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当赘婿啊

第1章 怀了我的孩子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1 13:03:06

“苏少爷,老爷子让我来提亲,要多少嫁妆您尽管开。”

“我们大小姐说了,那一夜之后,这辈子非您不嫁。”

郊外的一间茅草屋前,一辆宾利车拦住了一辆电动车。

“算了吧,做江南巨富的女婿,压力太大,我还是喜欢过小老百姓的生活。”一身古铜色肌肤,穿着地摊货的苏阳嫌弃地摇了摇头,发动起电动车。

陆家的管家双手连忙按住车头。

“苏少爷,我们老爷只有大小姐这么一个孙女,他说了,将来过世后,陆家的一切都属于您,您可以随意处置,不用有任何压力。”

“你现在不就在给我压力吗?”苏阳微笑着问道。

“不敢,不敢!”陆家的管家连忙松开手,后撤一步,躬身弯腰。

“回去告诉你们老爷,不准再打扰我,我很忙。顺便再告诉你们大小姐,趁早死了这条心,我不会娶她。”苏阳摆动车头,疾驰而去。

宾利车,外面看不到里面,可里面却是把外面看的清清楚楚。

车门打开。

一只红色高跟鞋落地,一双白皙修长的腿,身上是牛仔热裤搭一件无袖的小可爱。

耳朵上一对类似风铃的耳环衬得她愈加可爱。

二十岁的她望着苏阳的背影,委屈的红了大眼睛,咬住了樱桃小嘴。

“你要我死心,我偏不,苏阳,我这辈子跟你没完!”

……

电动车呼啸。

苏阳一路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

陆家啊陆家,你们可把老子害惨了,老子今天又得挨骂了。

秦家那一栋熟悉的两层欧式小别墅,近在眼前。

苏阳提前盘算着要怎么解释求情。

一个月前,苏阳回到这座念念不忘的城市。

归来,是为了报恩!

否则,傻子才不娶江南首富的唯一孙女,有着江南第一清纯玉女之称的陆双双。

七年前深夜,苏阳初出道,在长白山执行任务,负伤遭遇追杀。

无奈之下,他潜入一座温泉馆。

在进入单独的包厢后,苏阳撞见了正在泡温泉的秦温暖。

房间里灯光晦暗,温泉池上水汽弥漫,依稀可见秦温暖绝世的容颜和婀娜曼妙的身材。

靠在旁边小憩的秦温暖并未听见苏阳的脚步声。

苏阳听到房间外追杀者的气息,当机立断进入到温泉池中。

秦温暖听到水花的声响,睁开眼。

苏阳脸上有血,光线晦暗,她没有看清苏阳的脸,不过,她还是本能地想张口喊叫。

苏阳早已预感到,立即压着水花扑过去,捂住了秦温暖的嘴。

秦温暖被苏阳控制按在一旁的大石头上。

“你不说话,我不会动你。”苏阳在秦温暖耳旁低语。

秦温暖花容失色,水灵的大眼睛闪烁起泪光,点了点头。

近在咫尺,苏阳的手触碰到秦温暖水润的肌肤,也是心神狂荡。

“啊,救命啊,色狼,抓色狼!!”

屋外,追杀者进错了房间,一个正在泡温泉的中年大妈害怕地大叫。

这一叫,惊动了整个温泉中心。

不一会儿,秦温暖的房间外有人在敲门:“大小姐,大小姐,你在吗?”

“我松开你,但你不能叫!”苏阳伤的太重,气息变的微弱。

秦温暖害怕地点了点头。

苏阳慢慢松开手。

门外的人又催促了两声。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秦温暖朝门喊道。

秦温暖脸色绯红,低头道:“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我要去穿……穿衣服……”

苏阳心中一阵暗涌乱翻,说了一声好,便转过身,可才转身,就一头栽在了温泉池中。

等苏阳醒过来,已经是凌晨四点多。

苏阳躺在一旁的石头上,身上几处刀伤已经做好处理,并且还在打点滴。

秦温暖身穿浴袍,靠在一旁的大石头睡着了。

苏阳怔怔地看了两眼,越看越觉得秦温暖倾国倾城。

苏阳忍不住弯腰在秦温暖的脸上落下一吻,低声道:“一命之恩,他日定当来报!”

黑夜之下,苏阳离开了温泉池。

七年后,苏阳接到最后一个任务,给江南巨富陆家的家主治病。

任务结束,他便来到了秦温暖身旁。

上面问苏阳想要什么随便挑。

苏阳只要了一份工作。

杭城花蝶服饰公司总裁秦温暖的专属司机。

七年之前的晚上,因为血迹模糊,秦温暖就没看清苏阳的正脸,七年之后,自然也认不出。

“多做事,少说话!”

秦温暖变了,她不再如那一夜温暖,变的冰冷高傲,不可接近。

经过调查,苏阳了解到,秦温暖父亲在一年前出车祸离世,如今,她又陷入了家族争夺家产的斗争之中。

这几天秦温暖的脾气很不好,苏阳昨天只是迟到了一分钟就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嘎”苏阳在别墅门前刹住车。

往常,按照秦温暖的性子,早就在车旁等候了。

但今天,不但没见到秦温暖,门口还多了辆大奔驰。

看了一眼车牌,苏阳眉头皱起。

苏阳走进别墅院子里,靠近墙下,很快便听到了客厅里和楼上不同的声音。

客厅里。

“儿子,有妈在,今天秦温暖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一个一身珠光宝气的肥胖女人,宠溺地看着坐在一旁的男人。

“妈,只要将秦温暖娶回家了,我一定让她也给您端洗脚水搓澡,好好伺候您。”

男人三十来岁,西装革履人模狗样,面色凹陷晦黄。

楼上,秦温暖闺房。

“温暖,不是妈贪图他们周家钱财,只是我们孤儿寡母,再没有一个靠山,只怕就要被你的伯伯叔叔给逼死了!”

“你和周安康的婚事是你爷爷之前定下的,你难道还要在这个节骨眼违背你爷爷吗?”

“而且,拒婚得罪周家,只怕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们娘俩可以生存的地方了啊!”

秦温暖的母亲李春兰紧握着秦温暖的手,泣不成声。

秦温暖紧咬红唇,眼眶泛红。

她不甘心,她太不甘心了!

可她又有什么办法?

在她父亲遇害后,她努力变的坚强,却始终抵挡不过残忍的命运。

两分钟后。

秦家母女下楼,来到客厅。

“哎呀,久等了,久等了,刚刚帮温暖挑衣服,温暖说,要选一件最美的衣服跟安康去领证。”李春兰笑着看向周安康。

周安康哪里有空搭理她,一双眼睛在秦温暖的身上肆意扫视。

周安康按捺不住,起身走到秦温暖身旁,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笑容道:“我太想你了,今晚你就得跟我回家。”

“不行!”秦温暖愠怒道。

连婚礼都没有,就得去周家,把她秦温暖当成什么人了!

“丈母娘,你的女儿好像很不听话啊!”周安康十分不满道。

“温暖!”李春兰立即起身走到秦温暖身旁,道:“反正一会儿你们就要去领证了,领证后,你就是安康的老婆,跟他回家不很正常吗?”

“妈!”秦温暖忍着不让委屈的眼泪掉落下来。

“乖,听妈的话,妈不会害你的!”李春兰安抚道。

“哼,秦温暖,你的态度让我很生气,我需要你的安慰,过来,亲我一下!”周安康坐回沙发,翘起了二郎腿。

这明摆着就是要欺辱秦温暖,还是当着李春兰的面。

李春兰看了一眼周安康的母亲,眼神里带着恳求。

周安康的母亲却也是翘起二郎腿,还喝起了桌上的咖啡。

李春兰默默叹息,看向秦温暖,道:“温暖,反正安康就要是你的老公了,你就过去亲一下吧,女人本就要服从男人。”

秦温暖猛地看向李春兰,豆大的眼泪潸然落下。

这就是她的母亲!

秦温暖气到说不出话来!

“老婆,你今天怎么这么慢,我等你好久了……呦,家里来客人了啊!”就在这个时候,苏阳突然笑嘻嘻走了进来。

老婆?

大厅的人了,全都愣住了。

“你哪里来的乡巴佬?瞎叫谁老婆!”周安康瞪向苏阳,十分愤怒。

“当然是温暖啊!”苏阳来到秦温暖身旁,宠溺地看着秦温暖。

秦温暖一脸茫然。

“砰”周安康的母亲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李春兰,你什么意思,他到底是谁!”

“误会,这是天大误会啊!”

李春兰指着苏阳道:“他只是温暖的司机,就他那一副狗模样,我怎么可能看的上眼!”

“岳母,以前,你可以因为我穷不认我,可现在,温暖都怀了我的孩子,你可不能不认我啊!”苏阳无比委屈。

秦温暖竟然怀了孩子?

怀的还是一个乡巴佬司机的孩子!

刹那间,大厅里的气氛瞬间凝结,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开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为婿
  • [现代]我的冰冷老婆
  • [现代]战神龙婿
  • [现代]先赚一个小目标
  • [现代]奇异档案
  • [现代]全能战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