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旧事

第2章 夜半歌声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7-07 12:01:31

“哎呦我去!”

我惊得手机都掉地上了。

一排昏暗的暖灯下,老大爷穿着件漆黑的雨衣,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头皮都炸起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老大爷的脸僵硬地死人一样。

“您有什么事?”

我从折叠床上起来,蹲下去捡手机。

假的假的假的,这世界上哪有鬼?

我安慰着自己。

“隔壁的客人大晚上鬼哭狼嚎,你们店里管不管?”

啪嗒,我手机又掉了。

手机屏都摔碎,我也顾不上心疼。

“大爷您说啥,您在哪个房间住?”

“304。你们店管不管?”老大爷的声音带着怒火。

我打开大灯,见老大爷落在地上影子正常。

网上不是说有影子的都是人么?

我松口气,靠在墙上,发现一脑门的冷汗。

老大爷拧着眉毛,“咋年纪轻轻的这么虚?”

“你才虚!”我嘀咕一声,伸手抹了把汗,“走吧上楼看看。”

这种木制楼梯爬着很费劲,一排只能走一个人。

老大爷在前面带路,我跟在后头。

白天过来的时候,我上楼瞅了几眼,知道客栈楼上的客房承凹字形。

楼梯正对着三间房,左右边各两间。

304号房在拐角处。

“没声音啊。”我说。

“进来听。”老大爷打开房门。

房间里面装修地很现代,地方也宽敞。

“什么歌声啊大爷?”我什么也没听见。

老大爷立在房间里,眉头紧紧皱着。

“刚才还能听见呢,你再听会儿。”

成吧,反正底下的门锁着,也不怕有人进来。我坐在吊椅上玩手机。

点开刚才的帖子,那人的知乎答案很少,就回答了两个有关古城的旅游问题,和这个灵异问题。

不过网上嚷嚷灵异的事情很多,我从没遇到过,一直是不相信的。不然殡仪馆、墓地、医院的工作人员还活不活了?

等了十来分钟,床上的老大爷直打瞌睡。

我站起来,“大爷,估计隔壁也唱累了,要不您先休息,等有事再叫我?”

老大爷无奈,“行吧行吧,这种木结构的隔音太差了,下次说什么也不住了。”

住不住是老板考虑的问题,跟我没关系。

我重新回到大厅,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便关了手机,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很踏实。

景区靠近山里,晚上天气凉快舒服。

睡到五点的时候,我就被客人叫醒了。

“现在就退房?”

“赶船。”客人道。

我有些迷糊,是要去做渡轮?

不过既然客人要求,我总不能拦着。尽管困得眼皮打架,我还是把手续走完,将大门打开。

赶在天亮前,离开了大半的游客。

七点钟林姐准时来到客栈。

“这么早啊林姐?”

“不早啦,要给客人做早饭的。小杨喜欢吃什么?”

“都行。”

过了会儿宋萌也出来洗漱。

“宋萌,咱们这儿是不是住了个穿雨衣的老大爷啊。”吃饭的时候我问宋萌。

宋萌咬着水煮蛋,满脸疑惑地看着我,“没有啊?哪来的老大爷?”

吓得我差点被水煮蛋噎死。

“杨冬你不会是遇到不干净了的东西了吧?”宋萌低声对我说,“看见那条河没有,每天不得淹死几个下去游泳的,经常会有水鬼出没,不然为啥叫你大晚上不要开门?”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昨天那个老大爷,根本不是人?

“哈哈哈……哈哈哈……”宋萌笑得前仰后合。

一旁的林姐嗔怪道:“萌萌你老吓他干什么?咱们这是景区,每天人来人往的,哪有什么脏东西?就你喜欢捉弄人。”

我看着宋萌,“你骗我呀?”

“开个玩笑嘛!你大男人胆子不会这么小吧?店里我真是有什么,我哪敢在店里工作呀,吓都吓死了。别生气了,再吃个包子吧。”

宋萌笑起来很甜,又是新同事,我也不好跟她计较。

咬着包子说:“他老穿雨衣干什么?”

“听说是个作家,来咱们这里找灵感的。咱们这里夏天多雨,他懒得打伞,就买了件雨衣当风衣穿。”

真是个怪人。

我也为自己一惊一乍感到羞惭。

晚上值班的时候,我怕又被五点多叫起来,干脆十一点一过就睡下。

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人在拍我头。

“干什么?”我撑着坐起来。

雨衣大爷站在折叠床的床头。“有人在唱歌。”

妈的,还有完没完了?

我站起来跟着老大爷上了楼,楼道里特别安静。

“大爷,你真听到了有人唱歌?唱的什么歌啊?”我问。

“听不清。你来听听就知道了。”

我揉着眼睛,看手机都十一点五十分了,谁还会大半夜唱歌?

楼上楼下住了七八户客人,怎么就一大爷整天投诉?

我进到房间里,里面很安静。

刚要说话,大爷跟昨天一样坐在床边招呼我坐下,“等会儿,等会儿要是没声音我就不烦你了。”

我坐在椅子上等了六七分钟都没声音,刚要离开,大爷忽然冲我招手,“听,听到没有?要开始了。”

雨衣大爷说的很笃定。

我只能站住侧耳倾听。

笃笃笃的声音像是高跟鞋的声音踩在木地板上。

脚步声由远及近,走至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了歌声。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归来呦,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归来呦,别再四处漂泊……”

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歌声不大,却很清晰,就像是有人站在我的耳边哼唱。

我去看大爷,大爷的脸色很难看。“就是她。一直在唱。”

听声音,是个年轻女人,我记得今晚入住的没有年轻女人啊?

歌声很曼妙,不亚于网上那些翻唱。

这首歌都快唱完的时候,声音和脚步声才逐渐消失。

我忽然反应过来,客栈就这么点地方,走廊半分钟不到从头至尾,哪有这么长的路走?

我急忙拉开房门,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色雨衣的女子消失在走廊另一端的拐角处。

劣质地板上尽是水渍。

下雨了?

不对我锁门了呀。她从哪里淋的雨?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男子外出回家,竟发现妻子……
  • [现代]赶紧让她吃下去,太刺激了……
  • [现代]离婚吧,你这没用的废物!
  • [现代]老婆借我下,不介意吧?
  • [现代]你刚甩掉的男人,坐上一辆法拉利走了
  • [历史]我在大唐开当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