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当首富

第一章 开局十个亿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4-22 10:32:13

2003年5月18号,魔都复但,燕园。

方平揣着一张十个亿的转账凭证,有些激动,有些忐忑的偷瞄着复古小桥对面,坐在一张石凳上的一位,身材姣好,衣着朴素,手捧着一本书的倩影。

那是他的老婆,秦卿芸。

不,应该说,是他上辈子,和他十年相濡以沫的老婆。

没错,他不是这里的人。

他来自未来。

他清楚记得,2022年4月16日,因为米国经济崩盘,带动全球股市雪崩,A股也难以幸免。

他因为贪心,又听信砖家叫兽的话,动用存款十万,又贷了三十万,购买的一只科技股,第五个交易日持续跌停。

本金缩水一大半,深度套牢,解套更是遥遥无期。

以至于当晚,十年没和他红过一次脸,一直相濡以沫的老婆,和他大吵了一架。

不,准确的说,是他在接受不了这种事实情况下,因为老婆要给孩子买衣服,要花上两百多块钱,询问他意见时,而引发的吵架。

事后他忍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借口摔门而出,在外公园里长凳上睡了一觉。

结果他醒来时,却是2002年11月1号。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只觉得是一个梦,天天躺在床上睡的昏天暗地,只求醒来的时候,会在20年的家里。

亲口对老婆说一声对不起。

然而他睡了八天,被实在看不下去的室友,拖出宿舍,逛到燕园,看到那个坐在僻静林荫水池边上的青葱少女版,苦读的老婆秦卿芸时。

他才醒悟过来,这不是梦。

从那天起,他发誓,要改变自己的人生,实现上辈子对老婆说过N次的承诺,给她一个美满幸福的家。

幸福是什么,是花钱的时候,有钱花;生病的时候,有钱花,不用为钱发愁的财富自由。

他背着家里,向同学借钱,还以重点大学生的身份,向同村放高利贷的人借钱,筹措了十万,抄起老本行,进入股市。

虽然他在未来炒股,炒期货,都是当韭菜,被人割了一茬又一茬。但在2002年至2003年这个时间节点,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个时间节点的股市期货走势。

当他用借来的十万,在义安科技最低点进入,翻了八九十倍,达到八百多万。又转身进入期货,短期杠杆买涨,买跌。

四次准点操作下来,资本瞬间翻了数倍。后面又操作几次下跌的橡胶,最后扣除所有手续费,还了借款后,资本锁定在十个亿。

十个亿啊!

哪怕是在未来,依旧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额财富,更别说是如今,人均工资还处于千元档的03年,更是一笔天文数字。

今天,当资金到账后,他第一个想一起分享喜悦的人,就是秦卿芸。

哪怕他现在和秦卿芸并不认识,还是一个陌生人。

好半响,方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起身朝着对岸的秦卿芸走了过去。

刚走两步,方平忽然看见一个画着浓妆,高挑身材穿着低腰牛仔裤,浑身透着一股子妖艳气息的女生站在到达对面的小石桥前,似乎在等人,不由一愣。

正巧那个女生不经意的看了过来。

两人对视片刻,女生马上气呼呼大步走来。

“方平,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不要来缠着我了!”

方平皱了皱眉。

他认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上一世恨了很多年的初恋前女友,王兰。

上一世,他之所以很恨王兰,不是因为王兰用三个月时间,抛弃了和他在一起四年的感情,而是因为在分手后,王兰每次在学校遇上方平,都会当众羞辱方平,以满足她的优越感。

最重要的是,王兰家和他家是邻居。

王兰为了甩锅,先给家里打电话,装成受害者,将分手过错全部推到方平身上。

以至于王兰那典型的农村妇女老妈,愣是站在方平家菜园子里,指着方平父母足足骂了三天。

一度让方平一家成为笑柄,颜面扫地。

特别是后来,王兰仗着自身条件,打了三次胎,还傍上了一个魔都拆二代,有钱有势,在老家挣足了面子。

反之方平家一直没起色,方平本人大学毕业证都没混上,就毕了业,日子过的相当窘迫。

导致时隔多年,这个笑柄还时常被人拎出来鞭尸。

直到后面,经人介绍,方平认识了同校不同院系,没见过的秦卿芸,结了婚生了孩子后。在方平家乡,以孝顺父母,持家有道,人又漂亮出名,才挽回了方平一家的颜面。

这也是方平又爱又感激秦卿芸的真正原因之一。

“呼…”

想起上辈子那段经历,方平至今难以释怀,以至于再次看到王兰表现出和上辈子如出一辙的一幕,心里更是不爽,恨不得一鞋底扇在王兰脸上。

但这个念头,在方平心里,仅仅持续一秒,便放弃了。

现在的他,到底不是上辈子的他,拥有未来十多年的记忆,不在迷茫,不在自哀自怨,很清楚自己想要的。

他要的是,追上秦卿芸,再续前缘之余,创业,实现心里的梦想。

而不是和一个记忆过客,纠结是非对错。

“说你呢!请你立即,马上离开我的视线,听见没有?”

这时,王兰走到方平面前,大声道。

瞬间周围来燕园游玩的学生,纷纷看了过来,对着方平指指点点。

方平微微蹙眉,下意识看了斜对岸看书的秦卿芸一眼,不想给还没认识的秦卿芸留下一个不好印象,没有和王兰争执。

直接无视王兰,径直从王兰身侧绕过,朝着到达对岸的小石桥走去。

这一幕,让王兰一呆。

她印象中的方平,就是一个软骨头,懦弱胆小,连个男人样都没有。像今天这种,被指着鼻子说,只会唯唯诺诺的求自己原谅。

但现在,无视!

赤果果的无视。

像是被人当场一团空气一样!

…………

想到被平时在自己面前,大气都不敢喘的方平无视,王兰脸色一下子难看到极点,蹬蹬两步追上方平,拦住去路,恼羞成怒道:“方平,你脾气见长啊!竟敢无视我!”

方平皱了皱眉,眼角余光明显察觉到秦卿芸,眉头出现一抹被打扰看书的不悦,不禁克制住脾气,淡淡道:“无视?不,我只是不想和你争吵,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

“你…你敢说我无理取闹?”王兰气急败坏,拔高了音量。

周围围观学生,纷纷皱了皱眉,小声议论纷纷,对着王兰指指点点。

方平摊摊手,一副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的模样。

“你…你…”王兰气不打一处来,手指着方平鼻尖,半天说不出话来。

“兰兰,怎么了?是不是这个小赤佬又来缠着你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高大帅气,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子高人一等的味道的年轻学生,来到王兰身边,目光不善的扫视着方平。

方平认识来人,正是王兰现任男友,张强。

也是方平被甩后,第一个男朋友。

看到张强,方平心里忍不住生出一阵同情,这哥们是大三学生,情场老手,会很多追女孩的手段。只可惜终日打雁,叫雁啄了眼。

王兰和他在一起才五个月,就送了他一顶大大的帽子。

算算时间,差不多就在这两天,这哥们就会发现满床的惊喜。

想到这,方平鬼使神差之下,一把握住张强的手,用力握了握:“哥们,这是个误会。虽然我被王兰甩了,但我是个男人,拿得起,放得下,绝不会恬不知耻的缠着她。”

“相反,我会真诚的祝福你们。”

说话间,脸上表情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好,说的好!”

“哥们,是个男人,有种!”

“哥们,我顶你。”

瞬间周围围观学生愣了愣,纷纷鼓掌大声叫好。

毕竟不是谁都能这么大度,非但不仇视前女友的现男友,还真诚的送上祝福。

误会?

张强也是一愣,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个方平好像就刚和兰兰分手那几天,缠着兰兰来着,后面还真没缠过兰兰。

目光中的不善不禁缓和了不少,冲着方平点了点头,转身安慰着王兰起来。

王兰听着周围的叫好声,看着方平脸上的真诚祝福,突然感觉他变得很陌生,很陌生。心里更不经意的涌现出一抹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

鬼使神差的甩开了张强的手,转身离开。

“兰兰,兰兰…”张强愣了愣,急忙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背影,方平耸了耸,冲着周围的同学笑了笑,将目光移向了斜对岸的秦卿芸,一下子脸都绿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重生之资本大鳄
  • [游戏]荣耀巅峰
  • [现实]破产之后
  • [现代]战王归来
  • [现代]我真不想努力了
  • [现代]修罗战神在都市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