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居然是豪门千金

001 世界第一家族的千金大小姐?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9-04 10:31:10

“你,被开除了!”

一家富丽堂皇的写字楼某公司内,一个身材高挑的职业装女人,愤然冲面前一个瘦弱的青年吼道。

“经理,您听我说……”

“闭嘴!我不听你的解释!限你两个星期内把欠公司的一百万还清,否则的话,我会马上通知警察来处理!”女经理狠狠地瞪着他,厉声说道。

“哇哦,一百万,这小子惨了……”

“是啊,就这穷逼,哪来的一百万啊,林经理这次是要整死他了,哈哈……”

“你说他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新来的经理……”

周围一片窃笑议论之声,都在看好戏。

路元非有些想不通,自己兢兢业业的上班,在公司一年多以来,能吃的亏自己都吃了,干的活比别人都多,有什么忙都会尽力帮同事。到头来,自己却要承担这么个过错?

明明是自己办公室的几个同事因为失误,弄丢了这笔项目款,结果就因为那几个人平时会巴结,跟经理关系搞得很好,最后他们屁事没有。到头来,却要自己一个人来背黑锅?

上阳集团是本地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在这里的这份工作是他费了很大劲才争取到的,眼下正是用钱的时候,如果工作没了,接下来自己要怎么办。

“还不快滚,站在这儿干嘛?!”那女经理厉声呵斥道,“保安!保安呢?!”

“呵,我走就是,不必叫什么保安了!”

路元非硬着头皮,走回办公室,打算收拾下自己的东西。

公司那些围观者的目光像针扎似的刺人。他也只能无视。

到办公室门前一看,却发现自己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早就被当成破烂一样地被人扔到门口了。

他再次叹了口气,然后蹲下去慢慢一样样拾起,收进纸箱子里。

周围匆匆经过的人,看也不看他一眼,东西被踩了好几脚。

他无奈地捡起拍了拍土,慢慢收好后,默默乘电梯下楼。心情极为沉重。

刚到了一楼,电梯门开,却看到几个说说笑笑的人正朝电梯里进来。

这一看,路元非居然发现,来的是自己办公室的那帮同事……

路元非表情霎时间就有点复杂。

嘴巴动了动,不知如何开口。

“哟,走了啊路哥?这次多谢你的牺牲哈,对不住了,有缘再见!呵呵。”

只有小琳,嬉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说了这番话后,就跟另外几个同事说说笑笑地离开了,再也不多看他一眼。

路元非愤然地盯着他们的背影,心里燃起一股火焰!

凭什么?!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在办公室里,自己本着吃亏是福,也不跟大家多计较,什么活都是自己来干,可这些人把自己当老实人欺负就算了,最后为什么连这样的黑锅都要自己来背?

而且,对自己一丝一毫的尊重都没有。

就因为自己善良,好欺负吗?

凭什么?

这三个字重重地叩击着他的心。

路元非拖着沉重的步伐,一个人坐公交回家。

今天,是他结婚的第二个年头,但是跟自己老婆已经相识快六年了。

大学一毕业,就结了婚,过上了幸福安康的小生活。

虽然离还完房贷还遥遥无期,生活也有些清贫,但日子过得很充实,每天都充满干劲。

可最近这段时间,他却接连不断地遭遇变故,几乎快让他被击垮了。

还没到站,电话却响了,打开一看,是妹妹的号码。

路元非心里徒然一紧。

“喂,哥,你快点来一趟吧,医院里说再不交钱,就拔了咱妈的管子。”

听到妹妹劈头盖脸地这番话,路元非蹭地就急了。

“什么?!不是刚跟他们医院说好了,下周再补齐吗?说好的宽限几天……”

“他们来了个新的主任,很强势,要不你快来吧,跟他们说说……”

这段时间,因为母亲的突然遭遇车祸,路元非几乎已经把所有能用的钱都挪了,搞得自己是焦头烂额。

因为事发地是在一段没有监控的路段,车祸的肇事者,现在还没有找到。

路元非立即下车,倒车去了那家医院。

走进医院大厅,马上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病床已经被抬进走廊了。

躺在床上,身上插的都是管子,仍然昏迷着。

他的心就揪了起来。

路元非很小就没了爹,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兄妹俩拉扯大,培养成人,这些年来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路元非甚至不敢想。

看到母亲的这幅样子,路元非忍不住心里一酸。

“哥,你怎么才来,”妹妹忽然焦急地迎了过来,“现在怎么办啊?今天护士把药已经停了……”

路元非这才整理了一下心绪,马上就道:“主任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他说说。”

“喂,我说你们俩,”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秃头男人,忽然走了过来,“咱们这可是医院,不是慈善院!你们赖在这里不给钱已经几天了?”

这个男人,是科室主任,他母亲的主治大夫。

路元非被这番话搞得面红耳赤,咬着牙,半天没有说话。

他忽然明白了,自己没有钱,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这世界就是这样。

看起来,只能先去找份刷盘子、送外卖之类的工作,先将就下了,再不济,就去找人借钱……

起码,把眼下这个坎给度过去再说!

“我告诉你们啊,最多,再给你们一天时间。交不起钱,马上收铺盖卷滚蛋。”

大夫厉声说完后,扬长而去。

路元非望着背影,眼里快要喷出火。

现在的人都怎么了?难道为了钱,一点道德,职业操守都不讲了吗。

这可是救死扶伤的医院,不是什么商店啊。

妹妹晚上在学校里还有课,说了几句后,便急匆匆地回学校了。

路元非一个人默默地给母亲喂着饭,强忍着眼里的泪水。

正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忽然,就感觉到一个温婉的身影走到自己身边。

“老婆……”路元非有些惭愧地缓缓开口,“我对不起你,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是他的妻子,薛晓岚。

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工作丢了,还欠了公司一百万的事情。

每当老婆对自己更温柔,他就多了一份自责。

这么动人的妻子,在学校时就是班花一样的存在,跟了自己以后,几乎没享受过什么好日子,整天都是受苦受穷不说,还要跟自己一起还房贷,每天粗茶淡饭……

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没有顶天立地,给自己妻子撑起一片空间,带来幸福……郑道感觉十分失败。

根据路元非了解,妻子很小就就没有了父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所以也就对她倍加呵护,生怕委屈到她。对她十分心疼。

“傻瓜!你怎么总是说些这种蠢话啊,”薛晓岚叹了口气,轻轻摸着路元非的脑袋,说,“我们作为夫妻,当然要有难同当了,这是应该的。我既然选择了你,就从来没后悔过。”

看着路元非的神情,妻子顿了顿,马上又换了话题,道:“诶,要不,我带你去游乐园吧,我们开心开心,正好你也不用工作了……”

“老婆,咱家现在哪有钱去游乐园呢,太花钱了那种地方,”路元非有些无奈,自己的妻子虽然温柔,又体贴人,但是有时候实在是像个孩子,“我可能得先去找找工作了,对了,你记不记得以前咱们的老同学,陈龙,他家好像开企业的……”

“不要了吧,那个家伙,总是很嚣张,而且仗着家里有点势力,还动不动就欺负同学,你去那种人家里上班,岂不是很受罪。我不要你去。”

“傻瓜,现在受点气算什么,”路元非叹了口气说道,“赚钱要紧啊,他家里的生意今年听说效益特别好,很多人抢着进呢,我跟他好好说说,估计能看在往日同学情面上,能给我安排个差事做。”

薛晓岚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路元非这么坚持,也就没好阻拦。

“唉,就是现在咱妈这住院费,可能得先去找那几个亲戚他们借点钱了……”路元非说起这个,忽然又有些犯难。

“要不这样,我先出钱垫上吧。”

薛晓岚忽然开口对丈夫说道。

“你?”路元非愣了愣,“你……哪来的钱?”

自己家里那点钱,他心里还是有数的,这段时间早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妻子的工资比自己还低,怎么会拿得出钱呢。

正在他心里嘀咕的时候,妻子却扔出一个袋子。

打开往里瞄了一眼,郑道就愣住了。

里面红彤彤的,全都是清一色的红票子……

还没来得及等路元非惊讶,妻子就开口了:

“老公,其实,我……有点事情要对你说。”

“啊?什么事?”

“我不想再瞒你了,老公,其实,我就是全球第一家族,东方薛家,核心一脉的后人。”

薛家?

这个名字让他感到一震!

这不是寻常人能听过的名字,他也只是耳闻,作为了掌握全球将近三成财富的顶级家族,东方薛家是绝对神秘的存在,别说普通老百姓,就算是在社会上相当有地位的人,也对这个名字是感到极度地敬畏!

稍微有点地位或者有些见识的人,都很清楚这个庞大的家族,地位跟实力究竟有多么恐怖!

因为几乎是传说一样的存在,很多人,甚至质疑他存在的真实性!以为只是传言罢了。

“老婆,你在开什么玩笑……”路元非舌头都有点打结了,“你不是说,你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吗……”

“哎,亲爱的,那都是我骗你的啦。你呢,就是我们家第二十三代继承人的上门女婿。现在整个家族的第一掌权人,是我爹。我可是家里核心一脉里为数不多的女孩子。你是经过我家严格审核把关通过得女婿,而且就凭我爹对我的宠爱程度,你进我家绝对没问题的。”

路元非嘴巴都张大了,半天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

凭他对妻子的了解,不会是开玩笑,但是……这一切也优点太匪夷所思了吧。

“现在我处于继承人考核期内,必须隐瞒真实身份,而且名下所有资产全都被冻结,三天之后,我的两年考核期就结束了,到时候就可以恢复我继承人的身份了。你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进入我们家,成为我们家族的重要一员。”

“……等等,那、那你现在拿的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路元非忽然意识到了这么个问题。既然资产都被冻结了,哪来的这么多钱?

“哦……你说这个,很简单,网贷啊,”薛晓岚撩了撩头发,简单地回答,好像在说一件非常稀松平常的事情,“我贷了二十万呢,最起码这几天不用发愁了,嘿嘿。诶?老公你怎么了?干嘛吓成这个样子……”

带你吃鸡 说:

各位大佬们……多多支持一下啊……收藏评论打赏转发,整起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重生之神级投资
  • [现代]百万赘婿
  • [现代]长生我已活了三千年已久
  • [现代]悲催村女重生记
  • [现代]我的卧底生涯
  • [现代]绝品女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