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赘婿

第一章 丑女新娘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20 15:41:34

平安市。

一辆辆豪车,驶入平安市,如此豪华的阵容,让大家停足侧目,轻声议论,小声交谈。

叶新见此,拧眉,转身进入公园。

很快,一群黑衣人,齐整整的站在叶新身后。

“二少爷,老爷让我们,接你回去。”

为首的黑衣老者,弯腰低头,恭敬有礼。

在其他人面前,黑衣老者高高在上。

但在叶新面前,黑衣老者连抬头的资格也没有。

“接我回去?”

叶新转身,自嘲一笑:“怎么,发现那人不是他儿子,就想到我?我有钱有权,为什么要回去?”

黑衣老者不敢开口,恭敬低头。若是换作十几年前,叶新说这话,一定是被踢飞的下场。

如今,却不一样了。

曾经的叶家大少,查出并不是老爷的亲生儿子。

叶家唯一的继承人,只有眼前的叶新。

可同时,黑衣老者也惊叹,叶新早已不是,那个瘦弱的二少爷。

此时的二少爷,实力强大,财富滔天,是任何人都不容小觑的可怕存在。

“自他把我和我妈妈赶出来,我就和叶家,再也没关系。”

叶新拎起脚边包,眼神冷冽:“别跟着我,不然,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恐怖的气息,笼罩着黑衣老者,让他冷汗涔涔,直到叶新背影不见,他才敢直起身,轻呼一口气。

二少爷,太可怕了!

出了公园,叶新上了路边的迈巴赫:“查的怎么样?”

炎千满面怒容:“那个乔礼,简直是个畜生,为了争家产当家主,不但找人撞他亲弟弟一家,还拿钱买通冲喜新郎,让新郎在婚礼上,抛弃乔小姐。”

叶新双眸冷冽:“婚礼上抛弃?走,乔家大院,砸场子去!”

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叶新的思绪,飘到十六年前。

那年,母亲重病。

他瞒着母亲,独自跑到燕京,跪在叶家门口,乞求那个男人,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借钱给他母亲治病。

然而,男人不但不借钱给他,反而让人打断他的腿,扔在路边。

他在滂沱大雨中,挣扎,哭喊。

路过的车辆纷纷开走,没有一个人理他。

在他绝望无助时,一辆汽车停下来,司机把他抱到后座椅上。

后座椅上的小姑娘,给他盖毛毯,奶萌奶萌的哄着他不要怕,她会一直在他身边。

伤好后的他,被母亲送走。

再回来时,大家只知他是护国龙神。

却不知他一手银针,能活死人肉白骨,更不知,他曾魂游三千,重生归来。

就在大家以为,他会走的更远时,他却选择了隐退。

因为,他永远也忘不了,小姑娘安慰他时的轻声软语。

每当他累了时,耳边就会响起,小姑娘哄拍他的奶萌音。

还有,那双一笑,就弯弯的眉眼,以及两个小酒窝。

“我回来了!”

乔家大院,人声鼎沸,披红挂彩。

身着唐装的老爷子,笑容满面,接受宾客们的恭维。

最后却被乔礼,以乔老爷子身体不好为由,把乔老爷子哄走。

看着剩下的宾客,乔礼皮笑肉不笑。

只要当乔婉夏,在婚礼上被拒,自己再站出来,替她出头,到时,还怕乔婉夏,不对自己感恩戴德?

而乔婉夏一家,还不能和自己抢产业,这一箭双雕的事,真是想想,都让他兴奋的飞起来。

乔婉夏身着凤冠霞披,走到堂屋中间,一滴泪珠自盖头下掉落,无人发现。

司仪手执话筒,满面喜色,高唱:“请新郎把红绸带递给新娘。”

宾客们高声喝彩。

新郎王建,握着红绸带没动,扫视宾客们一眼,眼底尽是冷蔑不屑。

司仪以为王建没听到,又高唱了一遍。

这时,沉默不出声的王建,动了,他双眸斜看向乔婉夏,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快感:“我不能娶你。”

屋内刹那间,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大堂中央的乔婉夏,宛若被雷劈中般,身份摇摇欲坠,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嗡嗡直响。

她唇微张,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王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道炸雷声,闯进乔婉夏耳里,把她惊醒。

这是她大伯乔礼的声音。

乔婉夏紧咬唇,悲痛含泪,在被抛弃时,有个家人护着她,真好。

王建扔掉手中绸带,漫不经心的拍拍手,猛然一扬手,乔婉夏头上的红盖头,掉落地上。

肤白赛雪,明眸皓齿,琼鼻樱嘴,只是……

在她左脸上,有一道如蜈蚣般的疤痕,哪怕是画了妆,也掩盖不了疤痕的存在。

宾客们惊讶不已。

明白过来,嘲笑出声。

怪不得要用中式婚礼,原来是为了掩盖,新娘脸上的伤疤!

乔婉夏脸色煞白,弱小可怜,孤苦无助,好似站在大海中,随浪逐流。

“我什么意思?”王建指着乔婉夏,嘴角勾起一抹戏谑,“你看她的脸,丑成这样,怎么能配得上我?”

乔礼勃然大怒:“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她的脸是这样?你若是不愿,当我乔家女婿,你直说好了,何必这样当众拒婚?”

面上愤怒,心中却欢喜不已。

王建嗤笑出声:“乔大伯,我当初答应替你们家冲喜,可没有说要娶她,你们这算是骗婚!”

‘骗婚’二字,让乔婉夏瑟瑟发抖,发出蚊若般的声音:“你知道的……”

“知道?知道什么?”王建讥笑出声,“你觉得你是九天玄女下凡?还是西施再世?要让我王建,抛弃自尊,抛弃家族,娶你这样一个丑女?是我傻还是你傻?你们这算是骗婚。”

王建拒婚,乔婉夏就想到,会被羞辱,但是没有想到,王建会这么绝情。

她双手紧扭着,咬咬牙,强忍泪水不掉落,哽咽道:“那你想怎么样?”

王建高高在上,望着乔婉夏,仿若从天空,看地面一只蝼蚁般:“当然是换新娘!”

宾客们哗然。

乔礼按住心中窃喜,面黑如水:“你欺人太甚!”

“乔大伯,你们骗婚在前,我现在要换新娘,这并不为过吧?”王建冷嘲热讽,“还是说,你们乔家的女儿,嫁不出去,非得上赶着我这一颗参天大树?”

乔婉夏胸口起伏,愤怒,羞耻,双眸望向宾客们,只从他们眼中,看到嘲笑冷蔑,并没有看到同情怜悯。

她朝乔礼望去,眼里满是祈求。

这个婚礼,她必须要的。若是她连当冲喜的新娘也当不成,盛怒之下的爷爷,一定会把她们一家赶出去。

想着爸爸的颓废,弟弟的断腿,后妈的咆哮,乔婉夏就觉得暗无天日。

“换新娘!”乔礼冷笑,“不可能。”

王建不在乎的耸耸肩,双手一摊:“那不好意思,不换新娘,我不娶。新娘没脸没胸没屁股,凭什么让我冲喜当上门女婿?”

乔婉夏无地自容,恨不得低头,钻进地洞里去。

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不能退缩,不能回头,为了一家子的生活,她必须坚持下去。

乔婉夏看向王建,近乎哀求:“求你,帮帮我!”

这一刻的她,感觉自己卑微的像条狗,没有尊严,任人贱踏。

王建神色冷淡的看向乔婉夏,用着比他脸色还要冷漠的语气,说着让乔婉夏想要自杀的话:“求我,帮你?凭什么?”

“你个灰姑娘,也配得到我白马王子的垂怜,醒醒吧,现在可不是恐龙时代!”

乔婉夏紧咬嘴唇,双眼猩红,泪水夺眶而出,为了结婚而做的长指甲,也因为她太用力,刺进掌心,掐断。

王建冷笑一声:“你什么样,心里没点逼数吗?美女落泪,那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你落泪,那叫三分似人,七分像鬼。”

宾客们嘲讽大笑。

乔婉夏告诉自己,不要落泪,不要哭。

可是,强忍的泪水,依然哗哗而流,双腿发软,若不是心中,一丝信念支撑她,恐怕她就要吐血而亡。

王建一派潇洒公子派头,温文尔雅:“虽说我不能娶你,可还是有,吃不饱穿不暖,没有自尊,被人踩在脚底下的废物愿意娶你。就看你,愿不愿意站出来,喊这么一句。”

此话一出,哪怕有那种心思的宾客们,也不会站出来。

若是站出来,岂不就成了,吃不饱穿不暖没有自尊,被人踩在脚底下的废物?

“喊啊!”王建咄咄逼人,“看看谁愿意娶你这个丑八怪!没人娶,那就去死。”

紧咬唇的乔婉夏,视线被泪水遮挡,紧握的双手,放在小腹处,吞下苦涩的泪水,声音颤抖到哆嗦:“谁……愿意,娶我……我就嫁。”

众宾客真没有想到,乔婉夏真会说出这句话,都纷纷拿出手机,拍摄视频,上传朋友圈,还配文字:丑八怪当众招上门女婿,说谁娶她就嫁,这是得有多恨嫁啊,哈哈哈……

“我娶!”赶到的叶新,扬声喊道。

魑魅魁魃 说:

PS:兄弟们,老灵开新文了,跪求收藏!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重生之资本大鳄
  • [游戏]荣耀巅峰
  • [现实]破产之后
  • [现代]战王归来
  • [现代]我真不想努力了
  • [现代]修罗战神在都市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