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阴人

第一章 尸吃泥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1-04 11:11:30

我们村一直有土葬的习俗,有老人的家里,都会提前备上一两口棺材。

我小的时候家里不富裕,房间少,我住的屋子被隔成了两间,里间放爷爷的棺材,我就住在外间。

直到我上初二那年,爷爷过世,棺材才被抬了出来。

那口棺材放了有很多年,在地上压出了一道印子,土的颜色也比周围的暗沉,看着就像还放着一口棺材一样。

爷爷下葬的第二天,隔间就被拆了,我躺在床上就能看见那道印子,总觉得后背凉嗖嗖的。

但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房间,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住在里面。

爷爷头七的那天,我妈早早的就把爷爷生前用过的东西都收拾好,让我爹带到坟前烧了。

因为在农村有个说法,头七的时候亡者的魂会回到熟悉的地方游荡,所以不能让他看见生前的东西,否则亡魂舍不得离开,那就会出事。

而且回魂夜当晚,家里人都要早早休息,夜里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出声,更不能起来看。

到了晚上,天都还没黑透我就上床,把自己裹在被窝里。可能是闷得慌,加上害怕,过了午夜我才有些困意。

可就在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堂屋里突然哐嘡的响了一声,我吓得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闷在被窝里,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还好那声音不大,而且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我松了口气,心想可能是老鼠出来偷吃,把东西给碰倒了。

但我刚放松下来,屋里又响起哒哒声,感觉是有什么东西从床边走过一样,只是等我细听的时候,那声音又变成了细小的沙沙声。

土房里老鼠多,它们打洞的声音就是沙沙的,但现在是敏感时期,还是把我吓得够呛。

哆嗦到后半夜,我困得实在不行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可能是受了惊吓的缘故,我一整晚都在做噩梦。

梦里,我看见爷爷背对着我蹲在墻角,就是以前放棺材的地方。他低着头,不停的抓地上的土,一把一把的往嘴里送。

我有些惊疑,喊了他一声,爷爷听到手就停了下来。他脖子歪了下,想回过头来看我,但他的脖子像是生了锈一样,动作很慢,十分的生硬。

见他回头,我才猛的想起来,爷爷不是死了七天了么?

这时爷爷的头已经转了过来,正对着我。只见他脸色发青,嘴里塞满了泥,眼窝里白花花的,不见一点黑色,瞪得滚圆的盯着我。

我从梦里直接就给吓醒了,身上凉飕飕的,被子早就落到了床脚。

好在外面天已经亮了,窗外有光照进来。我深吸了几口气,才不是那么害怕,坐起来想去扯床脚的被子。可就是起身的时候,余光看到墙角里好像蹲着一个人。

我急忙揉了揉眼睛,再去看的时候,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已经入了土的爷爷,此时正蹲在棺材印子上,嘴里塞满了泥……衣服和动作都跟梦里的一模一样!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房间的,到外面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只知道一个劲的指着门口。

我爹进屋查看,出来的时候,脸色跟我一样难看。

出了这种事,村里的人都不敢来帮忙。还好我二叔刚回到镇上,听说家里出了事,又急忙折了回来,中午才把爷爷的尸体搬出来送上山。

坟地里,前天才起的新坟,现在土都散了,棺盖横在一边,棺材也暴露在坟坑里。

而且我们去的时候,周围就只有一双脚印,爷爷的尸体像是自己从坟里爬出来的。

但二叔和我爹都只顾着闷头做事,像是没看见一样。

我悄悄问我妈,结果才开口就被她紧紧捂着嘴,紧张的摇头示意我不要乱说话。

二叔和我爹清理了坟坑,把爷爷身子掰直,嘴里的泥都没掏,草草的塞回棺材里。

填好坟土,我娘烧了些纸钱,然后一家人匆匆下山。路上我爹和二叔都不说话,气氛有些沉闷。

吃过晚饭,两人就在院子里吵了起来。我爹骂二叔尽干些丧尽天良的事,把祸事引到家里来了。

我爹说的应该是气话,毕竟这事好像跟二叔也没啥关系。

二叔低头抽着烟,也不辩解,等我爹骂完他才说晚上亲自守着我,不会让我有事。

在我的记忆里,二叔很少回家。要不是爷爷过世,我都快四年没见他了。

晚上二叔真搬了把椅子守在我床边。有他守着,我睡得很踏实,一觉就到了天亮。

醒来看见二叔靠在椅子上打盹,我心想爷爷这下总不会在跑回来了,而且白天我看见二叔下的棺钉比以前的长了很多。

想归想,我还是不放心,下意识的朝墙角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看,我整个人都从床上蹦了起来。

爷爷又回来了,还是蹲在昨晚的位置,嘴里塞满了泥。

我妈这下彻底的崩溃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边哭边骂爷爷造孽,死了都不让人安生。我爹心烦的吼了一声别嚎了,吓得我妈止住哭声,搂着我缩到一边,眼泪汪汪的。

到了这时,我也忍不住了,问我爹会不会是有人想整我们家,故意把尸体搬回来吓唬我。

我爹瞪了我一眼,冷着脸让我不要多嘴。

二叔盯着爷爷的尸体,脸上也是阴晴不定,片刻后跟我说:“丁宁,你去一趟陈家村,找陈瞎子,把你爷爷的事告诉他,看他怎么说。”

我有些困惑,在农村出了这种邪乎事,第一时间肯定是请大先生来看,找陈瞎子有什么用?

只是我娘都憋着不敢哭了,我也不敢多问。

陈瞎子不瞎,只是有点白内障,看不清人。

我小的时候,他经常来我家,每次都要和爷爷吵架,也不知道争什么。

算起来,我也好几年没见过陈瞎子了。

出门的时候我娘给我塞了两个窝窝头,让我赶着天黑前回来。

路上我也没敢耽搁,中午就到陈家村,找到了陈瞎子的家。我推门进去的时候,陈瞎子正坐在院子里编背篓。

陈瞎子的家看着很破,也没有别的亲人,挺凄凉的。

我喊了声陈爷爷,他才抬头,眯着灰白的眼睛打量我,看了好几秒才认出来,抽了个凳子就让我坐。

我担心天黑前赶不回去,坐下来就把爷爷的事说了。我才说完,陈瞎子手里的篾刀哐嘡的就掉在地上,灰白的眼睛里有些失神。

“陈爷爷,我二叔让我来问问你!”

我提醒他。

陈瞎子缓过神,有些惊慌的说:“问我,问我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着,陈瞎子把我拽起来,硬推着就送出门。

我不甘心,拍着门板又问了两遍,陈瞎子在院子里有些烦躁的吼道:“人作恶,尸吃泥。你爷爷这是自己作的,是报应,报应。”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陈瞎子的话。人作恶,尸吃泥?难道爷爷做过什么坏事?我爹也骂二叔做的事伤天害理。

我很好奇他们做的是什么事。可惜不敢问,问了估计也不会有结果。

回到家天刚好擦黑,我喝了一瓢水,把陈瞎子的话说给二叔,听完二叔嗯了声,脸上看不出喜忧,依旧蹲在门口不停的抽烟。

我爹也没说话,两人都像是在想什么心事。

爷爷的尸体没被送上山,就锁在我屋里,晚上我只能跟我妈睡,爹和二叔在堂屋打地铺,正好堵着我的房间门。

夜里我本来想问我妈一些问题,但我一说话她就哭,弄得我也有些烦躁,只能作罢。后半夜下起了小雨,天气凉爽了不少,我这才沉沉的睡着。

第二天一早,陈家村的村长就带着人来敲我家的门,说陈瞎子昨天下午的时候死了,他是村里的五保户,丧事由村上负责。

本来今天就要送上山,结果今早大伙去灵堂的时候发现尸体不见了,只有地上留了一串泥脚印,他们寻着脚印就追到了这里。

门口的脚印现在很乱,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但家里的事都还没搞清,我爹脸色冷得很,堵着门不让陈家村的人进来。

我一听陈瞎子死了,想到昨天中午还跟他说过话,手脚都给吓直了。但我有种预感,陈瞎子的尸体,很有可能就在我屋里。

趁着大人都在争吵,我悄悄摸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一脚把门给踹开。

外面的光照进去,我一眼就看见墙角跪着三个人。一个是爷爷,一个是陈瞎子。另外还有一个老头,我从没见过,但身上穿着寿衣,恐怕也是个死人。

三具尸体整齐的围成一圈跪着,半低着头,嘴巴里都塞满了泥,样子别提有多狰狞。

听见我的叫声,外面的人全冲了进来。我娘在门口看了一眼,直接就晕了过去。

铆钉 说:

新书需要支持,求收藏,求各种。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嫡女惊华:废后熬成婆
  • [现代]九流相师 [悬疑]
  • [现代]重回十年前
  • [现代]龙隐
  • [现代]巅峰狂少
  • [悬疑]阴阳刺符师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