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弃少有点狂

第二十三章 弃少之怒!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0-04 13:30:19

夏日的夜,如水的凉风轻轻涤荡去了白天的喧嚣与浮躁,处处弥漫的花香是那么的沁人心脾。

叶凡今天白天找了一整天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找到合适的。

“我们先吃饭吧?快饿死了。”走了一天的程州见到附近有一家小餐馆,摸着自己的肚子说。

叶凡缓缓点头,说:“那行,先吃。”

“我还以为你是剥削鬼呢,不打算给饭我吃。”程州似笑非笑的说。

叶凡一脸黑线,不顾他,拉着余若汐走进了小餐馆。

“三儿,你这样不行,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了吗?”程州追上来,幽幽的说。

余若汐闻言,抿嘴一笑,绽现出一抹甜蜜。

余若汐那如诗如画的月容,让餐馆内瞬即鸦雀无声。

她那抿嘴一笑惊为天人,那姣若秋月,秀色可餐的脸蛋百般难描,一双黑白分明的迷人凤眼顾盼流转,仿若两颗明亮的黑珍珠那般,见者心动。

“若汐,你真美。”叶凡嗓音轻柔如水。

轰。

忽然,听到叶凡那突兀的话音,余若汐娇躯一颤。

瞬时,浓情蜜意涌上心头,这是这大男孩第一次跟自己说这些吧?

旋即,只见她快速在叶凡冷峻的脸庞亲了一口。

叶凡调侃:“我要这里。”

说完,指了下自己的嘴唇。

余若汐俏脸生晕,红晕蔓延到脖子根,霎是诱人。

咕咚。

四周传来了一阵阵狂吞口水的声音。

“我受不了了。”程州拍案而起,面色凝重的看着叶凡,说:“叶凡同学,麻烦你们两人以后能不能不在我面前秀?”

叶凡一怔,看着一脸正色的程州,戏谑一笑:“我跟我家夫人恩爱碍着你了?可是我已经秀了,你能咋办?”

“你……”

程州怒意上涌,如果自己能打得过他的话,不介意将这厮海扁一顿。

可无奈,一招击败燕大跆拳道高手的人,自己去打他不是茅厕里点灯,找死么?

“老板,给我来三份木须肉盖饭,我吃不穷你。”程州恶狠狠的说。

叶凡哭笑不得:“吃吧吃吧,吃不死你。”

刚路过的一个服务员脚步一顿,本来他想解释他们餐馆的饭菜吃不死人的,但是见到余若汐的惊世容颜后,胆怯的没有上前。

突然发现了什么,笑靥如花的余若汐俏脸瞬变,嗖一下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餐馆门口。

此时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男孩对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拳打脚踢。

“你住手。”余若汐来到门口,怒喝了一声。

那盛世容颜布满了寒冰,水灵灵的大眼盈满了愤怒。

“你……”

“哇,小姐姐,你好漂亮。”

男孩正想发怒,突然见到余若汐,立即转变了态度。

余若汐轻蹙黛眉,走过去将中年妇女扶起来。

但是刚一接触妇女时,余若汐一阵心惊。

好凉的身体。

她竟然没有一丝温度?

“大姐,您是不是病了?”

“我……”

中年妇女哭泣不已。

叶凡与程州也赶了出来。

“找死。”叶凡见那男孩想要冲过去余若汐那边,怒喝了一声,身躯快若闪电。

嘭。

顿时,男孩整个人如炮弹那般倒飞了出去。

“大姐,到底怎么了?”叶凡将男孩踢飞之后,冷眸凝了男孩一眼,随后温声问道。

“他……”

随着大姐的话音徐徐落下,不管是叶凡三人,还是被这边情况吸引的路人,脸上已显怒容。

男孩叫黄柏盛,是大姐徐娇的亲生儿子。

但是他自幼就没有了父亲,是大姐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拉扯大。

为了供他上学,养育他成人,徐娇可是砸锅卖铁,连丈夫留下的房子都给卖了。

可不管怎么样,学费远远不够,每周黄柏盛都回来要钱,一要就是一千几百,有时候更是几千,每次都是说学校要交什么费什么费。

久而久之,徐娇开始怀疑,去学校问了情况才知道,自己儿子早就因为沉迷赌博被学校退学了。

再三追问之下才知道,黄柏盛沉迷网赌,每周所谓的去上学就是去网吧包夜。

从那以后,徐娇就没给过黄柏盛一分钱,但是今日,她生病了,在银行取了钱出来准备去卫生站看看的,但是这逆子发现了,想要偷走徐娇的钱。

接下来就是叶凡他们见到的一幕了。

叶凡气势瞬涌,气势磅礴,浑身上下散发着嗜血的气息,黑眸凛射出两道森冷的目光。

踏。

踏。

他一步步的走向黄柏盛,场上很安静,只余他的脚步声在众人耳里萦绕。

他的脚步声显得很是响亮,每一步都狠狠的敲击着众人的心灵。

“你他妈的谁啊?”黄柏盛才站起来,擦拭了自己嘴角溢出来的鲜血,怒吼道。

叶凡面无表情,拉着黄柏盛的衣领,一字一顿的说:“人渣,不配知我名。”

“你放手……”

“卧槽,你他妈的找死……”

“妈的,我的事不用你管……”

黄柏盛被叶凡拖着,一边吼道。

他想挣扎,但是这家伙的手像钳子那般死死咬着自己的衣领,自己根本就挣脱不了。

“跪下!”

来到徐娇面前,叶凡怒喝了一声。

“凭……”

啪。

可黄柏盛还没说话,叶凡反手就是一巴掌。

黄柏盛双眼闪过几分怨毒,死盯着叶凡。

“我-说-跪-下。”叶凡一字一顿的说,话声滔天。

此时的叶凡,很恐怖。

仿佛全身的气血往上涌那般,冲击得眼白一阵猩红。

即便是夏夜,但从叶凡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宛若寒冰腊月那般,不管是余若汐还是围观的人,背脊皆凉。

余若汐素手紧捏衣角,指节发白。

这就是不一样的他。自己曾未见过这样的他,但不管他变得多恐怖,自己都得适应!

随即,她迈着艰难的步伐,一步步的靠拢叶凡。

而程州,在颤抖之余,深深的凝着叶凡。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三儿,肯定不像资料上显示的那么简单。

今天经历的种种,尤其他现在所迸现的气势,都说明了他的不简单。

这等气场,无人能有,自然,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我当土憋那几年
  • [现实]原来我不是继承人
  • [现代]重生神婿
  • [现代]重生之金融巨子
  • [现实]男人三十
  • [现代]捡骨师笔记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