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助理

第一章 一幅字画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1-06 17:44:07

上午十一点,江氏大厦十八楼。

许平靠在电梯厅一角墙上,抓着手机用方言正和他老爸通着电话。

“老头,你不用浪费口水了,说啥我也不回去,我已经遇见真爱了。”

“谁?就我跟你提起过的呀,林城江家的江初雪,长得可漂亮了,性格也温柔,我跟你说……”

江家,林城三大豪门之一,江初雪更是江氏集团的总裁,林城上流社会有名的冰山美人。

“怎么就门不当户不对了?老头,我这是真爱,真爱懂吗?虽然江家是差了那么点意思,但我不在乎。”

如果有外人在这里听到许平这话,一定会把他当成疯子。

堂堂林城三大豪门之一的江家,在他口中居然成了差点意思?

“别和我提墨菲公主,好不容易把那小妞甩掉,你还想让我被她黏住啊?就算她是欧洲最大财团格林家族的小公主也不行,反正我不喜欢她,你别强迫我和她在一起。”

“我不管,你要敢叫人来抓我回去,我就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不和你说了,我好不容易才混进江氏集团,成为了江初雪的助理兼司机,我得把握机会……江总好!”

许平话说一半就连忙挂掉了电话,挺胸抬头立正站好,用普通话大声喊道。

江初雪从一旁走来,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身材高挑、丰腴起伏,一双长腿笔直修长、白皙诱人,搭配着白色着装,整个人就如她名字一般,宛若初雪。

路过许平身边时,她脚步微微一顿,秀眉微蹙看了许平一眼,目光带着厌恶,语气冰冷道:“上班时间,谁让你在这里打电话的?”

许平正要解释一句,江初雪就将目光移开,按下了电梯:“如果不是我妈非让我留下你,就你这样的,根本别想进我公司!请你注意点形象素质,别给江氏丢人!”

“是,江总。”许平嘿嘿一笑,浑不在意。

电梯到后,江初雪踏入进去,见许平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又是一皱眉:“发什么呆?看不出来我要出去吗?”

“啊?哦,好。”许平转身向办公区域跑去:“江总你先下去,我拿上钥匙就来!”

跑到助理办公室,许平拿起桌上的宾利钥匙,向正在整理文件的俏丽秘书问道:“佳佳,江总她好像心情不太好,谁惹到她了?”

徐佳佳,江初雪的贴身秘书,长相八分,身材娇小,可爱至极。

“你又被骂啦?”徐佳佳掩口一笑:“刚才江总接了个电话,好像是刘少约她吃饭,用城南那块地的合作要挟她,可怜了你被当出气筒。”

“这样啊……”许平若有所思,问道:“江总怎么不带你一起去?”

“她说带你就够了,你要是表现不好就把你扫地出门!”徐佳佳嘻嘻一笑,吐舌道:“你可要小心了,别第一天上班就被炒鱿鱼。”

许平嘴角微微一抽,不再耽搁,连忙下楼。

来到停车场,载上江初雪,按照她的吩咐,许平一路将车开到了五公里外的山海会所。

这是一家高档私人会所,只为会员服务,不是会员或者没有邀请是进不去的。

而要成为会员,必须具有一定身份,并且缴纳三十万会费。

光是这会费的数字,就足以将大部分人吓退了。

会所装修典雅,环境清净,踩着柔软的地毯,许平跟着江初雪走入其中。

“一会儿能不说话就别说话,别给我丢人!”江初雪小声叮嘱许平一句,在侍者的接待下来到了一间包厢。

包厢里已经坐着两名男子,一中年、一青年,其中穿西装打领带的青年,便是徐佳佳口中的刘少,全名刘世诚,是刘氏集团的少董。

而那中年,江初雪见过几面,知道对方是市书法协会的副会长。

就是不知道刘世诚把他请来做什么?

“初雪,你来了?快坐。”刘世诚一见江初雪就两眼发光,随即他又看了一眼许平,微微皱了皱眉,问道:“他是谁?”

“我司机,兼助理。”江初雪冷着脸在刘世诚对面坐了下来。

听到许平只是个司机,刘世诚移开了目光,这样的小人物,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不过他还是说了一句:“初雪你还是单身,身边带个男助理不太好,容易惹人闲话,我建议你还是换个女助理吧,当然,只是个人建议。”

“我会考虑的。”江初雪扫了一眼许平,她对许平也很不满,找到机会就会把他踢出公司。

许平看出了江初雪的想法,没说什么,默默在她旁边坐下,给江初雪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

“谁让你坐下的!自己什么身份心里没数吗?”刘世诚见许平坐在江初雪身边,心生不爽,冷声问道。

他心中早已把江初雪当做自己的女人,禁止任何男人靠近她,许平坐在江初雪旁边,让他顿时升起了一丝敌意。

尽管许平只是个司机和助理。

“刘少,他是我的助理,坐在这儿没什么问题吧?”江初雪一挑眉头,她本来也不喜许平坐在她身旁,但一看刘世诚也不高兴,想法就变了。

“不是,初雪……这样吧,把这家伙开了,我给你推荐一位女助理,保证让你满意。”

刘世诚想说什么,但身为助理坐在老板旁边,本来就是正常不过的事,他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说辞让许平起开,只能劝说江初雪开除许平。

他还向许平说道:“你,主动从初雪身边滚蛋,我给你五万块钱,够抵你好几个月工资了!”

许平还没说话,江初雪就道:“刘少,他是我的助理,我自己会决定他的去留,我们还是直接谈合作吧。”

“关于城南那块地的开发,我们两家之前可是签好了协议的,刘少今天找我,是想毁约?”

说着她将带来的合同摔到桌上。

刘世诚瞥了合同一眼,轻笑一声:“这个一会儿再谈,我今天搞到了一幅林散之的字,初雪你不是喜欢研究这个吗?你帮我看看这字值不值六十万!”

“林散之的字?”江初雪神色一动。

见她果然对此感兴趣,刘世诚微微一笑,朝坐在旁边的中年递去一个眼神。

中年拿出一幅裱好的字,铺到桌面上。

江初雪起身来到旁边,低头看去,目光一闪:“这是林散之的字?”

宣纸上只有一个大字,笔走龙蛇、气势磅礴。

草。

一个草字,用的草书书写而成。

“不错,这幅字字体飘逸、柔中带刚,正是林散之的真迹。”刘世诚起身,侃侃而谈:“初雪你应该知道,林散之的草书有着一种无可奈何的病态美,这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关。”

“这个草字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个字,但却蕴含了一种在长期落寞中求生本能驱使下奋力挣扎的坚韧,犹如野草。”

“我想林散之写下这个字时,心中所想必是一句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江初雪暗自点头,颇为诧异地看了一眼刘世诚,没想到他对书法有着如此深的见解。

刘世诚面露得意,他从来没有研究过什么书法,这些话都是身边的中年提前教他说的,为的就是在江初雪面前表现表现。

“刘少,这幅字卖吗?”江初雪见猎心喜,目不转睛看着桌上字画,伸手抚摸着宣纸,爱不释手。

只是隐隐间她觉得这幅字哪里不太对,但又说不上来。

“一幅字画而已,虽然价值六十万,不过初雪你若喜欢,我送你便是。”刘世诚嘴角微挑。

许平这时也走了过来,带着好奇看向桌上字画,当看清上面写的字时,他刚喝进口中的茶水忍不住喷了出来。

“噗!”

茶水喷洒到字画上,江初雪吓了一跳,退后一步,神色一冷就要发飙。

但刘世诚比她先一步开口,指着许平怒道:“混蛋!你在干嘛?这可是六十万的字画,你这一口茶喷下去毁了文物,你赔得起吗!”

“对不起、对不起!江总,我不是有意的,没有淋到你吧?”许平抽出纸巾,慌忙去擦水渍。

“许平!”

江初雪气得俏脸煞白,看着许平那眼神跟要杀人一样,咬牙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这可是林散之的字!我需要一个解释,不然你就收拾东西给我滚出江氏!”

“呃……”许平嘴角微微抽搐,看了看桌上的字,心中一万头草泥马正在奔腾。

什么狗屁林散之的字?这尼玛不是我写的吗?

这幅字记得是被瑛国的乔伊斯子爵拿走收藏了,怎么会流入华夏来了?

“初雪,这种不懂礼数、行事荒唐的人留在身边做什么?让他拿出钱来赔偿这幅字,然后滚蛋得了!”

“不过就他这种地位卑贱的人,估计也没那么多钱来赔,既然那张嘴喜欢乱喷东西,打碎牙齿割掉舌头,给他个教训好了!”刘世诚冷声道。

“呼……”江初雪虽然气恼,但也不想刘世诚教训她的人。

长吐一口气,她瞪了许平一眼,看向刘世诚道:“刘少,这幅字我替他赔了,六十万我会一分不少打到你的账上,实在是抱歉,至于他……我回去后会自行惩罚的!”

“江总。”许平干咳一声,指了指桌上的字,弱弱道:“这字是假的,不是林散之写的……”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解封了地球
  • [现代]我继承了三千万
  • [现代]书生新书:最强傻婿
  • [现代]惊龙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热血杀神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