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奶爸在都市

第一章 游子归!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2-03 11:57:56

秋风起,

夜微凉,

鸿雁南飞,大地苍茫;

游子归,

汨罗江,

硝烟散尽,魑魅魍魉……

西江市,中央大道,学府酒家。

一辆军绿色的悍马,缓缓驶来,吸引了,目光无数!

男子,微闭双眼,不怒自威,气息强大,令车内,倍感压抑!

脸色苍白,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冷漠感!

国朝八百年,鲜有五十岁之前,成为一方统领。

而他,

苏平征!

入伍五年,纵横沙场,战功赫赫,震撼世人!

年仅廿三,功高盖主,东岛战首,君权神授!

如今,卸甲归来,已是,荣耀满身!

“啪”!

一根战区特供香烟,点燃。

“战首!您身体有恙,薛神医叮嘱过,不宜吸烟!”

说话女子,容颜绝美,黛眉横翠,一身标准制服,几乎被火辣身姿撑爆!

金发碧眼,彰显异域风情!

只不过,面色冷然,令人敬而远之。

似乎,只有面对,战首之时,眉宇之间,才有一丝难得的温柔,

而更多的,则是,敬畏!

“无妨。”苏平征,摆了摆手,淡淡道。

本名为“月狐”的女子,试探道:“战首,您是不是,还在为曲团座的事情伤心!”

苏平征不言。

月狐义愤填膺道:“战首,这次‘东岛战役’咱们大获全胜!您‘东岛战首’的威名,更是响彻整片大陆!是曲团座自己,不听劝告,孤军深入,犯了兵家大忌,这才导致805团全军覆没!就算他活着,也是论罪当诛!”

“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兄弟……”苏平征面无表情,但是语气之中,透着难以掩饰的失望,与沉痛。

沉吟片刻,他才道:“他……可曾有过遗言?”

“他说,他无颜再面对您!只求您,照顾好他的妹妹!”月狐说道。

苏平征闻言,身子微微一震:“佳欣她……”

就在此时,月狐的电话,响了起来。

“……知道了!”月狐言辞冷漠,挂断了电话!

“战首,巡捕司的赵、陈、李三位副司,听说您到了西江市,想要拜见!”

苏平征冷笑一声:“刘司长的调令还没有下来,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么?!传我的话,把心思放到正道上,别整天总想着,削尖了脑袋往上爬!”

“是!”

苏平征缓缓推开车门,下车卓立,

军靴踩在枯红枫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他身材挺拔巍峨,面容斧凿刀削般硬朗,只如陈列在,佛罗伦萨美术馆的那尊完美雕像!

然,

整个人,却散发着冰川般的冷意!

连深秋夕阳,浸染到他身上,都变得幽冷寒彻!

“战首,外面风大……”

月狐快步上前,给苏平征披上一件黑色风衣。

她身材高挑,一身戎装,英姿飒爽。肩章是两条金色麦穗交叉,点缀两颗金星。

熟悉帝国兵制的都知道,此乃虎贲大士尉,可统领禁军三十万!

“五年了……”酒楼门外,苏平征感慨。

“今天,是我义父的寿诞!以本君之名,为吾父,备一份大礼!”苏平征命令道。

“是!”月狐领命,径自消失。

苏平征整理袖口,正了下衣襟,

而后,

踱步走入。

常年统兵,步伐稳健,不经意间,每步距离,相差无几!

周身上下,气势叱咤!

如此深邃的气质,古井无波,实在与年龄,不相匹配!

此时,已近黄昏,人潮涌动,灯光迷离。

苏平征斜后方,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子,朝他大步走来!

身后一个一身名牌的公子哥,赔着笑脸,疾步追赶:“小雪!你慢点!别摔着啦~!”

那个本名为“小雪”的女子,丝毫不予以理睬,走得更疾!

“让开!别挡着本姑娘的去路!”

女子对着苏平征,十分蛮横地,随手一拨!

然,

身为战首,霸气侧漏,脑后有眼,犀利八方,三步之内,皆为禁区!

“啪”!

“哎呀~!”

小雪的玉手,还未等触及苏平征身边,直接弹飞!

小雪摔倒在地,姿势极为难看!

“你!”摔倒在地上的小雪,指着苏平征,怒气冲冲道,“你敢打我!”

明明是她,自己被力道反震,却诬陷对方打人!

苏平征根本不予理会,恍若无事,继续前行。

“你!”小雪彻底燃了!

她是谁?

她是西江市地方台,著名节目主持人!素有“冰山傲雪”的美誉!

只要她招一招手,无数苍蝇男,就能趋之若鹜,跪舔在她的石榴裙下,任其肆意驱使!

小雪满心以为,自己只要,刁蛮任性一发火,这位男子,就会注意到她,而后为其美貌所动,面露惊艳之色,十分绅士地,将她扶起,并不住地,赔礼道歉!

然!

眼前这个男子,居然对她的美貌,熟视无睹!这比让她摔倒,还要令她愤慨难忍!

后面追赶上来的那位公子哥,一见心上人摔倒,赶紧扶起,关切道:“怎么样,小雪?!有没有摔到哪里?!”

“他!”小雪手指苏平征背影,怒斥道,“刚才故意打我!你还不替我,去教训教训他!”

“好咧~!”公子哥正愁找不到讨好心上人的机会!

“站住!”公子哥吼道!

苏平征依旧没有理会。

“说你哪!”公子哥大吼一声,一个身形,晃到苏平征面前!

苏平征本该挪动的步伐,戛然而止。

“你作为一个男人,打了女人,连声道歉,都没有吗!”公子哥义正辞严地喝道!

“现在,我命令你,下跪!道歉!马上!”公子哥形同疯狗一般,大吼道!

苏平征眼神微眯,并未回答。

“嘶~!”

公子哥被苏平征剑芒一般的眸光盯上,心中就是一凛!

这时,小雪已经追了上来,指着苏平征,大吼道:“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秦少!秦家,你知道么!那是在整个西江市,可以列入三流势力的豪门!你惹不起的存在!现在,给你一条活路,立刻跪下,自扇耳光道歉!本姑娘可以念你年幼无知,不再计较!”

在场众人,无不驻足观看,期待着此人,被秦少制裁的场面!

秦少受到女伴言语激励,登时信心大增,摇头晃脑道:“还不知道道歉吗!从现在开始,我数三个数!一……”

“啪”!

没等秦少数到“二”,苏平征果断出手!一巴掌,将秦少,抽倒在地!

全场众人,大惊失色!

“你!你敢抽我!”秦少捂着脸,躺在地上,怒吼道!

苏平征看都没看一眼,缓缓掏出烟,点燃,深吸一口,淡淡道:“我,还敢杀你!”

“秦少~!”

小雪冲了上来,将秦少扶起,并恶狠狠地嚷道:“你完了!你得罪了秦家!你别想在西江市待了!”

在场众人,也都纷纷摇头:“这男的谁啊?!连秦少都敢打!”

“肯定是外地人!”

“秦家家主秦世凯,在西江市产业无数!别看秦家在西江市只是位列三流的豪门,他堂兄,秦元霸,在‘东江市’那边,可,是位列‘四大家族’之一!”

“唉!得罪了秦家,怕是在整个江省,都混不下去了!”

“你这个……”

小雪还要骂下去,突然间,娇躯一颤!

苏平征一双眼眸,炯炯发亮,鹰隼一般,直视小雪!

小雪生平,从未见过,目光犀利如斯!

仿佛眼前男人,形如山岳,高不可攀!

又恍如杀神!冰冷刺骨!令人胆寒!

在场众人,无不被,这股气势,所震慑!

“哎呀~!”

小雪吓得重心失衡,连带秦少,再次摔倒在地!

“你……你要……干什么……”秦少怂了!

他紧紧搂住小雪,不是护花,而是被吓得!

苏平征掸了掸烟灰,似不经意,淡然道:“丽思卡顿酒店!总统套房!”

“什么?!”秦少一怔!

“明天让你父亲,亲自登门道歉!”

说罢,苏平征不再理会。

他收拢气息,眼眸神采,逐渐涣散,脸色苍白,乍看起来,如同害病。

然后,大步流星,转瞬离去。

“嘘~!”在场众人,轻松了口气,心有余悸道,“刚才那个男人,好可怕!”

“我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

“他是谁啊?”

秦少也是被吓出一身冷汗,等他缓过劲来,手指苏平征远去方向,恶狠狠怒骂:“我呸!你特么什么东西!敢让我父亲道歉!”

旋即,他扶起小雪,故作嚣张:“咱们走!莫要跟一条疯狗,一般见识!”

……

此时,学府酒家,寿字号包厢内,苏家众人,围坐一堂,一派欢庆喜悦。

居于正首,苏山河;旁边是妻子,何惠娟。

“爸!”一个青年,一身阿玛尼,戴着金丝边眼镜,站起来,恭敬道,“我敬您老一杯!”

“子阳,现在就叫‘爸’?!是不是有点早啊~!”他身边,一个俏丽女孩嗔道。

魏子阳笑眯眯地看着她。

一袭纯白露肩长裙,美丽锁骨,若隐若现,裙子衣料,白如仙衣,微微发光,恍如天使翅膀!

裙子下摆,弧线由低到高,优雅微蓬,露出修长美腿,洁白如玉!裙角繁星点点,犹如钻石,好似晨露!

长发披肩如瀑布,青丝勾勒美人线,如此艳绝,世间没几个男人,能把持住!

魏子阳两杯酒下肚之后,本性渐渐暴露出来,目光变得越来越贪婪。

苏纯被未婚夫,盯得有些不自在,表情娇羞。

何惠娟感慨道:“要是平征也在,那该有多好!”

苏山河也是不无遗憾地点了点头。

闻听此言,魏子阳微醺脸色,不由得一沉!

“他来有什么用!”一个亲戚冷笑着道,“还嫌把苏家,毁得不够吗!”

另一个亲戚也大声嚷道:“当初要不是他,酒后闹事,得罪了周家的三少爷,周家至于盯着咱们苏家不放?!苏家至于从一个二流豪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第三个亲戚,气得忍不住拍了桌子:“周家做得,也真是够绝的!派人砸了咱们厂子,还不让员工上班!逼得咱们无法开工,不得不贱价卖掉!这一切,都是拜苏平征所赐!”

何惠娟听了,略微不满道:“也不能这么说,周家早就觊觎咱们苏家的方子!他们对咱们出手,那是早晚的事!平征只不过是他们一个借口罢了!”

有一个亲戚站出来道:“惠娟,你这么说,就有失公允了!苏平征,毕竟杀了人!”

苏山河忍不住道:“平征说了,他是被冤枉的!那是周家三少爷,给他下了个套!”

“可是法医已经证实过啦!人,就是苏平征杀的!”亲戚愤愤不平地嚷道。

在场的亲戚们,顿时陷入了一场口水战中。

魏子阳本来也想跟着,骂两句苏平征。

他瞥了苏纯一眼,就见苏纯,紧抿朱唇,双手攥得,指节发白。

苏纯心情,十分复杂。

她与苏平征,青梅竹马,当然受不了,亲戚横加指责;

可是,苏平征毕竟杀了人!

杀的又是周家三少发小!

之后还一走了之!完全不顾及,周家三少随之而来的怒火,是否会牵连苏家!

如此不负责任,与他平素,判若两人!令她既失望,又心痛!

“就算平征是罪人,但是,他毕竟是苏家的一员!”魏子阳突然开口道,“而且,我也希望,平征是被冤枉的!”

“子阳!”苏纯向他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魏子阳是为了讨好苏纯,才违心替苏平征说话。

魏子阳的突然加入,令在场众亲戚们,停止争吵。

五年的时间,魏家从不入流小门户,迅速崛起,一跃成为,本市名门望族!

魏子阳,也成为国际明记,每个月,都有机会,与国际政要,接触交流!

苏家知道,这是魏家,在帮魏子阳铺垫!不出一年,此子便有望荣登“元老会”,成为政坛之上,一颗璀璨亮眼的明星!

魏子阳,作为苏家未来女婿,也是苏家之希望!

此时,电视上,正在播放着“东岛大捷”的简讯,歌颂“东岛战首”的赫赫战功!

“来!”魏子阳笑着举杯道,“让我们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为我们的祖国,为东岛战首,干杯!”

包括苏山河在内,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为了东岛战首,干杯!”

苏山河点燃一根香烟。

“年纪大了,少抽点烟罢!”门口处,一个低沉声音,淡然说道!

背手装B抬手打脸 说:

每日上午,9点以前更新,上架前,更新数量不定;上架后,至少三更,喜欢的话,收藏一下,拜谢!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解封了地球
  • [现代]我继承了三千万
  • [现代]书生新书:最强傻婿
  • [现代]惊龙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热血杀神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