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方世界

第一章,一方世界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5-11 09:17:22

厨房内。

砂锅里煮着白粥。

季寒拿着木勺一圈圈地均匀搅动,动作一丝不苟,神情专注。

不过,他不是厨师,而是一个上门女婿。结婚三年,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做饭。当然,他还有主要工作,那就是保安。

也因为这个,非常不受丈母娘待见。

家里有四口,丈母娘,老婆,狗,还有他。

在家,他排在未位,连狗都比他的位置高,俗话说,上门的女婿不如狗,一点不假,丈母娘一进门,便叫起了狗。

“珍珠珍珠——”

狗没有理她,她便冲厨房里的季寒吼道:“季寒你死了吗?没有听见我叫狗?”

季寒有些委屈地说道:“妈,你叫狗,又没有叫我,我答应干吗?”

“还顶嘴!没用的废物,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狗呢!我就出门拿了一个快递,你不会让它跑出去了吧?”

季寒心中一惊。

小区里的狗老丢,如果让它跑出去,那就麻烦了。

“妈,你刚才出去,关门了吗?”

“什么意思?你让它跑出去,还了怪我没有关门?要你干什么吃的?你在家是死人吗?”

季寒没有心情,和他吵嘴。

黑珍珠是老婆的至爱,如果走丢了,那他就彻底完。

季寒也顾不上粥了,放下勺子,关上火,冲出门去。

丈母娘在后面喊道:“你干去?你出去了谁做饭!浑蛋,给我回来!”

季寒没有理会,急得连电梯都没有等,直接从步楼跑了下去。

丈母娘出去没有多久,如果狗随着下去,应该不会走远。

可是他找遍楼下,也没有找到狗,他便想去问门口保安,只是他刚走过旁边的九号楼,便看他的老婆刘若涵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说话,而那个男人不断地对他老婆动手动脚。

季寒顿时怒不可遏。

他可以受人欺负,但绝不能容忍老婆受人欺负。

他气冲冲地跑了过去。

刘若涵看到他,顿时有些慌乱,急忙拦住。

“季寒,你别误会。”

那男人看到他,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挑衅扫了他一眼,轻蔑地说道:“若涵,这就是你那个废物老公?确实不咋地啊!你快点跟她离婚,跟我过吧!”

“张至龙,你闭嘴!”

张至龙非凡不听,反而嘲笑地说道:“若涵,你别拉他,他还敢打我不成!”

季寒再也无法忍受,甩开老婆,冲了过去,上去就是一脚。

季寒是保安,经常锻炼身体,这一脚又刚好踹到张至龙的肚子上,直接把他干翻在地。

他也够倒霉,脑袋刚好磕到花园的砖头上,碰出了一个洞。

张至龙一摸脑袋,见满手是血,指着季寒大骂。

“草泥马,你完了!我不把你送牢里,我他妈跟你姓!”

季寒大怒。

“送啊!我先揍死你!”

刘若涵一把抱住季寒,恼火地说道:“你还有完没完!你真的想坐牢吗?”

“我就是坐牢,也要揍他!”

“那行!那咱们现在去离婚!”

季寒呆立当场,他深爱的老婆竟然和他离婚?三年来当牛做马,忍气吞声,别人不理解,难道她还不理解?如果没有他牺牲自己,照顾家里,替她分担,她能开成自己的公司?

而今天却要为别的男人跟她离婚!

季寒心如刀割,眼睛通红,心口似堵了一块石头一般。

刘若涵见状,神情一慌,柔声说道:“老公,对不起,我是不想你冲动,才如此说的,别生气。我看见咱家的珍珠跑那边去了,你去看看,别让它丢了。”

季寒五味杂瓶,刚才确实有些话赶话,他似乎真的误会了。

刘若涵还是爱他的。

他不再坚持,狠狠地瞪了张至龙一眼,去刘若涵说的方向去找狗了。

他刚转过拐角,便看到珍珠爬在墙角处,不断地颤抖,他顾不得去想张至龙的事了,急忙跑过去。

只见珍珠张着嘴,发出低沉的唔唔声,十分痛苦,似有东西卡住了喉咙。

“珍珠,你怎么了?”

他抱起黑珍珠,看到一个球形的东西,卡在了它的喉咙边。

情况紧急,季顾伸手进入狗嘴,去抠那个球,只是他刚刚摸到那个球,便感觉到一股刺痛,似被灼烧了一般,条件反射地想要缩回,却发现他的手被死死地吸住,同时一股电流传遍了他的身体。

紧接着心神一颤。

电流消失,狗嘴里的那个球似钻进了他的身体,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他的面前多了一扇,如同水纹玻璃一般的门。

季寒目瞪口呆,以为出现了幻觉,可他揉了揉眼睛之后,幻觉并没有消失。

正当他想怎么做的时候,奄奄一息的珍珠,突然挣扎起来,嗖地一下钻了进去。

季寒想都没想,也跟着进去。

只觉脚下一空,在水纹玻璃后,竟然别有洞天。

山川浮云,茂林修竹,还有各种好听虫鸣鸟叫,简直是一处世外挑源。

黑珍珠正撒欢地在山间小路上奔走。

“黑珍珠,别跑!”

季寒刚想把它追回,一个空灵的声音突然在他的旁边响起。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声音虽然很好听,还是吓了季寒一跳。他扭头一看,只见旁边的石头上,站着一个衣着怪异的漂亮女子。

她腰间系着虎皮裙,胸前裹着豹纹皮,皮肤棕红,似被阳光晒久了一般,身材凸凹有致,脸蛋精致,身材柔美中带着一分野性。

似生活在荒野的女猎人一般。

季寒说道:“我们认识吗?”

“能进入一方世界,你我便有师徒之缘,今传你一方道术,望你勤加练习。”

此女说罢,也不管季寒同意不,便跃身起舞。

她足点石头,背映山水,美得不可方物。

季寒一时看得痴了。

如此另类的美女,还是他第一次看见。

柔美中充满力量,举手投足,似要拥抱整个世界。

当正当季寒沉迷其中,美女动作已悠然而止,轻启朱唇,再次说道:“此间秘密在你没有学会一方道术之前,千万不要在人前展示,也不要透露分毫,否则定会万劫不复,切记切记!”

言罢,美女的身影渐渐透明,直到消失,空留一个光秃秃的石头。

“喂,别走啊!我记不住——”

季寒话没说完,他的脑海中便出现了美女起舞的样子,似录下了一般。

季寒信心大增,走向大石,想爬上去,试练一翻。

他费了九牛之虎之力,才爬上去,刚要动,便噗通一声,摔了下去。

“哎哟,这有些难度啊!算了,回头再练,先把珍珠带出去再说。”

季寒忍着酸痛,去追狗。

让他想不到的是,以往听话无比的珍珠,竟然不再理他,还跟他躲猫猫,抓了半天,怎么抓都抓不到。累得季寒躺在山脚下如同死狗一般,望着蓝天上的白云发呆。

正在这时,突然幽香扑鼻,他扭头一看,他的手边竟然有一颗半露的白萝卜,虽然长的有些长相有些磕碜,足可以让他消乏解渴。

季寒一把拨出,擦掉泥,正要吃。顿觉手感怪异,他仔细一看,吓了一跳。

“这不会是人参吧!”

登上高楼看极光 说:

新书起航求支持!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22岁小娇妻
  • [现代]我被自己附体了
  • [现代]天生王者
  • [现代]龙王霸婿
  • [现代]重生之都市至圣
  • [现实]山村小神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