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神相

第一章 疾厄飞花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6-28 11:50:25

我小时候生了场大病,几乎夭折,请了多少医生都没用。

爹妈没办法,最后不得已,请村里会断阴阳、测风水的本家公来帮忙。

本家公问过生辰八字,摸完骨,相完面,也不打话,让爹妈取无根水,泡了一大盆糯米;他自己用竹帚蘸了糯米水,往我身上可劲儿打,边打边口中不停地念叨“百无禁忌”。

说也奇怪,不到十分钟,我发了身白毛汗,居然真就好了。

爹妈惊奇,忙问本家公是什么原理。

本家公叹了口气:“翔伢子没病。”

“没病?”爹妈不解。

本家公点点头:“他命冲太岁,有司命相。这种命相,在下边儿能官运亨通、大富大贵;在咱这儿,那就是邪祟相互争抢和侵犯的灵胎。唔……是抢手货。”

爹妈不信。

本家公表情凝重:“想保他一生无恙,让他和我习术。以后每年亥月亥时,我会像今晚这般,亲自替他神打驱邪。能挺过弱冠,也就无碍了。”

爹妈都是知识分子,只希望我走普通人家小孩的道路,上学工作、结婚生子,顿时犯难。

本家公见爹妈犹疑,拍胸脯打了包票:“翔伢子跟着我,不说大富大贵,起码此后无妄无灾、太平自足。等他弱冠,我会将毕生修为和幽州的房产,一并倾囊相送。”

修为爹妈不感冒;房产嘛,还算是个保障。

两人脸上拨云见日,终于答应。

自那以后,我白天跟着本家公练筋骨,夜里由他守着背心法,暑往寒来,从不间断。

直到二十岁那年,顺利继承本家公在皇城根下的看相摊子。

我才知道,我被骗了。

本家公完成他的忽悠大业,甩给我三句忠告,和一卷破旧发黄的集子,云游去了。

集子叫《宫门水镜宝鉴》,是本相术书,分天字篇和地字篇,作者不详。

三句忠告,是“不相范家人,不娶谢家女,不习天字篇。”

个中缘由,本家公不想说,咱也不想问。

说来可笑,看相这东西,也是个看脸吃饭的行当,越老越香。

即便年轻,那也得戴副盲人镜、留撇八字胡,那才叫对味儿。

像我这种嘴上没毛的,根本没人光顾。

这天照例没生意。我正准备收摊回去,继续啃馒头,身后一个声音道:“你会看相?”

转过身,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像支竹竿似的,又高又瘦;一张脸也瘦成了皮包骨,两眼似醉非醉,眼窝塌陷、嘴唇泛白。

不用搭骨面相都能看出来,很晦气。

语气虽急,却透着质疑和不屑。

我点点头:“不准不要钱。”

男人两眼一眯,咧嘴道:“那看吧。”

“贵姓?”我问。

生意归生意,本家公的忠告不敢忘。

男人一愣,咧嘴又道:“姓金,叫我老金就行。”

我让老金蹲下,只看了一眼,摇头道:“准备后事吧,没救了。”

老金山根(也就是鼻梁)青筋暴出,呈桃花状;印堂灰暗,黑气弥漫,且大有向山根侵入之势。这在面相上,叫“疾厄飞花”,是大凶之兆。

老金冷笑:“你们这些看相算命的,都喜欢语不惊人死不休!”

还真不是我吓他。

我从小跟着本家公学术,很少跟人打交道,性格有些孤僻。

跟看相无关的话,我从来不会去说,更别提招揽生意的市井话术。

见他不信,我接着道:“手给我。”

我指着他左手的掌纹道:“桃花不上眉眼,不易察觉。你天纹线上的桃花纹呈三角,手相上叫劫烂桃花纹。最近做了不少桃花梦吧?夜夜笙歌,身子把持不住,自然就坏了。”

老金依旧不以为然:“男人嘛,食色性也,很正常。再说了,这不过就是个梦。”

“梦?”我见他好像没当回事儿,有些不满,“疾厄飞花、邪气侵体,再不及时收手,你随时可能暴毙。没猜错的话,半个月前,你还没那么瘦。”

老金终于怕了,噗通在我面前跪下:“小神仙,救命啊!”

原来老金是个包工头。两周前,他承接了岚亭小区的工程项目,去工地实地勘察。

哪知道回去后,他忽然开始嗜睡。每晚一到九点,两眼一闭,立马睡得昏天黑地。

接下来的几天,他总会梦见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子,皮肤凝白光滑、身材窈窕有致,而且不同于过去梦见的人,总觉得有些眼熟,像是相识了很久,和他夜夜缱绻、耳鬓厮磨。

开始老金只道自己做美梦,还挺得意自己还年轻,可渐渐地,他发现不对了。

他每晚九点都会准时入梦,每次都会梦见那个仙女般的女孩子,每次都要和她缠绵,每次醒来身子都会虚弱无比,人也一天天消瘦,但就是抵不住诱惑……

他陷进去了。

直到最近两天,更恐怖的事发生。

他发现女孩的脸,就像水面上被风吹皱的倒影,变得越来越模糊;原本惨白如纸的脸上,眼睛和嘴的位置,开始出现三个大血洞。黑色的脓血顺着嘴角,汩汩地往下淌。

美梦成了噩梦。

听完老金的描述,我更加确定,他撞煞了。

至于女孩为什么会从仙女变成女鬼,是因为老金虽然耽于美色,但他意识深处清楚这是梦,产生了自我防卫。

女鬼美丽的伪装,被这种防卫意识,一点点撕裂。

撞煞这事儿,可大可小。

老金多半是在工地上,不小心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应该是风水出了问题。

如果是个温和的主儿,送走就是了;要是是个狠角儿,我也拿不准能不能应付。

听到自己还有救,老金脑袋跟个皮球似的,磕得更勤了。

“前面带路。”我起身收摊。

相宅是个大活儿,我得亲自去现场,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见我不拿罗盘,却带了把大黑伞,老金不解:“小神仙,晚上会下雨?”

我摇摇头。

“那您这是……”老金一脸疑惑。

“习惯。”我一边回答,一边钻进他替我开好门的宝马车中。

大黑伞是小时候爷爷留给我的,爹妈也不解其意。本家公当年只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大变,也不跟我解释,只郑重叮嘱,二十岁之后,每次只要出活儿,就一定要随身携带。

到了岚亭小区,看过老金包里的建筑平面图,我有点蒙。

风水讲究藏风聚气。

岚亭小区地形上山环水抱,有虎踞龙盘之象,本就是块上风上水的宝地;加之地处天山龙脉的潜龙支脉,因而价格水涨船高,成了幽州北部有名的富人区。

而楼盘的布局,也暗合藏风聚气的风水理念。

小区一、二期工程,从平面图上看,宛如两条首尾相衔的巨龙,使得进入小区的风和水,柔和温顺;而楼盘中庭,是个绿意盎然、假山流水的中央公园。

这在风水布局上,叫“双龙抱珠”。

这样的风水宝地,怎么可能会撞煞?

可巧合的是,老金撞煞的位置,偏偏就在中央公园、那片还未动工的凉亭地基上。

我深吸了口气,闭上眼,一边用力踏地,一边默念《宫门水镜宝鉴》地字篇中的望气心法,张开手掌,静心感受地气涌动、并最终汇聚的方位。

这一手在地相术中,叫定穴。

双龙抱珠的“珠”,是风水中的宝穴,地气最终汇集之地。

我得确认,凉亭是不是真的宝穴。

地气充盈,是宝穴无疑。

这种地方都能撞煞,那我这十多年的本事也就白学了。

除非……

我心里一动,站在地基上,重新闭上眼睛,再次默念望气心法。

果然,阳盛充盈的地气之中,还残留着一丝阴冷无比、扰人心智的气息。

“找到你了!”

我霍地睁眼,循着那股子阴气,慢慢找去。

地基西南角、八卦坤位的位置,土质松软,表层翻出了很多新土,明显是有人徒手刨出一个坑之后,怕被发现,又故意掩埋起来。

老金这家伙,不老实。

熬夜成神 说:

萌新报道!初来乍到,请多指教!希望大家会喜欢!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爷爷是唐门强者
  • [现代]重瞳医神
  • [现代]地府带货人
  • [游戏]英雄联盟之登峰造极
  • [现代]不好了,姑爷摊牌了
  • [玄奇]风水师秘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