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我是子婴

第一章 赵高还活着?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4-24 17:09:22

“王上,赵丞相就在府里,请您现在就进去吧。”一身黑衣官服的小太监弯腰恭声说道。

子婴一头雾水,“什么王上,什么丞相?你们在拍电视剧吗?”

就算是拍电视剧也是丞相见王上吧,这反过来是什么情况。

子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居然是绣着龙的黑色的长衣大袖,他头上还带着帘子的帽子。

抬起头一看,一座雄伟的大门矗立在子婴面前,门上牌匾小篆体的从右到左写着丞相府三个字,身后不远处停靠着5匹马拉的车子。

一个念头出现在子婴脑中,穿越了?

子婴是华山大学历史系的学生,和千年前的子婴重名,本来正在参观秦王宫,一阵恍惚下就来到了这里。

王上?赵丞相?黑色的龙袍?

历代王朝只有秦朝尚黑,子婴脑中恍若惊雷炸开,他来到了秦末!

秦始皇东巡死后,赵高立胡亥为帝,后逼胡亥自杀想要自立为帝,奈何大臣们都不同意,只好改立子婴。咸阳城外打着楚怀王为号的楚国起义军闹得沸沸扬扬,不甘不愿的赵高顺势把子婴只立为秦王。

“那我是子婴?”子婴瞪大眼睛问着小太监。

小太监懵了,心道这子婴不是刚登王位激动傻了吧?

“回王上,那正是您的尊名。”小太监回道。

小太监话音未落,听见赵高府上有刀剑出鞘的声音,子婴心中一惊,什么情况,赵高要杀他?!

历史上子婴登基五天设计杀了赵高,这样看来是赵高早有杀心在前了。

“那...我登基几天了?”子婴声音有些颤抖。

子婴深呼吸,只要不是第五天就没事,历史上前四天是安全的,这个绝对不会错!

小太监微微一笑,“回王上,今日是您登基的第十天了。”

十天?

玩你M?!

子婴的腿在颤抖,面前的丞相府像是张开嘴吃人的猛兽。错过了第五天已经失去最佳的反杀机会了,偏偏他还站在赵高门口。

进去是绝对不行的,他都听见武器渴血的声音了。跑?估计他前脚一抬,后脚赵高府上的杀手就追上他,手起刀落了。

刚穿越过来就要被砍死?子婴绝望了,天啊,救救孩子吧。

“那个...今天我有点不舒服,改天再过来。”子婴强行让声音听起来不是很颤抖。

小太监眼中闪过一丝杀气,笑道,“王上,眼下咸阳城外叛逆成灾,赵丞相就是找您商议此事的,赵大人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劳王上前来,您要是再走了,国体不堪设想啊!”

子婴心中暗暗啐了一口赵高。国体?秦朝的国体就是被赵高弄坏的,朝堂之上指鹿为马,把秦国弄朝堂弄的乌烟瘴气,还有脸提国体,哪来的脸?

不过眼下还是自保要紧,秦始皇伟大归伟大,刑法实在太重,加上六国后人不服,秦朝是必然要灭亡的,总不能当大秦的陪葬品不是。

子婴挤出一抹比苦还难看的笑,还想再找托词,突然赵高府上的大门被推开了。

一个肥头大耳的30多岁男人笑着走出来,向子婴作了个揖,“咸阳令阎乐拜见王上,赵丞相已经在榻上等待许久了,还望王上早早进府。”

子婴瞥了一眼满脸嘲弄的阎乐,什么赵丞相,分明就是阎乐的岳父,赵高没成为太监只前有个女儿,阎乐就是他的女婿。岳父是太监,女婿也是一脸太监样。

瞧着阎乐不恭不敬又暗藏杀意的样,子婴恨不得张上四条腿狂奔逃走。

“不,不能慌,绝对不能慌。”子婴默默安慰自己,“五千年的历史不是白学的,现代人就得有现代人的智慧。”

有主意了!

“嗯嗯。”子婴清了清嗓子。

在阎乐和小太监惊讶目光下,子婴抬起右手缓缓摘下了黑色秦王冠,直往阎乐的头上扣,“这个秦王我不当了,阎乐你来当,有什么事你回去和岳父商量就好。”

“什么?!”阎乐吓得连忙后退,一不留心后背撞到了门框。

阎乐忍着疼痛,低头行礼,“王上,这个玩笑可万万开不得!您是万乘之尊,臣...请王上速速戴冠。”

阎乐和赵高今日的确是要杀子婴的,但丞相府外人多眼杂,要是被一些顽固的老臣看到阎乐敢碰秦王冠,相互流传后在朝堂之上弹劾他,他岳父赵高再能保他,按照秦国严峻的刑法,不死也得被剥层皮。

“我就是不想当了,你要是也不当,可以再让大臣们找个其他人。”子婴一把将秦王冠扔给阎乐,抱着肩膀坐在门口石狮子头上,他又不是真正的子婴,王位什么的才不在乎呢。

眼下不要王位,说不定还能活,好死不如赖活着。

阎乐和小太监对视一眼,从对方看到了懵逼。

阎乐下意识的抱住秦秦王冠,仿佛拿到一个烫手的山芋,拿着不是放下也不是,无奈转身跑回府找赵高商量。

赵高一脸肥像正穿着亵衣,扶在榻上装病,刀斧手埋伏在屋内,只等子婴进去,就可以手起刀落杀了子婴,对外宣称秦王被刺客所杀。

“岳父大人,子婴他...他不想当秦王了,要把秦王冠让给我。”阎乐喘着大气说道了,实在被惊得不轻。

“什么?”赵高坐直了身体,和阎乐两胖相对,“这小子什么情况?王位都能让?细作不是说他胸有大志,而且要除掉咱们吗?”

古人把帽子看得比生命还重,何况是万人之上的秦王冠。

“小婿也觉得这实在蹊跷。”阎乐摸着额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难道他是故意的,就为了今天能活命?不过让秦王冠,这也太舍得了吧?”赵高摸着不存在的胡子说道。

赵高和阎乐思索间,子婴已然迈进房中。

“喂!丞相,你们到底想没想出来继位的人啊?这个王位当的真的没意思。”子婴抱着肩膀倚在门框,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

刀斧手见子婴进门,杀意毕露,刀剑出鞘,瞄准了子婴的胸膛,眼看就要冲出屏风。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我当土憋那几年
  • [现代]收到妻子的视频,小伙怒了
  • [古言]长公主的谋反日常
  • [现代]重生之金融巨子
  • [现实]男人三十
  • [现代]捡骨师笔记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