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符师

001 奇怪的女人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2-03 10:46:37

师傅大名叫何应求,五十多岁,头发半白,长年穿一件黑色的长衫。

他做纹身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是我们当地最有名的纹身师。或许是因为他性格太过于古怪,想要找他纹身不仅要提前三个月预约,碰上八字不合或者是他看不顺眼的,给再多钱他也不纹,更要命的是想找他纹身,动辄十万起还不许讨价还价,还要提前三个月预约。碰上八字不合的,或者单纯只是他看不顺眼,有钱也不纹。

他之所以那么嚣张,是因为他有一手绝活——刺符。

刺符,既是画纹身,也是符箓,一般来找师父的人大多都想增强运势,镇邪驱鬼。

不过刺符也并不是百利无害的。有利就有害,神佛等灵物不是一般凡人抱得住的,就算有人抱住了,也对往后的为人处事有诸多影响和限制。平时行房如厕各类日常,对身上神灵有所不敬。一旦冒犯了神佛灵物,想要摆脱刺符的负面影响就不会那么容易了,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对刺符趋之若鹜。一些十八线小艺人、做灰色生意的商人或者道上的大哥,他们有的图名,有的逐利,亦或者名利都要,所以他们更愿意花大价钱请师父帮他们刺符转运。

要不是我从小跟师父相依为命,耳濡目染,我也会半信半不信的,毕竟就几滴墨水刺进人的皮肤,怎么就会产生这么玄妙的作用。

直到有一次师父出了门,来了一个奇特的女客人。

之所以说她奇特,是因为她随身带了两个保镖。而她自己二十六七岁左右,墨镜红唇,身穿一字肩的黑色皮衣。一进门就摘下墨镜,只见五官绝美,嘴角一颗美人痣,目光英气逼人。女人自我介绍叫萧晚晴,是慕名而来找师父的。

萧晚晴的请求很奇特。她想师傅帮她,解符!

解符,顾名思义就是清除身上的刺符。

师傅我知道师父刺符挑客户,解符更挑。需要知道客人的八字,何故,何地,何时纹的刺青。

在知道萧晚晴的来意之后,我告诉她师父不在。

她接着问我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短则几个小时,长则什么时候未知!”

她却很着急一刻也不想等的样子,从皮包摸出一张支票,推到我前面,笑说:“何师傅,不在,你在也一样的。你不是他老人家的徒弟吗?您就别问了,这里是二十万定金。事成之后还有酬谢。”

我犹豫了一下,何应求虽是我师父,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教过我刺符,更别说更复杂的解符了。

萧晚晴似乎看出了我内心深处的挣扎,笑着跟我说:“其实也没什么,你帮我把符用药水洗掉也一样的!”

看在这么多钱的份上,我提出要先看看那副纹身。

萧晚晴听了后丝毫没有犹豫让两个保镖出去等,也不羞涩,落落大方地,背过身解开衣服,露出刺符。只见背部雕刻着各种密密麻麻的符文,蚂蚁大小,紧密相连,组成一幅诡秘神秘的图案。

那图案是五个小孩,每一个的姿势、神态都活灵活现。只见他们一起抬着一个棺材,欢天喜地往前走。这本是肃穆阴森的场景,这五个抬棺的小鬼孩却是手舞足蹈,欢天喜地,像是在迎婚一样。

看完这个纹身我仿佛像置身冰窟似的,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样?小师傅。”萧晚晴穿上了衣服,笑眯眯地问我道。

我低头看了看那张支票,尽管内心很想要,但我深知,以我的能力,我是没办法解决这个刺符的。思忖了好久最后还是忍痛把它推了出去,叹道:“抱歉,萧小姐,我功力有限,这个刺符解不了。”

“小师傅,那你知道你师父什么时候回来吗?价钱方面,还能再商量。”萧晚晴眉色间有些着急。

我摇摇头,“师父行踪不定,不然干嘛需要提前三个月预约呢?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可别耽误了萧小姐的事。”

萧晚晴咬了咬唇,不甘道:“既然这样,打扰了小师傅。”

女人走后,我不禁叹松了口气。

如果我没猜错,萧晚晴背后的纹身是五鬼抬棺,是东南域一带的邪门刺符。

这五鬼抬棺,其实源自中国民间法术“五鬼招财”,是要借法术增加自己的偏财运,这东西不是什么正经法术,看着是增财运,其实是借的阴债,日后要用命来还的。

除了师父,估计没人能帮她解符!

师父一走就是几个月,在我渐渐把这事儿快忘了的时候。

一天很晚了,我准备关门休息,来了个不速之客。她将自己用黑色绸纱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进了门口,将绸纱掀开。我一看,居然是前几个月来过的女人萧晚晴。

这是这一次她独自前来,并没有带着保镖。

我感到很意外,还没等我开口。

她便急不可耐地问道:“何师傅回来了没?”

见我摇头,她原本就没多少血色的脸,刷一下更加惨白了!

“小师傅你好歹也是何师傅的关门弟子,想必技艺青出于蓝。你就帮帮我这个忙吧!只要你愿意帮忙,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萧晚晴的脸上带着妩媚笑意。

这女人的确很美,我说不心动是假的。但是想起师父说过,五鬼官抬棺图邪门得很,心里又有些犹豫。

萧晚晴步步紧逼,又从皮包里摸出一张支票,笑道:“这里是五十万的支票,只要你愿意帮我人,这一笔钱就是你了,你帮我用药水洗掉一下好吗?”

见我有些心动,萧晚晴乘胜追击道:“肯定不会有事的,更何况何师傅怎么可能让你出事!你就帮帮我吧!”

我还安慰自己,很多关于纹身的禁忌不必尽信。何况萧晚晴最后说的一句没错,我跟师父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我们早就把彼此当做成依靠了,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我出事!

于是,我答应了。但是萧晚晴扎的不是普通的纹身,也清洗也要准备一些东西。票子我收下了,和她预定了时间,再来清洗。

到了那天,萧晚晴自己上来的,解开衣服,露出诡秘的五官抬棺图。

她的皮肤白皙而嫩滑,摸上去凉冰冰的。不知道女人的身体是不是都这样……

我收住心猿意马,仔细端详她的刺青,发现刺青上的小孩和之前的相比,好像多了点什么,本来一个个欢天喜地的小孩在几个月没见竟然都长出了森然的獠牙……

好端端的刺青几个月没见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可是此时我想反悔也来不及了,亦或者是我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于是我硬着头皮用师傅解符的手法给她做解符。

要洗她这个刺青,先要一个一个拔除五个小孩,俗称斩鬼头鬼。

我用一把特殊的刀子,蘸上公鸡血,顺着五个小孩的头颅,一个挨一个地斩过去,这就是‘斩鬼头’。

斩完鬼头,还要用特殊的药水将鬼头清洗掉,把鬼头换成鲤鱼头,鲤鱼可以化解掉煞气,这样才能慢慢除根。

整个过程我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一是收了人家的重金,二是我对这些一知半解,我怕给自己惹来麻烦,不好收场。

不过,好在整个过程并没出意外。处理完,萧晚晴很满意。

只是我有点不对劲,浑身冰冷,脑子里嗡嗡的,当时没想太多我还以为是我耗费了太多的精力,身体扛不住。

可接下来的日子,我感觉特别疲惫。

比如一连续几天都做梦到了小孩,每次要看清他们的脸,就被什么突然吓醒,醒来之后才发现满身冷汗。

直到过了几天,师父回来了。

晚上,师父把我叫到跟前,一脸严肃地问我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是不是发了什么事。我知道了事到如今,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唯有和盘托出。

师父听完我说的后脸色都变了,一拍桌子,指着我,叹道:“你啊你,什么都不懂就给人解符!这种事能闹着玩吗?,你都快完蛋了还不晓得。”

我吓得面如土色,师父,没这么严重吧。

师父没有回答我,而是问了看似不相干的问题:“那娘们给你的票子呢,你没动过吧?”

我赶紧说,“还没,一直带在身上呢。”

师父让我把票子放在桌上,自己含了一口茶水,往票子上一喷,我顿时觉得自己像花了眼似的,定睛再看,那票子已经变成了花花绿绿的颜色,上面印着一个阎王爷……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逆天废婿
  • [现代]龙王殿
  • [现代]都市之无敌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无双战神
  • [现代]天生我帅必有用
  • [现代]和扶弟魔女友分手之后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