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神相师

第二章 你身上有东西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6-28 14:40:34

因为爷爷早就预料到今日是大限,所以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灵棚、纸钱,敛服,甚至宾客都到齐了。

这些客人无不感慨,说林河生果然是神算,连自己的后事都算准了。

但是在感慨之余,他们又有些惋惜,毕竟我爷爷没了,以后他们再想算命,那可就难了。

有些客人曾经受过爷爷的恩惠,在灵前哭的很伤心,这也能看出来,我爷爷这辈子识人之明,结交的都是可交之人。

我爸虽然难过,可毕竟是长子,不得不打起精神来,迎来送往。

而我则跪在灵前,为我爷爷守灵。

说来这感觉也真奇怪,爷爷刚走的时候,我好像没反应过来似的,总觉得这不是真的。心里没感觉到多少悲伤,只是觉得空荡荡的。

但是一个人跪在灵前,安静下来之后,我脑子里面就开始出现了一幕幕往事。

我想起来,很多时候天还没亮,爷爷就把我叫起来,带我去村外树林里面练功。太阳从东方升起来,照在我们身上,暖洋洋的。

很多时候,有人拜访爷爷,爷爷却先让我占上一卦,测试我学的怎么样了。当我占准的时候,他总是笑的合不拢嘴。

还有,外出办事的时候,我爷爷总要带上我,让我在风水堪舆中多实践实践。

在我脑子里出现最多的,是爷爷把金匮相经交给我时候的场景。

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刻在我脑子里一样,有不甘心,有舍不得我,有对我的期盼,还有对我的愧疚。

其实我知道,爷爷没必要愧疚。

学了金匮相经,固然寿不过六。

但是不学,我十岁那年就死了。

他多给了我五十年时间。

而且,只要找到金匮相经的下半部,就能解开诅咒。

爷爷临走的时候说,如果我能学全了金匮相经,我们祖孙还有再相见的时候。

我握了握拳头,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爷爷,我一定会再见到你。

想到这里,悲伤一阵一阵涌上来,我的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

按道理说,客人来吊唁死者,烧几张纸,当天就走了。

但是来我家的这些客人,全都给我爷爷守灵三天,并且跟着送葬队伍,送了我爷爷最后一程。

葬礼办完之后,这些人都十分客气的和我聊了一会,并且给了我名片。

他们的态度都很客气,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我年轻就轻视我。

这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林河生的传人”这六个字有多大分量。

送走了那些客人之后,我一直在家呆了四十九天。给我爷爷过完七七才回学校。

这些天,我除了整理爷爷的遗物之外,就是在看那本金匮相经。

这书是手抄本,里面都是蝇头小楷,而且是用文言文写成的,晦涩难懂。

但是我看了一会就发现,爷爷教我的本领,都是从这本书里面来的。两相印证,很容易就理解了。

只不过爷爷教我的要浅一点,可能为了便于我的理解。而金匮相经,里面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深入挖掘。

仿佛我之前跟爷爷学的时候,是由老师带着,学完了小学课程。现在我得到了中学的教科书,需要自学了。

翻书的时候,里面掉出来了一张纸条。

上面有两句话: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这笔迹应该是爷爷的。

我知道,这是爷爷给我的忠告,想要真正学会金匮相经,死背书是不行的,必须要在世间磨炼,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这也是爷爷一贯的主张。

我把纸条小心翼翼的收好了,长舒了一口气:“每逢七年有一劫。今年是我的第一劫,但愿能顺利度过啊。”

七七过完,我爸妈依依不舍的把我送到村口,我冲他们摆了摆手,上了去城里的车。

登上车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些异样,好像从这时候开始,我才真的离开了爷爷的庇护,要闯荡自己的人生了。

我们的村子叫潜元村,是安城下辖的一个小村庄。而我现在,是要回安城一中读书。

山路难行,等我到安城汽车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下车之后,我去旁边的商店买了一双布鞋。

爷爷以前经常说,我们算命,是根据天地间的规则,趋吉避凶。而穿布鞋可以接地气,能更敏锐的感觉到天地间气息的流动。

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成的事,但是从平时就开始培养,绝对有益无害。

换上鞋之后,我本来打算去学校,但是转念一想,今年是我的第一劫,应该做些防备。

金匮相经上,有不少画符箓的法子,可以趋吉避凶,我倒不如买点黄纸,先画几张符箓再说,有备无患。

于是我在街上走了一阵,找了一家丧葬用品店。

这种店里面卖黄纸,也卖朱砂和油墨,我所需要的东西,在这里就能置办齐全了。

小店是玻璃门,但是贴着白纸,遮的严严实实的。

毕竟店里的东西大多和死人有关,如果被路人看见可能会吓一跳。遮起来比较好。

我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推门进去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店主怎么想的,居然在里面摆了几个商场用的假人模特,给他们穿上了寿衣。

仿佛一群死人从棺材里爬出来,正在逛纸扎店一样,太渗人了。

我摇了摇头,把那些古怪的想法驱逐出去,站在门口喊:“老板在吗?”

很快,有个干瘦的男人走过来了。

我问他买了黄纸、朱砂、油墨……

付完钱之后,我迫不及待的把这些东西装进包里,想赶快离开。

或许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那几个穿着寿衣的假人是活的,正在我背后直勾勾盯着我。

这时候,店门响了一声,又有人进来了。

这人身上带着一股寒气,让人觉得阴冷阴冷的。

我扭头一看,顿时愣了一下。

“这不是夏甜吗?”

我有点意外,这女生我认识。

夏甜是隔壁班的美女,外号叫冰山。对男生从来不苟言笑。

有些人看她长得漂亮,绞尽脑汁胡诌了情书,结果夏甜看都没看,一撕两半扔垃圾桶了。

可越是这样的冰山,越能勾起男生的兴趣。

在班里的时候,一旦说起女生来,夏甜总是绕不过去的话题。

一来二去,听得多了,连我都认识她了。

夏甜可能是安城一中最出名的学生了。

可是。

她来纸扎店干什么?

夏甜进来之后也不说话,走到货架跟前,抓起纸钱,使劲塞在口袋里。

当身上的口袋再也塞不下之后,她走到柜台前,随手扔了一张皱巴巴的钞票,也没等老板找钱,就转身出去了。

整个过程,她没有看我一眼,也没有看老板。

“一个学生,买纸钱干嘛?难道跟我是同行?”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好奇心让我跟上去了。

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

安城不大,天黑之后,路上就没有多少行人了。

夏甜低着头,沿着路边快步向前走。

她拐了几个弯,走到了一个没有路灯的小路上。

然后,蹲在路边,把纸钱拿出来了。

她开始烧纸。

“难道是要祭奠什么人?”我挠了挠头,想出来一个合理的解释。

忽然,一阵夜风吹过来,一团纸灰向我飘过来了。

我连忙向旁边躲了躲。

等我回过头来再看夏甜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夏甜本身没什么,依然在烧纸。不对劲的,是她的影子。

借着摇摇晃晃的火光,我看见夏甜的影子上,高高的耸出一块来。

就好像……有东西趴在她身上一样。

我心里咯噔一声:“不对,不对劲。她身上有东西。”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天机不可泄露
  • [现代]战王归来
  • [现代]我做了十五年的上门女婿,人人都骂我是废物。直到一次意外让我重生……
  • [现代]西门街101号
  • [现代]超级鉴仙
  • [现代]巅峰弃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