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刃

第二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8-08 16:43:40

九州花滑界最快升起、也最快陨落的巨星。

最快升起无需解释,而最快陨落,则指的是林展涵在一举得到世锦赛冠军、被所有人所期待时,遇到了鲜少有运动员能够克服的伤病——跟腱断裂。

这种致命性的损伤足以让运动员的整个生涯折戟沉沙,不出所料,六个月后,林展涵宣布退出国家队。

璀璨巨星就此陨落。

陆小朋友原地愣神了五秒钟后,刚刚义正言辞警告林展涵对姐姐不要有非分之想的他仰起头,看向明沫。

“情势危急。”陆铭铭作慷慨悲歌状,“姐姐能否为了我的前途,施展美人计?”

“不能。”明沫干脆利落地揪着他转了个身,“你自求多福。”

陆小朋友悲愤又忐忑地换鞋去了。

楼上就是启虹的公司总部,明沫上楼把该办的手续办好,领好了员工卡下来之后,距离考核开始还有点时间。

她脖子上挂着员工卡,一下来就被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叫住了:“诶,新来的实习生是吧?”

明沫点点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胸牌——袁冬。

袁冬看来是启虹内部的某个领导,他伸出胖胖的手指点点远处:“你站到那块儿去,维持一下纪律,别让家长什么的越过线,以及那边的评委如果水喝完了什么的,你帮忙拿下新的。”

明沫转头一看——

好么,那位置就在林展涵边儿上。

不敢违抗上司命令,明沫端着一张风轻云淡的脸走了过去。

好在考核很快就开始了。

晨星俱乐部这次考核的规模并不大,一共四五个孩子而已,都是全国各个俱乐部内推上来的好苗子。

这次考核只要能得到通过,就能进入晨星进行训练。晨星俱乐部背后是财力雄厚的体育公司启虹,抛开晨星优秀的教练团队和训练硬件不谈,启虹成熟的经纪模式会定期为这些小会员们安排一些能够能够获得收入的演出和活动。

要知道,花滑的训练费用是十分不菲的,光靠家庭的财力支撑不了几年,启虹的商业模式能够为这些花滑选手们的父母减少很大一部分经济压力,因此进入晨星俱乐部的名额也就特别珍贵。

一个个孩子轮番上场,明沫听到教练们在小声议论。

“刚刚那个女孩我觉得稳了,这么小的年纪能转出完整的贝尔曼,再训一段时间加强一下跳跃,我看就能往国家队里送了。”教练甲说。

“男单这边倒是没什么全面的选手。”教练乙叹口气,“第一个小男孩滑行和表现力都挺难得的,结果两次点冰跳全摔了,后头那个高度还要更惨点,都快贴地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届的跳跃差成这样儿。”

“嗨呀,这不年龄还小么,练一练还是有机会的。”教练甲拍拍教练乙的肩膀,“你当是个人都能有林展涵那个天分呐。”

“可快别提林展涵了,一提他我这心里就痛。”

明沫大声清了清嗓子。

两个教练祸从口出,说完才想起来平时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林展涵此刻就坐在他们旁边,顿时尴尬得不行。

明沫偷偷瞥了一眼林展涵。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林展涵的侧脸。

仍然是令人羡慕的冷白皮,鼻梁高挺,神色淡漠,似乎没有听到教练们在说什么。

明沫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个空洞无声地疼痛了一下。

不过由不得她考虑太多,因为下一个上场的是陆铭铭。

教练们都已经有点疲惫了,这一届参加考核的孩子水平普遍不高,弄得他们很是意兴阑珊,此时此刻都有点倦怠,除了林展涵仍然腰背挺得笔直、一直注视着场上以外,剩下几个纷纷伸起了懒腰,甚至有的还打起了哈欠——

一分钟后,所有的哈欠断在了喉咙里,换成了一声惊呼。

“我天!看这小孩儿!”

明沫的唇角无声无息地弯了起来,她望向陆铭铭,悄悄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陆铭铭的小包子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朝着场外的观众们示意,小朋友的得瑟之情溢于言表。

明沫跟着笑起来。

她倒是不担心陆铭铭,这个表弟只在她面前是个小怂包,其余时候都阳光自信得不得了,从小在姨妈姨父的精心营养搭配下培养出了一幅倍儿棒的身子骨,体能没得嘲。

明沫听陆铭铭之前的教练说过:“这小子的滑行只能算中流,但跳跃在同年龄档里绝对是TOP水平。”

尤其是男生普遍发育晚,一般年纪大些才能有高难度的跳跃。在刚刚几个小男孩普遍跳跃不行的情况下,陆铭铭直接贡献出了一个三周后内点冰跳和一个三周勾手跳,说是惊艳全场也不为过。

然而就在场外一片欢腾、教练们纷纷鼓掌的情况下,一个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Flutz。”

那个声音清清冷冷的,尾音又带着一点点哑,非常具有辨识度。音量明明不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所过之处,空气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教练们互相对视一眼,一起悄悄看向了评委席的正中,神色都有点尴尬。

林展涵坐在那里,手里拿着笔,他面前的白纸上是他给每一个孩子做的笔记。

眼看着陆铭铭小包子脸上的得瑟笑容变得有点黯然,明沫突然开口道:“什么是Flutz?”

气氛中突然弥漫了诡异的火药味,旁边一个工作人员刚刚是负责给陆铭铭签到的,知道明沫是陆铭铭的家长,以为明沫觉得被冒犯了,赶紧道:“就是一个术语……”

可惜热心的工作人员话还没说完,那一边就续上了。

“Flipjumps,是后内点冰跳;Lutzjump,勾手跳。”林展涵转过头来看向明沫,他的声音仍然很冷,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稳稳当当的叙述里竟然冷得让人有点舒服,可能是因为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的专业性,“以逆时针选手为例,起跳上前者用的是左后内刃,后者用的是左后外刃。”

他淡淡地说:“Flutz意味着错误用刃,两个跳混了。”

陆铭铭在场上几乎石化,底下的教练也都有点讪讪,他们也都看出来错刃了,但是Flip和Lutz本来就非常难区别,很多运动员都是跳得好这个跳不好那个,陆铭铭年龄还小,能跳出来就非常不易,其余的事情可以以后再纠正。

明沫垂下头,小声咕哝:“动作好看不就得了,盯着鞋看干什么。”

林展涵冷笑:“这话你对裁判说去。”

“我提醒你。”明沫突然抬起头看向林展涵,“如果你因为我的原因迁怒我弟弟,那你就是历史上最不公正的评委!体育史因为你这种人蒙羞!”

教练们:“?”

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头?

林展涵继续冷笑:“你以为我像你一样么?”

石化的陆铭铭小朋友终于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们认识……?”

林展涵回过头来,这位高不可攀的世界冠军冲着自己的迷弟露出一个微笑:“何止是认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

陆铭铭目瞪口呆,捂着他的包子脸在风中凌乱。

这都什么事儿啊。

一个小时后。

本年度的考核比赛已经圆满结束,几家欢喜几家愁——不过陆铭铭小朋友总算是不太愁。

林展涵亲手把进入晨星的资格证交给了他:“三个月之内,错刃改不过来的话就用你打狗。”

明沫反应了半天才明白林展涵这是说陆铭铭的脸像肉包子。

啧啧,这一位的中文还是这么一言难尽。

陆铭铭是不愁了,愁的是他姐。

贵宾接待室里,明沫铁青着脸问林展涵:“贵宾您喝什么?”

“冻顶乌龙。”

“没有。”明沫扔给林展涵一瓶矿泉水,“请您凑活。”

林展涵拧开矿泉水,突然笑了:“你不会实习第一天就想辞职吧?”

……正有此意。

“为了躲我还丢份工作,不值当。”林展涵喝了一口矿泉水,淡淡道。

“……我没躲你。”明沫说,“减少交集对咱俩都好。”

林展涵点点头,不置可否。

俩人这边还没掰扯明白呢,门突然开了,大肚子的袁冬走了进来。

传说袁冬可以一晚上去三场酒局,啤酒肚就是这么喝出来的,不过也喝出了启虹快一半的业务线,是体育经纪界元老级的人物。

“林先生。”袁冬笑着往沙发上一坐,“首先要感谢您对晨星俱乐部的信任,我们一定为您量身制定策划,实现共赢。”

明沫默默站在一边。

林展涵退出国家队之后转为了职业选手,签约启虹经纪,既在晨星俱乐部担任教练,也会在启虹的策划下接一些商业表演。

明沫觉得那种心痛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她不是很想看林展涵继续和袁冬谈条款,于是找了个由头,悄悄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袁冬和林展涵。

其实如果明沫刚刚足够专注的话,她就会听出袁冬对林展涵的语气不完全是友好的。

“之前林先生在国家队的时候我登门拜访过。”袁冬冲林展涵笑了笑,“那个时候的林先生,可是相当不好合作呢。”

岂止是不好合作,当时的林展涵孤傲冷漠,对这种上门要求商业合作的人甩都不甩一眼。

袁冬想在林展涵脸上看到尴尬或者屈辱,但是都没有,林展涵似乎永远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他淡淡地笑了笑:“多有冒犯了。”

袁冬的铁拳打到了一团不卑不亢的棉花上,于是心下也有几分没趣,左右他并不想真的得罪林展涵——

体育经纪的路线其实也并不是很宽,毕竟体育明星除了一些商业表演外并没有太多合适的资源,而体育表演和电影、演唱会这些大众向的娱乐产品一比有显得太过小众了,盈利总是有限。

然而林展涵不一样,他最大的优势其实非常简单粗暴——长得好。

袁冬也是见过不少当红小生的,平心而论,林展涵的脸上上妆之后完全不输他们,而且花滑多年来塑造了他的气质,林展涵在镜头面前的形象非常好,堪称行走的画报。

早在国家队的时候,林展涵就因为这个优势有了相当大的粉丝基础。

这意味着他的路线可以很宽,种种资源在他身上都能被消化掉。

袁冬有心煞煞林展涵的威风,但也不想从根本上得罪这棵未来的摇钱树。

“那么合同条款林先生过目一下,如果有什么额外的要求可以再和我提。”袁冬想了想,补充道,“另外特别说明一下,我们会为每位选手配好专门的经纪人,虽然我是林先生的主要策划人,但是执行上的事不是我管,由经纪人为您包办。”

林展涵签字的手突然停了下来:“那么我的经纪人是谁?”

“叫李箫,是我第一个带的徒弟……”

林展涵停笔了,他看了看合同,自己的名字才签了一半。

他抬起头来,冲袁冬淡淡地笑了一下:“您刚才说,有什么额外要求可以再提的,对吧?”

明沫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被袁冬找上了。

“拿着。”

“什么?”

“这是专用的联系手机,不能关机,确保选手和我呼叫你的时候你能被第一时间联系到。”袁冬说,“还有这个,是电话册,里面包括了司机营养师和各大机构的联系方式,你等下自己录入到手机里,然后你等一下来我办公室领策划案……”

明沫:“?”

实习生不是应该先从打打杂什么的开始干起吗?怎么感觉自己一上来就被交付了很重要的工作?

然后她低头看了一眼专用手机,立刻石化了——

联系人的第一栏里写着三个清晰的大字——“林展涵”。

“不是不是。”明沫抓住袁冬,“袁老师,我这是成为选手的经纪人了吗?”

袁冬以一种“这是什么笨蛋问题”的不耐烦表情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明沫崩溃,“这是我上班的第一天啊!”

“第一天怎么了?”袁冬转身就要走,“新人也要勇敢承担责任。”

“不不不不不……”明沫把袁冬又拦了回来,“但是这不合规矩吧袁老师?其他更有经验的同事怎么想?”

袁冬有点欣慰地看了明沫一眼,觉得这新来的小姑娘情商居然很不错。

“是,林展涵的项目确实都比较重要,也有很多人想做,直接交给你的话会让有些老员工有点嫉妒,这都是正常的。”

明沫松了一口气:“那么……”

“不过这是林展涵自己提出来的,所以大家其实也并不能有什么异议。”袁冬拍拍明沫的肩膀,“放心,不会树敌的——就算树了又怎么样?好好干,用你的实力向他们证明你值得这个岗位!”

明沫快要哭了。

说好的减少交集对彼此都好呢?

明沫抱着一大堆东西站在原地,然后她看到林展涵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

他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明沫抬头看向他,林展涵的眼睛很清澈,和四年前一模一样。

明沫甚至觉得他和四年前相比,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变化。

然而似乎又真的变了很多,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人,不同到让她觉得有点陌生。

明沫在愣神的时候,听到林展涵用极低极轻的声音说了一句:

“你都没有问问我过得好不好。”

那一瞬间,坚冰崩裂,一个孤高冷漠但又揣着柔软内心的少年似乎又站在了明沫的面前。

但是当明沫回过神来的时候,坚冰已经重铸,林展涵似乎恢复了他的清冷疏离。

“多多指教。”

他对明沫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消失在晨星俱乐部涌动的人流里。

明沫突然意识到,林展涵还是变了,也许是因为伤病,也许是因为岁月,他那身斩断一切的刀锋般的气质被层层叠叠地掩埋了起来——起码在四年前,他绝不会用这种虚无的客气词汇来掩饰自己真正想说的话。

那时候他说什么来着——“明沫,我绝不回头。”

刀锋般的少年终于被这个世界反伤,他也许会变得圆润,变得精致。

明沫抱着包靠在了墙壁上。

她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轻轻道:“真想再见一见当年的你。”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家真有矿啊
  • [现代]女总裁的上门神婿
  • [现代]我是王者
  • [现代]绝品女婿
  • [现代]我有一支判官笔
  • [现代]我从海底来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