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地产商

第四章 招阴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9-15 22:51:52

“度化不能,就只有消灭一途。不过这种方法对人对鬼都是两败俱伤,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走到这一步的。”

我自言自语地自我安慰一番:“不过我和它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也不至于揪着我不放吧。”

马鸣喝了一口酒,嘿嘿笑道:“谁知道呢?反正据我所知,前几任屋主最后都是不得好死,也是你小子好运,买房的时候遇上了我。”

我知道他存心吓唬我,或许还有吹捧自己的意味在,但也不免有些发怵。说的是啊,在此之前,我从未接触过这些阴邪之物,如果不是恰好倒霉买了这个房子,我是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这些的。我也不知道它们是否有善恶好坏的评判标准,万一我遇上不讲理的,岂不是完了?

我满脑子胡思乱想,还没开始就把自己吓得不行。晃了晃头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我打算从马鸣这里旁敲侧击。再开口时,称呼已经变了:“马经理,你干这行多久了?”

马鸣端着酒杯回想片刻:“到现在为止,差不多十年了。”

那他岂不是刚成年就开始干这行了?他一个人不会吓吗?我顿觉这是个有故事的人,正要开口深挖,马鸣却像识破了我的想法般,噗嗤一笑。

“我只有一件事能告诉你,这世上未知的事情比你想象的还要多得多。”他露出又像回忆,又似怅惘的神色:“算一算也有十年了啊。我做这行这么久,探过拆迁区的平房,也经手过豪华区的别墅,见识过许多真情,也遇见过比鬼还恶的人……”

说到最后,他似乎陷入了某种不可名状的情绪中,开了瓶二锅头对口闷,一顿饭结束,两个人都有些上头了。

结完账,我直接在嘉乐地产的沙发上倒头睡了个午觉。这一觉起先是格外香甜,后来渐渐睡得沉了,我的胸口渐渐窒闷起来,仿佛有人搬了个大石头压在上面,我呼吸困难,挣扎着想要醒来,却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半分。

我很快意识到我这是遇到传说中的鬼压床了,是一种睡眠状态下的短暂生理性瘫痪,好在我以前室友也经历过此类事件,传授了一些解决之道。我慢慢调整情绪,平复呼吸,使自己放松下来。慢慢地,我睁开了一条眼缝,透过这条缝隙,却看见我胸口上当真坐着什么东西,定睛一看,竟然是那个芭比娃娃!

它诡异笑着,手脚并用朝我爬了过来。

“啊!”我猛然起身从沙发上坐起,瞳孔紧缩,冷汗汗湿了衣服后背。旁边的马鸣被我冷不丁的大叫吓了一跳,手机砸在地上。

“你做噩梦了?”他观察着我的神色,推测道。

噩梦?原来是噩梦吗?

我咽了口唾沫,到饮水机前接了杯水咕咕饮下,这才有余力说话:“我、我刚才做梦,看见那个娃娃坐在我胸口。”

马鸣沉默了一会儿,安慰道:“我一直坐在旁边没离开。它不敢出现,进了梦境骚扰你罢了。”

“那就还好还好。”我放松地吐出口气,所幸只是在梦里骚扰我,就当做了个噩梦,不是真的有人生危险就好。

马鸣这时却道:“不过能被入梦的人大都被纠缠至深,魂魄虚弱,想来离死也不久了。”

我靠了一声:“一天天吓我有意思吗?”

“谁吓你了?”马鸣翻个白眼,把镜子扔过来:“自己看!”

一照镜子,我立马陷入沉默。就这么短短一下午,黑眼圈肉眼可见地加深了一层,脸色也更加青白,活像被妖精吸干了阳气,眉心那团晦气又浓重了点,现实的印堂发黑写照。

一想到今晚要和它们正式碰面,我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这时马鸣已经收拾好了包裹,一小碗米,一个漆黑的罐子,两支香,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黄底朱砂符,统统塞入他黑色的背包,朝我招呼道:“快,该出发了。”

我有点打退堂鼓,强颜欢笑道:“那什么,你看今晚没风没月亮,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时机,我刚受了惊吓……要不咱们明天再去?”

马鸣却一脸严肃道:“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时。沈毅,我认真告诉你,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你自己看不到,在我眼里,你整个人都被晦气糊住了,我连你的脸都看不太清,这就是民间所谓的霉运罩顶,走在街上出车祸的概率有百分之七十。要不是我答应了收你做跟班,说实在的,我街上碰见你都要绕着走的。”

“我擦嘞,你这么绝情?”我骂了一声,又照了眼镜子,也不知是不是马鸣一番话带来的心理作用,我仿佛真的看见自己身上有黑气缭绕笼罩。

长痛不如短痛,早死早超生。我用这两句话反复给自己打气,终于下定决心,迈着虚软如同肾虚的步伐跟着马鸣走了出去。

看来马鸣是真的很不放心,一路上车开得小心谨慎,路过一只散步的野猫,他都要停下来等这畜生先过。我看他的认真模样,也察觉到他之前不是危言耸听,顿时更害怕,但决心同时也更加坚定了。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手机响了,小雅来的电话。我借口要散甲醛,让她今晚回她妈妈家暂住,这个时间点应该是洗澡完了,给我打完晚安电话准备睡觉。

甜甜蜜蜜哄了几句,听着小雅娇软的声音撒娇,我心中的紧张也散去不少。

马鸣在旁边目睹全过程,挂断电话是,他忽然闷闷地笑了两声。

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不满地看过去,马鸣挥了挥手道:“不是,我只是没想到,原来你这种表里如一的穷屌丝也会有女朋友。”

“要不是急着结婚,谁想这么快就买房啊?我家底都被掏空了。”我没好气道,踩上一阶楼梯,又不放心地回头叮嘱:“你答应的事情可不能骗我啊,我老婆本儿都快没了,就指望你给我回本呢。”

“那当然。”马鸣正色道:“你若是不放心,咱们回去可以签个合同盖个章,有法律效应那种。”

得了马鸣的承诺,我总算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走到房门前,我摸出钥匙打开门,侧开身子,对马鸣比了个“您先请”的手势。

马鸣从背包里拿出两支香,把阳台的盆栽倒腾出来充做鼎,将香点燃。很有意思的是,他点香用的不是打火机,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不清楚是什么材质,总和电视上看见的有点不同,吹燃后有股无名的幽香。

香燃了很小一段时间就熄灭了,反复两三次,都是如此。我哆嗦着道:“这、这怎么回事啊?肯定不是巧合吧?”

马鸣又试了两次,皆以相同的结局告终,他也不再做无用功,将香和临时鼎搁在茶几上,走到沙发上坐了下。

“不是,你几个意思啊?”我没想到他居然能这么气定神闲,不愧是老油条了。

马鸣轻飘飘看了我一眼:“你急什么?坐。这是人家还没准备好呢,我们不请自来,多等一会儿怎么了?”

我头一次听说见鬼也要等一等的说法,十分无语却无法反驳,那怎么样呢,人家马经理才是权威。

我暂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跟着在沙发上坐下,就看马鸣要等什么。

房间内的闹钟还是完好的,咯吱咯吱,时针一点点爬到满格,窗外乌云消散,月亮出来了。这时,我耳朵捕捉到轻微的响动从浴室方向传来,好似水龙头正在慢慢扭开,淅淅沥沥的水流声清晰地击中我的心房。

浴室确实大有问题。小雅当时说自己被摸了屁股,半夜里莫名其妙打开的水龙头也来自浴室而非厨房。

似是看出我的疑问,马鸣低声解释道:“这里的浴室和厕所是同一个,藏污纳垢之所最易招阴。”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手机通万界
  • [现代]龙王殿
  • [现代]都市之无敌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无双战神
  • [现代]天生我帅必有用
  • [现代]和扶弟魔女友分手之后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