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之后

第1章 妻子的秘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7-13 13:12:34

“爸爸,你什么时候下班回来啊,那个叔叔又来打妈妈的屁股了。”

晚上十点半,我站在小区一楼的电梯前,双眼猩红,狠狠抽着烟。

没人知道我内心有多么痛苦。

儿子今年才四岁,刚上幼儿园中班,连话都说不利索,这样的孩子,是不可能骗人的,更何况我还是他亲爸。

我扔掉烟头,不断按着电梯的开关,电梯降了又升,反反复复,可我始终不敢走进去。

我害怕面对那个现实,害怕一打开家门,就会看见最心爱的妻子,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狠狠的压在身下。

我抹了抹眼睛,没有泪水,只有冷汗,手还是抖的。

两年前,我最富有的时候,银行卡里有三千万元整。

两年后的现在,我浑身臭汗,卡里连三百块都没有。

我爸死得早,我妈倾尽所有才把我拉扯大。她右腿患有类风湿,走路有点瘸,干不了重活,只能养一群老母鸡,自己做茶叶蛋出去卖。

可以说,我大学的设计专业,是靠着我妈的那一只只茶叶蛋读出来的。

我甚至还经历过半个月只能喝水的苦日子,所以没人比我更懂穷人的生活。毕业之后,我拿着我妈攒下的三万块钱,买了一辆破二手面包车,从最基础的拉货跑腿开始,慢慢认识客源,再到扩大规模,利用专业,设计出属于自己的品牌服饰。

短短三年,我实现了屌丝逆袭的过程,开了一家服装设计公司,身价几千万,在圈里十分有名。

而妻子就是在我最得意的时候,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闯进了我的视线。

她比我小两岁,一米七八的个子,几乎与我齐平,两条长腿几乎占据了一半的身体比例,那张典型的瓜子脸清冷又带点媚,身上那股拒人千里的气质,只一眼就让我沦陷了。

聚会之后,我对妻子展开了疯狂追求,送手表,送包包,送衣服,甚至还送了她一辆近百万的车,耗时七个月,才最终抱得美人归。

妻子出生在小康家庭,光是彩礼钱就花了我两百万,那时候的我十分有钱,两百万真不多,另外,我还给岳父和岳母也买了一套房,三百多万,二老对我这个女婿赞不绝口,三天两头的打电话跟我嘘寒问暖。

当然,我也没亏待我妈,跟妻子结婚之后,我给了我妈一张三百万的银行卡,让她自己买喜欢的房子,可是她不肯,仍旧在外面租房子住,一分也没花我的钱。

婚后第二年儿子就出生了,至此我事业爱情家庭三丰收,人生迎来了大满贯,那时候的我,甚至觉得神仙日子也不过如此,以为终于摆脱了以前的穷苦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

结婚后的第三年,我因为放松了对公司的管理,导致有人在一项重要的设计策划上,抄袭了某公司的创意,被对方告上法庭,终审判我赔偿那家公司一千五百万元,外加一千万的名誉损失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好像晴天霹雳,瞬间把我的生活打得支离破碎。

公司直接破产了,我甚至还卖掉了房子和车子,外加我妈的那三百万,才勉强还清了债务。

三年多的辛苦付出,全部付之东流,我又变回了刚毕业时的那个穷光蛋,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我以为自己可以东山再起,于是又借钱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开始跑起了基础的拉货业务,可是抄袭的这个污点压在身上,客户都对我避而远之,整整一年多下来,我干着又累又脏的体力活,但生意却丝毫没有起色。

妻子是有洁癖的,每天晚上见我臭气熏熏的回来,总会砰一声关上门,根本不给我碰她的机会,只有我洗过几遍澡之后,才能有几次和她温存的时刻。

“爸爸你什么时候下班回家,那个叔叔又来打妈妈的屁股了。”

我点了一下微信,语音条里又传来了儿子稚嫩的声音。

那个叔叔是谁?为什么要打妻子的屁股?

又?

难道还不止一次?

我摇晃了一下,差点没站稳,只觉得天旋地转,大脑嗡嗡作响。

从认识妻子到现在,我从没亏待过她,给她爸妈买房,给她妹妹买车,哪怕是现在这种困苦的日子,我依然不舍得她出去工作,将身上每一分钱都给了她。

可是她为什么还不满足?

为什么!!

我摸了摸眼睛,湿的,我不仅哭了,还哭得稀里哗啦的,心脏在一抽一抽的痛。

哪怕公司倒闭、被千夫所指,我依然面不改色,坚信自己可以重新来过。

但妻子的背叛,最终还是狠狠击碎了我的信念,让我明白了自己有多么不堪和脆弱。

我知道我倒下了,可能这辈子都爬不起来。

我已经三十岁了,人生有几个三十岁?

没有经历过过这种事的人,永远不会明白我内心的绝望。

我拼命按着电梯开关,很快有一对情侣从里面走出来,男的一见到我,劈头盖脸一顿骂:“你脑子有他妈病吧?按电梯按了半小时,搞得老子在上面等了半天!”

我被他推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夹在腰上的菜刀哐一声掉在旁边。

那男的瞬间就怂了,吞了吞口水,骂一声狗日的,拉起他对象就跑了。

我从地上捡起菜刀,别回腰上,又点了一根烟。

这一次我终于走进了电梯,直奔十六楼。

电梯其实升得很快,但对于我来说,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期间我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想到了自杀,想到了砍死妻子和那个奸夫,甚至我还对儿子也起了杀心,想着一家人干脆死在一块算了,好歹落个团圆。

可当脑子里浮现我妈慈祥的脸时,我又哭了。

她右腿有类风湿,一下雨就疼,疼得睡都睡不着。

可是她每天天没亮就起床,推着那辆生了锈的手推车,沿着大街小巷叫卖茶叶蛋。

我风光的时候,她没有享福,我落魄的时候,她不仅退了我那三百万,还连带着一铁盒的零钱,皱巴巴的,全是一元五角,还有十几斤的硬币,就这么走了十多公里,从市郊外亲自送到我面前。

我虽然没钱,但好歹还有个家。

可我妈除了我,什么都没了。

真的什么都没了。

“该死的婊子,都他妈你害的!”我吼了一嗓子,提着菜刀就冲出了电梯。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爷爷是唐门强者
  • [现代]重瞳医神
  • [现代]地府带货人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绝世龙婿
  • [玄奇]风水师秘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