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黄金大时代

第1章 惴惴不安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3 13:23:00

2007年8月24日。

桃江市向华小区清晨,六栋601房间,楚云天寄出第三部剧本,深吸一口气。

完成这本《魔改手机》,熬夜三个月没休息,仅仅赚了不过十万块钱。

“小天,快下楼看看,有人叫你呢。”

突然,正在厨房忙碌的老妈王英叫喊起来。

楚云天匆忙穿上那件旧灰夹克,顺手抄起书包,犹豫半晌,果断扔下,向楼下冲去。

楼下站立一个十八九岁的敦厚男生,他叫张守忠,微胖身形,很敦实。

两人并排而立,楚云天个子明显要高瘦些,大大的眼睛闪闪发亮,脸型比较方的,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他的笑容。

有一对小酒窝,笑起来非常可爱。

两人在高二三班被同学们称为“死渣”,他们有两个共通点,一是家穷,二是考试渣。

从初中开始,两人一直牢牢把两个共同点坚守至今,毫不怀疑,照目前状况,基本上还会继续“死渣”到底。

有共通点,就会有差异。

两人穷,但楚云天至少住在桃江市最偏远的向华小区老宅楼,张守忠一家则至今还住在郊区平民窟。

都渣,从初中到高二三班为止,楚云天成绩相当稳定,倒数前三从没出榜,张守忠就不一样。

上学期,考试奇迹般爆发,升到了正数二十五名,虽然全班总共三十名同学。

“守忠,给我请个假,就说今天陪我妈去医院。”楚云天脸不红不白招呼道。

张守忠木呆半天也没反应,咂摸嘴,欲走不走的样儿。

“小天,咱俩关系最铁,老师同学都知道,我……也想帮你,实在太没人味了……”

没等张守忠继续往下说,他摆手拦住。

眼眶闪烁莹光,感动了。

全班同学们都在张罗野游活动,故意没人通知他,至少这个“死渣”还有心告诉他。

不过,今天以后,恐怕要不一样了……

2007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今年,股市出现一个新品种——权证。

这是从西方引入的一种投机品种,跟股票类似,却可以不受涨幅限制,每天交易无数次。

也就是说,每天涨上一万倍,监管部门最多就是警告一下,依旧可以继续上涨。

眼下,正是这最后机会,还剩下最后一只权证,正进入退市倒计时。

这就是著名的“朝行”权证!

退市之季,隐藏其中的大资金,不甘平淡寂寞,准备翻云弄雨,用尽欺骗舆论各种手段,把手中亏钱的筹码高价卖掉,哪会等死。

他这么辛苦熬夜赚点心血钱,也是为了等这个日子。

8月24日,连续三个月“朝行”权证都波澜不惊,平静如水,但他知道,今天就会打破沉寂,出现两次赚钱的大好机会。

上午九点半开盘,“朝行”会上涨,直接翻了30倍,随后又是暴跌,跌回原点,震荡到下午一点半,第二次机会又来了,这次朝行权证气势如宏,磅礴上冲,一路狂涨不止。

从开始的0.01元涨起,不可思议地涨到1.5元。

最终,以惊人的150倍报收!

这件事很快成为2007年各大媒体舆论的头版头条,震惊炎夏的重大财经事件之一。

网上风传,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仅投了六千块钱,1.5元卖出,净赚一百多万,用这钱,他不仅买了楼,还娶了二十多岁的女神当老婆,过上令人羡慕的神仙生活。

不要以为生活没希望,只是你没等到机会,机会来了,任何人只要大胆抓住,命运就会改变。

有了手中十万元起步,全都投到权证上,知道能赚多少钱吗?

说出来吓死人!

昨晚上,楚云天反复细致地算了无数遍,难以置信啊!

四个亿!

这么多的钱,十辈子也花不完。

呼……

太刺激了!

嗯,或许有人质疑,凭什么楚云天会知道一切,还知道什么价买什么价卖,又那么精准,比飞毛腿还精确,丝毫不差?

唉,这就是他的秘密了。

谁能想得到,楚云天会是一个从2020来的重生者。

三个月前,他回到十几年前的自己身上,这时候,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高二学生。

前生无数次梦想发财,最终只是纸上谈兵,干坏事赚到的钱,花了也忐忑不安,幸亏学了股票,记下“朝行权证”这段历史走势。

谁不想发财,谁又不想做梦!

现在,渴望的发财机降临了,他一定会紧紧扼住命运的脖子,绝不放弃。

想到梦想成真,转瞬变成亿万富翁,他突然有点不知失措,惴惴不安。

脑海不断翻滚涌动,慢慢平静下来,仿佛领悟到什么。

为什么不安,有什么害怕的,凭本事赚钱,不偷不抢没犯法没杀人,为什么紧张?

那些有钱的富家公子,天生富贵,挥霍浪费,也没遭到唾弃。

例如,他跟渣友张守忠在高二三班被富家公子张世豪欺负为例。

那句古语说的好:王侯将相,弄有种乎?

钱多了,站得高,看得远,才会明白,还有好多事,自己也可以去做!

说实话,2007年手握四亿,在资本洪流的炎夏大国,也不算什么,不过沧海一束。

想到这些,他眼圈光芒四射,难以掩饰般地挺直胸膛,肃然面向前方。

“从今儿起,我楚云天不靠任何人可怜,努力赚钱,永远不让人瞧不起了,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也可以跟别人不一样!”

啊!

张守忠被他的凌然痴语惊呆了,支支吾吾,挠头不止。

“可……可是……可……”

说话半天没蹦出一个字,楚云天听得心急。

眉毛竖起,摇头不止。

这个渣友就这臭毛病不好,忸怩得跟小姑娘一样,懒得听。

想到这,伸手往外推张守忠,一边还在叨唠。

“赶紧走,别耽误上课。”

“可是,张世豪不怀好意,野游不是班长提议的,完全是他设计的,这次扬言非让你参加,你要是去了,可要当心啊!”

唉!

一股凉意掠过心中,想起这事,楚云天莫名恼火,恨不得抽那个人。

他家里有事,班长李小语是知道的,她还是投了赞同票,通知他一定去,是在偏袒有点臭钱的张世豪。

本来他不想去,可眼前却浮现一个倩影,圆圆鹅蛋脸,黑漆漆的眼珠子,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让他心里荡起波澜。

不想了,楚云天登登登跑上楼,留下孤零张守忠一人发呆,淡然离去。

走在台阶上的楚云天想好了,今天就是下刀子,为了四个亿,也要呆在家里。

一个月前,他瞒着家人,偷偷开户,老妈也只知道他每天忙碌到深夜,很是心疼。

“什么脑袋?上学连书包都落家了?”

老妈一手拎着他的破书包,一手拎个饭盒,愁容满面站在门口。

楚云天想撒个谎,张大嘴,看到老妈苦涩的脸颊,最终改了口。

“妈,爸这次工伤,单位一分钱不掏,咱们就认了?”

“是啊,我也没办法,前天医院还说,伤势太重,再不做手术,恐怕……”

老妈王英说到这里,泪水不断往下奔涌。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神级外卖狂人
  • [现代]亿万年醒来
  • [现代]00后地师
  • [现代]我有一方世界
  • [现代]我真不想努力了
  • [现代]修罗战神在都市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