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师秘闻

第3章 二叔家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5-05 16:13:15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醒过来,耳边响起二哥的声音:“大伯,周先生,现在就出殡吧。”

揉了揉胀痛的后脑勺,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包,我睁开眼睛,一片漆黑。

“好,那走吧,已经选好地方了。”

手往旁边一摸,是木头板子,头顶也有。

想到二哥刚刚的话,瞬间,我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是二叔的棺材。

很快,我感觉到棺材被抬起来了,晃晃悠悠的,应该是在移动中。

“呜呜呜……”

我想喊老爹和周先生,但怎么也喊不出声音,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赌上了一样。

只能拼命的拳打脚底,用头去撞,想制造出一点声音来。

棺材外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棺材停下来,更加用力的去撞。

“行了,别管了,谁不知道老赵家闹邪,赶紧下葬赶紧回家。”

随后,他们又继续前进。

路不是很好走,很颠簸,我判断应该是进山了。

万分惊恐之下,我指甲都抓断了,在棺材板上留下一道道血印子,但就是喊不出声音来。

“妈的,真瘆得慌,哪有大半夜出殡的!”

出殡的人你一言我一语,我大致明白过来了。我是不知道被谁打昏了,然后装在棺材里,要当成我二叔下葬。

好在做棺材的人手艺不精,凉飕飕的空气从缝隙中透进来,我不至于窒息而死。

接下来的路程,我尝试了我能用的所有办法,但依然没有办法让出殡的队伍停下来。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

额头上全是汗,我猛咬一下舌尖,强迫自己镇定。

心脏跳动的很快,喉咙发痒,脑袋晕乎乎的,又涨又疼。

很明显,我是中计了,可谁这么狠毒,要置我于死地。

不久后,棺材落地,头顶上传来埋土的声音。

绝望,潮水一般的席卷而来,我再也维持不住理智,拼了命的挣扎。

棺材里很小,折腾了一会儿,我忽然摸到了一双冰冰凉凉的小手。

“谁!”

我吓了一跳,猛地的坐起来,却撞到了棺材板。这一下力度很大,我脑袋一沉,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了,老爹坐在边上,板着一张脸。

见我醒过来,老爹布满愁云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松了一口气。

“来,华子,慢点。”

老爹扶我起来,说我昨天晚上着凉了,昏倒在二哥的院子里,让我好好休息。

“着凉,昏倒?”我脑袋里一团浆糊,隐隐约约记得我是在棺材里,被当做二叔下葬了啊。

“好了,你二叔家还有些事没处理完,我先过去,你自己在家别乱跑。”

老爹说完,不给我问的机会,起身出去了。

我脑门上全是问号,掀开被子跟了出去,见到老爹和周先生在院子里说话。

尽管他们声音很小,和我还是听了清楚。

周先生问:“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赵老二就这一个儿子。”

老爹叹了口气,说:“我也没想到这样的结果,谁知道他们胆子这么大,把他抬到山上了。要不是我去的及时,他可能就要被埋下去了。”

周先生又问:“谁救了他,你知道吗?”

老爹摇摇头,声音压得更低:“走吧,别让他听到,我们先去老二家里看看。”

他们离开后,我还久久回不过神。昨晚发生的事情是真的,不是梦,我真的差点被活埋了!

我等了一会儿,他们走远了,我才换了套衣服跟上去。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想弄明白。

老爹为什么要瞒着我,是谁要害我,二叔家里又发生了什么?

怀着一肚子的疑问,十分钟后,我来到了二叔的家门口。老爹和周先生在,我绕到院子另一边,翻墙偷偷进去。

脚刚踩在地上,就见一个人影从墙地下站起来,拉住我的手,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

她的手很冰,我转头,看到了二嫂。她还是穿着结婚当天的红色新娘服,脸上涂着白色粉底,拉着我往院子里走。

手上的触感,让我有些失神,和昨晚在棺材里碰到的手一样。

难道说昨晚是二嫂救了我?

刚准备开口问,二嫂用了拉了我一下,对着我眨了两下眼睛。

我没明白怎么回事,想开口问。

她摇了摇头,捂住我的嘴,指着和二哥的婚房,对着我做了个口型。

“跑!”

还没反应过来,我听到老爹喊了声:“华子!”

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二嫂不见了。

老爹皱着眉朝着我走过来,语气不是很好:“你怎么跟过来了?”

然后,他看了看刚刚二嫂站着的位置,问道:“你刚刚和谁在一起?”

我想他应该是没看到二嫂,随便找了个理由,说我自己在家太闷,就出来溜达溜达。

老爹显然不信,却也没多说什么,拉着我去院子里,说让我不要乱跑。

随后,老爹就和周先生去商量什么了,没再管我。

结婚时的台子还没拆,我想起昨天二叔坐在上面,就朝着上面看了眼。

二婶站在台子上,手里拎着一把菜刀,寒光闪闪,盯着老爹和周先生离去的背影。

我看过去的时候,正好和二婶的目光对上,她面无表情,什么话也没说,转身从另一边下去回屋了。

我背后全是冷汗,二叔这一家子都不太正常,才开始是二哥,现在连二婶都出事了。

一想到刚刚她的目光,我就有些担心,她是不是把二叔的死怪罪到老爹身上了?

这样不行,我得和二婶谈谈去,她平时很平易近人,尤其对我特别好,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

走到二婶房前,我见她坐在门口,正在磨着菜刀,眼睛却瞄着老爹离开的方向。

磨刀的声音很渗人,我听得起皮疙瘩都起来了。

“二婶?”我走近,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二婶没说话,头也不转,目光发直,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

这一幕让我有些头皮发麻,二婶绝对是不正常了,我得赶紧告诉老爹去。

刚准备走,二婶忽然站起来,朝着二哥婚房的方向去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天机不可泄露
  • [现代]战王归来
  • [现代]我做了十五年的上门女婿,人人都骂我是废物。直到一次意外让我重生……
  • [现代]西门街101号
  • [现代]超级鉴仙
  • [现代]巅峰弃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