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觉醒了

第一章 明天起,不再是一个废物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5-05 15:17:42

打完麻将回来的沈慧芳刚进家门,一道尖叫声突兀传来,她顾不上换鞋就冲进去,只见小女儿对洪辰怒目而视,一问之下得知,洪辰在小女儿的闺房门口偷窥,被小女儿抓个正着。

“畜生啊,你不是人...”

“你这个废物,没想到心底那么龌蹉,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儿,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我们家这是做的什么孽啊,白吃白喝白住养了一头狼,你给我滚,滚!”

当下,沈慧芳火冒三丈,劈头盖脸地大骂,并抓起一个鸡毛掸子朝洪辰招呼过去。

两年前,林老爷子不顾林家所有人反对,非让她的大女儿嫁给了洪辰。

两年来,洪辰没有工作,家务不做,整天抱个电脑玩游戏,毫无心理负担地吃着软饭。

这样一个废物上门女婿,祸害大女儿不够,居然还敢对小女儿图谋不轨,丈母娘不发飙才怪!

“妈,家里养了一头披羊皮的色狼,这个家叫我还怎么敢住,等会儿我就回学校去,姐姐一天不离婚,我就一天不回来。”林语霏一脸悲愤,眼中却闪过一抹奸计得逞的狡黠。

“必须离婚!语心出差星期五回来,你们就立刻去民政局把证办了,一天都不许拖延,现在你给我滚出去,这个家不欢迎你!”最后,沈慧芳一把将洪辰推到外头,“砰”一声关上家门。

林语霏见状,嘴角闪过一丝冷笑,转身回了自己房间,掏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出去:飞扬哥,搞定,那个废物已被扫地出门,星期五我姐回来,他们就会正式离婚!

片刻后,那头转账三万,并回了消息:语霏,喜欢什么买什么,下周末圈子里有个聚会,到时带你的同学一块来。

林语霏甜甜一笑,回了句:谢谢姐夫!

......

被赶出家门,洪辰面不改色地来到楼下,在小区内饶了一圈,停步在了金鱼池边。

点起一根烟,傍晚的夕阳斜射在他的脸上,将嘴角的那抹嘲讽映照得格外明显。

他很清楚小姨子为何诬陷他,也很清楚丈母娘为何反应如此激烈,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他,究其根源,他是这个家里人见人厌的废物,耻辱,多余。

他犹然记得结婚那晚,一家子看他的眼神,仿佛欠了他们几百几千万似的,可他们却不知道,若不是他这个上门女婿,整个林家已然败落...

洪辰从小就没有父亲,十三岁时,母亲又离他而去,后来被江海市富商苏庆海夫妇收为养子,两年前,苏庆海意识到苏家将变,表面将洪辰逐出苏家,暗中带洪辰来到青市,找上林老爷子达成一笔交易。

洪辰入赘林家三年,作为报酬,为当时处于财政危机的林氏集团,促成了一笔两千万利润的生意,这才避免了倒闭清盘。

这笔交易的内幕,林家仅有林老爷子一人知晓,而林老爷子在半年后就过世了。

这个家对洪辰来说,就如同一家宾馆,付了钱,吃喝住难道不应该?

是以,他以寄生虫的状态生活着,却没有半分愧疚,他不欠林家任何人。

要说欠,他欠的是养父养母,而且,这辈子都无法偿还了。

就在他结婚后不久,网上出现了一条新闻,江海市苏氏集团因涉嫌偷税漏税被调查,董事长苏国庆夫妇双双服毒身亡,疑似畏罪自杀...

“爸,妈,从明天起,我不再是一个废物,当年的内幕我会查个水落石出,害你们的人一个都跑不掉,我会把苏灵找回来,苏家产业是你们一生的心血,继承人只能是她,你们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她受到丁点伤害。”

洪辰看着池子里游来游去的金鱼,眼神锐利而坚定,口中喃喃自语。

他有一个连他养父母都不知道的秘密,他母亲临终前,给了他一本笔记,是他父亲留给他的,并让他立誓,十年之内,不得在人前施展笔记内所学。

笔记中记载的内容有关医术与武术,看着没什么系统性,更像是一次次实践的心得体会。

起初,洪辰觉得平平无奇,随着修习的深入,才逐渐体会到其中的玄奥,明白了母亲为何要他立誓。

这是一条充满凶险,又无法回头的不归路,一个不断自毁,又破而后立的过程,整整九年十个月二十三天,他的身体始终比普通人虚弱得多,如同一个常年徘徊在低烧与高烧之间的病人,一旦被人盯上,根本没有自保之力。

总算,这种宛如长征般的煎熬岁月在一个多月前到了尽头,整本笔记除了最后一张残图,其他的内容都被他修习完毕,一股狂暴的气流从他的丹田涌出来,完成了质的蜕变。

而明天刚好是十年,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

一根烟抽完,洪辰伸手从池子边缘撩起一条奄奄一息的金鱼,“吧嗒”打个响指,一根寸许长的银针出现在双指间,飞快地往金鱼身上刺了几下,片刻后,金鱼被抛回池中,竟又变得活蹦乱跳起来。

这神奇的一幕,没有旁人看见,洪辰只是随意地飘了眼,起步离开。

......

夜。

天堂酒吧,六号包间。

“罗经理,所有人扑街了,就剩你一个,我够给你面子吧,难道你不准备给我一个面子?我的要求很简单,给高总打一个电话,告诉他,故人之子,洪辰到访,请他来此一叙。”

罗经理目瞪口呆地看着或趴或躺的安保,小姐,公主,妈咪,一滴冷汗自鬓角滑落,被洪辰轻轻一拍肩膀,他的身子颤了颤,手掌哆嗦着摸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什么事?”

“高,高总,我,我现在六号包厢,有一个年轻人,称是你的故人之子,叫洪辰,他想要见你一面。”

“我知道了。”

说完,那头就挂了。

“辛苦了,歇着吧。”洪辰指间一根银针刺了下罗经理的脖颈,后者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十分钟后,包房门从外推开,走进来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西装革履,气质深沉,在他身后,跟了一名身材精悍的灰衣青年,表情犹如僵尸。

中年男子目光一抡,将房内的景象收入眼底,最后落在洪辰身上,没等他开口,洪辰忽然叹息一声,道:“样貌未改,却物是人非,曾经的江海市一号狠人,现在是个半废人。”

高天雄脸色微微一变,眼神锋锐了起来,洪辰平静地与他对视,笑了笑,话锋一转:“高总,问你个事儿,我爸妈的葬礼,你去了吗?”

高天雄缓缓摇头。

洪辰并不意外:“是啊,你和我爸非亲非友,曾经还是生意场上的对手,说不定,你巴不得我爸早点死。”

感慨了一句,又道:“过去你儿子在学校没少欺负我,我从来没去我爸那里告过状,可一笔笔账我都记在心里呢。”

高天雄来到洪辰侧方单人沙发坐下:“这么说,你是找我寻仇来的?”

洪辰摇摇手:“我只是让你明白,于公于私,过去的你我没什么情分可言,日后的情分,需要从零开始建立...我来找你,是给你一个机会,以后为我办事。”

从兜里掏出一张黑卡甩在桌上,拿起一瓶XO,边倒边说:“这是我爸留给我的,卡里有五个亿,给你一天时间,注册一家公司,名字就叫:鴻程集团,五亿全部注入公司账上,此外,你的所有产业或者变现,或者折价,多退少补筹足一个亿,也投入公司,股份我占八成,你占两成,总裁的位置由你坐,负责打理公司日常事务,没问题的话,干了。”

话末,两个杯子刚好倒满,举起其中一杯,将另一杯推向高天雄。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重生之资本大鳄
  • [游戏]荣耀巅峰
  • [现实]破产之后
  • [现代]战王归来
  • [现代]我真不想努力了
  • [现代]修罗战神在都市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