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邪婿

第一章你碰过的东西都脏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2-03 13:08:30

皇家别苑,一个豪华的别墅群,在其中央,一栋富丽堂皇宛若宫殿般的豪华别墅尤为醒目。

别墅中,董夜穿着围裙,带着皮手套,将地面拖干并将所有家具擦拭了一遍,纵然累的半死,可他还是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因为这是他的家。

“叮咚。”

刚刚打扫完毕,门铃却响了起来,董夜急忙打开别墅的大门,引入眼帘的,是三位清俗脱尘的倾国女子。

为首的是一名贵妇人,纵然已经四十岁,可保养的却如同二十七八的少妇一般,皮肤白暂,身形凹凸有致,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这是董夜的岳母童言心,也是本市最大私人医院的院长。

“看什么看?在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赶紧把东西都给我拿到屋里去。”

位于童言心右侧的一个少女出言喝道,稚嫩的小脸上充满了鄙夷和厌恶,甚至还有一丝恶心,就像是看到了厕所的苍蝇。

这是童言心的小女儿,也是董夜的小姨子,今年十八岁的付霜,就读于外省某医科大学,今天是她假期回家的日子。

面对小姨子的呵斥,董夜只是尴尬一笑,低头不语,他已经习惯了,入赘付家三年,对于受到过的屈辱,这又算得了什么。

“行啦,把东西放到屋里,然后你就回房间待着。”

说话的是付雪,也是董夜的妻子,一个干练的女强人,一名妇科主任。

董夜看了看面前自己的妻子,用绝色佳人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其浑身散发的高冷气息,更是让众多男人沉迷。

在医院里,面对陌生的病患她微笑接诊,仔细诊断,细心开导,办公室中挂满了锦旗。

可是在面对自己这个丈夫的时候,却面色阴冷,从未给过一个笑脸,仿佛比那些陌生的病患还要陌生。

母女三人越过董夜进入别墅,而董夜则苦笑着将她们买来的东西一个个拿进屋里。

看着客厅中嬉笑的母女三人,董夜回到了自己的小卧室里,虽然他们同处一个家里,但却像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

外面的母女三人吃着丰盛的晚餐,小姨子聊着学校的八卦,妻子说着公司的趣事,一家人好不乐意。

而董夜却无力的瘫倒在卧室里的床上,打扫了一天,他连口水都没有喝,听着外面传来的嘻声笑语,一股眼泪莫名的流了出来,没办法,他是没有资格上座吃饭的。

董夜出身农村,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参军了,后来死在某次反击战争,接到噩耗,母亲一病不起,不就便撒手人寰。

那时的农村很穷,爷爷奶奶养不起他,差一点就饿死了,好在外公及时将他接走,这才捡了一条小命。

董夜的外公是开棺材铺的,也是十里八村白事的总理,虽然生活依旧艰难,但养活一个孩子还是可以的。

三年前,付雪的父亲付海找到了董夜,原来在战场上,父亲是为了救他才被打死的。

两人的战友情很深,一次酒后也就定了娃娃亲,后来战争结束,付海一边做生意,一边寻找董夜。

付海是个重情义的人,更是为了报答父亲的救命之恩,也为了兑现承诺,便让董夜入赘付家。

一开始所有人都在反对,也都不理解,童言心为此还差点和付海离婚,而付雪更是逃婚到国外。

付海一气之下重病住院,付雪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可是对于董夜,她是一万个厌恶,结婚的当晚,便找人打了他一顿,直接让其在医院度过了新婚之夜。

董夜知道自己身份卑微,配不上家大业大的付雪,所以内心也比较自卑,可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他又不能离开付家,只得忍气吞声做一个人人厌恶的废物女婿。

原本碍于付海的面子,家里的母女三人虽然冷眼看他,但也只是冷嘲热讽,可一年前付海车祸过世,董夜的日子就越发艰难起来。

做牛做马冷言冷语这都不算什么,但凡董夜犯点错误,轻者破口大骂,重者拳脚相加。

董夜不止一次的想过离开这里,远离她们母女三人,可一想到自己身上还有责任,就只能将满腔怒火压下。

一个小时后,餐厅里的嬉笑声停止,董夜知道该自己吃饭了。

来到餐厅,看到桌子上的残羹剩饭,董夜的肚子忍不住咕咕叫了起来。

客厅里,母女三人依偎在一起看着电视,广告之余撇了董夜一眼,见他正狼吞虎咽的吃着剩饭,三人的脸上都浮现出恶心至极的表情。

入夜,董夜窝在自己的小房间中,劳累了一天的他失眠了,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于是便起身去卫生间洗把脸。

可洗完脸才发现自己的毛巾被他拿去擦桌子了,看了看四周没人,便随手拿起一条粉色毛巾擦拭脸颊。

“你在干什么!”

突然,背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董夜浑身一个激灵,大半夜的突然有人在背后叫你,任谁都会被吓一跳。

急忙转过身来,发现小姨子付霜正穿着一身可爱的卡通睡衣站在背后,厌恶的神情死死的盯着他。

“我~~~我没干什么?只是起来洗把脸。”

董夜赶忙说道,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的误会。

可是付霜一看董夜手里拿的毛巾,原本厌恶的神情瞬间冷到了极点,一双美目中升起了滚滚怒火,看向他手里毛巾的眼神也变得极为恶心。

“你为什么拿着我的毛巾?难道你在用我的毛巾擦脸!赶紧给我扔了。”

付霜大吼一声,直接伸手将董夜手里的毛巾给夺了过来,并且立即仍在地上,狠狠的跺了两脚。

付霜的声音很大,没多久童言心和付雪便一股脑的全都赶了过来。

“对~~~对不起,我的毛巾当抹布用了,不知道这是你的毛巾,我在给你买条新好不好。”

董夜连忙解释,可是他的心却在滴血,在她们的心里,自己竟还没有一条毛巾重要。

对于董夜的解释,付霜显然很不满意,怒气冲冲的俏脸显得有些扭曲。

“不知道?这家里除了你之外就我们三人,你知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要不是看在我爸有临终遗言,你早就被扫地出门啦。”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初中都没毕业,只会种地打工的农民,好心留你在这里,管你吃管你住,不知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偷用我的毛巾,是不是也想让我染上你可恶的农民气息啊。”

见付霜一句一个农民的骂着,董夜心里也是极为恼火,农民又如何,付海年轻的时候不也是农民嘛。

“我是农民,但不是可恶的农民,再说我又不脏,毛巾洗洗就能用,要不我在买个。”

董夜小声的嘟囔道,心里有些愤愤不平。

“什么!不脏?我告诉你,凡是你碰过的东西,都是脏的,我忍你已经很久啦,你个下三滥,看到你我眼睛都脏啦。”

“为了你,我们付家已经沦为豪门的笑柄,我姐这么优秀的女人,竟然嫁给了你怎么一个废物,我爸就是脑子坏掉啦,才会去履行那可笑的承诺。”

一旁的付雪眉头紧皱,看着一脸苦涩的董夜,心里没有任何怜惜,只有无情的冰冷。

“董夜,自从我爸去世以后,我是怎么对你说的,家里的一切东西都不许你碰,也不许上座吃饭,做不到这些就主动给我滚蛋。”

“你不要想着娶了我,你就能飞黄腾达,就能从一个低贱的农民一跃成为富豪,我坦白的告诉你,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能让你在这个世上蒸发。”

听完付雪的话,董夜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给刺了一下,多年来积攒的怒火竟然不受控制的涌了上来,可能是他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妻子对他说出如此绝情的话。

“呵~~,付雪,我董夜虽然是农民,但一点都不低贱,这三年来,我给你家做牛做马,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你们能拿我当普通人看吗。”

“三年啦,我们结婚已经三年啦,可是我连咱们的婚房里面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你们说我脏,可你们又能有多干净。”

“我董夜虽然穷,但从来不会做昧良心的事,可你们呐?别以为我不知道医院里~~~~~~”

“够啦。”

童言心突然一声怒吼,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可怕。

“董夜,从今天起,我不在承认你是我女婿的身份,现在,带上你的东西离开这里,明天中午,你和雪儿去民政局离婚。”

“当然,我会给你一笔补偿,也希望你不要在外面乱说话,不然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

说着,童言心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杀意。

“以为我稀罕这里吗?老子还不伺候了呐。”

说完,董夜便夺门而出,而她们母女三人却只是冷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清冷的街道上,一个路灯下,董夜点燃了一颗香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青烟,三年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

“登了登,登了登,登了登~~~~~~”

这时,电话响起,董夜拿起电话,上面没有备注,只是一串电话号码。

“喂,是忠伯吗?”

电话那头,一个略显急促的声音传来。

“小夜,有活干啦,邪灵附体,扰人心智,一尸两命。”

董夜面目表情,目光阴冷,原本颓废的神情一扫而空。

“地点。”

“望湖小区八栋一单元五零二,速来。”

挂断电话,董夜将手中香烟扔掉,并用脚将其捻灭,而后转身离开昏暗的路灯下,只留下一个背影。

白天,他是付家的废物女婿,晚上,他则是神秘恐怖的邪灵猎手。

二维码已失效 说:

武汉加油!战‘疫’必胜!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为婿
  • [现代]我的冰冷老婆
  • [现代]战神龙婿
  • [现代]先赚一个小目标
  • [现代]奇异档案
  • [现代]全能战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