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狂婿

第一章 我也不想努力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12-30 16:24:12

魔都。

洋人街,是全市最热闹的街区,写字楼林立,人流川流不息,男的西装革履,女的套装长裙,时尚的气息扑面而来。

偶有跑车咆哮而过,却丝毫没能引起人们的注视,似乎他们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倒是在马路边的一个青年男子,吸引了他们的目光,路过时纷纷回头。

不是因为青年男子那刀削般的五官,帅气的脸庞,健硕修长的身躯。

而是在这样一个入冬的季节,男子居然穿着大裤衩小背心,撇着一双拖鞋,头发蓬乱,对着眼前的高楼四处张望,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简直是鹤立鸡群。

“这么冷的天穿成这样,这是神经病吧?白费了一副好皮囊。”甚至有女生路过时暗自嘀咕。

李浮图似乎浑然不觉,盯着眼前的高楼自言自语,“是这里了吧!”

言罢,他快步穿过旋转门,向电梯方向走去。

“先生!先生!请留步。”

嗯?

李浮图回过头,满脸不解地看着追过来的前台小姐,眼前一亮,“你叫我?”

他被惊艳到了,眼前的女孩子就像一朵还未绽放的花蕾,散发着芬芳,吸一口让人身心愉悦。

“先生!欢迎来到至雅集团,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前台小姐微笑着说。

李浮图纳闷了,那么多人进进出出她不拦,偏偏拦着他了。

很快,从其怪异的眼神中,他找到了答案。

不由哑然失笑,“你好!我是来找辛藜芪小姐的。”

“您认识辛总监?”

前台小姐一副怀疑的眼神,“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李浮图沉吟片刻,摇了摇头。

“但是,老公来看老婆,应该不用预约吧。”

“???”

前台小姐满脸的问号脸,完全一脸懵。

“我是她未婚夫。”李浮图淡淡地说。

“什么?”

前台小姐彻底惊了,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眼珠子圆瞪。

“辛藜芪是我的未来老婆,怎么了?”李浮图完全不能理解,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过往的人听到这话,同样被惊得一愣一愣的。

“先生!请您自重,这里不是闹事的地方。”前台小姐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

眼前男人这身行头,加起来恐怕都买不到辛总监半边袖角,还未婚夫?

她工作了那么久,连辛藜芪跟男人出去约会的消息都没听说过。

未婚夫?简直是无稽之谈。

李浮图皱着眉头,苦笑连连,“我真是她未婚夫,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她。”

“不用了,请你离开,不然我叫保安了。”前台小姐想都没想,冷冷地说。

当她三岁小孩吗?打电话上去,不就相当于找骂吗?

“你打这个电话,可能会被骂,但是你不打这个电话,可能你会失去这份还算体面的工作。”李浮图依旧挂着淡笑,深邃的目光中,没有半分慌乱。

前台小姐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看对方一脸镇定,她动摇了。

“好的!请您稍等。”

虽然她是一万个不相信,眼前男人这副穷酸样,会是集团最高话事人的未婚夫。

但对方说的有道理,打个电话弄错了,大不了被训斥两句,万一……

“这里是前台,转辛总监线。”前台小姐拿起座机,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了电话。

“有事?”嘟嘟好几声后,电话里头传来冰冷的声音。

“辛总监,有人找。”

“你怎么回事?有预约让他上来,没预约让他预约,还用我教你吗?”电话里的声音如同万年冰窟里掉落的冰渣子。

“不是,他说是您的未婚夫。”前台小姐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

“呵……我真的拜托你动动自己脑子,好了,让程秘书告诉你怎么做吧!”

前台小姐脸都白了。

“告诉她,我叫李浮图。”李浮图适时在旁边提醒道。

地上有蚂蚁爬动,他都能听到一清二楚,何况这么大声的通话。

“他说他叫李浮图。”前台小姐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传话了。

电话那头瞬间安静了。

“辛总监!您在听吗?”好一会没回应,前台小姐小心翼翼地问。

“让他上来。”

挂了电话,前台小姐抬起头,看向李浮图的目光彻底变了,那小嘴大得能吞下两颗鸡蛋,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种眼神,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我可以上去了吗?”李浮图等了好几秒,才笑容可掬地问。

“当然!当然!”

前台小姐忙不迭地说,“最顶层总监办公室,您请。”

李浮图挑了挑眉,“你看,我没骗你吧,有些事情需要试着大胆尝试。”

说罢,扬长而去。

这次一路上畅通无阻,顶着一路上异样的眼神,直接来到顶楼。

刚刚走出电梯,一个盘着头发,穿着职业套装的风情女子微微低头,那两座山峰简直是拔地而起。

“您好!我姓程,叫程阮,是辛总监的贴身秘书,请问是李浮图李先生吗?”

李浮图点点头,心底暗暗感叹,这个公司的美女不少啊。

就前台小姐和这位程小姐的姿色而言,哪怕他阅女无数,也给打至少八分以上,甚至九分,比那些顶级明星模特也不逞多让。

“这边请。”说话间,程阮率先开路。

一路上作请手势时,女人不断回头打量,那眼神似乎想要把他看透。

大楼很大,七拐八弯走了好一阵子还没到。

“我脸上有花吗?”李浮图忍不住问道,觉得有些好笑。

“辛总监第一次邀请男人到她的休息室。”程阮站定,耸耸肩,“我只是好奇这个男人有什么魔力。”

“那你看出点什么了吗?”与美女交流,对每个男人而言,都是一段美丽的时光。

“听真话还是假话?”程阮嘴角微微上扬。

李浮图摊摊手。

“一无是处。”

程阮上扬的嘴角变成了冷笑,“到了,您请。”

李浮图摇摇头,只能报以苦笑,推开门闪身进入。

一眼扫过,这布置比五星级总统套房还要奢侈,有健身房,放影厅,会议室,阳台外还有全景泳池。

“你就是李浮图?”

声线空灵,如山溪过涧,如出谷黄莺,即使此刻显得有些生硬,但仍让人心神为之一荡。

李浮图回过头看向门口,接下来的一刻,他的瞳孔猛的收缩。

恍惚间。

他仿佛看到了阿芙洛狄忒走下了奥林匹克山。

也只是片刻失神,李浮图很快重新泛起淡笑,“我就是。”

这就是她的未婚妻——辛藜芪。

“要喝咖啡还是茶?”女子穿着高跟鞋哒哒地走过来,那条玉腿在牛仔裤的包裹下,尽显线条美感。

“白开水就行。”李浮图顺势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一脸玩味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从她的身上品味出了强势,非常强势。

“喝水。”

辛藜芪端水过来坐在其对面,看着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那双摇摆的腿,微微频眉。

“谢谢!”李浮图也不客气,端起来轻抿。

“不冷吗?”

“还好,中东那边这个时候白天还算暖和,过来得有些急,就没换衣服。”李浮图如实相告。

“坦白说,当我听到我爷爷跟我讲,我订了娃娃亲,我很震惊。”

可能辛藜芪觉得寒暄太形式化,索性跳过,直奔主题。

亦或者,她根本不想知道这个男人的任何事情,没错!任何事情。

“我觉得还好。”

男人的不上道,让辛藜芪眉头皱得更深,深吸一口气,她直接摊牌道,“我是不可能跟你结婚的。”

“为什么呢?”李浮图疑惑地问。

慢条斯理的样子,一副很无所谓的态度。

这让辛藜芪心里很不舒服,她拒绝这门婚事,他不是应该失落吗?甚至是当场崩溃。

他现在是什么表情?难道自己不够美,魅力不够大?

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问题问得好。”

辛藜芪把那丝不舒服压下,端起咖啡吹了吹,接着说,“你觉得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吗?”

“没关系,我迁就你。”

听到这句话,辛藜芪刚到嘴边的咖啡,差点喷出来。

她发现眼前的男人,比她想象中更难缠,更不要脸。

“我真的不想伤你的自尊,但是我不得不说实话。”

辛藜芪放下咖啡,顿了顿,“我!至雅集团总监,未来的继承人,身家少说也过百亿,从小接受最好的教育,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公司在我的带领下,这几年市值已经翻了一倍,请你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

“我就是一走道的,赚些辛苦钱。”李浮图极其认真地说,“这样倒好,反正我也不想努力了。”

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下来。

辛藜芪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万万没想到,这人可不是不要脸,而是极其无耻。

她现在很纳闷,她爷爷当年是怎么了?怎么会帮她和一个无赖订婚呢?

完全忽略了当年她和他都在玩泥巴呢,哪里能未卜先知一个人长大了会不会成为无赖。

如果李浮图有读心术,知道辛藜芪这么想他,那他会觉得该委屈的那个人是他。

其实他俩压根就没有什么娃娃亲,一切都从黑市悬赏令说起。

李浮图这个名字,没有几个人认识。

可是“死神”这个称谓,足以让无数一方枭雄,商贾巨富闻风丧胆。

“死神过处,血流成河,要你三更死,绝不会留你到五更。”

这句名词,是人们对“死神”的唯一评价。

没有人知道“死神”长什么样,人们只知道“死神”是世界上仅有的四大紫金杀手之一,出道八年,三百六十一悬赏人。

卒!

从未失手,从未露面,见过他的人,都死了。

这次完全就是一个偶然。

到了李浮图这种级别,基本上没人出得起价钱,更没人请得动,高处不胜寒,再加上他已经厌倦枪林弹雨,想要远离江湖纷争。

所以他决定回国,只是非常凑巧地看到了黑市一个普通悬赏令,不知道当时是未泯的良心作祟,还是想要积阴德。

他鬼使神差地又接了悬赏令的反向任务,保护悬赏人。

黑市规矩,一旦颁下悬赏令,杀手接任务以后必定是不死不休。

如果悬赏人得知自己被悬赏,也可以出双倍价钱,请求保护。但这种反向任务一般杀手可不敢接,面对不知道几路人马的追杀,就算有能耐的杀手都得掂量掂量,弄不好把自己折进去了。

李浮图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来到了魔都。

悬赏人家属,也就是辛藜芪的爷爷,并不想让自己唯一一个孙女惶惶不可终日,要求秘密保护,为了更方便日夜贴身,就编织了娃娃亲上门入赘这个借口。

客户的要求,李浮图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所以,那个该委屈的人是他才对。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逆天废婿
  • [现代]全球杀神
  • [现代]都市之无敌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无双战神
  • [现代]绝代狂兵
  • [现代]史上最强神吐槽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