想想,就有些不寒而栗。

白洛神只是需要找一个挡箭牌而已。这样的人,蓉城多得是,根本没必要去趟陆家这浑水!

白洛神缓缓睁开眼,并没有立刻回答郑晓的问题,而是望向前方的车流,眸中带着丝丝冷意。

郑晓能看出陆家的事存在疑点,她自然也看得出来。

事实上,她知道的比郑晓知道的还要多!

片刻后,白洛神才声音清冷道:“陆叔叔已经去世了。就连陆家的产业,也都落入到了他们手中。这些人还想怎样?难道非要逼得陆家人都死绝,才满意?

白家能有今天,或许是我爸的功劳。但若没有当初陆叔叔提供的资金,一切都只是空谈!

白家本来就欠着陆家人情。陆家出事的时候,我爸知道的太晚了,没帮上忙。但其实我知道,他要真愿意出手,帮助顾阿姨母子保住陆家的产业,还是能做的。

可他什么都没做,而是跑到了国外,任由陆家母子被人欺凌,沦落街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他白宏图是无情无义之人,我白洛神不是!

那些人若还不想放过陆家母子,那就让他们放马过来好了。我白洛神接了!”

郑晓听到白洛神这一席话,不禁有些发呆。从白洛神这平淡的语气中,竟然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霸气!

对,就是霸气!

此时的白洛神,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给她的感觉,却不再是富家大小姐,也不再是一家公司的掌舵者,而是一位……女王!

直到这时,郑晓才明白白洛神的用意!

白洛神为自己找挡箭牌是假,真正的目的,竟是要凭借一己之力,护住陆家母子的安全!

不,或许,两者兼有!

“白总,您为何不将陆家的事,告诉陆铮?他似乎还什么都不知情。”郑晓不解道。

“时机未到!”白洛神幽幽道,再次闭目养神起来。脑海中却是浮现出了陆铮的模样,心中暗暗感叹:“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福气。”

现在告诉陆铮真相,无异于让陆铮去送死!

更何况,关于陆家的事,她知道的也只是冰山一角。就比如,至今她也没查出陆宗明到底得罪了谁,才招致灭顶之灾!

郑晓知道自己无法改变白洛神主意,只能叹息一声。

就在这时,白洛神却倏然睁开眼,道:“郑晓,你可知我为何要对你说这些?”

“我……”被白洛神这般盯着,郑晓突然有些心慌,仿佛被人看穿了内心深处的秘密一般。

白洛神没等到答案,平静道:“你虽是我亲自面试的秘书,看似是我的心腹,但其实却是我爸挑选的人。也是他,安排你来我公司面试的!”

嗡~!

闻言,郑晓顿时如遭雷击,呆在了原地,看向白洛神的目光充满了惊骇。

“白总,您……您都知道了?”郑晓呐呐道,仍是有些不敢相信,“那您为何还……”

白洛神嘴角微微上扬。

这不经意的一笑,却仿佛百花盛开,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艳丽多彩起来。

“你是想问,我既然知道了你的身份,为什么还要用你?”白洛神道。

郑晓机械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用?”白洛神嘴角微微翘起,轻笑着反问,“那人是我爸,又不是我的竞争对手,更不是我的仇人!你能通过他的筛选,说明你的能力没有问题,顶多会暗中向他汇报一下我的情况而已。

这对我来说,并非坏事。

若是我没猜错,你前几次拿出的‘市场拓展计划’,都经过了他的手吧,或者根本就是他的手笔?”

闻言,郑晓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脸上满是气馁。

在白洛神面前,她感觉自己这个毕业于常春藤盟校的高材生,智商有些不够用了。

而就在这时,白洛神又抛出了一个重量炸弹。

“你以为,他不知道我猜出了你的身份吗?”白洛神一脸平静道。

“什么?!董事长他知道……”郑晓震惊地张大了嘴。

“彼此心照不宣罢了!”白洛神道。

她的父亲可是白宏图!

一个用了不到二十年时间,便积累了如今百亿身家的男人,在生意场上更是赢得了“银狐”的称号。

白洛神虽自视甚高,但也明白和自己父亲比起来,还是稚嫩了些。

闻言,郑晓彻底泄气了,感觉在这对“妖孽”父女面前,她的智商只有被碾压的份儿!

人家父女都猜出了她扮演的角色,唯独她自己跟个二傻子似的还不自知。若非白洛神今天挑明,她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为此还曾沾沾自喜过。

“白总,您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郑晓有些不解道。

“这件事,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白洛神看了郑晓一眼,意又所指,“你用起来还顺手,别逼我换秘书!”

郑晓顿时一凛,连忙道:“是,白总。我保证不将今天的事汇报给董事长!”

……

陆母病房。

原本因为陆铮等人离开,而安静下来的病房,再次变得热闹了起来。不大的病房内几乎挤满了人。

这些人,都是陆氏集团曾经的合作商,如今是陆家的债主。

“陆夫人,你说你没钱还债,那怎么有钱交手术费?我们可都听医生说了,你的手术费今天已经全部交齐了!”一名中年男子站在病床前冷笑道。

“就是啊!陆夫人,你行行好吧。一百万对你来说还不是毛毛雨,但却是我们工厂的救命钱啊!再拿不到钱,工人们都要跟我拼命了!”也有人卖惨道。

“陆氏集团虽然没了,但陆家可还有不少房产。你们随便从手指缝里漏一点就够还我们的了!”

“诸位,我家的房子、车子早已经卖掉还债了。手术费也不是我交的,而是……”顾芸脸色苍白,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解释道。

“依我看,你就是不想还钱!”

“还好我安排了人在医院盯着,不然还真被你骗过去了!”

“跟她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咱们现在就把她拉出去。让她把手术费退了还债!”

“对,就这么干,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众人大声嚷嚷着,你一言我一语,根本没人愿意听顾芸解释。说话的同时,有两名中年人更是抓住顾芸的手臂,要将顾芸拉下病床。

“嘶~”

顾芸被拉扯之下,直吸冷气,脸色苍白得几乎没有血色,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几乎昏厥过去。

“哼,装得还挺像!我看她根本没病,就是故意装病来躲债!”刚才拉了一把顾芸的中年男子,冷笑连连。

“你不是得了白血病吗?怎么现在还没死?”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恶毒道,“还装死?给我滚下来吧!”

说话的同时,抬手就朝着顾芸的头发抓去。

“住手!”

陡然间,一道愤怒的暴喝声陡然在众人耳边炸响。

中年妇女感觉仿佛有一阵风刮过,继而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人死死抓住,手腕上传来的疼痛,更是让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这才发现身边多了一个年轻男子。

这人,自然是陆铮。

“你……你是什么人?”中年妇女尖叫道。

陆铮冷冷盯着中年妇女,双眼中几乎喷出火来。若是他再晚来几秒钟,或许他母亲就要被这中年妇女拉扯下来了。

“混蛋!快放开我!”中年妇女大声尖叫。

“好啊!”

陆铮咬牙冷笑,从善如流,确实放手了。手松开的同时,并没有收回,而是朝着中年妇女脸上抽了过去。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整个病房。

中年妇女直接被抽翻在地,嘴角开裂,脸上露出清晰的巴掌印。

“啊!杀人啦!快来人啊!杀人啦!”

中年妇女坐在地上大声尖叫起来。

陆铮却没有理会,右手再次挥出。

啪啪!

如同两道鞭炮声在病房内响起。

抓着顾芸胳膊的两名中年人,直接被陆铮抽得倒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张嘴喷出几颗带血的牙齿来!

“嘶嘶~”

病房内众人都倒吸起冷气来,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看着陆铮的目光充满骇然。

之前尖叫的中年妇女,也不敢尖叫了!

偌大的病房,在这一刻落针可闻。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悬疑]急诊异闻录
  • [现代]女婿不想继承豪门
  • [现实]龙门战神
  • [现代]九零后邪婿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最强傻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