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修仙么

第十章 那个梦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23 14:57:36

叶小凡醒了,天已经彻底黑了,借着稀疏的月光,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巨石上,

在他周围还有很多这种巨石,叶青青就在其中一个巨石上,不过她没有躺下,而是坐着巨石上警戒着四周。

挣扎着坐了起来,一动不要紧,这一动就发现胸口已经恢复了原样,只是还有些疼。

“怎么回事?”

叶小凡很吃惊,但也没有太意外,就在几天前,代叶青青接收三刀六洞之刑后也是如此,花了一天时间就基本复原了。

只不过这次更离谱时间更短,只用了半个晚上,至于为什么,叶小凡始终都没有想明白后,就不去想了。

“你醒了!”

听见动静的叶青青一个惊呼后就扑了过来,将叶小凡抱在怀里。

“你知道吗?

你快要吓死我了,下次不准这么干了,要死也是我先死,听到没?”

叶青青颇为俏皮的趴在叶小凡耳边轻轻说道,不过还带着几丝温柔,很像一个关心自己丈夫有些俏皮的小家碧玉一般,这一幕要是被叶家的其他人看到只怕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吧!

在叶家谁不知道叶青青的脾气可是以泼辣、古灵精怪为著称的,也就是以叶待北为首的几人经常去招惹,剩下的人,哼哼

谁敢?

皮都给你打掉一层都算是轻的。

叶小凡自然喜欢“美人在怀”的感觉,不过他还是慢慢的离开了某人的怀中,将她推开了。

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嘛,不过某人好像浑然忘了山洞中的那亲密的一幕了。

推开叶青青后迎着着冷清的月光,静止不动,仿佛在感受月光的细腻温柔,经历过生死的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另一道身影,那个抛弃自己离去的少女。

“如烟,你还好吗?”下意识的说出一句,这句话一出叶小凡自己都一愣。

这话一出原本对着叶小凡叽叽喳喳,而且望着叶小凡散发着光芒的大眼睛一下子黯淡了,也不说话了。

叶小凡也反应了过来,看着身旁这一样绝美的女孩子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俩人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

半晌后,叶青青打破了沉默,而且像是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你刚才为什么舍身救我?”说完大眼睛望着叶小凡,眼神中又充满着希冀。

“你是我仅剩朋友了”叶小凡低头沉思了一会给出了答案,不过这个答案显然不是叶青青想要的,

所以叶青青只“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大眼睛也闭上了,显然在平复心中情绪。

过了一会,叶青青恢复了一些情绪,在次睁开眼时,目光清澈,但要是仔细看去会发现清澈的眼神下隐藏着无数冰冷,可目光落到叶小凡清秀的脸庞时,身体颤了颤。

“你真的不交出玉佩吗?要知道这次试炼还有小半个月的时间,如果遇上了叶待北,你真的可能会死啊!”

这是叶青青第二次问了,上一次就在几天前。

但得到的依旧是那个答案,叶小凡对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还是表示不交出玉佩。

“好吧,不交就不交吧,我有点渴了,我去找点水去,你在这里等我。”

说着恢复了俏皮的样子,从石头上轻盈地跳了下来,蹦蹦跳跳地走向山林中。

望着叶青青离去的背影沉默了良久后,从怀中透出叶青青送他的木雕,凝视那木雕七上八下的五官,叶小凡微微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这就是我?果然很难看。”

................

在叶青青走了一会儿后,正躺在石头上恢复伤势的叶小凡,脑海中忽然响起自己之前下意识的挥拳时,曾看到自己拳头右手手背上冒出了几道散发着光芒的血线,这几道血线让自己力量感倍增,虽没有完全拦下那巨蟒的攻击,但确确实实挡住了一大部分,要不然那一下不得抽烂自己胸口!

是什么东西呢,叶小凡打算在试一下,可是刚握紧拳头挥出去一半,剧痛从胸口到肩膀刹那间传递而来,叶小凡当即被迫停了下来,缓了好一会,胸口才不疼了,叹了一口气,准备伤好了,在研究一下。

“嗯?”

沙沙沙

听到一串细碎脚步声,刚以为是叶青青回来的时候,却听见一个男声从山林中传了出来,当即忍着伤痛翻身下石,躲在石头下面。

就在叶小凡完成这一切的时候那声音的主人也走出了山林,是一个少年,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少年,这俩人叶小凡都认识,但关系并不好,因为这俩人是叶待北一派的人,平日里没少欺负自己。

脚步声渐渐临近,其中一人与另一个人的对话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

“这次叶小凡插翅也难逃了,”其中一个少年说道。

“那是,谁能想到,这次叶青青居然站到咱们这一边了,你说是不是待北哥已经将她拿下了,嘿嘿”

叶青青可是叶家年轻一辈的一朵花,而且是叶小凡三叔年轻时在外面捡回来的,和叶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如此一来,长得漂亮,天赋又好自然有很多爱慕者,不过以往叶青青没有对谁亲近过,当然那个小白脸叶小凡除外。

躲在石头下的叶小凡闻言,拳头下意识的握紧,这个消息太突然了,叶青青已经跟叶待北一伙了?一起谋算自己?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叶小凡心底推翻了这个答案,叶青青跟自己关系这么好,怎么会背叛自己呢?一定是他们的挑拨离间!

不过这俩人又不知道自己在这撞破了他们的谈话,他们完全没有必要骗自己啊,叶小凡陷入了迷惑。

在叶小凡的纠结中,那两个少年走远了,至于躲在石头下面的叶小凡他们完全没有发现。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事!”

叶小凡不相信他们说的话,他坚信叶青青不是那样的人,可信底有一个声音一直告诉他,他说的是真的,叶青青真的可能与叶待北合作了,要不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问玉佩的事?在此之前叶青青可是从来都没有问过。

玉佩是自己父亲留给自己的,自己不可能交出去,这一点她应该知道啊!

想到这,叶小凡呆呆地望着叶青青刚刚离去的路,忍着身体的伤拉扯的剧痛走了上去,他只想要一个答案,他还是不相信叶青青真的与叶待北一伙了,

但如果是真的,那请告诉自己:“为什么?”

惨白色月光照射在苍白的脸上,使人没有理由的心疼了一下。

...............

叶小凡顺着叶青青走过的路,快速的跟了上去,走了好一会也不见人影,

“打个水,用走那么远吗?”

叶小凡越发越沉默,路过的小溪都有两条了,显然叶青青不是为了打水而来的。

终于,在一颗巨大的树下见到了那纤细的身影,青色的长发在惨白的月光照射下更加美丽动人,但看到这一切的叶小凡并没有前去打招呼的意思,因为在叶青青身前不远处石头上坐着一个叶小凡在试炼中最不想见到的人。

那就是,叶待北!

看到是叶待北时,叶小凡心中刺痛了一下,沉默着躲在一棵树后,准备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玉佩到手了吗?”

石头上的叶待北问道,离得不算远加上妖兽山脉的夜晚很静,叶小凡在树后也听得清楚。

“没”

叶青青的回答有些冷淡,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

“时间不多了,如果玉佩没有到手,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说着叶待北还比划了一个抹脖子动作,不过叶青青对此没有什么反应,一句话都没说,但这显然让叶待北有些不高兴了、于是神色变得有几分阴沉,过了一个呼吸后说道:

“治疗你父亲的丹药估计现在已经到叶家了,试炼一结束就可以服用了,在此之前你知道该怎么做吧,为了你自己的前途,为了你父亲的腿,不要让我失望。”

“如果最后发现你在骗我,我会让你在叶家生不如死!你父亲虽然是我小叔,但他已经是个废人了,悄悄的让他消失还是能做到的,你听明白了吗?”

听到这一席话,叶青青秀美紧皱,胸口起伏不断,显然在强忍心中的怒火,不过仅仅过了一会,就平复下来了,平静道:

“我这不已近将叶小凡带到了乱石林,明天继续往西走,大约在晚上的时候就能到虎啸岗,只不过到时候你们准备好的兽潮别掉了链子!”

“放心,小兽潮已经准备好了,只差叶小凡入局了,到时候实在不行不交玉佩就不交玉佩吧,直接让他死在兽潮里吧,唉,要不是同族之间下杀手,会被祖宗祭堂的血契发现,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

祖宗祭堂是叶家少家主继位时必须去的地方,祭堂能检查出是否杀过同族人的性命,所以叶待北不敢直接对叶小凡下杀手,要不然在试炼里他早死了。

妖兽山脉夜晚的星空很美,无数星星闪烁着,像一幅洒落许多宝石的画卷平铺在天空之上。

怕被他们发现,叶小凡早早就回来了,过了一会叶青青也回来了,回来就躺在一颗巨石上望着天上的星空,一改俏皮的样子,而且显然没有说话的欲望。

叶小凡也躺在一颗巨石上,至于四周的安全,俩人都没有心思关注。

妖兽山脉的星空真的有些美,抱着头躺在巨石上的叶小凡望着星空也陷入了沉默,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一缕清香钻入叶小凡的脑海,叶小凡睁开了双眼,斜着看去,不知何时叶青青离开了自己原先躺着的那块巨石,来到自己身边,正悄悄的在自己身边躺下,

动作十分轻柔,显然怕惊扰了他休息,叶青青躺下之后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望着星空,和时不时地嫖上一眼叶小凡清秀的侧脸,每次嫖完之后眼神中都有很多种情绪流露,有好的,也有不好,但都是悄悄的,仿佛怕被人发现。

“明天往哪里走啊!”

叶小凡扭头朝身边的少女问去,不曾想刚好对上叶青青偷偷瞄的眼神,惊得后者像做贼一样,眼神刚一接触就躲躲闪闪的,到最后直接就闭上了双眼,但后者的眼皮在不停转动,显然内心并不平静。

过了好一会才有些心虚的回答道:

“管那多干嘛,到时候跟我走就行了。”

“是往西边走吗?”叶小凡直视身边少女的眼睛但又像漫不经心说着。

叶青青闻言先是身体一颤,然后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叶小凡,避开他的目光。

他怎么知道的?知道我要........不可能,他应该是猜的,我应该说什么,说是往西边走吗?

叶青青心里刹那间流转多种想法,不过最后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过下一个瞬间就怔住了。

“是往西边走吗?”叶小凡又问了一遍,并且直视那一双美丽却略显慌乱的眼眸,目光平静如水,并不犀利。

许久......

叶青青怔怔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问完这句话仿佛身上失了魂,眼眸一闪躲开叶小凡目光,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

叶小凡见状也不再盯着了,恢复原来的躺姿,平望着这一方的夜空,平望着天上闪亮的繁星,轻叹一句:

“我都听见了”声音平静且不带一点颤音,十分好听,细细去品声音中还透着一股温柔。

身旁的叶青青闻言娇躯一颤,但还没有多余的反应就看见叶小凡忽然坐了起来嬉笑道:

“骗你的,我当然是蒙的啊,刚刚见天上有流星从东边向西边划过,所以才猜测是往西边走的,看你的反应我应该是蒙对了哈哈哈哈。”叶小凡说着用手用力揉搓身旁躺着叶青青的一头青丝,让其形成了鸡窝状。

叶青青闻言盯着坐在自己身旁嬉笑着的叶小凡,脸上充满了惊愕。

“我知道我很聪明,但不用这样看我吧,青毛小丫头!”

说完见叶青青还是这么盯着自己,仿佛有一些不自在了,收回已经将某人的头发揉搓成比鸡窝还鸡窝的手,干笑道:

“我去添一点柴火,冻死了!”说着就下了石头,跑到快要熄灭的火堆旁添柴火去了,而且好像怕叶青青在盯着他,干脆屁股往地上一坐,背对着她添柴。

叶青青见状一愣,目光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从石头上坐了起来,将双膝抵到胸前,双臂环绕静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晃夜深了,叶青青还在那块大石头上,平躺着,呼吸平稳,想来已经入睡了。

叶小凡还背对着叶青青在火堆旁,有一块没一块的添着柴火,让篝火对周围保持着一定的温度,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这很奇怪,但叶小凡此时没有心情再去想。

回头看了一眼叶青青,确认她已经睡着后,迎着篝火的火光从怀中掏出一个木雕,沉默不语。

过了半晌,叶小凡仰起头,让冷清的月光洒在清秀苍白的脸上,还有星点火光也应在清秀苍白的脸上,随后抬起拿着木雕的胳膊,用两个指头捏着底座将木雕举在自己眼前,看着木雕七上八下的五官,平静道:

“你可真丑,而且还很傻。”

...........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超级奶爸
  • [现代]被别人的老婆倒贴是什么体验
  • [现代]点石成玉
  • [现代]天命神卦
  • [玄奇]我当土憋那几年
  • [玄奇]风水师秘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