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婿

第1章 三年之痛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0-28 16:11:50

“喂,你还不赶紧滚回房间!”

林家别墅内,林依竹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长相倒是中上,只是表情木讷行动迟缓,连反应都比别人慢了半拍,活脱脱的一个傻子。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傻子,竟然是她这样天之骄女名义上的丈夫!

“废物,赶紧从我的眼前消失!”

林依竹越想越气,狠狠踹了江远一脚,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稍缓解她心中的愤怒。

江远重重的坐在了地上,眼中闪过一抹苦涩。

废物?

是啊,他竟然在林家做了整整三年的废物!

对于他来说,三年太久了,久到他甚至已经忘记了曾经他也是南疆第一家族的天才少爷!

曾几何时,他是无数人追捧的对象,那些动辄权势滔天的人物,在他面前也得放低姿态!

可是三年前,作为家主的爷爷被仇家追杀饮恨鹰愁涧,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一个盒子塞给他后便咽了气,而这,也直接引发了家族大变,大伯江文山为了争夺家主的位置诬赖他才是杀了爷爷的人,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隐姓埋名成为了林家的女婿。

三年来,他任劳任怨,洗衣做饭扫地,每天备受欺侮,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重返家族,夺回属于自己的荣耀。

只是,他还有机会么?

江远苦笑着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掏出了爷爷给他的盒子。

盒子通体漆黑,虽然清洗的非常干净却还是有着一股血腥气。

啪嗒。

随手把玩之间,盒子突然发出一声脆响。

密封了三年的盒子,打开了!

江远满脸震惊,接着就看到盒子中是一个通体鲜红的蚕。

还没等反应,指甲大小的蚕咬破了江远的皮肤接着钻了进去!

痛!

极致的痛苦!

仿佛身体被撕裂,连骨头都被碾碎了一样!

身体都变成了血红色!

江远忍不住惨叫出声!

“啊!”

突然的声音吓了林依竹一跳,紧接着就见到母亲苏皖走了过来。

她四十岁上下的年纪,却有着一张二十几岁的脸蛋,不过脸上却满是嫌弃,顿时抬头冲着江远的房间喊道:“吵什么吵,烦死了,你怎么不去死啊!”

苏皖说话丝毫不客气,连林依竹都有些听不下去。

三年朝夕相处,就是条狗也有了一些感情,对于江远,林依竹倒是并没有上升到憎恨的程度,心中更多的还是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慨。

她皱了皱眉才说:“妈你小点声。”

“干嘛小点声?这么多年了,那个废物给我们林家,给你添的麻烦还少吗?”

“依竹,你就是太善良了,当初就不该听那个老不死的话同意了那个窝囊废的入赘!”

林依竹的表情变了变。

当初正是林家已经过世的老太爷定下的这门亲事,还记得那天是老爷子病危,谢绝了所有人的探望点名见了林依竹,并说出了那句直到现在林依竹还记忆犹新的话。

“他是废物,但还年轻,给他足够的时间,他终究会有成龙的那一天,依竹,请你相信他。”

“女儿,想什么呢!”

苏皖的话将林依竹拉回到了现实,她摇了摇头。

“行了,我也不跟你多说了,刚刚我和你父亲已经商量过了,现在那个老不死的骨头都凉透了,你也没必要继续和那个窝囊废过下去,这几天就把离婚手续办了。”

林依竹的脸色顿时变了,提高了声音说:“妈,他在榆城无依无靠的,甚至都没有一技之长,离了婚被赶出林家,他会死的。”

“少废话,子业那孩子已经回来了,明天趁着你有时间去和他见一面。”

“可是……”

“没有可是!除非你不想认我这个妈了!”

苏皖一脸的愤怒,实在想不通自己的女儿怎么会转不过这个弯。

刘子业可是刘家的大少爷,而且留洋归来,无论哪一点都要比江远那个废物强上一万倍。

而且和刘家联姻,能让他们在几天后家族年会上有很大的资本争一争家族企业高层的位置。

“就这么定了。”

林依竹表情复杂,下意识的看了眼江远的房间,最终选择了沉默。

而就在林依竹左右为难的时候,江远的身体已经渐渐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疼痛感消失,意识回归。

“呼。”

江远长长的出了口气,脸上满是震惊。

封闭了三年的气脉恢复运行,而且心脏处正趴着一条血红色的虫子。

血天蚕!

这是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蛊。

有传闻称血天蚕九变成龙,为天下万毒克星。

血天蚕的每一次进化,都需要吞噬大量的负面力量,包括毒素,疾病,乃至人的负面情绪。

而每完成一次蜕变,都将拥有着神鬼莫测的能力!

爷爷留给他的,竟然是传说中的至毒蛊母!

狂喜!

无边的狂喜!

此刻江远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从地狱到天堂!

三年,整整三年的蛰伏,换来的将是他真正踏足巅峰的一天!

而就在江远正震惊不已的时候,一个尾号四个八电话打了进来。

脸色由狂喜变成了凝重,纵然手指都在颤抖,但江远还是接通了电话。

“江远,江远我是大伯,你帮帮峰儿吧,峰儿中了南疆血蛊,现在只有你能救峰儿了!算我求你了,他毕竟也是你的堂兄啊。”

电话中江文山的声音在颤抖,全然不复三年前的决绝。

江远听到这话却想笑。

江峰也是策划了将他逐出家族的人,而江文山霸占家主的位置,正是为了给江峰铺路。

他现在还能够想起三年前家族之人的丑恶嘴脸,甚至在将他赶出家族后禁止他祭拜爷爷。

现在出事了却想起他了,当他是什么?

“大伯,你难道忘记了,当年是你们剥夺了我继承人的身份,并且封了我这一身的力量,让我做了整整三年的废物。”

“三年啊,对于我来说,你知道这三年意味着什么吗?”

“嘲笑!谩骂!!痛苦!!!”

“三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承受着别人的白眼,堂堂南疆第一家族的天才少爷,活的连条狗都不如!”

“这些,都是你们给我的!”

“现在你跟我谈家族亲情,谈人伦大义?”

“你配么?”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许久,才说:“远儿,我知错了,但是你也知道,我就这一个儿子啊,算我求你了,只要你同意帮忙,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那你能赔偿我这三年的青春吗!”

对面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江远叹了口气道:“罢了,我考虑考虑吧。”

挂断了电话,江远的目光凝重了起来。

等到半夜江远才睡着,结果睡得正香,苏皖就把他叫醒了。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还不赶紧给我滚起来送我女儿去上班!”

江远皱眉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不耐烦。

他刚刚正做梦和林依竹亲热呢。

看到江远的表情,苏皖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踢了江远一脚才说:“愣着干什么!耽误了时间,你付得起责吗!”

林依竹也走了过来,见到江远慢吞吞的样子顿时急的跺了跺脚说:“你快点啊,不愿意送我吗!”

“没有没有。”

江远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赶忙穿好了衣服上了车。

林依竹坐在副驾驶却一脸的恼火。

老爷子过世后,家族企业早已经乌烟瘴气,她索性独立出来自己创立了一个服装公司,如今正处于公司瓶颈期,林依竹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一个和精诚集团谈合作的机会,可自己的司机竟然出了岔子来不了了。

要知道精诚集团可是南疆第一家族江家名下的企业啊,背靠江家这尊庞然大物,精诚集团早就成为了榆城的龙头企业,得罪了他们,她这公司也别想开了。

“你快点!”

林依竹满脸焦急,江远听了这话却笑了笑,扭头说道:“你确定?”

林依竹顿时就愣住了,却已经来不及反悔,车子已经化作了一道流光!

直到到了精诚集团,林依竹还是一阵脚软,刚下车身体就踉跄了一下。

江远见状连忙搀扶,这么近的距离甚至能嗅到混合着香汗的诱人味道。

林依竹则脸蛋一红,连忙推开江远说:“流氓!”

抱着自己的老婆还成流氓了?

“你不许跟过来!”

林依竹瞪了江远一眼,迈着小碎步向前走去。

江远撇了撇嘴:“不就个小小的精诚集团么?给我我都不要。”

“小小的精诚集团?这人是傻叉吧,精诚集团可是榆城的龙头企业,还真敢说。”

“而且精诚集团背靠南疆江家这棵大树,年产值几十个亿,没见过世面。”

周围几个路人一脸鄙视,就连林依竹脚步都是一顿,扭头瞪了江远一眼,转头却见到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走了出来。

林依竹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也来不及理会江远了,连忙上前说道:“陈经理,还麻烦您下楼接我,您真是太客气了。”

这个人叫陈青,林依竹的服装公司之前就是一直和她联系的,为了能够攀上精诚集团这个高枝,林依竹没少在陈青的身上花钱,见到她林依竹的心里有底多了。

可这想法刚刚落下,却发现陈青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林总,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你什么身份还用得着我来提醒吗?值得我出来迎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嫡女惊华:废后熬成婆
  • [现代]九流相师 [悬疑]
  • [现代]重回十年前
  • [现代]龙隐
  • [现代]巅峰狂少
  • [悬疑]阴阳刺符师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