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妻管严

第三章 破铜烂铁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8-31 17:55:52

因为父亲的原因,苏楠一直遭受着种种不公,所有人明里暗里都针对她,就连奶奶也从来不和她亲近。

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此时也和地上的瓦罐一样摔得四分五裂。

“哎呀呀,脏死了,真是的,弄得满地都是!”

苏眉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往后退,。

“苏楠,你太过分了,居然在奶奶面前耍性子,你是故意把蜂蜜摔在地上的吗?我看你真的是…….”

“闭嘴!”

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陈玄面无表情的盯着苏眉。

“你这窝囊…….”

苏眉刚准备呵斥,可是当她的目光碰上对方的眼神后,突然感到后背像是被针扎了一瞬,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

这个眼神特别平静,但平静到让人感到压抑,整个房间安静得落针可闻,似乎危险随时会降临一般。

陈玄静静的看着苏眉,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几秒钟后,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

转过身,伸出手轻轻将苏楠脸上的泪痕拭去。

“你给我滚开!”

苏楠哭着狠狠推了陈玄一把,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如果陈玄稍微有点儿本事的话,她也不会承受这么多委屈。

陈玄没有说话,盯着苏楠看了几秒钟,然后转过身,弯下腰小心翼翼的收拾起地上的碎片,并将一部分没有洒在地上的蜂蜜小心翼翼的收在一个碗里。

“哈哈,还真节省啊,洒在地上的都还要,你怎么不用舌头舔啊,这样舔得更干净一点。”苏眉回过神来,又开始哈哈大笑。

苏家一众亲戚也跟着冷嘲热讽。

陈玄一言不发,将地上收拾干净后,把那个装着蜂蜜的碗小心翼翼的装进塑料袋。

然后抬起头,静静的注视着苏老太太。

“你想干嘛!”

苏老太太呵斥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被这个眼神盯着总感觉浑身不自在。

几秒钟后,陈玄轻轻吐出一口气,接着缓缓从兜里掏出一块手表,淡淡道,“奶奶,蜂蜜是我送的,这块表才是苏楠给您准备的礼物。”

瞬间,苏楠突然楞了,看着那块手表,猛然感觉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捏了一下。

结婚这一年多,虽然二人并没有太多交流,但毕竟在一起生活,苏楠很多次看见陈玄小心翼翼的擦拭那块手表。

也经常看见他把手表拿在手里摩挲着,而且看那块手表的眼神明显不太一样。

虽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苏楠能猜出,这块手表对陈玄或许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至少对他来说肯定很珍贵。

所有人也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陈玄手上那块黑乎乎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

苏眉盯着那块手表看了看,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是故意的吗?这东西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吧!”

一群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被陈玄那股气势唬得一愣一愣的,还以为他要拿出什么稀世珍宝呢,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玩意儿!

“这东西,要是拿去当废铁卖的话,至少也得值五毛钱吧!”

“胡说,怎么能是五毛呢?现在废铁都涨价了,这么个铁块,至少得卖六毛钱!”

“哈哈哈,这两口子可真大方啊!”

苏眉阴阳怪气道,“我说这两口子也真是绝配,前脚拿出个瓦罐丢人,现在后脚又拿出块儿破铜烂铁,我看今天是有人存心想把奶奶给活活气死吧!”

此时,苏老太太的脸已经黑到了极致,听到这话,终于爆发出来,狠狠一拍桌子,“今天你俩把话给我说清楚,要是说不清楚,别怪我翻脸无情!”

空气瞬间凝固下来。

所有人都知道,老太太这回是动真火了。

陈玄却显得云淡风轻,扭过头用一种玩味和不屑的眼神扫了众人一眼,接着笑了笑,将那块表放在桌上,“奶奶,你们慢慢吃,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去。

所有人全都懵了。

直到陈玄离开好半晌,这才回过神来。

“这个窝囊废简直太过分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他根本就没把奶奶放在眼里,太不是东西了,我们苏家怎么会摊上这么个丢人的东西!”

“苏楠,你俩到底什么意思?”

一群人开始义愤填膺,把矛头对准了苏楠。

苏楠整个人都是懵的,刚才陈玄的表现太突然了,完全在她意料之外。

平时陈玄在她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苏眉冲苏楠冷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块垃圾堆里捡来的废铁拿去扔了,打算放这儿继续气奶奶吗!”

苏楠紧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管怎么样,都得等奶奶过完大寿再说。

至于她那个窝囊废丈夫,哪怕是要离婚,也得等回去再说。

这一年多以来,她真的受够了,一分一秒也不想再委屈下去了!

就在她刚准备伸手去拿那块表的时候,突然从门外走进一人,一个劲儿的道歉,“对不起来晚了,今天下班有点儿晚,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好像看见陈玄了,他怎么先走了?”

这人是大姐夫,在文物局上班,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中山装,话特别少,是个标准的知识分子,平日里一门心思研究文物。

“他这么没脸没皮的,当然不好意思继续呆下去了。”苏眉尖酸道。

“嗯?”

大姐夫一脸疑惑,他平时为人比较忠厚,从来不参与任何人的矛盾,倒是没听出苏眉这话里边的味道。

“要是我拿块儿破铜烂铁当成寿礼,我肯定也呆不下去啊,可不像某些人,脸皮这么厚!”苏眉讥讽道,有意无意的朝苏楠那边瞥了一眼。

“破铜烂铁?不会吧!”

大姐夫顺着苏眉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紧接着面色突然一凝,连忙将那块表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大姐疑惑的问道。

大姐夫却没有说话,只是脸色越发凝重,接着又从包里掏出一个放大镜细细观看。

好半晌以后,脸色顿时无比兴奋,激动道:“竟然是罗曼大师的作品,想不到在这儿被我碰见了!”

“你在说什么呢?”大姐越发疑惑。

大姐夫一个劲儿的咽着唾沫,盯着那块表道,“自从罗曼大师二十年前去世以后,存世的作品就很少了,这东西是宝贝啊!”

“宝贝?”

大姐夫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些深奥,众人听得似懂非懂,一人索性直接问出最关键的问题,“这东西值多少钱?”

“这就不好说了。”

大姐夫摇头道,“罗曼大师性格很怪,完全按照他的心情做事,设计出的作品也参差不齐,贵的价值没法估量,就算是最次的作品,历史上拍出的最低价也是好几万美金。”

嘶——

这话一出,整个包房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好几万美金?

这要是兑换下来,那可得几十万啊!

“小文,你没看错吧?”

苏老太太也显得有些惊讶,虽然几十万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巨款,但肯定也不是什么小数目。

“奶奶,我没有看错,罗曼大师作品有几个工艺是无法仿制的,我敢保证,这绝对出自他的手笔!”大姐夫无比肯定的说道。

瞬间,整个包房一下炸开了锅。

大姐夫在文物局上班,专业知识过硬,是单位里的骨干,平时沉默寡言,为人敦厚,他说的话自然不会有人怀疑。

“小楠,你这是…….”

老太太看着苏楠的眼神极不自然,搓着手小声道,“你这孩子,刚才也不早说……”

“奶奶,我…….”

苏楠只感觉脑子发懵,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觉这一幕有些不太真实,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这也太猝不及防了,陈玄成天拿在手里把玩的这块表,价值几十万?

“这蜂蜜我就收下了,回头跟陈玄说一声,你俩抽个时间上我那儿吃饭去。”

老太太感觉挺内疚的,但也不可能向苏楠认错,不过她这番话算是给了天大的面子。

她性格很古怪,自从老头子去世后,就一直自己住,有个保姆伺候着,很少主动让任何人去她家里。

“谢谢奶奶,我回头跟他说一声。”

苏楠连忙应道,脑子里却是乱哄哄一片,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寿宴散去后这才急匆匆往家里赶。

推开门,看见陈玄正半蹲在地上,撅着屁股卖力的擦着地板。

这一幕苏楠看了无数次,印象中陈玄似乎特别喜欢擦地板,几乎每天都擦。

她轻轻动了动嘴唇,但又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感觉有一肚子的疑问,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六月天狼 说:

接上一篇,从那以后,女神就一直恨我,看见我就翻白眼,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我错在哪儿了。直到后来,毕业聚餐的时候,我端起一杯酒,对女神诚恳的道歉,女神冲我微微一笑,说再给我一次机会,然后拿起一杯橙汁(未完待续)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22岁小娇妻
  • [现代]我被自己附体了
  • [现代]天生王者
  • [现代]龙王霸婿
  • [现代]重生之都市至圣
  • [现实]山村小神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