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贺吧,王婿的降临!

第三章:要不…你进房吃吧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0-01 10:01:00

不知何时,刘炜拔掉了点滴管,竟从病床上下了来!

“亲爱的,你,你……”

徐子凤瞪大眼看着刘炜,没想到醒来了!

“草,你个蠢胖子他妈想死么?!”

嗷嗷痛叫的柳建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肚子仍感隐痛的怒视刘炜!

柳建也没想到,像刘炜这个蠢货死胖子命大,竟没按医生说的大概率永远醒不来,所以才敢放肆在病房中就对徐子凤这般动手动脚,想霸王硬上弓夺走徐子凤!

而刚才这刘炜简直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打了自己?如何不让柳建这个柳家少爷心里怒火横烧!!

“哦,说死么?”

刘炜甩了下这满是臃肿肉的手,极为不屑瞥了一眼柳建。

“无知凡人你应该庆幸,本魔现在不过最后一丝精元之气,实力早已不复当年。”

“换在五千年前,就以你区区一蝼蚁之身,竟敢妄自威胁本魔?本魔一拳倘若真砸下去,你魂魄都要粉碎,永世消亡!”

的确如此!五千年前就是这样。

不过现在的刘炜,早不是五千年前纵横天下大魔,在经历被锁天棺镇住这么久,已被散掉绝大部分力量,能挣脱锁天棺枷锁出来,尚存活在这个世上,便是最大幸运了!

“你这傻逼东西胡说些什么!”

刘炜说的什么天魔啊,锁天棺之类的神话言论,柳建听来完全就一小屁孩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哼哼,哈哈哈……”

刘炜大笑起来!

殊不知,刘炜早已然脱胎换骨,不是那个以前那个,只有七岁小孩心智的刘炜了!

“你,你……”

柳建不敢跟刘炜硬来,毕竟刘炜才是徐子凤的正牌丈夫,自己遗憾没搞到徐子凤,这事儿暂且只能搁着。

但柳建仍气焰嚣张,放出狠话对刘炜:“别以为你他妈一弱智傻子什么都不懂,本少就可以怜悯心大开放过你!竟敢动手打本少,还坏了本少好事儿,有你好果子吃的!”

撂下狠话后,柳建捧着肚子满是狼狈走了!

“别动…快躺病床上别乱动亲爱的,我马上去叫医生来给你检查!”

柳建走后,徐子凤反应过来,赶紧想拉着刘炜躺下,生怕他还有什么事儿。

“本魔没事,不过力量太过稀少,不太适应罢了。”

刘炜罢手拒绝,听得徐子凤有几分懵:“本魔?你…·”

“哦…没事。”刘炜立即改口道。

现在的他,就是真正的刘炜!

五千年前纵横天下的修罗大魔,已归属刘炜上一世了。

“我,重新回来了!”

刘炜无比认真看着徐子凤,伸手捧摸着她的脸颊,这个跟他结婚三年,有着湘市一枝花的女子!

“你,你……”

徐子凤怔住了!

结婚三年来,刘炜虽为自己老公,但实则就是个幼稚小孩,哪敢像现在这么碰自己的脸?

当徐子凤发觉刘炜眼中,那一抹有别于平常的幼稚之光,不再是想着棒棒糖奥特曼,而是另一种感到无比陌生,如脱胎换骨深不可测般时,她竟有些凌乱了……

……

对于刘炜的醒来,医院的众医生们纷纷感叹这属一个医学奇迹!本来医院方面要对他进行更多检查,都被刘炜给一一拒绝了。

“这五千年不见天日,世道环境可大变了不少,就连人间用的大马车,都给换成了这种小汽车不用吃草只烧油,可可有点意思……”

回去路上,刘炜坐在徐子凤的一辆老捷达副驾驶位,看着窗外的都市风景,喃喃念道。

虽然他作为修罗大魔,已继承刘炜所有记忆感知,但却仍好奇不已对这社会!

除了世道环境大变之外,最为让刘炜难接受的,就是如今这个世上的灵气,相比五千年之前相比,实在是太贫瘠稀少了!五千年前的灵气如同海洋,而现在却是连一口小水塘来形容都够呛!

“奇怪,才短短五千年,灵气就枯竭到如此地步,不应该会这样的……”

好不容易活下来,刘炜想吸收天地灵气重新修炼,但现实残酷给了当头一棒!就如今世间这点灵气,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可恢复到昔日巅峰?

这,的确是一难题!

“虽说换了这么一具肥硕的身躯重生,以前的修为已经没了,但好在五千年前的经验阅历,记忆一切还尚存不减。可即便如此,照这样一灵气贫瘠环境,要重新修炼到什么,才可去找那该死的姜子牙复仇!”

刘炜暗念道,这心怒火不禁燃烧了起来!

五千年前刘炜作为修罗大魔,横行天下无人可敌!

可却因中了当时,有号称大周朝第一权谋丞相——姜子牙的诡计,被封在锁天棺之中再被沉入千米水下,以借助地势水利的天然条件,不断剥夺消耗掉刘炜的力量!

刘炜屈辱承受了千年黑暗苦难,在困着不见天日,这仇记心已有千年之久!

刘炜发过无数的誓言,被困在锁天棺里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要狰狞咆哮,有朝一日能够出来,定要将姜子那个老不死的东西给扒皮抽筋,生吞活剐!让他受尽耻辱跪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所遭受的代价,要让姜子牙十倍,百倍,甚至万倍偿还之!

可现如今啊,自己虽九死一生出来重见天日,虽说想杀姜子牙复仇,刘炜感觉姜子牙的气息早已消散,估计早已飞升去到天界了!

这仇敌未能报仇,这种愤怒可想而知,是有多么怒了!

其次再说,就算刘炜现在能去到天界,仇人姜子牙就站自己面前,以如今自己这个能力,也根本杀不了姜子牙!对比五千年前,现在太过弱小得如蝼蚁……

啪!

刘炜气得不由拍了一下车门!

这力量之大,使得原本开得正好的徐子凤,车差不点就撞到路边一垃圾桶上!

还好徐子凤反应快,猛踩了脚刹车才没事儿。

徐子凤不知道这是刘炜干的,嘴头只抱怨道:“要我们店里生意好,有钱将这辆开了十年的辆捷达换了,何必会这么难开……”

……

徐家,位于湘市锦绣花园,一般有钱人住的地方!

其实徐家若非徐子凤的爷爷,早年在湘市经营了一家小饭店,一年也能净赚个几十万,让徐家至少保持着还算阔绰经济,不然也不过一户普通人家。

“妈,我们回来了。”

徐子凤开门边换鞋边说着,心情有些愉悦,因为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香味儿,这说明今晚上的晚餐肯定有不少好吃的。

“怎么,你家这七岁小孩没死,活了啊?”

岳母娘刘赛花从厨房端着锅汤出来,本是有些笑的脸上,看到徐子凤后边跟着进来的刘炜,那肥硕的身躯立马就变冷了脸!

“说什么呢妈,刘炜他是我的丈夫,不是我孩子。”

徐子凤早就习惯了妈妈这么讽刺刘炜,也习惯了一遍遍的解释。

她翘着身儿,进到餐桌前一看,满满一桌丰盛菜肴,顿然眼开道:“啧啧啧,搞得这么隆重晚饭,是庆祝我老公出院……”

“你好啊,子凤姑娘。”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来。

“哎,你…是?”

徐子凤这才注意到,沙发上面有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斯斯文文的站起身来,微笑跟自己打招呼。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可能有些唐突了。”

中年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盛顺,刚丛镁国回来不久,在镁果一家上市公司任总监,你可以叫我Tony。当然回来了,也可以叫我阿顺,很高兴认识你,子凤姑娘。”

盛顺还伸出手来,想跟徐子凤握手,但却被徐子凤巧妙婉拒了。

“噢,我说怪不得今晚我妈会亲自下厨,做这么多好吃的,原来是来了个海归客人呀…”

盛顺笑着点了点头,笑间还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刘炜,眼中满是赤裸讽意,盛顺虽掩盖得自然,但还是没能逃过刘炜的眼睛。

——这不,饭点到了。

“给,去自己房间吃。”

岳母刘赛花端了碗中午吃剩的苦瓜炒蛋,再打了些也是中午没吃完的冷饭给刘炜,一副他爱吃不吃,不吃就倒垃圾桶的样子,还厉声嘱咐道:“记住,我没叫你出来呢,你就在房里慢慢吃,不听话就拿鸡毛掸打死你,晓得不!”

“哎,我说妈你这干嘛呀,就算不让刘炜在桌上吃饭,这儿不有鱼有肉的新鲜好菜么,为什么不给他盛呀?”

徐子凤正想给刘炜拿个盆多搞点好吃的,立马就被刘赛花给制止!

“你给他打什么菜,本来我就没给他做一份吃的,想着他这死胖子已经死医院了!你这死丫头给他打了去吃,那人家客人小盛吃什么,懂不懂规矩了还?!”

“行…那把我的这份给我老公吃好了。”

徐子凤就是执意要打菜,她这都其实已经很让步了。

因为刘炜作为自己法律上公认的丈夫,本该享受一个家庭的正常权利,但平时刘赛花这个刁蛮岳母都不允许他上桌吃饭,这本来就不公平对刘炜,现在还要他吃剩菜剩饭,作为妻子的徐子凤心里,能好受不?

“喂!干什么死丫头,快给我放下!”

刘赛花气得一把强扯住徐子凤的手,收掉她给刘炜重新打菜的碗筷。

还压低声训斥徐子凤:“你个死丫头咋这么不懂事,人家小盛的身份,可是租给我们饭店门面的房东少爷呢!马上咱家饭店合租就到期了,好不容易请小盛来咱家吃饭,就是想让他给点个头儿,答应将门面继续续租咱家呢!”

刘赛花嘱咐道:“你可给我好点儿淑女点!别惹人家小盛不开心,万一他将门面转租给了别人,那咱们老徐家的产业可就要毁了!”

得知缘由后的徐子凤,也不是不晓得自家饭店的门面,其实并不是自家拥有的,而是在别人手下租的。如果人家不愿意再租合同到期,说什么都要搬的,怪不得妈会请来这个盛顺,不惜亲自下厨招待,就是为了办妥这个事儿……

“要不…老公你就先将就吃着塞点儿肚子,等晚点我再带你去吃肯德基?”徐子凤强露着笑,对刘炜说得也很不好意思。

“好。”

刘炜也不多话,端起属于他的那盆冷饭剩菜,转身进了房间。

砰!

房门关上的声音,颤得徐子凤心里不太舒服,“哎,老公……”

盛顺倒是嘴角微微扬了几分,看着徐子凤那迷人身线段,脑海中不由已经浮想到了,今晚跟她会是一副如何醉美的花象景颜,该是有多么美好……

小小涣 说:

国庆快乐,我爱我的祖国!也祝大家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享受祖国母亲带来的一切!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风水师
  • [现代]战王回归
  • [现代]最狂仙尊奶爸
  • [现实]女儿的神医奶爸
  • [现代]我的冷艳娇妻
  • [现代]乡野风水神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