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修仙归来啊

第十六章 这能吃吗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9-12 20:31:30

芦苇地,满目疮痍。

到处都充斥着残根禾草,灰白色纤毛凌乱飞舞,与妙龄汉服女子的尸体定格在一起,仿佛沾血为画。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她弱,因此被杀,她将后背教给他人,故而死亡。

“是你让我师妹丧命的,就休怪我无情了。”

青年男子一步步向他走来,提着黑刀,杀意疯狂涌动。

方牧伫立在原地,不动如山。

他轻笑一声,说道:“没必要找这么一个借口。”

“很好,你成功激起了我的怒火!”

青年男子步步逼近,冷笑道:“你以为,我像她那般没脑子?我不管你之前用的是什么手段,要是你还想着用来对付我的话,恐怕会让你失望了。”

正说着,他气焰高升,其绽放出来的真气可怕程度,竟是直逼炼气后期的境界!

“隐藏的也够久的了,你是第一个见识过我真正力量的人。”

“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青年男子晃了晃脖子,骨骼嘎吱响动。

他平日里一直扮弱,伪装数年,为的就是这一刻!

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实力!

“现在想逃?已经晚了。”

男子积攒真气,凝聚于刀身上,只待那拔刀必斩的瞬间!

“你真啰嗦。”

方牧不禁摇了摇头。

这家伙,难道以为自己先前用那女修威胁他,是怕不敌他么?

想太多了。

自己,不过是懒得动手浪费真气罢了。

“让我想象,那本适合炼气期用的功法,叫什么来着……”

方牧临危不乱。

他不断回想,数之不尽的功法在脑海中快速翻阅,历历在目。

在那个修仙世界里的三百年,他一路高歌,期间不知道修炼过多少本功法。

哪怕现在修为尽失,从头再来,但脑子里的记忆却不会失去。

宛如浑然天成般,刻骨铭心!

仿佛只要一个意念,方牧便可随时随地施展出那些早已钻研透彻的功法,完全没有哪怕只是一丁点的突兀感!

“世界上有多少修士?”

他突然开口问道。

青年男子怔了一下,狞笑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问这些人尽皆知的东西?”

话音刚落,方牧将脚边尸体旁的秀剑一把抓起。

炼气期顶尖身法——

疾雷步!

拿到剑的这一刹那,他脚底电流涌动,竟是无形之中呲滋作响。

霎时,芦苇地好似雷鸣涌动,无雷却有声!

方牧手握剑柄,以极其恐怖的速度冲出,身影甚至一度消失,再浮现,已是青年男子身前!

快!

快到根本无法捕捉其踪影!

方牧已是站在青年男子的左边,目光看向远方市区的灯塔。

他神情漠然,右手反握秀剑,剑刃横着抵在了青年男子的脖子上,溢出一丝鲜血。

“世界上有多少修士?”他再问道。

青年男子脸上写满了惊愕,整个人怔在原地。

咕隆!

他艰难咽了咽口水,口干舌燥。

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阵阵凉意,男子这才意识到了什么,浑身忍不住地颤栗,拿刀的手都在发抖。

“不……不知道……”

男子声音都在颤抖,惶恐哆嗦道:“长河市这一带……不多……有些地方多,有些地方少……”

方牧眯起眼睛,道:“我听到你说世俗界?什么意思?”

男子楞了一下,下意识道:“普通人多的地方就是世俗界,我们修士一般都在普通人发现不了的地方……”

“也就是说,还有修真界?”

“是……是啊,全国各地有好几处,据说死伤率高的吓人,我们炼气期的修士没资格去……”

“在哪?”

“不……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你不能杀我!我是枫山宗的弟子,你要是杀了我,我师父不会饶了你的!”

方牧拍了拍他的肩膀,顿时青年男子再也说不出话了。

他死死捂住自己的脖子,鲜血止不住的喷涌,伴随着扑通一声倒下,男子生机全无。

直到死亡,意识丧失的那一刻,

他仍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炼气初期,而且还是一个炼气初期的炼丹师,为什么会可怕到这种程度。

简直违背了他们对常理的认知!

炼气中期,完全能把炼气初期吊起来打,越级杀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

对于方牧而言,越级战斗如同吃饭喝水般频繁,决定一个人实力的,可不仅限于修为境界。

“得走了。”

方牧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以免突发意外。

他摘下两具尸体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随手一团小火苗甩出,乃是炼丹之火。

轰的一声,芦苇地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这地方偏远的很,周围又没有山峰可燃物,倒也害不到其他人。

“炼气期的丹田还是太小了,真气消耗可真是够严重的。”

方牧苦笑。

这才不过炼了个一品丹,杀了两个低品境界的修士,丹田内的真气就已经几乎快抽空了。

当即,他不再过多停留,速速离开。

这片芦苇地已是化成一团灰烬,什么都没剩下,包括那两具修士的尸体。

……

回到李伟宏家中,已是凌晨。

因为方牧先前说过他晚点会回,因此李伟宏一直没睡。

自己亲儿子还残疾着呢,想睡也不见得能睡着。

李曼、以及李昊本人亦是如此。

“方神医,你这是……”

见方牧面色苍白,一副透支心力憔悴的模样,李伟宏楞了一下。

“不碍事。”

方牧摆了摆手。

见此,李伟宏内心有些感动,惭愧道:“倒是麻烦方神医了。”

他可不会知道,方牧只不过是真气消耗一空,脸色才有些不太自然而已。

潜意识里就以为是方牧为了弄药,导致的精神疲惫。

“药呢?在哪?”

急性子李曼忍不住开口询问。

他见方牧两手空空回来的,也没端个喝药用的碗,难道自己弟弟这病疾是治不好了?

闻言,方牧从怀里掏出一颗乌漆墨黑的丹药,扔在了李曼手中。

“这……是啥?”李曼懵了。

她看着自己手心里的这颗泥丸子,险些一度开始怀疑人生。

这玩意……

真的能吃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快帮忙按住她啊......
  • [现代]白龙脱衣,活人剥皮,少女开封……
  • [现实]“宝贝不痛,我会轻点扎”
  • [现代]这妞太正了,您先来……
  • [现代]死鬼,今晚打不打那种扑克?
  • [现代]大龄剩女追尾必嫁……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