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尸动众

第1章 同学聚会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2-30 11:24:41

这几天看新闻,本市的流浪狗好像一下子多了起来,有上百市民被咬伤,表姐提醒我出门小心点,说她老公昨晚下班回家路上,就被一条小土狗给咬了,去防疫中心打疫苗,排了三个多小时的队才扎上针。

无独有偶,“闺蜜”徐冬冬也给我打电话(我是男的),说她有个同事也被疯狗咬了,半张脸差点给扯了去,太恐怖了!

可我无暇关注这些,因为今晚,我要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白天一直在精心准备。

女班长组织的,本来我不想参加,所谓同学会,无非就是一场装逼的盛宴,前者我没资本,后者我没兴趣。

不过班长说,陈默也来,我便答应了。

聚会定在浪淘沙大酒店,晚上六点开始。

我五点半到场,在门口帮班长迎客。

其实,我就是想早点见到陈默。

童话市是国际大都市,2400万人口,我的大部分高中同学,毕业后都留在了本市发展,只是因为城市太大,平时大家也没什么接触。

临近六点,大家陆续到了,直等到六点十分,陈默才姗姗来迟,没等我上前寒暄,班长和小莉跑上去,一左一右,挎住陈默的胳膊,欢声笑语,仿佛失散多年的姐妹,我连握手的机会都没捞着,只能对陈默笑笑:“来啦。”

陈默可能以为我是酒店的迎宾员,压根儿没看我,径直走了进去。

我尴尬地跟进酒店,一共三桌,刚好坐满,没位置了,我只好让服务员加了把椅子,坐在最角落。

我们的女班长思想还是比较保守的,安排男生坐在一起,女生坐在一起,省的乱搞。

毕竟好多年没见了,大家都有些拘谨,男生们主要聊国家大事、国际局势、全球变暖、人工智能之类高大上、假大空的话题,女生们则比较务实,话题始终以娱乐圈八卦为中心,搞的我们那位博士后女班长一脸懵逼,压根儿插不上嘴。

不过随着饭局的进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场面开始活氛起来,男女生之间换座穿插,那些装逼犯们终于粉墨登场了。

这个说他刚从米国过来,年薪10万美元,口吐白莲地描述米国多好多好,连空气都是甜的。

那个说今年股市行情不好,他投进去500来万,只赚了80万,还说这样其实算赔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最能吹的,当属郭刚这小子,十年不见,他胖了不少,头发也没剩下几根,听见大家聊创业的话题,他轻描淡写地接了一句。

“我劝你们别创业,创业太累了!像我,每天早上起来,手下就有几千张嘴要吃饭,上个月给工人们发完工资,你们知道我公司流动资金就剩多少了吗?不到一个亿了!我特么都快穷死了!算了,跟你们说了也没用,你们不理解我的痛苦!”

说完,郭刚摇摇头,“呲溜”一口喝下杯中酒,一脸“高处不胜寒”的苦闷表情。

“哇,刚哥你好厉害哦!”陈默早就穿插去了郭刚身边,听郭刚吹完,她信以为真,那崇拜的小表情,非常到位,从我这个角度,还能看见陈默在桌子底下,用高跟鞋蹭郭刚的小腿肚子,郭刚马上会意,和陈默互加了微信。

我只能呵呵,没想到陈默是这样的人,有些失望。

聊着聊着,忽然有人甩给我一支中华烟:“哎,夏朗,你咋一直不吱声,在哪儿高就呢?”

“我没工作,宅男一个。”我实话实说,至少最近一直是这样。

“不能吧?你当年学习那么好,还会踢球,不是考上北体大了么?毕业了怎么也能混个教练当当啊!咋还没工作呢?”

“夏朗,要不你来我公司吧,我公司正好有个足球队,你来当教练,我给你月薪4000,怎么样?”郭刚拍了拍混圆的肚皮说。

“谢谢郭总,不用了。”我说。

“不给面子?”郭刚皱眉,我笑笑,没再说什么。

“我说郭刚,你也太抠了,好歹同学一场,你就给人4000块钱?打发要饭的呢?夏朗,明天去我公司报到!我给你开5000!”另一个也自称是老板的周小迪说。

“那我出6000!”

“我7000!”周小迪和郭刚杠上了,主要是,周小迪今晚也想玩儿陈默,两人哄抬比价,好像谁最终胜出,就能得到陈默似的。

“两位大老板,”我摆手叫停了他俩,“我在家呆着挺好的,我爸能养得起我,不用二位操心。”

“呵呵,”郭刚有点喝多了,鼓着肥腻的红脸蛋子,冲我冷笑道,“不是我说你夏朗,你说你,不愿意上班吃苦,在家啃老也就罢了,你来参加聚会,没实力,还装逼,都是老同学,你说你装什么装?”

“我怎么装了?”我哪儿有你能装啊!

郭刚撇嘴:“你身上的‘阿玛尼’西服,租来的吧?你知道多少钱吗?”

我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商场卖三万多,我上个月才买了一套,有点瘦,所以今儿没穿——以你的身份,穿这么好的衣服,难道不是装?再有,你戴那块劳力士,地摊儿上几百块钱买的吧?”

我下意识地挽起袖口,我戴的是劳力士吗?连我自己都没注意,他居然看见了。

“刚哥,你是说,夏朗那块劳力士是假的?”陈默鄙夷地看着我。

“我对表没什么研究,反正我跟他戴的是同一款,但你们瞅瞅,颜色都不一样,我这块可是在洲域买的,不可能有假。”郭刚说着,把手腕上的表摘了下来,确实和我是同款。

有好事的同学拿着郭刚的表过来跟我比对。

“哇,颜色果然不一样哎,夏朗,你这个也太假了吧!”

众人哄堂,郭刚得意地笑笑,转回身去,顺手搭上陈默的香肩,陈默也没有躲闪。

我没有解释什么,他们取笑了我两句,转移话题,又继续吹牛逼。

最后,一个个装逼犯喝的五迷三道,又开始抢着买单。

“今儿喝的高兴,这顿算我的,谁也别跟我抢啊!”郭刚喊道。

“我来!经理,你过来!”周小迪直接掏出了银行卡。

“咋的,小迪?瞧不起我?”郭刚皱眉。

“哎呀,郭总你别急眼,”周小迪笑道,“同学聚会嘛,当然得最有实力的请客!”

“你啥意思?我没你有实力呗?”郭刚霍地站了起来。

“呵呵,”周小迪冷笑,“这不是你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么!”

郭刚愣了两秒钟,抹了一把没几根毛的脑袋,这才反应过来:“你麻痹——”

“二位先生,不要争了,已经有人买单了。”美女经理礼貌地说。

“谁?谁买的单?”郭刚四下环顾,像是在找罪犯。

“谁啊,咋比我还能装逼呢?”周小迪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美女经理轻轻推开挡路的郭刚和周小迪,来到我面前,浅鞠一躬:“副董事长,我新来没多久,还不太了解您的口味,如有安排不周的地方,请您谅解。”

“挺好的。”我平静地在账单上签了字,偷摸瞟了一眼金额,心叫一声卧槽,8800,真没少吃!

“你……你是这个酒店的副董事长?”班长惊讶地问我,当时组织聚会的时候,她向我询问在哪儿吃,是我推荐的这家浪淘沙,班长嫌贵,我说没关系,会有人买单的。

不用我吱声,美女经理转向女班长,彬彬有礼道:“确切地说,他是我们大浪集团的副董事长,也可以说是大浪集团的接班人。”

“接班人?难道,大浪集团的董事长夏东海,是、是你爸?”周小迪睁大眼睛。

我没正面回答,夏朗,夏东海,反正我俩都姓夏,你们自己猜去呗!

“夏东海可是狐润排行榜全国前二十名的大佬哇!你、你居然是他的儿子!”陈默也惊呆了。

我依旧保持沉默,优雅地整理了一下西装,从兜里摸出一把劳斯莱斯车钥匙,丢给美女经理:“小王,我喝酒了,帮我把车开回家,你应该知道我家地址。”

“当然知道,”王经理表现的很兴奋,“香榭丽舍大街1号别墅!要不我开车送您回去吧!”

我摆摆手:“不用,我想散散心。各位老同学,先走一步,后会有期。”

装完逼就跑,真特么刺激!

“夏总,对、对不起啊,之前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计小心过!”郭刚拦住我,点头哈腰地道歉。

我抬起手腕,看看自己的表,郭刚这小子反应可真快,马上摘下他的劳力士扔在了桌上:“我这是假的,我这才是假的!是我从地摊买来装逼用的,夏总的才是真的!”

“都是老同学,你说你,装什么装?”我眯起眼睛,回敬他道。

“夏总说的是,我错了,我错了……”郭刚一边认错,一边给我让开路。

“夏总可真是深藏不露啊,同窗三年,咱们都不知道,原来他是个超级富二代!”

“这就叫涵养!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

“夏总慢走!”

“夏总,有空常联系啊!”

在众人的唯唯诺诺中,我信步出了包房,来到酒店门口,刚要点上一支烟,陈默踩着高跟鞋,小跑着追了出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逆天废婿
  • [现代]全球杀神
  • [现代]都市之无敌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无双战神
  • [现代]绝代狂兵
  • [现代]史上最强神吐槽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