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惊华:废后熬成婆

第一章 废妃断恩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2-14 21:42:05

天耀大陆,金国皇宫。

如今是秋季,冷风吹的人打哆嗦,一身脏污夏裙的女子被人从宫殿里拖出来扔在院里。

池颜被丢在地上,蜷缩着身子,冷的发颤,伤痕累累的身子正不断的涌出血,十指的指甲已经被拔了,满是血迹的手正颤抖的抚摸着高隆起的肚子,阵阵疼痛不停提醒着她,她快要临盆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院子里坐着的皇上,一双眸子里满是悲痛。

“皇上!臣妾到底所犯何事?尚书府又何错之有?爹爹贵为尚书,一直克勤克俭,对皇上忠心耿耿,那些结党营私的罪名都是诬陷的啊!”

尚书府一连送了两个小姐入宫,都成了当朝宠妃,她身为尚书嫡女,有孕之后更是得了管理后宫之权,那时还没有皇后,她地位最尊崇,有如此女儿,尚书府还需要巴结朝臣?

简直可笑!

可坐在亭子里的皇上仅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就移开了眸子,转而端详着手中的茶杯,她似乎还没茶杯上的花纹有趣。

她哭的凄惨,在他心中竟砸不起丝毫波澜,有的只是厌恶。

他终于启唇,又在下一刻让她如坠冰窖,一句话竟比这干冷的秋风还让人觉得寒冷。

“聒噪。”

“妹妹,你又何必为难陛下,尚书府早在三个月前就被满门抄斩,留妹妹一条命生下皇嗣已经是皇恩浩荡了。”旁边一身华丽凤袍的庶姐池白得意的勾了勾唇,看着地上瞬间呆滞的池颜,她似乎刚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哎,瞧我这张嘴,陛下说了别告诉你这个,让你安心养胎,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稳婆说了,今日你就临盆了,等妹妹生下皇子,姐姐我必将把他当亲儿子照顾,姐姐那么想念尚书一家,就去阴间陪着吧。”

池颜大吼:“池白!”

“那也是你爹!尚书府待你不薄,你如今已经贵为皇后了,不想着给爹爹沉冤,怎么说话还如此冷漠?”

“你也知道本宫是皇后!”池白眉眼一厉,快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捏住了池颜的下巴,冷笑着道:“你知道本宫是皇后还敢直呼名讳?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旁边一脸淡漠的皇上把手中的热茶喝尽,直接起身离开。

“这就是你让朕看的?无趣至极,人随你处置,可莫要再烦朕了。”

顾不上池白,池颜扭头大喊:“陛下,臣妾陪了您三年,如今还怀着龙儿,陛下您不能不管臣妾啊!”

皇上步子一顿,并没转过身,淡淡道:“罪臣之女难逃一死,你腹中的孩子也是孽种,朕与你无话可说。”

然后,那抹明黄色的身影消失在她视线内。

池白直接把她的脸掰回来,狰狞着道:“别想了,他心里没你。”

“没有我,难不成有你?”池颜喘息了一声,抬眸看着池白,冷笑着说道:“贵为一国之母却残害妹妹,还在皇上的面前动了手,你当你皇后的位置稳?你当他喜欢你?”

池颜被池白一把甩开,直接软软的倒在地上发颤,肚子疼的厉害,她眼前也是一阵阵发黑。

“他心里没有我,谁也没有!有的只是他的江山社稷。”池白笑了笑,笑的疯狂:“然后,然后本宫就把位高权重的尚书府拱手奉上,稳了他的江山,喜欢不喜欢又能怎么样?本宫依旧是皇后!本宫凶狠暴虐又怎样?按照约定,本宫依旧是皇后!”

她低了头,看着地上痛苦不止的池颜,笑的面色狰狞:“可你一心向着他,却成了本宫的玩物,连你的孩子也是,嫡庶尊卑有别,明明皇上先封我为妃,可因着你是嫡出,我还得恭恭敬敬的对你,凭什么?”

池白有些癫狂的指着天:“就因为祖宗礼法?那我就要登上后位,万人之上,改了这个破规矩,你还蠢到拿真心对我,以为在后宫中我们也是好姐妹,可如果不是仗着你的名头,我和皇上又怎么能调查尚书府犹入无人之境!你还想为尚书府翻案?天下谁人不知尚书嫡女大义灭亲,亲自检举了自己的父亲一族,反倒是本宫怒杀亲父,留得一个美名,妹妹啊,你看,本宫虽然出身不如你,可最后还是本宫赢了。”

池颜身子一震,他们是用了她的名义才骗得父亲信任的?

也是了,庶女终究是庶女,得不到全族人的信任,若是以她的名义栽赃陷害,那全天下都信了尚书府的龌龊。

到了现在,池颜也终于知道了尚书府为何能在那么快的时间内就被铲除,甚至没人提过翻案。

尚书府的亲生女儿大义灭亲,跟皇上一同铲除了位高权重的尚书一家。

尚书府的人都说了结党营私,旁的人还能说什么?

皇上一心灭尚书府满门,有心人都能看出来,谁敢提翻案?

可她是尚书府的女儿啊!

尚书府锦衣华食养了她十几年,之后又是后宫四妃之一,她竟还不知足,竟拿尚书府换后位。

池颜挣扎着想起身,却被腹中的孩子压的瘫软在地上,只能脸色惨白着大骂:“池白!尚书府白养了你十几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得不到皇上的宠爱,你皇后的位置不会长久,今日能有你诬陷家族换得荣华,明日就会有别人,你没了家族倚仗,你就是废棋,没人会把你放在眼里!你会有报应!你会有报应的!”

“啧,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池白起身摆了摆手,站在远处瑟瑟发抖的下人当即跪到了她面前。

“她快生了,把她带屋里去,孩子必须要完好无损,至于人嘛,若是还能活着,本宫唯你们是问。”池白冷声说道。

“是。”

丫鬟仆人拖着她往屋里走,单薄的裙衫早已被拉扯开,在那些侍从面前,她衣不蔽体。

剧烈的羞辱感充斥着脑海,池颜手紧紧的捂着肚子,大吼道:“池白,你这个毒妇,你对同族无情,对亲妹无义,你不得好死,你妄为人!”

池白施施然的走在旁边,跟着她进殿,闻言摇了摇头:“瞧瞧妹妹这话说的,姐姐我若不是顾念着姐妹之情,又怎会在你临死前把皇上喊来,妹妹还是省点力气留着生孩子,指不定还能看一眼孩子。”

说着,她又冷眼看着那些丫鬟:“你们动作快些,一会儿把孩子拖出来还是刨出来都行,本宫只要孩子无恙。”

丫鬟齐齐打了个冷颤,连忙应了一声,使劲拖着池颜的身子往前走,在后面青石砖上留下一道蜿蜒的血痕。

孩子挣扎着出生,池颜也没了挣扎的力气,被人扔到床榻上,感觉到腹部剧烈的颤抖。

她看到那些稳婆拿出了剪刀,直接剪开了她的腹部。

血淋淋之间,一个染血的婴儿被抓了出来,啼哭不止。

池颜拼命地瞪大眼睛,使劲的看着那个婴儿,嘴角缓缓的勾起了一抹笑,嘴角也滴下了血。

早些年的时候听娘亲说过,妇人生孩子都是在鬼门关走一遭,哪怕顺利也得生几个时辰,如今用了这个法子,她倒是很快见到了她的孩子。

那么小,那么嫩,看着皱巴巴的,身上还染着血。

这么小的孩子没了娘,该多可怜啊。

她视线渐渐模糊,依稀之间只听见池白愤怒的喊叫声。

“来人!太医呢?早前不是说了这一胎是皇子吗?怎么是个女娃,太医欺骗本宫,该当何罪?”

“这……把脉终究不稳,幸好公主平安降生。”

“本宫要个公主有什么用?全是废物,来人,把这些欺骗本宫的庸医拖出去斩了。”

“啪——”

好像有什么东西摔到了地上,婴儿的啼哭声戛然而止。

池颜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子却好似有千斤重,无论再怎么努力,还是陷入了沉睡。

只是心中却千般不甘,她的孩子肯定是遭了池白的毒手,她要杀了这个毒妇……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手机通万界
  • [现代]龙王殿
  • [现代]都市之无敌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无双战神
  • [现代]天生我帅必有用
  • [现代]和扶弟魔女友分手之后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