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第一章 急诊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2-20 18:42:52

从医这么多年以来,和朋友聚会的时候,被问过最多的问题往往不是你见过最难治的患者是什么样子的,而是:你老在重症监护室工作,有没有遇见过什么灵异事件?

每次听到这样的问题,我都是呵呵一笑,回答有,而且还不少。

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应该算是最干净的地方,因为每天24小时都有专人来负责清洁和消毒工作,甚至在PM2.5最严重的时候,三甲医院也能保证你呼吸的每口空气都是新鲜的。

但从玄学的角度上来说,ICU却是最‘不干净’的地方,因为被送来这里的患者,毫不避讳的说,很多都是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就算靠着最先进的医疗手段把命抢回来,一出院,用不了多久也会撒手人寰。

所以我们这些医生大夫,私下里都会把ICU称为用钱买命的地方,你能活多久,完全取决于你有多少存款。

从刚毕业实习的时候,我非常有幸被上京最有名的三甲医院挑走,成为同届毕业生中唯一一个进入‘某和’医院实习的幸运儿。

在医学界,这个医院几乎可以代表我国医疗的技术的最高水平,在这里实习过后,就算日后跳槽,也会被各大医院抢着要。

而我刚一实习,就被分配到了急诊!我至今仍然记得,接待我的心内科王主任问我的第一个问题。

“你信邪吗?”

当时他把我问愣住了,我不明所以的问他什么意思?

他说:“咱们做医生的,其实不是跟患者打交道,而是跟阎王爷打交道,从他的手里抢人,所以我问你信不信邪?”

我摇头说:“王主任,我相信科学。”

他只是诡异的一笑,说:“记住,晚上12点到凌晨1点,绝对不要去查房。”

我一脸黑线,问他为什么?

他却装神弄鬼的来了一句以后你就知道了,当时我就觉得这个王主任有点怪,差一点就说出:“您不太像心内科的大夫,或许精神科更适合你。”

可是当晚,我就深刻的明白了他话中的深意!

当时是数九寒冬,是心脑血管病高发的季节,每年的这个节气都是急诊最忙碌的时候,急诊总共有20张床位,都已经挤满了人,抢救室门口的走廊里挤满了口音各异的患者家属,他们拎着铺盖席地而坐,有的低声哭泣,有的鼾声大作,有的低着头啃着冷了的烧饼馒头。

医院的门口停放着三五辆排队的救护车,可是抢救室床位已满,医院已经无力抢救这么多患者,我站在门口,跟救护车的家属说:“医院已经满了,大家可以去距离最近的某医院,他们现在还有床位!”

可是一个年龄四十多岁的妇女抓住我的手直接就跪在地上了,说:“大夫,我求求你了,我女儿今年才20多岁,她撑不住了,您救救我女儿吧!”

看着这个母亲声嘶力竭的样子,我不由的动容起来,偷偷问了站在旁边的王主任,说:“王主任,咱们还能不能再加张床位了?”

王主任说:“她活不过今晚的,你别白费力气了。”

看着她母亲跪在冰冷的地上,我为她争取着最后的希望:“王主任,根据送交过来的病例来看,她可能有陈旧性心脏病,目前出现了房颤迹象,我们把她接了,先做除颤,然后挂上消炎的抗生素,是有很大把握救好的。是很优质的患者。”

患者,在医院也分三六九等。

因为医疗资源有限,在患者过多,医院床位已经接近饱和的情况下,接诊人员往往会对送来的患者做初步的筛选,优先接纳可以救好的,最后再接纳那些病程繁琐,不易救活的。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好医疗资源。

说白了,能救的我们会尽力去救;不能救的,您趁早另请高明。

像这名房颤患者,实际上并不算很棘手。

见王主任不说话,我赶忙追说:”抢救室的7号床旁边那个旮旯,可以临时再塞进去一张床,还能放上去抢救设备!”

说完,我自作主张的把患者接下了车,把临时的床位塞进了抢救室。王主任把我拽到一旁,说:“刘楠,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我说医者仁心,明明可以在多救一个,你却见死不救,我看你才是疯了!

王主任吹胡子瞪眼,说:“你把她接进抢救室了,却不知道会害死更多的患者!”

“她只是大叶性肺炎伴随房颤,又没有急性传染病,怎么会害了其他患者?”

“你难道没看到,这个患者的身上有个人在掐她的脖子吗?”

王主任话音落下,刚好一阵过堂风吹过,弄的我有点冷。

我擦了擦眼睛,仔细朝着推床上的女患者看去,她此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血压只有正常人的一半,即使已经上了呼吸机,但是她仍然呼吸困难,脸色已经有发青的迹象。但我很确定的是,她的身上根本没有什么‘人’,有‘人’掐她的脖子,是无稽之谈。

终于,我还是说出了白天我没敢说出的话:“王主任,我觉得您不适合在心内科,您更适合去精神科。”

我扭头而去,他只是在身后说了一声:“你会后悔的!”

管他呢?

装神弄鬼。

根据病人的情况,她最严重的问题并非心脏,而是严重的肺部感染,根据CT片来看,她的肺部已经感染了将近60%,只剩下40%的肺能正常工作,呼吸科的赵主任立刻对她的情况进行了会诊。

除颤。

升压。

这一切动作没超过一分钟,在这些常年混迹于急诊的医疗人员面前,一切都是那样的信手捏来。

“刘楠,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吧?”

在对这名患者进行完抢救之后,赵大夫擦了一把汗,看着趋于稳定的心率和血压,问道。

我说是。

余光一扫,我注意到这名患者的名字叫张雅,只有21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问道:“这个床位是你加塞上去的?”

我也说是,毕竟我只是一个实习生,是没有权力这么做的,但是我受到的教育让我并不后悔,“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这么做违反了规定,等患者抢救过来,我自己辞职。”

“有意思。”赵大夫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你又没做错,为什么要辞职?我看好你,现在患者的呼吸稳定了,抗生素也上了,接下来就是你们心内科的事儿了,去叫王主任来会诊吧。”

“我不想找他,他装神弄鬼的,一开始还拦着不让我接。”

赵大夫突然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张雅,小声问道:“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有人掐患者的脖子,还说我接了她,会害死其他的患者,赵大夫,您说是不是太可笑了?”

我话音落下,赵主任突然脸色一变,指着我说:“刘楠,你……”

他没把后面的话说完,但我觉得他的意思可能是说我闯祸了?无所谓。

当他离开抢救室以后,我突然注意到张雅的呼吸愈发急促起来,血压骤然下降道70/35,这是相当凶险的信号!我赶忙喊人过来,这次来的是王主任,他已经戴上了手套和口罩,拿着张雅的化验单道:“她静脉血里检测到体内的二氧化碳成分太高,上一些排碳的药,另外……”

他突然转过头看着我,那眼神让我有些害怕,“刘楠,你去找家属把病危通知书签了,还有医疗告知书。”

站在这里,我帮不上什么忙,我小跑着出门,看着情绪激动的家属,说明了张雅目前的情况。

张雅的母亲含着泪,颤抖着把字签完,问我她还有没有的救?

我说:“我们会尽力的,她目前肺部大面积感染,这是最棘手的问题,为什么拖到现在才来?看样子,她的肺炎已经拖了很久了。”

“沈大夫,昨天白天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可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呼吸困难,说感觉像是有人掐着自己的脖子一样……我们第一时间就去了当地的市医院了……”

她母亲的话刚说完,我突然打了个激灵,也不知道是因为冷的还是怎么的。

我怯怯的问了一声:“您的意思是,只是一天,她就这样了?”

“是的。”

我嘀咕着说不可能啊,肺炎的病程不可能蔓延的这么快,60%的肺部感染,最起码也应该拖了三天啊,怎么可能一个晚上就搞成这个样子了呢?

她母亲却坚定的说道:“她昨天白天还去打了羽毛球,一直都是好好的。”

“您刚才说……患者说感觉有人在掐自己的脖子?”

她母亲点头。

我装作不经意的噢了一声,解释道:“呼吸困难的患者都有这种感觉的,主要还是肺部的原因,您拿着单子去交一下费用吧。”

患者母亲一路小跑去缴费了,我站在抢救室的门口,看着手上的这几分告知书,突然又联想起了王主任在门口对我说的话。

“有‘人’站在她身上,掐她的脖子!”

“你这样做,会害死其他患者的!”

“她活不过今晚的!”

一个冷颤,我鬼使神差的走回抢救室。

抢救工作已经完成,继赵大夫之后,王主任把张雅第二次从死亡的边缘拽了回来,抢救室里只剩下王主任一个人了,我拿着告知书和王主任说:“王主任,患者家属已经签字了。”

他嗯了一声。

我又说了一句:“她母亲说,患者昨天晚上感觉有人掐自己的脖子……您……”

突然,王主任抬起头盯着我,用手指了指张雅的脖子:“你自己看吧。”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三枚手指印突然出现在眼前,我吓得差点坐在地上,可我一眨眼,那几枚手指印竟又消失不见。我怀疑是我的视觉出了问题,张雅的脖子明明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出现掐痕呢?

“你看见了什么?”

“我……刚才好像看到了手指印,可是……又没了。”

王主任冷笑一声,说:“呵,年轻人,你以为你学了望闻问切,会扎针输液,就真有本事从阎王爷的手里抢人了吗?你还差得远呢。”

我嘴硬道:“可是她情况不是已经稳定……”

“小子,你别嘴硬,我说了,这个患者绝对活不过今晚,甚至很有可能会害了其他的患者,不信你就走着瞧。”

我撇撇嘴,说:“您说的太邪乎了,她血压正常了,房颤也消失了,目前呼吸也正常了,不出意外,明天就可以转病房了,我就不信还能有什么突发情况,除非您故意跟我较劲,把她……”

“你他妈觉得我会害死她?”

王主任吹胡子瞪眼,拿着告知书就离开了抢救室。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为婿
  • [现代]我的冰冷老婆
  • [现代]战神龙婿
  • [现代]先赚一个小目标
  • [现代]奇异档案
  • [现代]全能战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