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传闻

第一章 社会实验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1-29 11:33:12

几天前,我微信里莫名其妙多了个好友,叫“死亡轮回”,我看不到它朋友圈,也不知对方是男是女。

我每天在理发店从早忙到晚,删它我都嫌浪费时间,也就没在意这事。

直到有一天,死亡轮回发来条消息:

“管隔壁老头要根烟,奖励五百。”

我寻思这人逗我玩呢,就随便回了句:“你谁啊?几个菜喝成这B样?”

死亡轮回:“不信你可以试试。”

当时我正准备去理发店,恰巧隔壁张老头下楼倒垃圾,我就顺便管他要了根烟。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过了没多久,我真收到了来自死亡轮回的红包,五百元。

这事就怪了。

可不管我怎么问,死亡轮回都不告诉我它这么做的动机。

这人不是疯了,就是有钱闲的腚疼。

起初我寻思,可能有个故意整人的节目,先暗地里跟拍我,然后通过微信红包,迫使我干些丢人的事,从而达到博观众眼球的效果。

类似的节目外国也有,叫“社会实验”,网上有不少这种视频。

但我不在乎,有钱赚就行,只要别让我干坏事,我管它丢不丢人呢。

不久后,死亡轮回又发来类似的消息,内容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管人要根烟,管美女要手机号,午餐连吃三份盒饭啥的。

奖励从三百到五百不等,我干脆来者不拒,照单全做,短短几天时间,我就赚了两千多。

想我李志文活了20多年,终于特么遇到件好事了,这钱赚的也太舒服了。

但让我做梦都没料到的是,今天,“死亡轮回”直接跟我玩了票大的。

我在县里开了家“志文理发店”,生意还凑合,上午那会,我正在店里给人剪头呢,死亡轮回突然发来消息:

“过了午夜12点,有个穿黑衣,黑鞋,脚踝系黑绳的女人,会来找你理发,接待她,奖励五万!”

我盯着手机屏幕,心脏哆嗦了下。

前几天看电视,有个叫《匠人精神》的节目。

说起匠人,至少有两个行当,现在基本已经绝迹了,第一个是赊刀人,小时候我偶尔还能听见,村里有人喊:“磨剪子菜刀哩!”

另一个则是剃头匠。

我们李家三代人,都是剃头匠出身,以前学手艺那会,爷爷曾反复叮嘱我,剃头匠有三大禁忌。

首先,午夜12点是大忌,只要过了这个点,上门来剃头的,多半是些不干净的东西。

这是其一。

其二,穿黑衣黑鞋的女人,在剃头匠眼里,是不详的象征,在我们老家农村,出殡时,女人才会这么穿。

而只有一种人,会在脚踝上系黑绳。

死人!

死亡轮回所形容的那个女人,剃头匠的三大禁忌,居然让她全占了!

很明显,这件事有风险,但也解释了为啥,奖金能从之前的几百块,一下提到五万。

我现在有些明白了,死亡轮回先是一步步引我上钩,让我尝些甜头,其目的就是为了今天。

“你到底是谁?究竟想干啥?为什么……要我给那个女人理发?”

“那女人又是哪来的?你咋知道她今夜要来找我?”带着一肚子疑惑,我连续发问。

死亡轮回:“别问,照我说的做,钱一分不会少你。”

为了表达诚意,死亡轮回先预支了三万过来,并明确表示,只要过了今晚,剩下的钱会立刻到账。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夜暴富,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正所谓狼行千里吃肉,想赚大钱而不承受风险?世上没这么好的事。而且我实在太缺钱了,我根本无法抗拒五万块的诱惑。

说句难听的,我李志文这条烂命,恐怕都不值五万。

至于农村那套封建迷信的说辞,我也从来就没把它们当回事。

我李志文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从不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所谓规矩也是人定的。再说了,现在都啥时代了,剃头匠会的那些发式,也已经拿不出手了。

此前,我专门去南方那边的美发沙龙,当了几年学徒,省吃俭用存了些钱,这才敢回县里开店。

思前想去,我咬了咬牙,还是决定接下这活。

夜里九点多,我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却不急着关门,而是独自留下来,惶恐地等待着。

平常这个点,理发店早关门了,但今天不一样,我要迎接一位特殊的客人。

拿了钱,事就要办。可我总感觉,就算让我给死人剃头,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害怕。

好不容易过了午夜12点,大街上突然开始起雾,我瞅了眼门外,黑压压的雾铺天盖地,把路灯都遮住了。

街上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我正在里屋看手机,就听咔嚓一声,理发店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穿黑色连衣裙,脚穿老式黑布鞋的姑娘,走了进来。

这姑娘进屋的时候,带进来一大片灰色雾气,长发在雾气中散落,大半夜看的怪吓人。

我深吸了口寒气,盯着她仔细打量,十月底的天气怪冷,这姑娘穿这么点出门,不冷啊?

重点放在脚踝,我瞅的一清二楚,她两个光溜溜的脚踝上。各系了根细细的黑绳。

“李志文,是你?”

我还没开口,姑娘先把我认出来了,她居然是我高中时的校花,苏瑶。

因为家里穷,我高中只上了一年,就去南方打工了,跟苏瑶也不是很熟,只知道她性子挺傲,有些瞧不起人,上学那会有不少男的追她,苏瑶都不怎么搭理。

不过看到久违的同学,我也挺高兴的,这些年没见,苏瑶比以前更漂亮了。

我赶紧招呼她坐下:“美女,这大半夜的,你咋一个人跑出来剪头啊?”

苏瑶脸色有些白:“我睡不着觉,出来散步透透气,李志文,想不到几年不见,你居然成了托尼老师,混的不错啊。”

我干笑着挠了挠头:“勉强维持个温饱,美女你呢?最近在哪发财?”

苏瑶没回答我,而是冷冷问了句:“你这能洗头吧?”

我带着苏瑶来到里屋,让她躺下,然后打开热水,见到老同学,先前的恐惧和不安一扫而空,不过我跟苏瑶本来就不熟,上学那会,虽然我俩同班,可我这种相貌平平的农村穷孩子,自卑是天生的,哪有勇气和校花说话啊?

只记得,苏瑶从来没正眼看过我,高中一年,我俩几乎也没啥交集。

洗头时,我和苏瑶都没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我无意间发现,苏瑶穿的这条黑裙子,样式特古怪,布料也很粗糙,裙子里外一共三层,显得又厚又笨重。像解放前农村妇女的着装。

而且裙子上,用白线秀着些奇怪的图案,一环套一环的,我总感觉那些图案看上去特像……

花圈!

另外,苏瑶穿的鞋也不对劲,她这样的年轻姑娘,为啥会穿这种老掉牙的黑布鞋?

鞋面上还粘了不少土,像是刚从地里爬出来的。

按理说,苏瑶家里不差钱,不该穿这么埋汰啊。

不过话说回来,苏瑶的发质真的很好,抓在手里又柔又滑,跟水草似的。

洗头,按摩头皮,吹干一条龙过后,苏瑶对着镜子看了看,很满意地冲我笑:“多少钱?”

我本来还想着给她设计个发型啥的,原来人家只是过来洗个头,出于客气,我连忙摆了摆手:“老同学,还要啥钱啊?你来捧场就够给我面子了。”

苏瑶冲我眨了下美目:“李志文你真好,下次还来找你。”

洗完头,苏瑶也不急着走,而是站在那,直愣愣盯着我看,弄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志文,我想求你件事……”

过了好一会,苏瑶才打破沉默,小声道。

我有些受宠若惊:“啥事你说,我肯定帮你。”

苏瑶腼腆道:“我出门忘带钱了,你借我一百打车,行不?”

这就是漂亮小姑娘的魅力,这种扯半天结果没带钱的,要换别人我早不乐意了,但在苏瑶面前我也没说啥,去里屋取了一百块钱,递给她。

苏瑶拿了钱,跟我互相加了微信,约好改天道谢,就离开了。

那天夜里我回家后,翻来覆去睡不着,苏瑶前脚刚走,死亡轮回就发来了转账,这人至少很讲信用,也不多墨迹,剩余两万直接到账。

但这五万块赚的,却让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总琢磨这事的背后,透着股阴毒的寒意。

死亡轮回和苏瑶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它咋知道苏瑶会在午夜,来找我洗头?

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死亡轮回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

而且最让我琢磨不透的是,苏瑶为啥把自己打扮成那样?想到她那条绣着花圈的黑裙子,我头皮就狂跳。

打开微信,我连珠炮般向死亡轮回发问,但和我想的一样,它压根就不理我。

我点了根烟,点开死亡轮回的头像,放大,它头像的背景,是条黑黝黝的河流,完全看不到彼岸。

夜色下的河边,树下,正吊着个白色的人影,那人影扭曲而模糊,脸虽然对着屏幕,却分辨不出男女。

总感觉图像里的人影,正对着我笑。

我后脊梁一凉,不敢再继续看了,连忙关闭头像,在微信里划拉到苏瑶,点开。

和死亡轮回相比,苏瑶的资料就正常多了,朋友圈里有很多她的自拍照,这是个时尚而漂亮的女孩,生活很富足,很阳光。看的我心里痒痒的。

我以后赚上钱,要是能找个苏瑶这样的女朋友,该多好啊?

正盯着苏瑶的美照意淫呢,突然发现,她刚刚更新了朋友圈。

我赶紧兴致勃勃地点进去,谁知,刚看了两眼,却惊出了我一头冷汗!

“我不想活了……夜里回家路上,我路过这家新开的理发店,想进去洗个头,不料那个畜生理发师,看我漂亮,又独自一人,就想强行跟我好,我拼死抵抗,才没让他得逞,可这个畜生,霸占我不成,居然抢走了我的钱包和玉牌……现在社会上,还有这样的人渣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超级小医生
  • [现代]最强狂婿归来
  • [现实]重生之投资大亨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女神的上门狂婿
  • [玄奇]麻衣神算子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