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地葬师

第1章 孽债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7-03 09:03:19

我从未见过我爷爷,我爸给我说,爷爷是在我出生的头一天突然离开家的,临走前他只给我爸交代了一句,杨家的劫,要来了。

没成想,爷爷这一走,竟然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出现过。

后来我问我爸爷爷是个什么人?我爸告诉我,爷爷也是个道门中人,只不过他只看风水,而且他只看别人解决不了的风水。

爷爷名叫杨乾,他还有一个外号,叫三顾先生。

三顾的意思,如果有人想要求爷爷办事,那这个人必须先请另外的三个同行去处理,如果这三个同行能解决的,那不值得爷爷出手。

如果这三个同行都解决不了,爷爷才会出手,简单点理解,就是不棘手的活儿,爷爷不接。

这是我知道关于爷爷的一切。

就在爷爷走的第二天晚上,我出生了。

当晚,就为了省一两百块钱,我奶奶看着我娘活生生的死在床上。

1994(甲戌年),农历七月十五,又称中元鬼节,百鬼夜行,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生的。

生我的时候,我娘属于难产。

产婆发现我娘难产的情况,第一时间找到我奶奶说我娘这情况得赶紧送去镇子上的医院,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我爸听了,连忙朝着房间冲进去,却被我奶奶一把拉住,我奶奶板着脸,说半夜三更的,半路保不准出什么岔子,而且家里也没钱了,奶奶让产婆尽管下手,真要是不行,就保小。

一旁的我爸听到这话,整个人脸色一变,拉着奶奶央求。

对于我爸的话,奶奶完全没听进去,面色一阵寒冷,说我娘这怀胎十月,家里的钱都给她养胎花没了。

还威胁我爸,要是送她去医院,她就上吊。

随着奶奶话落,我爸一脸煞白,整个人似乎被抽空的力气一样的跌坐在地上,又是一个钟头过去。

产婆再次慌张的从屋子里出来,满脸焦急的说道:“完了老嫂子,断气了,孩子还在肚子里呢!”

这下奶奶慌了,那是老杨家的根,老妇人扯了一把地上的我爸,让他赶紧起来送我娘去医院!

我爸却一动不动,如同失魂了一般,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尖叫从房间里面传来,这声音好像非人的惨叫,把屋子里的三个人着实吓了一跳。

突然,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婴儿的哭声,我爸第一个反应过来,冲进房间,将那浑身是血的我抱在怀里。

床上躺着的那女子双目怒睁,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脖子上青筋浮现,一双手死死的抓着老旧的床单,还保持着那生产的姿势。

我爸抱着我直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娘的身后事刚开始请到的先生叫杨权,当他看到我娘尸体的时候,整个人眉头紧皱起来,直接告诉我爸和我奶奶,这丧他办不了!

杨权一脸阴沉,他是村子里的先生,平日这十里八村谁家有丧事,都是他在操办,但这次,他却不敢接?

奶奶看着杨权,阴阳怪气的问他是不是嫌钱少?

杨权苦着一张脸,无奈出声:“婶儿,还真不是钱的事儿,这丧,恐怕只有三爷敢出。”

杨权口中的三爷,名叫杨文昌,家里排行老三,以前出去学过一些本事,年轻的时候算是一个风云人物。

当年老村长家建新房,地基里面挖死了一条大蛇,大伙儿觉得有些不对劲,路过的杨老三看到,就让老村长别挖了,赶紧把大蛇的尸体就地埋了,然后在原地烧香七天七夜,不然要出大事儿。

当时的杨老三还年轻,没人信,还说他出去了几年,就爱瞎显摆自己懂的多。

最后老村长就让大伙儿把大蛇尸体丢了,接着挖。

结果当时挖死蛇的两个人当晚就死了,而且老村长的媳妇儿还梦到自己被一条大蛇缠住,差点儿没断气。

更邪门儿的是,第二天一大早,老村长竟然睡在自家地基里面,身边还躺着大蛇的尸体。

老村长可算是吓着了,找了附近好几个先生来处理,谁知这几个先生还疯了两个,其余两个直接吓跑了。

最后大伙儿才想到了杨老三,当时杨老三也没拒绝,就提了一个条件,就是以后村子里的人见了他,都要称一声杨先生。

而让大伙儿没想到的是,杨老三还真把这事儿给处理妥当了,这事儿当时在十里八村儿都闹的沸沸扬扬。

但时运不好,也正是因为杨老三做了这出名的事儿,66年那会儿,一提邪门儿的事儿,就有人想到他,最后杨老三被弄的疯疯癫癫的!

不过杨权说,杨老三是装的,不然他活下来都难。

最终,杨老三还真被我爸给请到家。

杨老三看着尸体,沉吟半天,方才沉声问我爸,我娘到底怎么走的?

不等我爸说话,我奶奶在一旁就直接出声接话:“不就是难产吗?老三你问这个干啥?”

杨老三一转头,那双眼睛里面好像带着寒光一般,看着奶奶半天,这才说道:“老嫂子,我杨老三本事不大,但这点儿还看得出来,难产死的人是有怨气,但不会成煞,这都快成煞了,你还骗我?”

我爸面无表情,甚至眼神都有些呆滞,最后将原委说了出来,听完我爸的交代,杨老三也是一拍大腿说我说奶奶这是造孽,老糊涂了。

杨老三还说这事儿他管不了,搞不好要把自己搭进去,让我爸另请高人。

说着,杨老三起身就走,我奶奶也有些怕了,连忙拉住了杨老三,央求起来。

但杨老三死活不管,直到一旁的我爸抱着我跪下。

“三爷,您就看在孩子和兰芝的份儿上,给她入土为安吧!”我爸说完,直接抱着孩子磕起头来,没一会儿我爸的额头就起了个大包。

看到这一幕,杨老三心中不由一软,最终叹一口气,说这事儿给他摊上了,看在孩子的份上,他可以接,但有一个要求就是事后,我得给杨老三养!

这么一说,我奶奶却不干了,说这是老杨家的独苗,不过杨老三立马解释,说只是跟着他长大,叫他师傅,我还是老杨家的人。

最后,我爸一口答应下来,杨老三才走进灵堂。

杨老三让我爸找来了很多东西,有公鸡,桃木,还有杀猪刀。

当天晚上,所有人全部从我家离开,只剩下杨老三一个人。

后来我爸告诉我,他抱着在门外听到里面有一阵激烈的打斗声,足足持续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安静下来。

听我爸说,那一晚,我们全村的狗像是疯了一样的狂叫着,透着一股诡异的邪性。

直到我娘下葬后,才安静下来。

二两米酒 说:

新书求关照,投推荐钻石票有奖。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一代战神,掌森罗殿,镇压四极八荒,傲然回归,入赘为婿,只为守护自己的老婆和女儿。
  • [现代]至尊仙帝在都市
  • [现代]都市超级仙豪
  • [现代]我的养子生涯
  • [现代]影帝归来
  • [现代]热血武神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